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76章 我只信你⑧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为什么?”

    “孩子,把孩子还给我!”

    “宁曦,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是你的妹妹啊……你和你的孩子,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咳咳……她还只是个孩子,我求求你放过她……”

    “男孩还是女孩?”

    “伯母,是个女儿。”

    “女儿?呵,反正也不是我们荣家的种,扔水里淹死算了。”

    “呕……”

    往日一幕幕重现在她的脑海里,宁茜和宋媛的声音刺激的她忍不住反胃干呕,紧紧地抓住了盥洗池,抬起头,看见镜子中的自己,眼底已经模糊一片,充满了红血丝。

    荣一航母子既然能花三年的时间来让她家破人亡,一朝就从天堂跌落人间地狱。

    这一次,她也要不择手段地将他们对她所做的一切全都加倍讨回来!

    宁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昂着头努力地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然后拼命用冷水清洗着自己的脸。

    只想快点把此刻异常的状态恢复正常。

    然而,当她收拾好状态,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就看到了外头站着的三个男人,神色各异地看着她。

    宁汐敛眸,捏着嗓子问了一句:“怎么了,我有什么问题吗?”

    “宁汐小姐你没事吧?你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需要喝杯水吗?”

    容枫关切的语气让宁汐一脸错愕。

    方然也温和地说道:“宁汐小姐还晕船吗?我给你的晕船药应该还有吧,可以再吃一点,这样身体就会舒服一些了。”

    “……”

    听到这句话,宁汐就彻底回味过来了。

    可能自己刚才进洗手间的时候门没关好,狼狈的状态被这几个男人知道了……

    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幸好她有克制住自己,没被憎恨的情绪彻底控制,在洗手间里失控自言自语。

    否则这几个男人是不是就要当自己精神病发作了?

    尴尬地接过了容枫递过来的水杯后,她喝了一口,说:“差点忘记了这件事情,还好方医生提醒,那我现在就把药吃了吧。”

    说着,就去包包里把白色的晕船药拿出来吃了一小颗。

    荣西臣看着她发红的眼角,刚才从洗手间里传来干呕的声音听得他都觉得揪心,但看她现在一副难受过后假装坚强的模样,感觉更加心疼了几分。

    “容枫,去厨房那边拿点水果过来。”

    “好的七爷。”

    容枫听到命令,立马就转身出去拿东西了。

    “刚好我也肚子有点饿了,那我也去找点东西吃吧。二位慢慢聊。”

    说完,方然就跟着容枫一起离开了。

    关上房门的时候,容枫神色狐疑地打量着跟在自己身后的方然。

    方然有些不自在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睛,“容枫先生,您这么看我做什么?还怀疑我说的都是谎话?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所说的一切全都是真实的,您神通广大,随便一查,也可以查的清清楚楚。”

    “死无对证,你说什么都好了。不过刚才的那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容枫问出那些话的时候,三人就听到了洗手间里宁汐难受的呕吐声,所以方然也没有回答那个问题。

    “宁曦小姐的孕期?”

    方然拧着眉细细想了起来。

    宁曦怀孕八个多月,临近生产的前一个月还到实验室视察过。

    他有点印象,细细推算的话,刚好是一年前吧?

    他说完时间后,就疑惑地看着容枫,“容枫先生知道这个干什么?”

    干什么?

    容枫也是因为荣一航说宁曦怀的并不是他的孩子,才回忆起一件他基本上也忘记了的事情。

    一年前七爷被伏击受伤导致提前发病,在酒店里和一位不知名的女性发生过关系……

    但因为当时七爷神志不清,再加上谢大哥当机立断将七爷带走,离开前,他也就偷瞄了一眼躺在七爷身边女人的侧脸。

    样子是完全记不清了,但是有一点却十分印象深刻,那就是那个女人左眼眼睑的眼尾有一颗红痣!

    本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原则,容枫决定回头就找容榕一起谈谈这件事情。

    “没什么,就是有点好奇,这荣一航也是能忍,发现自己妻子被别人睡了,还能一声不吭戏精了半年多。”

    容枫漫不经心地回应着。

    方然却嗤之以鼻,“有其母必有其子,你以为罪魁祸首是荣一航?还不是亏得他有一个这么会谋划的母亲?等我找到足够的证据,一定要把他们母子的正面目全都撕破!”

    容枫听到他极其愤怒的言语,没再说话,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对比至此,此时此刻呆在房间里的宁汐和荣西臣,气氛就有点尴尬了。

    宁汐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脑子一团乱地还在整理思绪。

    荣西臣则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直到喝完第三杯水,她才看向荣西臣,问:“其实你早就确定今天发生的事情是有人策划挖坑让你跳的?”

    听到他的话,荣西臣缓缓睁开了眸子,淡淡地扫向了她,漠然问:“你后悔了?”

    “……”

    本以为这一次参加周年庆,是荣西臣陪自己出来随便玩玩,结果居然发现,反倒是她陪着他来了一场鸿门宴。

    总之,今夜遇到的所有事情,都让她觉得大开眼界。

    甚至等待着的她还有可能是警察的审问。

    这一切,在她还是宁曦的时候,都想不到会被自己撞上。

    也是重生之后,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尔虞我诈起来,已经没有良知和底线可言。

    既然已经跟荣西臣走到一条船上了。

    那她就没有再退缩的道理。

    荣西臣给了她一个避风港湾,她也应该回以支持才对。

    于是,面对他一句‘你后悔了?’的疑问。

    宁汐无畏地笑了笑,“要后悔的话,早在接受你求婚前就该后悔了。未婚夫先生,你不会以为我就是那种随随便便把婚姻,亦或者把一生一世的承诺当做儿戏的人吧?”

    荣西臣看着她清澈如明净的眸子,仿佛在那一刻,都能看见她眼底那抹耀眼的光芒,好像盛满了希望和坚定。

    这个女人,明明长得不是那么美,可偏偏那一双眼睛,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撩动人心。

    像是极其纯净的灵魂才有的光辉,引诱着他这个已经半只脚踩进黑暗的人,不断地想要靠近、汲取。

    荣西臣凝视着她的目光越发幽邃深沉,宛若黑曜石的墨眸,像是要将她此刻的笑颜深深印刻在眼中,珍藏在心底。

    “宁汐。”

    他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拽,在她有些错愕的目光下,附上了她的脸庞,压低了嗓音在她的耳边低语道:“我不会让你有后悔的机会。”

    宁汐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勾唇浅笑:“那我拭目以待。”

    “叩叩。”

    “谁?”

    “七爷,是我。”

    容枫在外头敲门的声音,打断了两人此时有点旖旎暧昧的状态。

    宁汐连忙推开了荣西臣,站起身后整理衣服去开门了。

    容枫拿了一些水果和吃的进来,放在了桌子上,对两人说:“警察已经上船了,应该很快就会开始调查。”

    荣西臣扫了一眼电脑显示的时间,本来应该在十一点半靠岸下船的,现在已经十二点了。

    午夜的钟声响起。

    从窗户外传来海水波动的声音,仿佛海洋游魂的浅唱低吟。

    今晚的好戏,还在继续。

    ……

    “七爷,例行公事,不介意我对你们的房间进行搜查吧?”

    年轻的警官出示自己的证件,微笑地对荣西臣询问着。

    荣西臣微微点了点头,“随意。”

    宁汐坐在他的身边,心情还是焦灼紧张的,因为带血的衣服确实在房间里,被搜出来,且不说等一下要怎么解释。

    光是被发现,都足够扣上嫌疑犯的头衔了。

    然而荣西臣却依旧吗,面不改色,镇定自若地泡着茶。

    淡雅的茶香很快就弥漫了整个房间,恰巧这个时候,方然走了过来。

    看见年轻警察的时候,神色欣喜地喊了一声,“林业大哥!”

    年轻的警察刚喝了一口荣西臣泡的茶,就听到了方然的声音,转头一看,也惊讶到了,“小然,你怎么也在这里?”

    “兼职船医。没想到这次能在这里遇见你。”

    方然上前,对林业伸出了手。

    林业笑着握上之后,“自打你哥失踪,也确实很久不见了,关于你哥,你现在有消息了吗?”

    方然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失落,“没有。”

    林业叹了一口气,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了解你哥的性格,他一定吉人自有天相,放心吧,要打起精神来。”

    “我知道的,谢谢林哥。”

    两人寒暄完,林业的手下也把荣西臣和容枫换下来的带血的衣服给找到了。

    “林队,有情况。”

    手下一喊,林业就走过去查看情况了。

    仔细翻看了一下带血的两套西装衬衫,脸上就没了刚才的笑意,神色严肃冷凝地问荣西臣,“这两套衣服,荣先生能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吗?”

    “这个衣服是这样的,九点多的时候,七爷觉得有些乏味,就拉着我比试了一下,因为比试的时候用上了匕首,就难免有些轻微的划伤。”

    容枫主动站出来解释,并且将匕首也一同给了出去。

    林业让专业人员过来鉴定比对匕首和衣服上的划痕。

    又询问了荣西臣可否讲伤口给法医看一下。

    一旁的方然就道:“林业大哥,荣七爷和容大哥的伤口都是我处理的,确实像他们所说的那样,这些伤口是比武时留下的,不算大碍,基本上止了血也就没什么了。”

    “这样么?”

    林业拧眉,深深地看了一眼说话的方然和荣西臣。

    当了警察那么多年,他也知道有些有钱人就是有点不为人知的怪癖。

    没想到这位向来以神秘感著称的荣七爷,也有这样的癖好。

    跟自己属下比划,非得见了血才满意?

    林业对方然道:“不是大哥不相信你的话,只是一切按程序办事。”

    末了,他又客气地对荣西臣说:“希望荣七爷能配合我们的工作,让法医验一下伤。”

    “可以。”

    荣西臣点了点头。

    宁汐有些担心荣西臣旧伤是枪伤这件事情也会一起暴露,就忍不住抓紧了他的手,对林业说:“验个伤而已,烦请林警官让你其余同事出去一下,留下法医就好。”

    “当然。”

    林业对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

    除了他自己和法医,包括方然和容枫,全都被请了出去。

    房间里就剩下四个人。

    法医拿着工具上前来要帮荣西臣解开衣服时,却被宁汐给挡住,说:“我的未婚夫不喜欢别人随便碰他,还是我来吧。”

    说着,她看了荣西臣一眼,见他依旧自若地微微勾唇后,便低头帮他脱掉外套和衬衫了。

    伤口已经处理过了。

    在底舱时,荣西臣一共不小心被划伤了两道口子,一道在腹部,一道在手臂,不过都不深,见了血,擦了药之后也就没什么了。

    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他右胸口上包着纱布的伤口。

    林业的目光也一直紧盯着那个伤口,就问荣西臣:“七爷不介意让我们也验一下你的这个伤口吧?”

    “那是个旧伤。”

    宁汐沉声说道,“如果你们想验,也必须答应我们先守口如瓶。”

    林业一听这话,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那是自然,与案件无关的事情,我们都会烂在肚子里的。”

    “嗯。”

    荣西臣沉吟了一声,微微颔首,相当于同意宁汐的话。

    法医戴着白色手套,轻轻拆掉了荣西臣旧伤的纱布。

    好在那个伤口已经好几天了,再加上缝合的还算漂亮,也就只能基础判断那个也是刀伤,只是下刀比较狠,有点心思的人也就能猜测出来这是怎么伤的了。

    法医验完伤之后,很快就跟林业确定了,方然容枫的话都是真话。

    之后,林业又收到短信,容枫的验伤结果也出来了,跟荣西臣差不多,只是可能是技不如人,他身上的伤比荣西臣多了一倍,并且刀口稍深。

    因为这话,让林业临走前还不忘‘善意’地提醒荣西臣:“七爷下回练武比划可不能再动刀子了,否则,我怕哪一天会接到容枫先生来警局的投诉电话,说自家主子虐待他。”

    荣西臣淡淡道:“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他也就不用在我的手底下做事了。”

    “……”

    林业被堵着有点说不出话来。

    恰好这个时候容枫又从门口进来,听见了两人的对话,连忙上前说道:“七爷教训的是,下次容枫一定加倍努力,力求不被七爷伤到一分一毫。”

    主仆两一人一句,就让林业刚才的话显得相当多管闲事了。

    最后只能尴尬地笑笑,询问了几句笔录之后,就让人把染血的衣服带走验dna。

    “林警官,希望你能尽快找到习小姐,把案子给破了,好让我们早点下船。”

    林业临走前,容枫还不忘补刀催促了一句。

    前者脸色不大好,敷衍地应了一声后,就急匆匆的带人离开了。

    “林队,习蓝沁的小助理说,她跟习蓝沁分开的时候,荣怀去找过她,问习蓝沁人去了哪里。”

    小警员做完笔录之后,就给林业通了信。

    林业眯了眯眸子,“荣怀,荣家那个长孙?”

    “是的。”

    “我知道了,船还没有靠岸,你们仔细点找,千万不能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道理,你们都懂吧?”

    “林队放心,我们明白!”

    听到手下这么斗志昂然的声音,林业非但没觉得信心暴增,反而越发地头疼起来。

    原因无他。

    今天的游轮之夜,要打交道的人都是上层圈子的人精。

    特别是这件事情还有可能牵扯到裴荣两家的争斗,主办方又是陆家人。

    到时候这件失踪案肯定会受到上头的施压。

    林业几乎能预见到未来自己摘下乌纱帽的场景,怎么能不捂脸心累?

    调查的时间越长,越没结果,船上的宾客们就越发不安烦躁。

    眼见着天都要亮了。

    警察船员几乎把整艘船翻遍了也没看见人影。

    陆家人也觉得越发头疼起来,在几个贵客的施压下,不得不和警察商量,在黎明之前将船靠岸放人。

    好好的游轮之夜,结果闹成了一局失踪案。

    再加上意外在船上逗留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这也让很多宾客感到了不满。

    虽然嘴上没说,但离开时脸上的表情,也是要多臭就有多臭。

    陆景天被这件事情弄得焦头烂额,甚至直接被亲爹一顿劈头大骂,勒令必须尽快处理,否则传出去极其影响陆家的形象。

    可是习蓝沁就是在他的游轮上凭空消失了,压根就找不到人,这要怎么交代?

    外头灯火通明,宾客们井然有序地下着船。

    荣西臣搂着宁汐下船的时候,给她披上了自己的西装外套。

    就快要准备上车的时候,偏偏遇上了荣怀。

    荣怀的车恰好也停在他们车的旁边。

    见到荣西臣和宁汐,这个面容温和的男人优雅地微笑道:“看到七叔跟未来七婶的感情这么好,我想,别说是一个习蓝沁了,就算是一百个沈明珠,都未必能让七叔移情半分。”

    荣西臣淡淡地昵了他一眼,说:“等你真正喜欢上沈家千金了,就会明白,其他女人在别人眼中千万般好,也比不上自己心底的那个唯一。荣怀,回去的时候替我向老太太问一声好,你们祖孙送的礼物,我收下了。”

    话音一落,他便和宁汐一起上了后车座,关上车门,吩咐容枫开车。

    荣怀站在原地,看着那辆车调头开走,眸子越眯越紧,脸上挂满了一抹讥讽嘲弄,便钻进了车里,扫了一眼躺在他脚边的女人,冷笑一声对司机道:“开车,回荣家庄。”

    车子开离港口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坐在车里头的宁汐看着外头的阳光,心想今天的天气很好,仿佛一扫昨晚笼罩在心头上的阴霾。

    她转头看着正在看电脑处理文件的荣西臣,小声问道:“你刚才跟荣怀说的话,是不是确定昨晚发生的事情就是他和荣老太太设计的?那个袭击你们的人,也是荣怀弄上船去的?这么大费周章,就是为了陷害你?让你身败名裂?”

    “嗯。”

    荣西臣将电脑屏幕朝她转了过去,淡然道:“自己看。”

    宁汐看到电脑上已经开始疯狂轰炸的网络新闻,顿时就惊呆了。

    他们从船上下来才半个多小时。

    国际超模习蓝沁u。家游轮之夜诡秘失踪的话题已经登上了博热门话题榜首!

    在这个网络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果真是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就会闹得满城风雨,全国皆知。

    要是失踪的是普通人,恐怕还溅不起那么大的浪花。

    偏偏失踪的这个人是国际超模习蓝沁。

    人家是在国际上混的,粉丝分布全世界,这个消息一出,博几乎全都疯了起来,许多粉丝已经开始鬼哭狼嚎轰炸官方要求正面回应了。

    游轮之夜是陆家举办的,这个消息一出来也是打得他们猝不及防。

    明明都跟媒体和警察商量好了,这件事情秘而不宣。

    为什么还是一下船就传遍了整个世界?

    这不是直接拿一棒子将他们给锤死吗?

    人不见了,官方不发声,陆家尽力压制消息扩散,但是习蓝沁的父母,却还是知道了自己女儿失踪的消息。

    第一时间就打电话去问了女儿的经纪人,结果得到证实后,网络再一次炸开了锅。

    习蓝沁的父母在博上隔空喊话要陆家给一个交代,我女儿好好地去参加你家的游轮周年庆,结果却忽然失了踪,见不到人又没有解释,这件事情就没完!

    不仅如此。

    除了这些要求官方发言证实的话题之外,今晚游轮之夜的部分细节,也已经被有心人给编辑成了文章发出来。

    转发量和点赞量飞速增长。

    而宁汐再次刷新的时候,热门话题就已经变成了国际超模习求爱惹怒荣氏未婚夫妇,疑似被联手谋害……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