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75章 我只信你⑦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查看了监控之后,证实了方然并没有撒谎。

    那么问题来了,宁汐方然没撒谎的话,依照监控所显示的,裴敛说的也没错。

    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人在那条走廊上遇见过荣西臣和习蓝沁。

    那两个人到底去了哪里?

    这件事情顿时扑朔迷离起来,疑惑缭绕在所有人的心头。

    容枫说十点过后一直和荣西臣在一起。

    陆景天拧了眉头,问宁汐,“宁小姐是什么时候再遇见荣七爷的?”

    “和方然一起从游泳室离开之后。”

    宁汐蹙眉扫了一眼众人,“仅凭一套衣服和背影就确定跟习小姐离开的人就是西臣,未免也太草率了。如果习小姐真的是遇害的话,今天在这艘轮船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凶手。”

    说着,她将冰冷嘲弄的目光扫了一眼荣怀。

    早就知道这家伙跟荣西臣不对付,所以现在是在给她和荣西臣挖坑吧!

    “这件事情确实不好下定论,我的建议是请警察上来查清楚。”

    方然提议道,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问陆景天:“陆总。游轮也差不多要靠岸了吧?”

    陆景天沉下了脸,看了看自己的妹妹。

    对于这件事情,确实没办法就这样子下定论。

    不管是荣西臣还是习家人都不好得罪。

    可是习蓝沁既然是在他的游轮上出事的,那么责任肯定更多的在于他,这件事情必须尽快找到习蓝沁才行,不管对方是死是活,都要有一个交代。

    不过他们毕竟都不是专业人士,这件事情就算不想闹大,也没办法了。

    陆弥月的主意是,船暂时不要完全靠岸,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派人过来调查。

    这样,如果真的有人蓄意将习蓝沁藏起来或者杀害,总是能找到线索的。

    只不过对于这件事情,许多宾客还是不大乐意让警察来查的。

    毕竟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参加一个游轮晚会居然牵扯到了刑事案件,传出去恐怕要惹人非议。

    陆景天也十分头疼,并且保证对所有人说,这件事情会让警察保密,绝对不会让媒体传出去一星半点。

    为此,他还让妻子亲自与在场的媒体朋友交涉商议事情的保密性。

    紧接着,就让人安排客房给所有的宾客入住休息了。

    回房间的时候,方然拍了一下宁汐的肩膀,悄悄地塞了一个透明的小瓶子到她的手里。

    宁汐错愕地看着他。

    方然做了个倒出来的手势,紧接着微微一笑口型道:你懂得!

    “……”

    宁汐捏紧了手里的瓶子,看着他转身走开的背影,脑子里就想起他在游泳室里做的毁尸灭迹的事情。

    刚才塞给她的东西,可不就是那个倒进泳池里的液体吗?!

    她很快就明白方然的意思了。

    那个变态杀人狂绝对不仅仅是一个杀人犯那么简单。

    否则,方然口里所说的警察哥哥怎么没出现?

    还提议陆景天停船报警……

    而且方然现在塞药给她,不也是让她回去‘毁尸灭迹’吗?

    荣西臣和容枫以及她换下来的礼服上,可都沾了血迹……

    方然心思缜密。

    做的举动让人琢磨不透,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对荣西臣确实没有恶意。

    否则也没必要塞给她这瓶奇怪的药水吧?

    到时候警察上来搜查,看到他们卧室里面染血的衣服,岂不是更怀疑习蓝沁的失踪跟荣西臣有关?

    想通这一点,宁汐回到房间就拿出药水处理荣西臣和容枫留下来的衣服。

    荣西臣见她行动怪异,便沉声问了一句,“你在做什么?”

    宁汐理所当然地回道:“当然是毁尸灭迹!警察马上就要上船了,根据刚才的监控,他们第一个肯定怀疑的是你,再加上你身上有伤……”

    “宁汐。这个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荣西臣眸色黑沉,抓住了她的手腕,夺过了她手里的小药瓶。

    “你都要被当成杀人犯了,还管这些干什么?先把血迹都处理了才是正确的啊!”

    宁汐是有点着急了,以至于忘记,荣西臣并不是一个可以随便糊弄的男人。

    荣西臣脸色逐渐阴沉下来,语气冰冷地说道:“我身上沾着的都是我自己的血,容枫也一样,我们没有遇见习蓝沁,更没有杀害她。为什么需要‘毁尸灭迹’?宁汐,你知不知道除了‘毁尸灭迹’之外,还有个成语叫做欲盖弥彰。”

    他半眯着眸子,危险地注视着宁汐,“你跟方然,到底在游泳室做了什么?”

    面对如此凌厉冷锐的逼问。

    宁汐一时间也百口莫辩。

    荣西臣这样的语气,明显是在怀疑了。

    她再隐瞒下去,反而显得可笑。

    宁汐拧着眉,握紧了双手,冷静下来后,道:“我是在游泳室里,遇见了那个袭击你和容枫的变态杀人犯……”

    荣西臣眸底划过一抹寒意,缓缓地松开了她的手。

    她垂眸,继续说道:“也亲眼目睹了他把一个女人残忍杀害……但我不能确定那个受害的女性是不是习蓝沁,当时游泳室的灯光昏暗。我以为是你和那个女人在泳池里做……”

    爱字被她硬生生地给吞了回去。

    想到当时看到的画面,她就有点忍不住想反胃,“然后方然忽然从后面出现捂住了我的嘴,告诉我那个人不是你。他把我拉到了换衣室,阻止我再次走出去之后,我就听到了那个女人的惨叫声,再然后,那个变态杀人犯就往换衣室走进来了。方然拉着我躲进衣柜里,那根头发应该也是在那个时候落下的……”

    宁汐说着,心底也越来越有底气了。

    本来就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就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凶杀案,所发生的一起都过于匪夷所思,她自己还没下定论,不好告诉荣西臣。

    现在荣西臣想要知道,怀疑她。

    她只能选择全盘托出,毕竟在这条游轮上,他们还是同一条线上的蚂蚱。

    “我们躲过那个变态杀人犯之后,方然就当着我的面,用了不知道什么手段,把那个女人的尸体给毁了,还有游泳室里的血……方然说,是怕引起恐慌才做出这样的举动。当然我是不相信他的话的,之后他突然就告诉我你出事了,我才会和他一起找到你的。”

    荣西臣眸色沉冷地凝视着她,“先前为什么不说?不信任我?”

    宁汐连忙摇头解释道:“一来,以为不会闹那么大,二来我不信方然。想等拿到证据再跟你说这件事情。”

    荣西臣转动着手里的小药瓶,冷声问:“这个证据?”

    宁汐尴尬地点了点头。

    “我也不是傻的,先前在外面,荣怀说的那些话我就明白过来了。或许这就是他设的一个局!”

    “嗯。”

    荣西臣沉吟了一声,转身将手里的小药瓶从窗户扔了出去。

    宁汐愣住了,连忙跟上去看,着急道:“你这是做什么?就算不用,留下来做研究也好啊!我就一直奇怪,方然一个普通的家庭医生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药剂!”

    “是血噬凝剂。”

    “嗯?”

    宁汐不解地看着他,听到这个名词就觉得陌生无比。

    “这种药剂里面含有吞噬血细胞和血浆的菌,这种菌一旦沾上血液,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人的血液吞噬殆尽,吞噬完血液的菌,也会随之死亡。变成一种透明类水液体或者汽化蒸发。”

    “那……让尸体汽化的那种药剂呢?”

    “不知道。”

    荣西臣冷漠回应,宁汐已经目瞪口呆。

    她制药这么多年,做过的实验大大小小数不清楚,可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血噬凝剂,亦或者有能够吞噬血液的菌……

    “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东西?能够吞噬血液的话,那这种东西一旦沾到人体,岂不是几分钟就能弄死一个人?”

    这样的话,绝对是可怕的生化武器存在啊!

    方然这个人竟然随身携带了这种杀人利器!

    对于处理尸体这么熟悉,显然是老手,难道他……

    “不会。这种药剂对**不作用,因为**免疫系统会击杀血噬菌。”

    这样的解释,仿佛逐渐打开了宁汐走进新世界的大门。

    看着荣西臣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狐疑。

    荣西臣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冷声说:“这种药剂黑市上有卖,价格昂贵,职业杀手有时候就会需要它来毁尸灭迹。这种东西一旦被警察查出来,我才真正坐实了凶杀犯的罪名。”

    “……”

    这话的意思。

    方然并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借她的手陷害荣西臣!

    一想到这里,宁汐就觉得浑身打冷颤。

    荣怀的设计、裴敛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再加上方然虚假的帮助。

    明明只是来参加陆家的周年庆晚宴,现在却演变成了为对付荣西臣专门设下的鸿门宴。

    现在,不仅仅是荣西臣,连同她一起,两人都腹背受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有人跳出来狠狠地咬他们一口!

    “如果方然真的是要陷害你……那,为什么他要帮忙毁尸灭迹,刚才在外面也帮我对口供……”

    荣怀的目的显而易见。

    裴敛说的那些话,也是让人比较难以琢磨他的真实目的。

    那方然呢。

    一边帮助,一边陷害,又是什么鬼意思?

    “方然是我的家庭医生。”

    荣西臣坐在了沙发上,打开了放在桌子上的电脑,让容谢重新去查了方然的来历,最后最全面的资料,包括他最近的活动行踪,也都发了过来。

    “在受雇期间作出损害雇主利益的事情,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举动。”

    末了,荣西臣给容枫打了个电话,让他把方然带过来见他。

    站在一旁的宁汐垂眸,也很清楚地就看到了荣西臣电脑上显示的关于方然的资料。

    看到里头显示最近半个月,方然还和宁氏制药实验室里的林教授有所接触的话,她神色也沉了下来。

    原因无他,这位林教授,年纪和她爸妈相仿,但性格人品却相当的令人不喜欢。

    他有足够的野心,在制药这一块,可以说总喜欢搞小聪明走偏门。

    她爸妈还在的时候,就曾经两次抓住这位林教授盗用学生的研究成果,但是因为连学生都没支声抗议,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

    原本宁汐接管公司的时候,就已经态度十分强硬地将这位林教授给开除了。

    现在看见他还在宁氏制药,怎么不奇怪?

    不过如果人是被荣一航弄回去的,那就见怪不怪了。

    毕竟实验室里没了宁曦,总要重新找人去接管。

    以荣一航那点子眼力和人品,能找到好的实验室领队才叫奇怪!

    这个方然,难不成嘴上帮她喊冤,背地里早就屈服于荣一航那人渣了?

    既然如此,那又为什么要来接触荣西臣?

    帮荣一航做卧底吗?

    宁汐越想,就越觉得窝火。

    看着方然的这些行为,就有种自己看走了眼的气恼。

    不一会儿,容枫就把方然给带了过来。

    尽管刚刚做了疑似‘陷害’荣西臣的行为,可现在走进来的模样,却没有半点的愧疚和心虚,脸上依旧挂着温煦微笑,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问:“七爷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其实我以为,以现在的状况,七爷还是不要跟我见面的好。否则到时候被人看见了,就又觉得我是您这边的人了。”

    荣西臣垂眸看文件,也没抬头多看他一眼,更没有一丝回应。

    反倒是宁汐,冷冷地注视着方然,“你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家庭医生,也没有当警察的哥哥叫方锐吧?所以,你接近我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刚才那瓶药水,你是故意塞给我的!”

    方然面对她的质问和指控,依旧淡定如初,笑眯眯地看着她和荣西臣,“看来二位还是发现了。不错,刚才那瓶药水我确实是故意塞给你的,就想看看,你对我的信任程度。当然,结果显而易见,那瓶药水你们没用。这就表示,七爷和宁汐小姐,对我一点也不信任。”

    “……”

    宁汐对方然给自己辩解的无耻理由感到震惊。

    果然这个人不仅喜欢撒谎,连脸皮都要比城墙还要厚。

    瞧这面不改色笑眯眯的模样,显然是撒谎成性了吧?!

    她不爽的要死,想要开口狠狠怼方然几句时,荣西臣却先开了口,抬眸,神色冰冷地睨向方然,冷声问:“你哥哥叫方锐?”

    听到这句话的方然脸上笑意敛了几分,眸底划过一抹沉色,微微垂眸道:“是。”

    “看来真是什么也瞒不过荣七爷。我来到七爷的身边,确实有其他的目的,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那我也不想再隐瞒下去了。”

    方然叹息了一声,说:“两个多月前,我哥调查了一件好友暴毙家中怀疑他杀的案件。掌握了不少的线索指向,好友的死亡跟宁氏制药的现任总裁荣一航的母亲有关。”

    听到事关荣一航,宁汐也提起了十二分精神,神色紧张地盯着方然,等着他的下文。

    “我哥的好友叫白方毅是荣一航母亲请的私人医生,据说在荣一航妻子宁曦难产身亡后的几天,好友就被发现暴毙在家中,死前给我哥发过一封短信,说自己做错了一件事情,十分后悔。”

    方然讲述这件事情的时候,眉头紧拧,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而宁汐在听到‘白方毅’这个名字时,就已经确定他就是那天在家中为她接生的医生!

    没想到宋媛居然如此心狠手辣,为了把害死她的这件事情变成意外,连当时在场的医生都灭了口!

    宁汐越想越恨,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捏紧掌心肉里阵阵发疼的感觉,才足够让她继续冷静清醒下去。

    现在听着方然的讲述,脑海里出现的一幕幕就是自己当时难产时的景象!

    “之后我哥去了白方毅的家中,在保险柜里搜到了一封信,里面写着的就是关于荣一航母亲,宋媛指使他在儿媳宁曦生产前、生产时以及死亡后做的一切事情……”

    “他都做了什么?”

    宁汐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下子激动地抓住了方然的手臂质问。

    方然看着她逐渐变红,并且极其渴求真相的目光,心头一沉,语气也沉了下来,“宁曦的死亡并不是意外,信中写道,之前宋媛就吩咐过白方毅,不管用什么方法,宁曦和孩子,哪一个都不能活下来!”

    宁汐浑身一僵,从脚到心脏,冰冷得仿佛被泡在了寒冰里面。

    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可能。

    但得知真相的那一刻,她不仅怨恨,更多的是对于宋媛这个女人的心狠手辣感到心底发寒。

    人心,竟然能恶毒到这种程度。

    两条人命在她的眼里竟如同蝼蚁一样!

    “白方毅起初是不答应的,但是宋媛要挟他,掐住了他的软肋,逼得他不得不那么做……宁曦死了之后,宋媛也吩咐他直接把刚出生的女婴拿去淹死。白方毅狠不下手,就找医院太平间当差的好友,换了一具已经死亡的女婴出来,代替宁曦的女儿……”

    听到这里,宁汐已经完全不敢相信。

    她的女儿没有死?!

    一刹那,心中情绪无比复杂……

    “那……活着的女婴呢?”

    宁汐不知道自己是颤抖着问出这句话的。

    方然摇了摇头,“我哥拿到那封信的时候,给我打过电话,说白方毅不是普通的暴毙,说一定会把这封信交到领导的手中,把宋媛这个杀人犯绳之以法。可是那天过后,我哥就失踪了。我找了一个多月,各个地方都找了,甚至报了警,都没有结果。我尝试接近宋媛母子找寻我哥的下落,但都以失败告终。可尽管如此,我还是能够确定我哥的失踪跟宋媛母子脱不了干系……因为调查宋媛母子,我也有被盯上的风险,考虑了许久之后,我就决定到七爷您这里来寻求庇护。”

    听完他的话,宁汐就像是失去了行动和言语的能力,跌坐在沙发上,久久都不能从这个消息中回过神来。

    她知道了自己的女儿没死。

    这本应该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情。

    可是下一秒,却告诉她女儿下落不明。

    这样的回答,比她知道女儿死讯还要令人崩溃。

    明知道她活着,却不知道她在哪里,怎么活着,过的好不好……

    这种令人时时刻刻都担忧煎熬的心,更容易让她发疯发狂。

    荣西臣看着宁汐的每一个表情变化,见她听完方然的话,便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沙发上的样子,眸子不由得一紧,脸色都阴沉了许多。

    方然扫了一眼神色不大好看的荣西臣,低声说:“荣一航母子做的肮脏事肯定不止这些……我哥调查白方毅死因的时候,还查出了其他的事情,比如荣一航私底下还跟d贩有来往,荣一航的一些狐朋狗友说,荣一航在自己妻子女儿死后的第二天晚上就去外面和他们喝酒狂欢了。狐朋狗友问荣一航别人死了老婆女儿都难过的要死,他这算是真开心还算是借酒浇愁。荣一航就吐着酒言说了一句,破鞋野种死了他反而更开心,否则天天觉得自己顶着绿帽过日子,都快被逼疯了。”

    “我哥也就因此推测过,宋媛这么谋划杀害自己临产的儿媳,就是为了给自己憋屈的儿子报仇……之后白方毅的信也证实了这一点,宋媛亲口说过,宁曦生的女儿是野种,不是荣一航的孩子。”

    听到这里,宁汐已经完全麻木了。

    荣一航母子设计谋杀她,哪怕是把她弄死了,也要往她的身上泼脏水,让自己的罪行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都说虎毒不食子,荣一航和他妈,真是连畜生都不如,才刚出生的婴儿都下得了毒手……”

    “不要再说了!”

    宁汐嚯地站起了身,目光冰冷地注视着方然,“拿畜生来和他们做对比,他们配吗?”

    说着,她捂住了脸,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跨步朝厕所走去,“我上个厕所,你们继续说吧。”

    荣西臣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眸色越发深沉幽邃。

    站在一旁的容枫却摸了摸下巴,没由来地问了方然一句,“那位宁曦小姐是什么时候怀的孕?”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