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79章 荣七夫人③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七爷,夫人开车出去了!”

    容榕推开门,神色着急地说道。

    荣西臣就站在窗户前,车子开出去的那一幕恰好落入他的眼底。

    “查一查她开车去哪里。”

    “已经让容枫查看车上的定位了。七爷,重点是,夫人她好像没有驾照吧?”

    容榕疑惑的话一出口。

    一旁沉默的容谢眸底划过一抹冰冷,沉声道:“不仅没有驾照,宁家千金,自闭了那么多年,也应该不会开车才对。”

    “……”

    容榕听到容谢的话,整个人更是懵住了。

    似乎确实如此。

    那么,为什么她看见的宁汐有这么娴熟的驾驶操作能力?

    “是我教她的。”

    荣西臣脸色沉冷的转过了身,抓起挂在椅子上的外套,手一伸,利落地穿上之后,快步朝门外走去,“让容枫把定位发过来,跟上去。”

    “是!”

    听到命令,容榕也不想那么多了,一边跟在荣西臣身后,一边拿手机给容枫打电话。

    不一会儿就下楼上车离开。

    容谢站在窗户旁边,看着荣西臣上车,眸子越眯越紧,神色复杂无比。

    ……

    因为路上堵车,等宁汐赶到新闻上显示的,温月被送进去的那个医院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

    她下车的时候,就给自己围了个放在车上的男款围巾,遮住半张脸,之后就去前台询问有没有一位叫温月的车祸伤者被送进来急诊抢救的。

    护士看了她一眼问:“你是家属?”

    宁汐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温月的父母都在国,在b市压根就没有她家的亲戚,这一点宁汐清楚,所以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她才会急的要死地赶过来。

    护士查了一下病例,就说:“好歹也是大律师,怎么家属现在才赶过来看人?车祸送来后抢救的比较及时,颅内出血手术后还在麻醉昏睡状态,已经送进icu监察了,家属现在就去缴费用,之后再找主治医生梁主任了解一下病情。”

    “好,谢谢您!”

    宁汐拿过表格之后,就立马给温月家的保姆阿姨打了电话,以好友的名义,让她尽快把温月的身份证和医保卡都送到医院来缴费。

    之后,她才赶忙去icu查看温月的伤情。

    刷博的时候她压根就不敢多看几眼车祸现场的图片。

    只看到温月头上带血被医护人员从车里抢救出来那一幕……

    可是仅仅是一幕,就足够让她恐惧起来。

    很快,她就以家属的名义,和医生沟通之后,进入了icu,隔着玻璃看到了躺在病床上插着呼吸机,脸色苍白如纸的温月……

    医生道:“好在病人当时的车速不算快,全责是对方的小面包车酒驾,撞上时,病人车里的安全气囊弹开,保护了病人,至于颅内出血是翻车时撞击到车顶导致的,也不是很严重,手术很成功,看生命体征平稳的话,明天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

    “谢谢医生!”

    “不客气,那你在这里再看五分钟,之后就出去吧。”

    “好,我知道的!”

    医生转身离开后,宁汐深深的注视着躺在病床上的温月,不由得有些鼻酸眼涩,但心底还是感到开心的。

    好在有惊无险,只要人还能活着,一切就还有机会!

    这么想着,她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忘记嘱托温月家保姆阿姨别给温月爸妈打电话了……

    二老是在国享福的状态,如果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出事情,肯定会急匆匆赶回来的。

    温月向来就是孝顺的孩子,肯定不会希望让父母知道这件事情担心她的。

    宁汐笑了一下,低声道:“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之后,就一边往外走一边掏手机打电话……

    就在走出门口的那一刹,她看见了站在几米远打电话的向天!

    荣一航的助手!

    “荣总,我刚才问过医生了,医生说温月抢救过来了……”

    “废物!明明都已经设计好了,你居然还有让她送到医院里抢救的机会?这样一切不等于全都白费了吗?那个司机呢?!”

    隔着好几米远,宁汐站在那里凝神听着,都听到了手机那头传来的荣一航愤怒的大骂声。

    她双拳紧握,低着头靠在墙那边站着,背对着向天,假装脱掉身上的无菌服,听到向天继续说道:“荣总,按照您的吩咐,那司机主动认罪,也没把我们供出来……可温月毕竟是著名的金牌律师,外面的媒体在她一出事就发了新闻,现在这个状况,真的不好再下手……要是被发现了,我们才真的是功亏一篑。”

    荣一航短暂沉默了一段后,阴狠地说道:“计划开始前我就告诉过你了,只许成功不准失败,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现在温月躺在医院里,你最好想办法让她一辈子都不要醒过来!”

    向天拧起了眉头,看了一眼icu病房大门,最后咬着牙应道:“我明白了,等她从icu出来,我会再找机会下手。”

    “嗯,注意好隐匿,不要让别人注意到你,特别是媒体!”

    “我知道。那我先挂了,其余的等回去再跟您说。”

    挂了电话后的向天目光警惕地扫了一眼四周,就看到了一个娇小的女人正在那脱无菌服,也没多心,就急匆匆转身往楼梯方向走去。

    宁汐猛地转身,动作迅速地用手机拍下了他离开的背影,恰好将楼梯口门上那排icu重症监护室的字也拍了进去。

    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她眯了眯眸子,心底早就把荣一航十八代祖宗骂了个遍。

    这个畜生,果然是为了达到目的就不择手段!

    害死她还不够,现在还要对温月下手。

    总有一天,她会帮他实现死在钱堆里的这个愿望!

    “您好……”

    正出神着,宁汐就听到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转头一看,才发现这个人就是温月家的保姆阿姨,姓方。

    中年女人相貌淳朴,似乎把她当做了医护人员,询问道:“请问一下,温月是在这的病房里头吗?”

    宁汐点了点头,“是,不过现在已经结束了家属探视的时间。”

    “啊……那,那我能问问,我家小姐情况怎么样了吗?”

    “生命体征稳定,大概明天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

    方阿姨听到这话,像是松了一口大气,连忙拍着胸口又双手合十的念叨:“菩萨保佑,好在有惊无险!”

    宁汐见她这样,也就直接脱掉衣服和口罩,重新围上围巾之后准备离开。

    确定温月安全,再确定这件事情的主谋就是荣一航,她今天的目的也就算是达到了!

    然而,那方阿姨见她把衣服脱了,里头穿着的并不是护士制服,就奇怪了,跟上去问了一句,“咦,你不是护士吗?”

    宁汐被她这么一追问,才有些无奈,实话实说道:“我是温律师的朋友,我姓宁。”

    “宁小姐?刚才就是您给我打电话的吧?真是太感谢你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我们家小姐出了那么大的事情!”

    方阿姨双手合十,一脸感激地看着她。

    宁汐淡淡一笑,道:“我也是看到电视新闻才发现的,您没注意电视新闻吗?”

    那方阿姨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了一下,旋即变了脸,说:“我……我忙忘记了,今天家里头在大扫除……总之,谢谢宁小姐您了,等我们家小姐醒过来,我一定会告诉她您的帮助的。”

    “没必要,你好好照顾她就行。”

    说完,宁汐就捂好了脖子上的围巾,转身急匆匆地下了楼。

    然而越走,她就越觉得不对劲。

    这个方阿姨刚才说自己没注意到新闻的态度……

    看这样子,好像也并没有打电话给温月的父母知道?

    怎么回事?

    宁汐有种不大好的预感,于是停下脚步,决定再上去多问几句……

    谁知道正准备推开那个楼层的门时,就听到了那方阿姨在打电话的声音——

    “我都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了,没有!我不知道她把文件藏在哪里了!今天的事情,我都按照你们的吩咐给她喝了点安眠药,为什么你们还是不肯放过我们?”

    “你们……你们还想让我怎么做?”

    “杀……杀人?那是犯法的!我不会做!儿子……你们快把我儿子放了!”

    “好好好……我答应你们还不行吗?求求你们了,不要伤害我儿子!”

    方阿姨着急的哭泣声从门的那边传来。

    宁汐几乎都能够猜测得到。

    想要温月命的人,只有荣一航母子!

    看来这个方阿姨,绝对不能够再让她留在温月的身边了!

    宁汐握着手机,冰冷的眸底划过一抹决然的寒光,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国际长途电话,一边下楼,一边将温月出事的事情,告诉了那个人!

    ……

    “就是这家仁和医院,七爷,要上去找夫人吗?”

    车子停到医院的门口,容榕扫了一眼里头停着的被宁汐开出来的车,心里头也是纳闷,她家夫人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跑到医院来?

    难道是身体哪里不舒服,来医院做检查?

    荣西臣脸色黑沉地坐在那里,低声道:“不用,在这里等着。”

    “额……好。”

    察觉到自家七爷好像有生气的迹象,容榕就不敢再说话了。

    摆弄着平板,就意外监控到宁汐手机打出了一个国际长途。

    跟荣西臣一说,他问:“打给谁的?”

    容榕立马就把电话发给容枫去查,很快就有了回复,说:“机主是温恒,好像是温月温律师的哥哥。现居加拿大,也是一名出色的华裔律师。”

    “只不过,夫人怎么会有温恒的电话?不对……问题是夫人这么匆忙赶到医院来是为了看温月律师?”

    容榕已经一头雾水了。

    按照她所了解的宁汐。

    且不说性格,在交际圈方面,应该是洁白如纸的吧?

    毕竟一个自闭症了十几年的女孩,能有什么交际圈呢?

    唯一接触最多的,恐怕就是七爷这边认识的人了。

    “她不认识温月?”

    荣西臣冷声问容榕。

    容榕道:“只有一面之缘吧……上次带夫人在公司里转的时候,恰好遇到过温律师,还说过几句话。不过当时夫人好像是主动和温律师答话的,聊着还提起了宁氏制药的遗产案子,夫人对温律师说很羡慕那位和自己同名的宁曦小姐,能有像温律师这样仗义的好友。”

    “宁曦……”

    荣西臣垂眸,昏暗的灯光照不清楚他脸上莫测的神色,冰薄的唇瓣微动,凉薄的低喃了这个名字,再抬眸向医院门口望去时,眸子危险地半眯,凝视着从医院里急匆匆地走出来的宁汐。

    正准备拉开车门的宁汐似乎感觉到了一股非常强烈的视线正盯着她看。

    然而等她回过头扫了一眼四周之后,发现什么都没有,好像只是自己的错觉一样。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拉开车门上了车。

    准备拧动手里的钥匙时,才猛地想起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她好像是从容榕那里把这辆车给抢过来的吧?

    ‘宁汐’是不会开车的,她这样子因为温月的事情不淡定,肯定会引起荣西臣他们的怀疑……

    她怎么那么蠢呢?

    “草!”

    宁汐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狠狠的拍打了一下方向盘,脑子里连忙想着找什么借口说自己已经学会了开车。

    还有关于今天她来医院看温月的事情。

    假装自己不是来看温月,而是来看病的?

    大姨妈不来肚子疼,检查妇科?

    宁汐想完,都忍不住抽了抽自己的嘴角,最后破罐子破摔地放弃道:“算了,走一步算一步,等被发现了,再想借口忽悠过去吧!”

    这么自我安慰着,就准备踩油门开车,却听到有人在敲车窗。

    宁汐转头看过去,就看见了荣西臣黑沉的冷峻面孔。

    “……”

    这人就不能等她编好理由再来抓她吗?!

    “下车。”

    男人冷声命令,不容置喙。

    宁汐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怂,自然就乖乖打开车门下了车。

    “其实我……”

    话刚出口,荣西臣就拽住了她的手,直接将她塞进了另一辆跑车的副驾驶座上。

    她心如鼓捣地看着男人利落地坐在驾驶座上,将车门都上了锁。

    之后忽然转身朝她倾身压来。

    宁汐慌乱地想要推开对方时,却看着他拉扯过了安全带,给她牢牢地系上,并且低喝一声:“坐好。”

    “……”

    宁汐安分了。

    不一会儿,她就在这种发愣的状态中,再一次感受到什么叫速度与激情。

    对比一下上次容枫开的车。

    荣西臣这速度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赶着去投胎啊!

    宁汐后背紧贴座椅,手紧紧抓着车顶的把手,紧张得感觉浑身的血液全都往心脏和脑子里冲……

    要不是荣西臣一脸沉稳冷静的模样,她真的要以为他就是想拉着自己同归于尽、把手言欢见阎王爷去!

    直到车子一路飙升,似乎朝了一个郊区海边开去,路越来越宽,人和车辆也越来越少,道路两旁的灯光却依旧通明。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宁汐感觉自己忽上忽下的心脏也终于能够平稳的跳动了。

    紧了紧抓着的把手,实在没有忍住,喉咙微微一动,吞咽了一口唾沫。

    “今……今天的事情我可以解释。你、可以稍微冷静一点吗?”

    她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向荣西臣。

    他没有说话,打开车门下了车之后,又把她从副驾驶座上扯了下来。

    宁汐被他拽得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啃泥,心里对于荣西臣此刻的态度情绪,真是感觉又慌又乱又紧张。

    她被他牵着一直往前走,走到了一间独自伫立在海岸边不远的别墅前。

    当她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时,再抬头,就看见了漫天美丽的繁星……

    海浪声拍打着岸边发出的声响,犹如夜晚海洋的歌唱,配上无边无际的漫天星光,给人一种宛若置身浩瀚宇宙的感觉,这样的美景,让宁汐忍不住看呆了。

    来的一路上,她都在想,荣西臣不会是生气到要带她来跳海吧?

    可现在,她发现似乎是自己把这个男人想的太阴暗了。

    没有一个女人会拒绝这样如梦幻泡影的美景。

    她也不例外。

    一路上过来的心慌不安,在这一刻好像瞬间就被安抚了。

    荣西臣站在她的面前,伸手抚摸着她的脸庞,声线低沉问道:“好看吗?”

    宁汐回神,对上了他那双如同浩瀚星辰般幽沉深邃的眸子,脸颊微微一热,忐忑道:“你……突然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让你明白一件事情。”

    “嗯?”

    宁汐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用力地扣住后脑勺,冷峻的面容逼近的下一刻,温热的吻便落了下来……

    他的吻霸道又不可抗拒。

    从最开始的吻啄变成肆意的攻城掠池。

    宁汐发出一声嘤咛之后,就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摆,哪怕此刻不愿意,也被他的唇齿搅动得不得不放开自己,接纳他的入侵。

    吻越深,她就有种自己马上就要被他吞吃入腹的感觉。

    想要挣脱,可是又偏偏不由自主的被代入一种享受缠绵的状态。

    闭着眼睛,深吻着几乎只能感觉到自己剧烈加快的心跳声,以及那一点点被他撩动拨弄的欲望……

    这个吻大概持续了十多分钟,宁汐都处在有点半缺氧的朦胧状态,不一会儿,就感觉自己被他给打横抱了起来。

    身体腾空的感觉让她不安地搂住了他的胳膊。

    紧接着别墅大门打开,他步伐沉稳地将她抱上了楼,放置在了那张柔软舒适的大床上……

    宁汐懵懵的看着天花板,暖光灯点染的是旖旎暧昧的气氛,房间里似乎有一种淡淡地幽香,令她神魂迷醉。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正用力的扯着衣领,微蹙眉头的模样,似乎十分不耐烦于衬衫上的衣扣。

    宁汐几乎都可以听到衣扣被他给扯掉的细微断裂声。

    她几乎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很不想承认已经被男人这散发着诱人荷尔蒙的性感举动给勾弄得有些情动。

    当他再次俯身吻下来的时候,宁汐就已经决定放飞自我,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任由他将自己的衣服一点点脱去……

    夜色微凉。

    窗外漫天繁星围绕着皎洁的月,如霜洒落的月光,渐起一室暧昧。

    “疼吗?”

    纠缠间,意识朦胧的她听到男人沙哑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似是情人温柔的低语。

    宁汐一边随着他的动作承受着,一边摇头,想要说话,却变成了细碎压抑的微喘。

    “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荣西臣的妻子。”

    “我……我知道。”

    她紧紧的抓住了身下的被子。

    “所以,我要你记得,我信你,但不代表你可以肆无忌惮的欺骗我。”

    “我……我没有。”

    宁汐埋头在枕头里,迷糊间还保持着最后一点理智,坚定地否决着‘欺骗他’的罪名。

    “温恒是谁?你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他?嗯?”

    他低头,轻咬着她发红发烫的耳珠,指腹不轻不重的摩擦着她殷红水润的唇瓣,看着那双茫然无措的眼睛,似乎越发想要就这样将她整个蹂躏入自己的身体。

    宁汐听到温恒的名字,脑子顿时就清醒了一大半,咬了咬唇,说:“他是温月的哥哥。”

    “温月出车祸,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那么着急地赶去医院看她?”

    “我……我跟温月有一面之缘,之前就觉得她这个人很不错,看见她出事,就想去医院看望一下,这样也有问题?荣西臣,你……够了!”

    再这样折腾下去,她怕自己这老腰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男人沉冷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像是夹杂了一丝隐忍的不悦。

    宁汐能怎么办?

    说了你又不信,难道还要我说我是宁曦,前世跟温月就是死党好闺蜜,看见她出事我不能不管不问?

    “那你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行了吧?”

    她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挣扎,谁料男人直接就将她翻了个身……

    紧接着,就在她耳边冷声问道:“比如,你跟宁氏制药的宁曦,又是什么关系?”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