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77章 荣七夫人①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荣七爷未婚妻与习蓝沁厕所争执录音曝光

    宁氏千金因爱生妒谋害超模习蓝沁

    揭秘浩瀚集团ceo荣西臣不为人知的癖好——萝莉控

    “……”

    看到被顶上热搜的话题,宁汐强忍住了吐血的冲动。

    她已经没有勇气去点开里面的评论内容了。

    想想就知道会有多气人。

    而且这件事情显而易见,是有人推波助澜,故意转移了视线话题。

    “调查结果还没出来,我们两个就被变成了凶手……”

    宁汐看向荣西臣,他眸色沉冷,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接着就给容谢发了一条短信。

    然后再刷新w博热门话题,关于荣西臣和她的话题就变成了荣西臣萝莉控……

    然而点进去也就只有零零散散几句评论,并且和主题相当无关紧要。

    宁汐震惊了,问荣西臣:“这样删掉话题,不是更惹人非议吗?”

    “容谢会处理。”

    之后,他就伸手关掉了电脑,沉声道:“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

    宁汐无话可说,只好默默地坐在旁边不说话了。

    但很快,宁妈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宝贝,你现在人在哪里?怎么样了?还好吗?”

    听到宁妈妈满是担忧关切的语气,宁汐连忙回应道:“我没事,我很好,您不用担心。”

    “你现在跟西臣在一起?”

    “嗯,我们快到市内了。”

    “w博上那些事情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跟你和西臣扯上关系?”

    宁汐连忙道:“不是什么大问题您放心,不过是有些人断章取义,借机诬陷而已,荣……西臣他已经在处理了,很快就会处理好的。”

    “那就好,看到新闻的时候,我和你爸爸都担心死了,还以为你们现在就被警察请到警察局里去了……好在没有。汐汐宝贝,你这几天可以的话,也继续住在西臣那边吧,跟着他会好一点。现在外头的风头那么紧,习蓝沁失踪的事情还没查出来,有些粉丝失去理智恐怕会做些什么极端的事情。”

    “我知道的,也请爸爸不要太担心我们。”

    宁汐听着宁妈妈的话,没有不顺从的。

    叮嘱地差不多了,车子也停下来了,宁汐才和宁妈妈道了别。

    谁知道等下车的时候,一看眼前的民政局,宁汐就愣住了,错愕地看着身边的荣西臣,问:“不是回家吗?好端端的来这里做什么?”

    “办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神色认真地说着,牵起了她的手,快步走进刚刚开门上班的民政局。

    宁汐还一头雾水的时候,就被他带着坐在了‘结婚办理登记处’的柜台前。

    “两位办理结婚登记吗?请出示户口本和身份证,还有,请填一下这份表格。”

    办理人员微笑地将表格推到了两人的面前。

    宁汐愣愣地看着荣西臣。

    他敲了敲表格,淡声道:“先填了。”

    “啊……哦。”

    宁汐稀里糊涂地填了表格,直到容枫把所有的证件都拿过来的时候,她才顿悟。

    “你要跟我结婚?”

    “有问题?”

    “当然有,为什么是今天?现在网上还闹着事情,现在结婚不是……不是……”

    宁汐看着他逐渐凑近的俊脸,顿时就磕巴地说不出话来了。

    荣西臣撩起了她耳边的一缕发丝,低沉喑哑问道:“昨晚的婚前检验也做过了,现在结婚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还是你觉得我达不到你要的标准?”

    想到昨晚两人争执的内容,宁汐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我……我昨晚是开玩笑的!你用的着这么小心眼斤斤计较吗?”

    “嗯,我是挺小心眼的,所以现在登记结婚,就是为了让我的未婚妻变成合法妻子,并且允许我行使作为合法丈夫的权益。”

    “!!!”

    宁汐欲哭无泪,连忙伸出手想要把填好的表格给抢回来,“真的太快了,我觉得咱们可以再培养一下感情,万一您觉得和我在一起腻了的话,也可以再换一个未婚妻啊,可要是结了婚,那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荣西臣按住了她的手腕,轻而易举地将表格推到了工作人员的面前,半眯的眸子透着一丝危险,沉冷地注视着她,“你想反悔?忘记在船上跟我说过的话了吗?”

    宁汐实在是不想承认自己真的那么怂。

    未婚夫和丈夫的性质实在是差别太大了。

    前者缺少法律的保护,万一她反悔了,最多是受到道德的谴责。

    但是后者,那就是要受到法律的审判的!

    作为宁汐,她还没有考虑好是不是要替‘宁汐’做这个决定……

    然而,荣西臣却没有再给她考虑反悔的机会,让工作人员加快动作,不一会儿,两本新鲜出炉的,红彤彤的结婚证就放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宁汐看着结婚证上的照片,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和荣西臣照的相都一脸懵逼!

    所以,她就这样……闪婚了?!

    明白过来的宁汐顿时觉得头昏脑涨,两眼犯晕。

    回到车子上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容榕也赶了过来,怀里拿了一大堆的文件,在车上就硬塞到宁汐的手里让她签名。

    “这是七爷名下所有的股票、基金……包括其他的动产不动产,依照七爷的吩咐,从今往后,名下的所有财产都将和您共同拥有。”

    宁汐拿着笔,看着坐在一旁淡定喝茶的荣西臣。

    只觉得自己好像突然被从天上掉下来的一块大馅饼给砸中了。

    除了震惊就是震惊,咽了口唾沫后,不淡定地问容榕,“有……多少?”

    “包括浩瀚的股份在内,总价值预估四千六百七十八亿。”

    “分……分我一半?”

    “是的,两千三百三十九亿。”

    “……”

    宁汐手一抖,钢笔就直接往下掉落。

    但是却被一旁眼疾手快的荣西臣给接住了,然后塞回了她的手里,看着她目瞪口呆的模样,饶有趣味地勾了勾嘴角,凑到她的耳边,轻咬着她微红的耳珠,低沉宠溺道:“荣太太,你逃不掉的。”

    那一瞬间,好像这个男人在自己的心脏点了一支巨大的烟花。

    砰的一声,直接炸开。

    让她整个人都震惊懵圈了。

    回忆容榕口里的那一串数字,只知道后面全都是一排零。

    荣西臣是开银行还是印钞的?

    一张结婚证就给自己换来那么多钱,宁汐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不仅如此,她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说b市的女人做梦都想要嫁给富豪单身榜上的首位梦中情人荣西臣……

    颜好身材好有人品又有钱。

    能嫁给这样的男人,绝对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

    然而她的上辈子……好像并没有做什么贡献。

    “夫人?”

    容榕看着发呆没回神的宁汐,忍不住喊了她一下。

    心中有些心疼的想着,瞧瞧,大概是被吓傻了吧。

    其实对于荣西臣做出这样的决定,她也是惊呆了的。

    毕竟那么多的钱可不是在开玩笑。

    可她家七爷就是眼睛都不眨一下,也不犹豫半分,就让她去准备这些合同了。

    好在七爷有私人估产师,否则,这得折腾多久才能清算清楚?

    而荣西臣突然拉着宁汐去领证结婚这一举动也是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连公关都还没准备,自家七爷就变成了已婚人士。

    搞得她都十分好奇,昨晚七爷跟宁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七爷变得这么猴急起来……

    容榕越想,看着宁汐的目光便越发灼热。

    宁汐被她的视线看回神了,看着眼前的合同,还是在犹豫要不要签下去。

    签了,她轻而易举就变成了和荣西臣一样的有钱人!

    不签,或许还能挽救下回去离个婚?

    宁汐咬了咬唇瓣,转头看向荣西臣,蹙眉道:“那些都是你的钱,就这样分给我一半,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

    “你不喜欢?”

    “我喜欢但也不能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啊!”

    “我是别人?”

    荣西臣眸色一沉,半眯着的眸子危险地看着她,伸手掐住她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冷声质问:“再说一遍,我是谁?”

    “我……我的丈夫。”

    宁汐眼睛都泛起了雾气,眼巴巴的好不委屈地看着他。

    “夫妻本一体,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你的一切也都是属于我的,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

    “那就签字。”

    “……”

    宁汐几乎是被某人恐吓着,然后哆嗦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宁曦’。

    然而,在写到曦字下半部首时,她才猛地回忆自己写错字了,连忙划掉,写成了‘汐’。

    接着一连签了五份文件,容榕才笑眯眯地看着她,将备份的合同塞到了她的手里,说:“夫人可以拿回去仔细查看,还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可以直接问我哦。”

    “额……好。”

    宁汐捧着手里的几份文件,只觉得好像沉甸甸地在心口上压上了一座大山一样,非但没有特别开心的感觉,还有点内疚感……

    原因无他。

    她代替了‘宁汐’做出了不属于她的决定。

    “关于七爷已经结婚的事情,是打算不公关吗?”

    容榕询问荣西臣。

    荣西臣道:“不需要刻意隐瞒,宁汐已经是我妻子的事实不会改变。”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他幽沉的目光落在身旁宁汐的身上,看着她翻文件时,越翻越想哭的表情,真是越发有趣起来。

    最后宁汐像是猛地想到了什么一样,转头质问他:“不对,你怎么会有我们家的户口本和我的身份证?”

    “咱妈给的。”

    “……”

    宁汐惨不忍听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天天叫着自己宝贝的宁妈妈。

    居然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就把她给卖了!

    这么虚假的母女情……

    然而,就算她再不想承认。

    自己和荣西臣已经变成合法夫妻的事实也没办法改变。

    那就只能……接受了。

    荣家庄园,地下室。

    荣怀点着灯,和身前的人一点点,慢悠悠地走下阶梯。

    越往下走,铁链被扯动的声音便越发明显。

    直到他站在了一个铁笼子面前,看着里头被铁链囚禁住的女人,微微眯起阴冷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睨视着她。

    女人披头散发,狼狈地抬起了头,在看到荣怀的那一瞬间,破口大骂:“禽兽,你骗我!”

    荣怀身后的人将一张椅子搬到了他的面前。

    坐下后,他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双腿交叠,坐姿优雅从容地看着笼子里的女人,“是你求我帮你的,现在反过来骂我,是不是显得太不淑女了?”

    “我呸!”

    女人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眦目欲裂地瞪着他,“你到底想做什么?快点放我出去!我家里人要是知道你把我囚禁在这里,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他们不会知道的。现在外面都在传我那好七叔和他的未婚妻把你给谋害了,习蓝沁,再过不久,你就是所有人心底的死人了。所以,你出不去,也没办法不放过我。”

    荣怀点了一根雪茄,吞云吐雾间笑意粲然,“你应该感谢我,不是说我七叔一直对你爱答不理的吗?现在你失踪了,全世界都知道你喜欢他的事情,会有人帮你申讨的,就算得不到他的人,至少你还可以在他的心底留下深刻的印象。”

    习蓝沁被他气得浑身发抖,用力挣扎着捆绑在自己身上的铁链。

    她后悔了。

    当初就不应该掉进荣怀这个畜生的陷阱了!

    这个人根本就是居心叵测!

    “少爷,林教授到了。”

    那人在荣怀耳边低语了一句。

    荣怀勾唇轻笑了一声后,道:“把人请进来,告诉他,他要的实验品到了。”

    “是。”

    “你什么意思?”

    听到荣怀的话,习蓝沁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什么实验品?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做一件会让你格外舒服的事情。”

    习蓝沁对上那双宛如蛇蝎阴鸷冰冷的眼睛,像是被毒蛇巨蜥盯上一般,瞬间从脚冷到心脏,恐惧一点点的在她的心底生根发芽。

    在那位林教授出现的那一刻,几乎达到了顶峰。

    林教授是一个约莫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个子偏矮,不足一米六,脸上皮肤的褶子看起来比六七十岁的人还要多。

    一双下三白眼在看到习蓝沁的那一刻几乎泛着诡谲的绿光。

    “怀少果然够意思,居然给我找了个这么优质的实验体!”

    荣怀轻笑了一声,扫了一眼手下,后者明白他的意思后,走到墙壁那边,按下按钮,紧接着,幽暗的地下室顿时灯火通明起来。

    也是在这个时候,习蓝沁才看到了自己的身后到底是怎样的一副景象。

    这是个放置着完整实验器械以及各种药品药剂的实验室!

    林教授怪笑了一声,熟练地从玻璃实验室的门口拿起了白大褂穿上,对荣怀说:“从宁岩那里得到这份实验计划副本的时候,我就想要做这样的实验了,可惜研究了十年,也才触摸到‘霍克’实验的边缘。本以为留在宁氏实验室,我能够找到更多关于这方面的资料,可是自从宁岩夫妻死了之后,那些资料也随之消失,本想从宁曦那臭丫头身上得到点什么……偏偏又来个荣一航搅局!”

    他越说,越气愤,布满褶子的脸上也变得越发狰狞起来。

    他走进了实验室,扫了一眼里面的所有用具。

    最后选择了一瓶药剂和注射器,缓缓朝牢笼中的习蓝沁走了过去。

    “容烈,帮忙。”

    见林教授准备动手,荣怀眯着眸子,命令着自己的手下。

    “你们要做什么?我是习蓝沁!你们不能这样子对我!拿我当试验品,我爸妈知道了一定要杀了你们的!”

    眼见着那难看至极的老头拿着注射器一步步逼近自己,习蓝沁惊恐奋力地挣扎了。

    可是却被容烈轻而易举地制服了。

    摁住了她乱蹬的双腿,压倒在地上,让林教授进行了注射……

    她歇斯底里地怒喊着,却仍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冰冷的液体被一点点地注射到自己的体内!

    紧接着,她的身体逐渐乏力,眼前一片模糊,不一会儿,就失去知觉瘫软在了牢笼里。

    林教授看着躺倒在地上的习蓝沁,眸底布满了跃跃欲试地疯狂。

    “把她放到试验台上。”

    说着,他转头对荣怀道:“我还需要一个助手,越快越好,这么好的实验体,我不想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荣怀点了点头,微笑道:“那是自然。这里林教授也熟悉过了,往后除了做实验之外,我还会派几个人贴身保护你的安全。所以你可以完全放心大胆地在这里进行实验。”

    “我就喜欢怀少你这种爽快劲!按照约定,我实验,成果共享!这个实验体只是第一个,希望怀少能够帮我多弄几个实验体,毕竟实验也有失败的时候,没有足够的把握,我不想毁掉那么优质的实验体。”

    “我明白,林教授尽管放开手脚,实验体的事情,我会处理。”

    荣怀眯着眸子扫了一眼已经被放置在实验台上,除去所有衣物的习蓝沁,嗤笑了一声后,对林教授道:“那我就不打扰林教授进行实验了。”

    林教授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开始实验了,自然也不想看到荣怀这里碍事,对他挥了挥手之后,就摆弄起了操作台。

    荣怀看了他的背影一眼,便转身走出了实验室,容烈紧跟而上,两人一起离开。

    走出地下室的时候,容烈就疑惑地问他:“少爷,您真的那么相信林教授能研究出结果?习蓝沁失踪这件事情,虽然已经导向荣七爷,但是如果有心要查……”

    “你知道为什么zy那么多年都不肯放弃‘霍克实验’么?”

    荣怀忽然停下脚步,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鸟儿飞过的天空,神色幽冷。

    容烈道:“霍克已经死了,当初的政策是剿灭,他们也没有想到‘霍克实验’的资料还会被泄露出去,不肯放弃‘霍克实验’是想要自己研究出……”

    “zy的人很贪心,一块美味巨大的蛋糕放在他们的面前,你以为,他们会这样轻易地放弃?‘霍克实验’成功带来的暴利难以想象,不夸张地说,也会直接导致世界巨变。当他们完全实验成功之后,手里拿着这张底牌,就可以成功翻身成为主宰……人类,总是这么贪婪。”

    荣怀摆弄着自己的指环,低低地笑了起来,声线幽冷地如同鬼魅森然。

    容烈压低了声音问:“那怀少让林教授秘密继续‘霍克实验’如果被那些人发现了……”

    荣怀抬眸,冷冷地昵了他一眼。

    容烈背后一寒,立马低头住嘴,什么都不再说下去了。

    “阿怀少爷回来了?”

    容海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他脸上带笑,后头跟着好几个女仆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老太太刚才还在念叨着阿怀少爷呢,现下看见您太好了。”

    “奶奶找我?”<ig src=&039;/ia/30678/13521520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