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81章 我的妻子②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网络上的事情,有人推波助澜才会形成现在的局面。

    林国海对于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心知肚明。

    现在答应荣西臣,也算是给他一些面子,再加上自己的妻子本来就因为侄女失踪的事情有些过度紧张,情急之下被有心人利用也在所难免。

    “那就劳烦林市长了。”

    荣西臣的话音刚落,坐在办公桌前的林业忽然拍案而起,摘下耳机拿起电话,语气凌厉地说道:“让技术部的老黄过来一下!”

    “怎么了?”

    林国海站起了身,看向自家儿子。

    林业抬头,这才注意到亲爹也在这里,不由得就想起刚才习氏夫妇对他说过话,当即就忍不住冷笑道:“林市长是过来给习先生和习太太当靠山撑腰的?”

    林国海听到这话,不悦地沉下了脸,“阿业,你这是什么话?就算他们是你习阿姨的哥哥大嫂,我这个当市长的,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还能怎么滥用职权不成?”

    “谁知道呢?毕竟刚才人家可嚣张了,说找不到人就要我们警局上下吃不了兜着走呢!林市长,习蓝沁习小姐,是自己跟人离开游轮的。”

    “你什么意思?”

    林国海震愣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林业也不解释,而是走到荣西臣的面前,问道:“七爷是怎么得到这些音频录像的?”

    “侄女贪玩,把相机落在了一处,找到的时候里面就有这些内容了。怎么,林队还怀疑我造假不成?”

    荣西臣语气漠然,气定神闲地喝着茶,对于林业会怎么询问、处置,心中早已有了定论。

    林业紧拧着眉头,神色凝重,不一会儿,外面技术部的老黄就敲门进来了。

    老黄和在场的人打了招呼之后,就被林业拉着走到了办公桌前坐下,开始听取音频和那几段视频。

    过了一会儿后,林业就问他,“怎么样?”

    “初步鉴定音频并没有被处理过的痕迹,不过要做音色吻合还需要一点时间,需要带回技术部去处理一下。”

    “多久能处理好?”

    “最快下班前!”

    “好,那你就先拷贝过去吧!”

    “行。”

    老黄拿着拷贝好的音频离开了。

    林国海奇怪,就又问了一次,“你刚才说习蓝沁是主动跟别人离开的是什么意思?”

    林业也不跟他呛声了,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荣西臣似笑非笑道:“令侄女还真是帮了一个大忙……”

    在荣西臣给他的音频里,他听出来习蓝沁在和一个声音沙哑的男人说话。

    具体的内容是不等聚会结束,就要跟男人坐小皮划艇离开,还拜托那个男人千万不能让别人发现。

    而且听她的语气,似乎跟男人还是认识的关系。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习蓝沁就是主动出走的,主动不联系其父母家人的,并不能构成被绑架失踪的案件。

    荣西臣提供的录像里,也恰好拍摄到了习蓝沁和男人下皮艇时黑漆漆的身影。

    只要这些证据鉴定结果出来并没有造假,那么习蓝沁失踪是主动失联的,现在要找人,也得找带她离开游轮的那个男人!

    顺带他们也能确定,习蓝沁是活着离开游轮的!

    人活着,一切就好交代。

    林业看着手里的u盘,松一口气得同时也沉思起来,带走习蓝沁的那个男人会是谁?

    “这样一来,就要去找陆家调取当晚所有的监控视频,查查提前离开的男人有谁……”

    “查不到。”

    林业的话刚说出来,站在一旁的容谢就打断了他的话,并且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他,冷声道:“这个人代号猎影,想必林市长和林队都听说过吧?”

    “猎影?”

    父子俩个对视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

    “是zy的人。”

    林业刚说出口这句话,就被林国海给按住了肩膀,神色凌厉地注视着他:“这件事情不能再查下去了。踩线了。”

    “可是爸,那可是习蓝沁!无缘无故就把人这样子带走,不觉得他们的行为越来越过分了吗?就没有人、没有人能制止……”

    “闭嘴!”

    林国海急红了脸,用力捂住了口不择言的儿子的嘴,呵斥道:“那是你能够随意讨论的吗?别往了你现在穿的警服服务的是谁!从你选择这条路的时候,我就已经跟你说过了,凡是有阳光的地方,必定有黑暗,那是没办法避免的。就算你不想承认,有些事有些人也是你没有资格去碰触的!听爸的话,这件事情必须立即结案,习蓝沁父母那边我会去说。”

    那两个字,几乎人人避如蛇蝎。

    林业极其不甘心地握紧了拳头,第一次感觉如此的无力。

    不是因为找不到人,带不回来习蓝沁,而是被绝对的权力凌驾于下的无奈!

    林国海看着愤怒的儿子,只能无奈叹气,转头看向了荣西臣,道:“七爷带来的证据,会让案件有一个结果的。”

    “嗯。”

    荣西臣沉吟了一声,便站起了身,沉冷的目光扫了父子二人一眼,“既然二位已经有了决断,那么我也不再搅扰了。告辞。”

    眼见着他马上就要离开。

    不甘心的林业开始开了口,喊住了他,“荣七爷!既然你能知道这个猎影的身份,肯定也能查到他的行踪,能不能……”

    “阿业,你这是做什么?!”

    林国海拉住了他的手臂,冷声呵斥道:“是不想再做下去了吗?”

    “爸,zy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越来越让我们失望,习蓝沁也是c国人民,不管是什么理由,他们都没有资格伤害任何一个百姓!”

    林国海被执着的儿子气得头疼。

    他不是不知道引起zy的不满会是什么个结果,可偏偏就是知道,也要迎头而上,这不是诚心作死吗?

    当初就不应该答应让他做什么警察!

    荣西臣停下了脚步,微微侧身,淡淡说道:“我侄子和这位代号猎影的先生关系还算不错。林队要是有兴趣,可以问问他。”

    “侄子?哪个侄子?”

    林业疑惑追问,但是荣西臣却敛起了目光,没有回答,跨步走了出去。

    “荣七爷!”

    他急忙的想要追出去。

    却被亲爹一手拉住,气恼的骂道:“你这么蠢,还想怎么做警察破案?说话不点破,荣西臣那么明白的意思你都听不懂!”

    林业顿住了脚步,疑惑地看着他爸。

    林国海顺了口气,冷着脸说:“是荣家大少荣怀。”

    “你怎么知道?”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猎影带走习蓝沁,脏水都往荣西臣身上泼,荣西臣又告诉你猎影认识的人,除了荣家大少荣怀,还有谁有这个本事接触那些人?!”

    林业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手里的拳头也越攒越紧,眸底划过一抹坚定决然的光……

    ……

    车上。

    荣西臣沉声对容谢道:“打电话问容榕带她回别墅没。”

    “好。”

    电话拨通了很快就有了回应。

    “喂,谢大哥。”

    容谢问:“你和……夫人现在在哪里?”

    容榕拿着手机看了一眼走在前头的宁汐,无奈道:“刚回别墅的路上,夫人说要去仁和医院一趟,非得来,我就只能跟着她过来了,现在准备进去医院。”

    电话开的扩音,荣西臣自然就听到了她的回答,想到宁汐不听他的话又胡乱跑,他眉头紧蹙,冷声道:“看好她,我马上过去。”

    听到自家七爷的声音,容榕连连点头,“好的,七爷。”

    挂了电话之后,她再抬头去看宁汐,就连人影都找不到了……

    宁汐本来也是不想中途下车的,但实在是放心不下温月,想过来看看,就说服了容榕让自己下车。

    然而刚下车,她就看见那方阿姨站在门口的树底下和一个穿着卫衣戴帽的男人低头交耳着什么,不一会儿对方就往她手里塞了什么。

    宁汐眯眼一看,发现是装了药剂的小型注射器,没一会儿就被她神色慌乱的塞进了口袋里。

    按照她的预感,就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就偷偷跟在了那方阿姨的身后上了楼,也就没注意到在后头接电话的容榕跟上来没有。

    那方姨左顾右盼地进了温月的单间病房。

    宁汐站在病房对面的转角处看着,恰好就见那方姨从口袋里掏出了注射器,扫了一眼周围,见没人就要往温月挂着的吊水里头打……

    “方阿姨,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个身形颀长,声线沉冷的男人忽然走到了病房门口,出声打断了方阿姨的举动。

    方阿姨见状连忙放下手慌乱地将注射器收起来,转头看见男人,顿时一脸错愕,“顾……顾先生,您怎么过来了?”

    看见男人出现的那一刹,宁汐也浑身都僵硬住了,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顾墨寒,他怎么会回来了?!

    即便没有看到那张脸,单凭背影,她也不可能错认青梅竹马!

    “温恒接到电话说温月出事了,但是他有点事情走不开,所以就让我过来看看,温月她还没有醒吗?”

    顾墨寒提步走进了病房,扫了一眼神色有些局促的方姨,目光落在躺在病床上的温月上,微微蹙眉,总感觉有一道强烈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在转头的那一刹,就看到了病房对面靠前站着的,一脸呆愣地看着他的漂亮小姑娘。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方姨也发现了站在那里的宁汐,连忙走了出去,说:“宁小姐,您怎么过来了?过来看我们小姐的吗?为什么不进去坐坐?”

    她现在很慌乱,怕身上藏着的东西被顾墨寒发现,只能转移掉注意力,然后趁机再把注射器藏起来。

    而宁汐,她完全没有准备好要用怎么样的一个状态去面对顾墨寒,就被这样子给揪了出来。

    被方姨连拉带扯到了病房里,目光依旧有些呆滞地看着顾墨寒,直到顾墨寒看了她一眼,神色不悦地蹙起了眉。

    宁汐才猛然醒悟,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她了!

    对于顾墨寒来说,宁汐不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而是一个陌生人。

    被一个陌生人这样肆无忌惮地盯着,是会引起顾墨寒的反感的!

    于是,她连忙回神,收起了目光。

    方姨对顾墨寒解释道:“这位是宁汐宁小姐,之前小姐出事,就是她打电话告诉我的……是小姐认识的朋友。”

    “宁汐?”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顾墨寒脸色骤变,墨色的眸子里泛起一丝冷锐的光芒,紧紧的注视着眼前的她。

    宁汐还是第一次被顾墨寒用这样冰冷审视的目光打量,不由得心底有些发虚,解释道:“汐,是潮汐的汐。”

    顾墨寒的眸子危险地眯了眯,旋即勾唇一笑,“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个?”

    “因为我知道,温小姐有一位好友,也叫宁曦,但是晨曦的曦。”

    宁汐对上他泛着寒光冷意的笑,却不躲不闪、不亢不卑。

    短短的一句话,就让顾墨寒再一次变了脸色,周身气压骤然降低,朝她跨进了一步之后。

    宁汐几乎能看到他眸底那一丝酝酿的隐忍杀意……

    她被这样赤裸的威慑目光给吓了一大跳,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两步。

    认识顾墨寒那么多年,她只见过他露出这样的眼神两次。

    一次是十二岁那年,他偷偷带她去他爸管辖下的赌场玩,被人欺负的时候,砸烂酒瓶子就冲大高个的脑袋砸去时,就是这样带着杀气的目光。

    渐渐泛红的眼底,像是染了血腥般嗜血慑人。

    宁汐想过自己以后可能会和顾墨寒再见,可没想到这再见,竟然让青梅竹马产生了要杀她的念头?

    到底是她眼瞎了还是他发疯了?

    “咦……小姐你醒了?”

    方姨的出声忽然就打断了两人的对视。

    宁汐转头去看苏醒过来的温月,而顾墨寒也控制住了自己即将暴走的情绪,揉着太阳穴撇开脸冷静了下来。

    自从知道宁曦的死讯之后。

    包括宁曦的名字,都成为了他不可碰触的底线,一提起来就会让他克制不住自己想要发疯的冲动!

    至始至终他都不能接受宁曦已经死了的事实!

    “宁汐小姐?墨寒?你怎么回来了?”

    睁开眼睛的温月看到了站在床尾的宁汐和神色有些阴沉的顾墨寒,声音有些沙哑地询问道。

    方姨连忙把宁汐给打电话的事情告诉了温月,温月才明白过来宁汐为什么会在这里,并且向她道了谢。

    宁汐摇了摇头,笑道:“你没事就好。毕竟是咱们b市有名的大律师,少了一个你,指不定这个世界上就要多几个含冤的人了。”

    温月被她逗笑了,“宁小姐太看得起我了。”

    末了,她又将目光扫向顾墨寒,见他神色不大好地揉着太阳穴,就问道:“墨寒,你呢?怎么突然过来了?”

    顾墨寒深呼吸了一口气,才让自己逐渐冷静下来,冷冷的扫了一眼宁汐的后背后,才对温月说道:“你哥说你出事情了,他没办法及时赶回来,就让我过来看一看。”

    “温恒?他怎么知道我出事了?”温月疑惑地问道。

    顾墨寒目光再一次落在宁汐的身上,沉声道:“说是一位宁小姐打电话告知的。”

    “宁小姐?”

    温月看向了宁汐,语气带着几分疑问。

    被这两双眼睛盯着,宁汐能保持理智冷静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毕竟是那么多年的好朋友。

    她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姿态,和顾墨寒重逢,似乎显得很是狼狈。

    她看向温月,点了点头,道:“是我打的,看温小姐出了这样的事情,身边一个亲人都不在,刚好我又在医院遇上了,所以就让我……先生的助手,查了温小姐家人的电话号码,然后给温小姐的哥哥打了电话。我想这样的情况,温小姐肯定是不想让父母担心的。”

    “先生?荣七爷吗?”

    温月听到这话还是很惊讶的。

    见宁汐认真点头的模样,心底也有了数,没想到两人那么快就秘密结婚了。

    同时,她对宁汐给予自己的帮助也是十分感激的,便笑道:“真的很感谢宁小姐的出手帮助,这份恩情我一定会好好记下的!”

    宁汐摆了摆手,道:“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你没事就好。那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改日有空再来看望温小姐你。”

    说着,她就准备往外走,但跨出门的时候才想起来那方阿姨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于是转过了头。

    一眼就扫到了桌面上放着的苹果,她笑了笑,走过去拿了两颗,对温月道:“温小姐不介意我吃你两颗苹果吧?”

    温月愣了一下,虽然不解她的举动,也温柔一笑,摇头说不介意。

    接着,宁汐就笑着拿苹果走到了方姨的面前,问道:“方姨能帮我去倒一杯水吗?”

    方姨点了点头,“好,宁小姐稍等一下。”

    接着人就走出了病房。

    宁汐拿着苹果,看她走开之后,就微微关上了门,对温月和顾墨寒说:“不知道二位愿不愿意相信我,温小姐家的这个方姨有点问题,可能会对温小姐不利,我刚才也是在楼下看到她在和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说话,手里还拿了注射器,才会决定上来看一看的……”

    说着,她停顿看了一下温月和顾墨寒的脸色。

    顾墨寒面无表情。

    温月却像是被吓到了,“方姨?宁小姐……”

    “我不是在开玩笑……不管你相信不相信,防着点也没什么。我言尽于此,就先离开了,改天再来看温小姐。”

    说完,就拉开门,拿着两个苹果急匆匆地走出去了。

    把温月愣的又看了一眼顾墨寒,这时候才发现,这家伙的眼神一直盯着宁汐离去的方向看……

    “顾墨寒!”

    她拔高了声音,一口气把他的魂给喊了回来。

    顾墨寒震了一下,缓缓回神,收起了目光,才转头看向她,“没把自己折腾死,你也算是命大。”

    温月被他这一句话给气得想要骂人,但看在最近这货情况也不大对劲的份上,她还是忍住了。

    “自从你知道宁曦死讯之后,就一直不大对劲,这都四个多月过去了,怎么还没有走出来?”

    “温月。”

    顾墨寒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我不想再听到你说这样的话!”

    “……”

    温月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简直拿顾墨寒这个好友没辙。

    不过刚才宁汐的话却让她猛然想起一件事情!

    昨天早上她起床之后,喝了一杯方姨递过来的牛奶,走出去开车时就感觉有点不大对劲,总觉得自己十分困倦的感觉,但是怕出意外,就一直掐大腿让自己清醒,结果还是出了车祸……

    方姨,真的有问题?

    正想着,方姨就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两杯水,看见房里头没了宁汐的身影,还诧异的问道:“怎么不见宁小姐?她不是要喝水吗?”

    温月沉着脸说:“放在这里吧,方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小姐你问吧。”

    方姨走到柜子前,准备将杯子放下的时候,就听到了温月带了几分质疑的问话,“方姨,昨天的牛奶是不是过期了?为什么我喝完之后,就觉得有点不舒服呢?”

    牛奶!

    听到这句话的方姨手一抖,慌乱的将纸杯打翻掉落在了地上,水全都洒了出来,她连忙蹲下身去捡杯子,掩饰着发颤的手,说:“怎么会?小姐你是不是想多了?牛奶都是前一天买的,不可能会过期。”

    温月静静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她的每一个眼神,以及那慌乱地举动,都让她越发的笃定了自己的猜测。

    果然跟方姨有关。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方姨?是不是荣一航的人指使你的?”

    除了荣一航,为了宁曦遗产的事情,没有人会丧心病狂到要她一条命!

    方姨本来就是个老实本分的保姆而已,在温月家帮佣那么多年,又有情分在,现在这件事情一出来,被温月一质问,她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全都隐瞒不下去了。

    手捂着脸呜咽的哭了起来,转身抓着病床就对着温月哭诉道:“小姐……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小姐,我真的也不想伤害你,但是他们逼我……他们抓走了我儿子,说要是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就要杀了我儿子!小姐你知道的,我们家,我早年丧夫,只剩下这么一个儿子,我还指望着他给我养老呢!小姐,是我对不起你,求求你帮帮我,救救我儿子好吗?”

    温月脸色越来越冷,看着跪地求饶的方姨,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冷笑嘲讽道:“呵,这个荣一航,害死宁曦不够,现在连我也给算计进去了,可真是好样的!”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