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80章 我的妻子①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什么……什么关系?”

    宁汐愣了一下,疑惑反问。

    这个男人,拉着她到床上做这种事情,就是为了兴师问罪?

    她暗自咬唇,还好自己冷静机智,否则不就要露馅了?

    荣西臣冷眉一蹙,沉息将她又翻了过来,温热的大掌不紧不慢地箍住她纤细的腰身,俯身一沉,在她惊呼出声的那一刻,吻住了她的唇,吞下她的声音。

    他的小狐狸口很紧,不用点手段,怕是不会轻易把自己的小秘密给说出来。

    她不肯作解释,他也就不再逼问下去。

    就因为这样的态度,让宁汐以为他刚才的话也不过是随口一问,可谁成想,下一刻她就被某个仿佛不知餍足的男人报复性的翻来覆去煎熬了整整一天两夜!

    再睁开眼睛看到墙上挂钟的时间时,已经是第三天的中午了。

    宁汐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包在被子里,思考着自己到底是怎么样被荣西臣带入这种堕落糜烂生活的。

    这整整一天两夜,荣禽兽几乎抱着她玩遍了整个别墅角落!

    毫不夸张,花样多得她一晚上至少哭三次!

    现在都觉得眼睛肿的有点睁不开,看见荣禽兽光膀子就忍不住浑身一颤,恨不得时间倒带重来,打死都不要在民政局和他签字结婚!

    什么合法履行夫妻义务?

    压根就是他单方面的床上耍流氓!

    “可恶!”

    她暗骂出声,忘记控制住自己的音量,没一会儿耳边就响起了一道微挑的尾音,“嗯?”

    紧接着,男人的手臂就从被褥里穿了进来,准确无误地圈住了她的腰身,沉魅沙哑的声线低沉问道:“你在说什么?”

    “……”

    听到那还带着一丝情欲的嗓音,宁汐又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想要避开他靠近的身体……

    然而在他的怀抱下,这样的挣扎似乎显得有点欲拒还迎?

    “还想要?嗯?”

    “……”要、要你个大头鬼!

    宁汐都快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脸了,无语泪两行,不能跟荣禽兽硬杠,否则她会再享受一次漫长的一天两夜。

    “我……我想上厕所。”

    憋出了一句话后,立马就推开他的手臂掀被子要下床。

    然而当她下床迈开脚步的时候,双腿颤抖地一软,一个没控制住,就直接扑通地摔倒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吃了一嘴的绒毛……

    身后传来男人的一声嗤笑,气得她顿时脸又涨又红,满腹委屈地瞪了他一眼,“禽兽,居然还笑得出来,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她实在是想不通,明明这家伙身上还带着伤,为什么还能跟个打桩机一样,要个没完没了!

    荣西臣眸子微眯,嘴角微微勾勒,下床后慢悠悠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宁汐下意识地抬头,一眼对上去后,脸蛋瞬间滚烫起来,连忙撇开目光,撑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好歹把衣服穿一下!。”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上也就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丝绸睡裙。

    男人伸手一把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在她还在纠结自己刚才看到的辣眼睛一幕时,整个人就已经腾空被抱起。

    对上了荣西臣那双带着深邃笑意的目光,“不是走不了路么?我抱你去。”

    “……”

    听到这话,宁汐非但觉得一点都不敢动,还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崩溃感。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这样的姿态进了浴室,恐怕她就要爬着出来了。

    坚决不想再被煎熬下去的宁汐终于决定反抗……

    就在荣西臣马上就要走进浴室的那一刻,她忽然就变了脸色,发出了一声急促的痛呼,然后神色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头,喊道:“唔,好疼……”

    “怎么回事?”

    见她忽然变了脸色,荣西臣脸色一沉,也紧张了起来,将她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平躺着,托住她的头低声喊着她的名字。

    宁汐就像是什么都听不到一样,抱着头蜷缩在沙发上,浑身发颤,神色痛苦,不停地喊疼。

    刚开始荣西臣还紧张她是不是又突然发病了,但很快,他就看出了端倪——

    谁家头疼的时候还有心情睁开一只眼睛偷瞄他此刻是什么反应?

    宁汐这种戏精行径,让他又无奈又想笑,伸手摸了摸她脖子上那些吻痕,嘴角勾勒轻笑:“吓我很好玩?”

    “……”

    听到这句话的宁汐缓缓停下了抱头的动作,一脸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看着他,呆滞地张口就喊:“荣叔叔。”

    荣西臣:“……”

    “荣叔叔?”

    她清澈的眸子茫然又疑惑,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单纯小丫头。

    换个说法,就像是自闭症的宁汐才有的表情。

    可想而知此时此刻的荣西臣脸色到底有多黑沉了。

    他伸手扼住了她的下巴,危险地眯着眸子想着要怎么惩罚这个狡诈的小狐狸时,手机铃声忽然就响了起来……

    “来电话了!是我的手机铃声!”

    宁汐一秒钟变脸,傻子也不装了,逮着机会就推开他,踉跄地往床边上跑去,然而等拿起手机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是自己的电话……

    一旁荣西臣已经起身,接了电话。

    宁汐:“……”

    这也不能怪她,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用的手机和荣西臣的是同一款好吗?!

    “好,我知道了,你先去准备。”

    荣西臣冷然的声线低沉地回应着。

    宁汐就半趴在床边看着他打电话时,冷眉蹙起,似乎正在谈的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挂了电话之后,幽沉的目光才再一次扫到了她的身上。

    宁汐咽了一口唾沫,警惕地拿被子把自己紧紧的包裹住了。

    荣西臣半跪在床上靠近她,将她抵在床屏后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在那张殷红的唇瓣上重重地吻了一下,沉声道:“等下容榕会过来接你,回别墅之后,我不在,你哪里也不许去,听明白了吗?”

    宁汐愣了一下,缓缓地点了点头。

    他就起身开始梳洗、穿戴衣服,准备好一切后,站在门口眸色深沉地凝视了她一眼,才跨步沉稳地走出了房间。

    宁汐见他离开,就走到窗户上往下看去,容谢开着车,带着好几个保镖在楼下等他,上车后,很快就离开了。

    那行色匆匆的样子,好像真的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正在她出神的时候,就响起了敲门声,容榕询问的声音响起:“夫人,我可以进来了吗?”

    宁汐听到这话,连忙转身跑回床上把自己给包裹起来,然后才开口应道:“进……进来吧。”

    她蜷缩在床上,看着容榕端着一些食物走了进来。

    “七爷出去前让我送上来的,并且让我在夫人吃完饭后带您回别墅。”

    宁汐一边在被子里套着衣服,一边疑惑地看着她问:“荣西臣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走的那么急?”

    “确实有一点小状况,好像是警局那边请七爷回去协助调查关于习蓝沁小姐的失踪案。”

    “只请荣西臣回去?既然要调查,他们为什么不找我?”

    宁汐穿好了衣服,揉着发酸的腰子下了床,好不容易才用腿走到了浴室那边,匆忙地梳洗了起来。

    “这件事情与夫人无关,自然就不会再找您了。您放心吧,不过是协助调查而已,七爷走个过场就会回来了。”

    容榕说的很轻松的模样,但是宁汐却不大相信。

    一边刷牙就用手机刷着博,毕竟现在这个信息时代,网络上的消息传得可是比什么都要快!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她就发现了几条最新最醒目的消息——超模习父母双双回国追寻爱女失踪之谜

    荣西臣未婚妻成习蓝沁失踪案最大嫌疑人

    习蓝沁父母警局要求面见宁汐

    看完话题,她整个人都懵住了。

    怎么一下子她就变成了最大嫌疑人了?

    很快的,她就找到了原因,是因为她和习蓝沁在厕所里争执的一段音频和短视频。

    被人断章取义利用,变成了她辱骂威胁习蓝沁是小三……

    “夫人……”

    容榕看着她听音频听呆了,清澈的眸子上也蕴满了怒意,便小心翼翼地出声道:“其实习蓝沁的事情就是被有心人利用来对付七爷,您不要多想,这件事情与您无关。”

    宁汐加快了刷牙的动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睛已经愤怒地都快喷出火来了。

    当时她已经十分注意自己的态度和用词了,不想跟习蓝沁正面冲突,就是因为不想给荣西臣惹麻烦、让别人抓住嘲弄她的把柄。

    现在好了,该来的总是要来,是福是祸躲不过!

    “容榕,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担心我会内疚想不开。可我现在被别人这样子污蔑陷害,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是让习蓝沁失踪的最大嫌疑人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要是警察不尽快破案,找不到习蓝沁,这个矛头就会一直指向我,然后发酵,到时候所有人就都知道浩瀚集团掌权人荣西臣荣七爷的妻子是个嫉妒心极强且心狠手辣连爱慕自己丈夫的女人都要杀害的毒妇!”

    “夫人,这件事情七爷会处理好的。舆论也在控制当中,您不用太着急。”

    容榕其实还是很震惊她说出来的话,因为能把这件事情想的那么透彻,并且知道以后可能会产生的影响,宁汐确实让人有点不容小觑。

    她本来的定义,不管宁汐性子怎么样,聪明一点也好,愚笨一点也好,只要是七爷喜欢的就足够了。

    反正自家七爷娶妻又不是拿来当棋子用的。

    只不过现在的情况似乎比娶颗棋子还要麻烦,因为七爷的敌人,似乎盯准了宁汐就是他的软肋……

    宁汐听着她的话,心底反倒是更加不安起来了,她的预感向来都很准,总觉得马上就要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b市警局。

    “这位是接手习蓝沁小姐失踪案件的林业林队长,习先生和习太太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询问他。”

    副局长亲自接见习蓝沁的父母,指着林业对两人做了介绍。

    林业扫了一眼神色严肃阴沉地习氏夫妇,镇定地回道:“习先生、习太太二位好。”

    习太太问道:“我女儿好端端的怎么会在游轮上失踪?你们警察不是都调查了监控吗?这么一个大活人,都几天的时间了,半点线索都没有,办的都是什么案?”

    习先生冷哼一声,“就是!我跟你们讲,我认识你们市长,我女儿失踪的事情必须给我尽快找到人,不然就让你们警局马上就上头条,告诉所有人你们到底有多无能!”

    林业垂着头,抽了抽嘴角,当场就被气笑了,“习先生、习太太,这件案子要查,你们也应该给我们一些时间对吧?毕竟目前为止,所有的视频线索都指出,习蓝沁小姐虽然在船上失踪,但也是她自愿跟着疑似嫌犯的那人走的。请你们过来,也是希望二位能配合调查,告诉我们习蓝沁小姐是否有的罪过什么人?”

    “这件事情不是已经很显而易见了吗?荣西臣的未婚妻,那个叫什么宁汐的和我女儿发生口角!之后我女儿就跟荣西臣走了……”

    说着,习先生眯起了眸子,冷冷的注视着林业,呵斥道:“你们不要以为荣家在b市有点威望就可以这样肆意包庇凶手了!今天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要先见到那个和我女儿发生争执的宁汐,再问问那荣西臣,为什么要包庇绑架犯,我要让他把我女儿交出来!”

    “就是!早就知道国内的警察都是吃干饭的,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说什么自愿跟疑犯走的,难不成我女儿吃饱了撑着,闹失踪吓我们所有人?”

    习太太说着,就红了眼睛,“我女儿任性是任性了一点,但绝对不会做出这样没有分寸肆意妄为的事情。你们最好尽快找到我的女儿,不然到时候,国内的警察都会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好大的口气!

    林业是十分不爽这对夫妇在警察局,在他的面前这样子大放厥词的,正要反驳什么的时候,却被一旁的副局长给拉住了。

    “小林啊……”

    副局长语重心长地压低了声音对他说:“习家以前,也是当兵的,不过是匪兵你懂吧?混黑白两道的那种,早年新法成立,容不下他们,才跑路到外国去的,但是呢,在国内这个圈子里,还是有不少的影响力。这习先生说认识市长可不是开玩笑的,因为市长就是他的妹婿!而且刚才我接了电话,林市长就在来这里的路上。”

    “……”

    妹婿?

    呵,那还是我老子呢!

    林业不屑一顾,但是对于这件案子牵扯的东西,确实让他头疼了许久,直到荣西臣的出现……

    “呦,还真的把这尊大佛给请来了?”

    副局长看到门口下车的荣西臣,立马就变了脸色,按住林业的肩膀说:“这也是个不好惹的,林业,我看好你的能力,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我先去上个厕所,这肚子疼的唉!”

    说完,人转身就溜了。

    林业看着他那逃跑的怂样,又是气得想喷火,但是又不得不忍耐。

    见荣西臣进来,便迎了上去,“荣七爷来了?刚好,习先生和习太太也在,刚刚还在说想要见你呢。”

    说着,就把人领到了习氏夫妇的面前。

    荣西臣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声线沉冷客气地问道:“习先生、习太太,许久不见。”

    夫妻两对视了一眼之后,习先生就沉着脸发了话,“我倒是真不想在这个时候用这样的方式来见你,作为合作伙伴,我确实挺欣赏你的年轻有为,但是因为我女儿的这件事情,我现在连多看你一眼的心情都没有!”

    “荣七爷,我女儿喜欢你的事情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你不喜欢,拒绝就好了,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男欢女爱都是人的自由。但是你为什么要和你的未婚妻一起作践我女儿呢?网络上那些音频都听到了吧?我真不敢相信,荣七爷的未婚妻居然是这么个恶毒的女孩子!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荣七爷,作为一名母亲,我就直接说了,要是我女儿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习太太气势汹汹,对着荣西臣怒目而视,好像这件事情已经下定了结论,就是他和宁汐两个人联手绑走了习蓝沁一样!

    荣西臣神色从容,从头到尾甚至连眼睑都没有阖一下,冷声道:“这件事情真相如何,二位也不必那么着急下定论,还是让林业警官先处理一下。”

    说着,他对跟在身后的容谢勾了勾双指。

    容谢上前,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u盘,递给了林业。

    林业接过,本来还是挺疑惑的,但是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拿着u盘就插进电脑里打开。

    不一会儿,他就看清楚了文件夹里面的东西。

    习先生和习太太好奇,也想去看得时候,却被他利落地关掉了电脑屏幕,站起身,神色凌厉严肃地对两人说道:“二位,关于令千金失踪的案子,我们会尽全力追查她的下落,有任何的线索都会立即通知你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阿六,送习先生和习太太出去!”

    话音一落,他又看向荣西臣和容谢,沉声道:“二位请跟我来一下。”

    “唉,你这!”

    习先生和习太太气得要死,可是没办法,只能被硬生生地‘请’了出去。

    不过很快,他们刚走出门,就看见了妹婿林市长!

    嘘寒问暖了一番后,习氏夫妇对着林市长就是哭诉告了好一通状!

    林国海听着也是头疼,但是碍于情面,只能点了点头,说:“二位先回酒店休息,我进去和他们谈谈这件事情。现在人只是失踪了,没有坏消息就代表还有机会,蓝沁一定会没事的。”

    “好好好,阿海,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啊!”

    习太太眼睛都红肿了,最后依依不舍地看着林国海步伐匆匆的进了警局。

    刚进去的林国海就撞见了从厕所里出来的副局长,便拉住了人:“林业呢?”

    副局长问了好后说:“好像带那荣七爷到办公室了吧,林市长您……”

    “没事了,我自己过去找他。”

    说着,便加快了脚步,找到办公室后,门也不巧就推开走进去了。

    彼时,林业正用电脑播放着一段极其难辨认的音频,戴着耳机,拧着眉头神情严肃。

    林国海看见他这个样子,扫了一眼荣西臣,后者站起身,对着他微微点了点头,道好:“林市长。”

    林国海径直走到了沙发那边,坐在了他的对面,复杂的目光凝视了他一会儿,才沉声道:“荣七爷这次怕是惹上了不小的麻烦。”

    荣西臣神色漠然道:“麻烦,就是用来解决的。相信以林少的能力,这件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林国海看着坐在办公室前神情专注的儿子,叹气道:“他能有什么大本事?凡是牵扯上荣七爷的案子,都不会是小事情。这次闹这么一出,就把陆家习家还有荣家全部给搅和进来了……阿业是热爱这行,心中有正义,所以能用刚正谨慎的态度来对待这件事情。我也没别的请求,这件事情既然是有人为了对付荣七爷而蓄意为之,希望荣七爷在揪出幕后黑手的时候,能护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一把。”

    荣西臣黑眸微沉,淡淡的扫了一眼林业,沉吟道:“这是林队长的职责,作为‘嫌疑人’的我,自然是想要尽快摆脱嫌疑,不过希望林市长也能帮个忙,管控下部分媒体,不要将这件事情牵扯到我妻子的身上。”

    “妻子?”

    林国海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连忙对荣西臣举了茶杯,笑道:“这是喜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喝到荣七爷的喜酒……”

    说着,见荣西臣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便尴尬地敛了笑意,转了话锋道:“有一些媒体的行为确实有些放肆了,回去,我会好好和贱内谈一谈的。”

    他的第二任妻子,习婉妍,也就是习蓝沁的姑姑,在娱乐圈沉浸多年,和某些媒体还是有点或深或浅的交集……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