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78章 荣七夫人②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母亲,什么叫做回我自己,您眼中的儿子,是什么样的?”

    荣怀不紧不慢地走到了荣大夫人的面前,脸上带着温文和煦的微笑。

    荣大夫人看着自己高大的儿子,那张与自己丈夫有八分相似的脸庞,恍若一刹那,眼前站着的,就是自己最爱的男人。

    “丰业……”

    “我不是父亲。”

    荣怀目光骤然冰冷,阴鸷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道:“就算您再期望,我也不可能和父亲一样懦弱无能!”

    “你!”

    荣大夫人听到儿子这样说自己的丈夫,气得指着他的手都在颤抖。

    荣怀握住了她的手,越来越紧,直到她疼的变了脸色。

    “荣怀,你在做什么?我是你的母亲!”

    “母亲?嗯,确实是将我生育出来的母亲,除了这一点,您有的,就是对奶奶的怨恨了。你憎恨奶奶抢走我,憎恶的是你自己的失败,你的不甘。不管是父亲还是我,在奶奶的掌控之下,一步步离你远去。我的母亲,您的愚蠢不管是过了多少年都不会改变。”

    他冷冷地甩开了她的手,转身负手而立,嗤笑嘲弄地说:“我荣怀不是荣丰业,这辈子,只有别人会成为我手中棋子!”

    话音一落,他便对站在门口的容烈说道:“送大夫人出去,往后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进入我的房间。”

    “是,少爷。”

    容烈走到了荣大夫人的面前,低声道:“您请。”

    荣大夫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亲儿子居然对自己这般冷酷无情!

    所有的痛苦都梗在喉咙里,她想要怒骂呵斥发泄,可是在对上亲儿子那双阴鸷的目光时,浑身都僵硬住了。

    不,那不是她的儿子。

    她的儿子应该像他的父亲一样温柔知礼,而不是露出这样阴鸷可怖的眼神。

    宛若一个恶魔!

    她神色慌乱,几乎仓惶地从荣怀的房间逃离。

    她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一定是那老妖婆的错!

    是那老妖婆抢走自己的儿子,把自己的儿子养成这个样子的!

    荣大夫人加快了步伐,双目赤红充满了滔天的恨意,恨不得立即将荣老太太抽筋剥皮,以泄心头之恨!

    ……

    荣家庄园大厅。

    荣老太太气定神闲地喝完了第三杯茶,那容海就回到了她的身边,在她耳边低语道:“阿怀少爷回来了。”

    荣老太太淡淡问:“见到那个女人了?”

    “见到了,大夫人从阿怀少爷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看起来十分生气,应该是和阿怀少爷起争执了。”

    荣老太太嗤笑了一声,“她总是这样,以为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就得听她的话。罢了,以后让人注意点,别再让那女人去烦阿怀。”

    “容海明白。”

    沈明珠看着荣老太太和那副管家在低声说着什么,话语间提到了荣怀的名字,就好奇地问了一句:“是阿怀哥哥回来了吗?”

    荣老太太对上她天真单纯的目光,露出了一抹和蔼的笑:“是啊,等下你就能看见你心心念念的阿怀哥哥了。”

    沈明珠被她说的脸颊发烫,有些羞赧地低下了头。

    “奶奶在说什么呢?我的未婚妻被您训哭了吗?”

    荣怀笑意温柔地朝这边走了过来,直接就走到了沈明珠的面前,看着她那张羞红的漂亮脸蛋,便用指腹去抹了一下她的眼角,才又笑道:“看来我是误会奶奶了。”

    荣老太太佯装生气地瞪了他一眼,“奶奶在你眼里就是这么苛刻的老人家吗?倒是你,看看你自己,出去参加宴会那么晚才回来,让人家明珠一大早地就等在这里,你好意思吗?”

    荣怀笑着,连忙告饶道:“都是我的错。”

    末了,他转头深情地注视着沈明珠,“不知道明珠愿不愿意给我个赎罪的机会?”

    “没关系的。”

    沈明珠涨红了脸,连忙摆手表示自己并没有在意。

    荣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道:“明珠,你就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来荣家庄园那么多回,都没好好地逛一逛吧?去吧,让你阿怀哥哥带你好好地走一走,陪陪你。”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荣怀笑了笑,对沈明珠伸出了手,“明珠不会不愿意赏脸吧?”

    沈明珠看着他的手,怕被误会自己不高兴,连忙握了上去,顺势起身,摇头道:“不会的,我理解阿怀哥哥。”

    女孩软糯的声音仿佛敲进心房的琴弦,让人心动不已。

    荣怀眸色一凝,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紧紧握着她的手,对荣老太太说:“那我们就去逛逛了,等下回来陪奶奶吃中饭。”

    “好好好,去吧。”

    荣老太太催促地挥着手,笑容满面地看着两人牵着走出去的背影,心满意足。

    容海见她心情不错,便顺势拍马道:“阿怀少爷和沈小姐看起来就十分般配,郎才女貌的,往后肯定要成就一番好姻缘。”

    荣老太太自豪地笑道:“那是,我孙儿阿怀已经是人中龙凤,给他选的妻子,自然也要是最好的。”

    容海点了点头,旋即又不解地疑惑蹙眉道:“太太,其实有一点我还是有些不明白的。沈家家世背景都好,这个唯一的宝贝女儿,也算是真正的大家千金,气质姿态都挑不出一丝弱点,但是我这几次见她的表现,还是觉得她性子有些天真单纯。给人一种不谙世事的感觉。这样的妻子,真的能成为阿怀少爷的贤内助吗?”

    荣老太太端着杯子喝了一口茶,似笑非笑地说道:“女儿家谈情,不就是这般娇羞姿态么?沈德海那个人精,你以为真的会养出一个洁白如纸的女儿?沈明珠聪明得很,越是表现出无害的模样,别人对她的戒心便越小。”

    容海听完她的话,也是暗暗吃惊,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连他都看不出来,这位沈小姐的伪装也实在是厉害!

    宁汐听了宁妈妈的话,乖乖跟着荣西臣回了别墅。

    “七爷,宁汐小姐回来了啊?饿不饿,需不需要吃点午饭?”

    吴妈见他们回来,连忙上前来询问情况。

    被她这么一说,宁汐还真是觉得肚子饿得有点咕噜噜叫了,就不客气地问吴妈有什么好吃的。

    吴妈笑着说准备了一些,现在就去做,如果宁汐饿了,就先吃点水果垫着。

    宁汐说了好,就乖乖端着水果去沙发那里看文件了。

    而荣西臣拿着茶就上楼去了。

    宁汐瞄了一眼他上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放在桌面上的文件,揉了揉脸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至今不敢相信自己和荣西臣已经成为合法夫妻了。

    容榕还在厨房里和吴妈戏谑地说道:“吴妈,从今天起你可要改口了,不能再叫宁汐小姐做宁汐小姐了。”

    吴妈听这话,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宁汐,一脸疑惑。

    宁汐听到容榕这不加掩饰的话语,就知道她接下去想说什么了。

    “因为,宁汐小姐跟咱们七爷正式登记结婚了呀!现在是合法夫妻,是咱们七爷的妻子,我们应该改口叫夫人或者是太太了。”

    “咳咳咳……”

    宁汐被她这戏谑的语调给逗得猛呛口水。

    吴妈一副震惊了的模样,“可是宁汐小姐,不是才刚到法定结婚年纪吗?”

    容榕笑了笑,“大概是咱们七爷……比较猴急?”

    “噗……”

    宁汐本来想喝水震震咳,谁知道容榕下一句话直接让她把喝到口里的水全都喷了出来。

    猴急是什么鬼!

    荣西臣对那档子事情的热衷已经这么人尽皆知了吗?!

    他厚脸皮不在意,她还要脸呢!

    为了杜绝这样的谣言再次发生,她决定从今晚开始和荣西臣分房睡!

    “可是这也……”

    吴妈拧着眉,眸底划过一抹复杂,咬了咬唇,看着在喝水的宁汐,最后握紧了双手,还是把话全都咽了回去,然后找借口转身去做菜去了。

    容榕看见宁汐失措的模样,就觉得有趣地合不拢嘴,忍不住还想上前去逗一逗她,然而却被刚从外头进来的容枫给拉走了。

    “唉……哥,哥你慢点,走那么快,拉我出来做什么?”

    容榕甩开容枫的手,神色不悦地看着他。

    容枫神色凝重地问她,“我问你一件事情,去年七爷在秦皇酒店发病的事情……”

    容榕一愣,不解地看着他,“怎么突然想起这件事情?”

    容枫把昨天晚上在游轮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包括自己对宁曦和她女儿的猜测。

    容榕听完,脸色顿时也变了。

    “当时是谢大哥最先闯进去房间扛起七爷转身就走的。因为谢大哥的吩咐,离开之前我还在那个女人的脖子上扎了一针能让记忆混乱的药剂,就是想要让她忘记和七爷发生过的一切,所以也就没去注意这个女人长的什么样子。”

    “可是我记得,左眼眼睑尾端有一颗红痣。”

    容榕吃惊地看着她哥,“这你都能记清楚?”

    容枫沉声道:“也算是巧合吧。”

    “所以你怀疑那位宁氏制药的宁曦小姐就是当时和七爷发生关系的女人?并且宁曦生下来的女儿极有可能是七爷的孩子?”

    容枫点了点头,“不过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可是容榕,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话,七爷对那位死去的宁曦小姐,亏欠并不是一星半点了。方然说过,白方毅并没有杀害那个女婴,这也就表示,那个孩子还活着……”

    只有女人才是最了解女人的。

    容榕听到他说的这些话,就明白过来他所担心的事情了。

    而现在,也变成了让她担心焦虑的事情。

    “这件事情没办法就这样子下定论……除非找到女婴,并且做dna鉴定。以及这件事情要不要主动告诉七爷……”

    容枫道:“当然要跟七爷说,不管是不是,七爷都应该知道自己发病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如果七爷想起来,内心对死去的宁曦小姐有了愧疚,会不会对夫人不太公平?”

    容榕想的很简单,站在女人的角度。

    任何女人都不可能接受自己的丈夫拥有一个私生女的事实。

    更何况夫人才十八九岁,刚刚成年的年纪,就被七爷给订下了,还已经成了合法夫妻。

    如果夫人知道七爷的这件往事,难保不会多想,甚至觉得七爷欺骗了她,再造成误会……

    “那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只能继续隐瞒下去?”

    容枫眉头紧拧,语气沉重。

    容榕想了想,道:“告诉是肯定要告诉的,不如等找到了孩子,做了dna鉴定,确定了这件事情再说?”

    “嗯,就这么办吧。这件事情要不要和谢大哥说?毕竟他更了解七爷一些。”

    “还是那句话,等找到孩子再说吧。”

    兄妹两对视了一眼,均陷入了沉默当中。

    宁汐不晓得自己的前世已经被人给扒皮成那个样子了。

    甚至连自己女儿为什么不是荣一航的这个未解之谜都还没想透。

    她现在苦恼的是荣西臣给她的这一半庞大的财产。

    别怪她是乡下来的土包子。

    宁氏制药发家到最巅峰的时候,市值也才百亿左右,近几年公司研制新药进程缓慢,能够通过审核批准的新药也越来越少,预估值肯定要下跌。

    而现在她的手里就相当于攒着二十三家宁氏制药……

    这么多的资产,一旦荣西臣选择公证公开,她就会再一次成为全民焦点。

    估计到时候博上的热门话题就要成为采访宁汐一夜成为千亿富翁的感受……

    想想就觉得有点没脸见人!

    “宁……夫人,可以吃饭了。”

    吴妈没习惯改口,刚想喊出‘宁汐小姐’四个字,才想起容榕之前说过的话,就连忙改了过来。

    宁汐听到她的喊声,就连忙起身朝餐厅走去,问:“要不要上去喊西臣一起下来吃?”

    吴妈笑道:“七爷应该在书房里忙着,我准备一些端上去给他吧。”

    “嗯,麻烦吴妈了。”

    “这是哪里的话?没有麻不麻烦的,这是我的本分。”

    吴妈说着,就转身去厨房准备了。

    宁汐喝着汤,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吴妈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叩叩。

    “进来。”

    吴妈听到声音就推门走进了书房,看见荣西臣和容谢正在谈事情,连忙道:“七爷,看您忙,所以将午饭给您送上来了。”

    “宁汐呢?”

    “夫人在楼下吃着。”

    “那你就把饭菜放到楼下去,我等下就去吃。”

    荣西臣淡淡地说道,并且挥了挥手,示意吴妈先出去。

    吴妈脸色有些尴尬,站在那里看了他一会儿,最后才沉着脸转身离开。

    容谢注意到了吴妈的小动作,但也只是微敛眸子,什么都没有说。

    直到房门再次关上,他才开口继续道:“经过重新调查,方然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的哥哥方锐,确实到现在都下落不明。七爷现在是打算解雇他还是继续留用?”

    荣西臣沉眸,指尖轻敲着桌面,声色沉冷地说道:“暂时继续留用,必要时让人协助他一起去搜集荣一航母子的罪证。”

    “明白。”

    “习蓝沁失踪一事,先看看陆家是怎么处理的,你再想好应对办法。这件事情再扯,也不要扯到宁汐的身上。”

    荣西臣眸色微凝,停顿了一下后,才继续说道:“以及,派人着手准备我和她婚礼的安排。”

    容谢听到这话,诧异了一下,“七爷,前事还未处理好,我认为就算您和宁汐小姐结婚了,也没必要那么快举办婚礼,现在这样的情况,最好是暂时隐婚,这可能会有点对不起宁汐小姐,但对您来说,却是有益无害。”

    “容谢。”

    荣西臣漠然的目光淡淡地注视着他,“你以为我将宁汐当做了什么?”

    容谢垂眸,语气严肃道:“七爷心中大事未定,不应该被这点儿女情长拖住脚步。宁汐小姐确实聪慧,但是对七爷将来要做的事情,她却并不适合参与。七爷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女人生儿育女,但是也别忘记,七爷那么多年来的谋划和付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荣西臣站起身,走到了窗外,深邃的目光凝望着楼下正在外头散步晃荡的宁汐,眸底划过一抹笑意,道:“既然是我选择了她,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让她和我共同承担。容谢,一个人的心空寂太久了,在逐渐被黑暗吞噬的那一刻,只渴望有一束亮光。而她,就是我心底的光。”

    容谢听完他的话,紧了紧双拳,沙哑道:“七爷是不打算隐瞒宁汐小姐了?”

    “嗯,该知道的,她会知道。既然选择成为了我荣西臣的妻子,知道一切是她的权力,保护她,也同样是我的责任。”

    “容谢明白了。”

    他本以为,像荣西臣这样的男人,在选择这一条路之后,就会抛弃所有的情感,不论是亲情还是爱情。

    然而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

    从前的荣西臣并不是不在乎,而是不愿意在乎。

    当宁汐不小心闯进他的世界后,一切都随之改变。

    容谢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毕竟像他这样的人,除了忠诚,就是绝对的理智。

    宁汐吃饱饭后就到别墅小花园散步了,手里拿着手机还在刷今天的博。

    博话题以习蓝沁为主,已经烧起了一把火。

    陆家迫于压力,官方承认了习蓝沁在游轮之夜意外失踪的事情,并说明已经请警方介入调查。

    b市警局官方博也证实了这一言论,并且联手陆家安抚了习蓝沁的粉丝以及家人。

    不知道算不算是她把人家想的太阴暗了。

    习蓝沁是在陆家举办的游轮宴会上出的事情,再加上之前在游轮里调查时的指证怀疑,她以为陆家会想办法把脏水破泼到她和荣西臣的身上,但目前看来,似乎并没有这个苗头。

    除了先前那被水军吵起来的话题,到现在已经控制得很不错了。

    虽然还有不一样的声音,但没有证据,任凭他们胡乱猜测,习蓝沁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只能靠警方去侦破这件悬疑之案了。

    然而,就在宁汐刷着这些话题的时候,忽然弹出了新的推送消息,极其醒目的标题看的她刹那间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金牌律师温月今早疑出车祸

    温月出车祸了?

    看到这条消息的她整个人都懵了,几乎手指僵硬地点开了那条消息。

    新闻日报:本市新伦律师事务所著名金牌律师温月疑似出车祸,已入院抢救两个小时,生死未卜。

    车祸、抢救……

    这四个字嗡嗡地在她的脑子里炸开。

    顿时什么都不想想,只想快点到医院看看温月!

    刚好容榕把车子开进车库停着,她扫了一眼,想都没想地就跑了过去,推开容榕说:“车子借我用一下。”

    “嗯?”

    容榕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宁汐就上了车,熟练地拧动钥匙踩离合,快速将车子退出仓库后,没一会儿就开出了别墅,只剩下一排冒气尾烟。

    容榕看她着急的模样跟赶着去投胎一样,也觉得很费解。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猛地想起一个糟糕的问题!

    她家夫人怎么会开车了?

    这样出去带驾照了吗?

    “不行,得赶紧告诉七爷去!”

    她一拧眉,立马转身回别墅找了荣西臣……

    开着车的宁汐已经急疯了。

    她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温月绝对不能够再出事情!

    看见温月车祸的消息,她大脑本能反应是,荣一航母子动的手脚!

    眼看着距离遗产协议捐赠最后时限就要到了,荣一航母子找不到她藏起来的那些文件,怎么能不着急?

    温月是她最后的希望,同样是荣一航母子最后的机会。

    一旦温月出事情,事关宁氏制药股份遗产的案子就会由其他律师接手,到时候荣一航母子就能够随意更改遗嘱都没有人会去追究。

    滴滴滴!

    眼看着前面通道大塞车,急红了眼的宁汐气愤不已地按了好几下喇叭,近乎崩溃地祈求着:“温月,你绝对不能够再出事情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