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83章 那双眼睛①【加更五千】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第二天一大早,宁汐就把自己打扮得严严实实,戴上口罩准备出门了。

    宁妈妈问她:“宝贝,那么早去哪儿啊?要不要妈咪让人送你过去?”

    宁汐摇了摇头,说:“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了。有个认识的朋友住院了,所以要去探望一下。”

    “咦,宝贝认识了新朋友?正好,妈咪陪你一起去看望怎么样?”

    对于宁妈妈来说,宁汐能认识点新朋友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所以这会儿也显得有点好奇,想去看看自己宝贝女儿交的新朋友是怎么样的,可不可靠。

    “只是在宴会上认识的一个普通朋友,我看她一眼就回来了。妈咪你放心吧,如果你跟我一起去的话,她反而会吓一大跳呢!”

    宁汐拉着宁妈妈的手,说服她放弃和自己一起去医院的想法。

    宁妈妈见宁汐这样子,心里也就了然了,谁没点小秘密呢,她笑了笑,道:“让你自己去也行,但你必须先告诉妈咪,你的这位新朋友,是男是女?”

    “……”

    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宁妈妈到底在担心什么了。

    无奈之下,她只好回道:“您就放心吧,是女性。”

    宁妈妈笑而不语,旋即就喊了司机,对宁汐说:“你一个人出去我还是不放心,就让司机送你到医院,然后再接你回来吧。不要逗留太久,毕竟你身体本来也不怎么好,医院细菌多。”

    “我知道的,妈咪,那我出去啦!”

    跟宁妈妈道别后,宁汐就上了司机的车。

    “小心些。”

    宁妈妈挥了挥手,千叮咛万嘱咐,看着车子从别墅开出去好远,才转身回屋。

    谁料刚转身就撞上了宁爸爸那宽厚的胸膛,吓了她一大跳。

    “政哥,你这怎么回事?一声不吭地就站在我后头,诚心吓我是不是?”

    她埋怨地瞪了宁政一眼,神色不悦。

    宁政拉住了她的手,沉声问道:“汐汐去哪里了?”

    “说是去医院看望一位朋友吧。”

    宁妈妈漫不经心的回道,“政哥,汐汐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她有交朋友的自由,我跟你说,这件事情你不许过多干涉。”

    宁爸爸冷哼了一声,“咱们家我还有话语权吗?昨晚荣西臣来的时候,你也是,没跟我商量就什么一口答应了!明兰,汐汐可是我们唯一的宝贝女儿,一切都应该郑重些的。怎么能轻易就三两句话原谅荣西臣带汐汐去领证结婚的自作主张呢?!”

    宁妈妈见他脸色不悦,还在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发脾气,就好声安抚道:“证已经领了,就说明咱们汐汐已经是西臣的合法妻子了。难不成因为你说两句不乐意,就要让他们立马去民政局离婚?”

    宁爸爸眉头紧拧,抿了抿唇,“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草率了,我宁政的宝贝女儿不能嫁得那么随便。”

    “我知道。汐汐也是我的心肝宝贝,我也希望她能够风风光光地嫁出去,不过婚礼到底只是个形式,重点是西臣愿意对汐汐负责任,能够遵守诺言保护汐汐。”

    “毕竟最近有几件事情确实闹得有点大了……”

    宁妈妈说着,也若有所思了起来,戳了戳宁爸爸的胳膊说,“我看汐汐对西臣的态度,也是喜欢的,所以结婚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异议。你以后不要老是在西臣面前摆脸色,汐汐看见你不喜欢西臣的模样,她也是会难过的。”

    “那……这是我能控制得住的吗?你知道我一向都是这样,心里想什么就在脸上,改不了!”

    宁政憋红了脸,又气又不爽。

    宁妈妈安抚他:“改不了也要改,夫妻本一体,他俩都结婚了,你还这样子摆臭脸,汐汐会以为你也不喜欢她了。”

    听到这话,宁爸爸的脸色就变得紧张起来了,“不是吧?汐汐不会这么想的吧?”

    宁妈妈白了他一眼,“当年我妈说不让我跟你在一起,结果我就跟你私奔了,宁政,你这个榆木脑袋什么时候才能开窍一点?女儿家的心思向来都是比较敏感的……”

    宁政被训得一脸内疚,认真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老婆你说得对,我以后一定会尽力对荣西臣表现出善意来的。”

    他可不想让宝贝女儿误会自己是不喜欢她呢!

    宁妈妈见他态度诚恳,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好了,那我就不跟你说了,荣五夫人约我喝下午茶呢……咦,不对,我竟然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应该带汐汐一起去的啊!”

    她转身准备去拿包,一拍脑袋才想起来这一回事。

    宁政安抚她,“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急,你自己去就行了。”

    宁妈妈这才就此作罢,没有打电话让宁汐赶回来。

    而到医院门口下车的宁汐。

    有了前车之鉴,才不会再傻乎乎地暴露自己的脸。

    因为记住了温月在哪间病房,她轻车熟路地上了楼。

    然而刚出电梯的时候,她就看见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推着坐在轮椅上低着头的女病患走进了电梯……

    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她忽然感觉不对劲,猛地拔腿跑到了温月的病房,看到空荡荡的病床,她心里一咯噔,预感成真了……

    她转身就往电梯跑,好在电梯很快就下来了。

    想方设法要把温月从医院偷走,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她心里着急的不行,到达一楼的时候,站在原地转圈扫了一眼,也算是幸运,在门口看见了偷人的男人,正推着温月出去!

    宁汐脸色阴沉,拔腿就朝人冲了过去。

    大概那人也没想到自己偷人会被发现,当宁汐抓住他胳膊的时候,吓了他一大跳,抬手就要甩开宁汐。

    然而宁汐紧抓着不放,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厉声质问:“你是谁,想对温月做什么?!”

    “放开!”

    那人瞪圆了眼睛,用力地去推宁汐。

    宁汐手一滑,本来抓住他的胳膊,现在却变成了他的手腕,下一秒,让她熟悉无比的眩晕感再次来临……

    脑海里划过仅有的一个片段,那人被一辆摩托车直接撞飞出去,倒在地上后,头部流了许多的血,当场死亡……

    “滚开!”

    那人大喝一声,就挣脱了宁汐的手,将她推开,推着温月就立马往外奔跑。

    宁汐向后退了几步,头疼脚软地就要倒下去,然而却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拖住了。

    “宁汐小姐?”

    方然诧异的看着神色略显痛苦虚弱的宁汐,喊了她一句。

    宁汐也不管对方是怎么认出他的,就死死抓住他的手臂,指着前面推着温月逃跑的那人,急促道:“快帮忙……追,追上那个人!别理我,他偷了我朋友!”

    方然闻言,脸色一沉,“好,那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说完,他松开宁汐,大长腿奔跑起来,快速地跑去追人了。

    宁汐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扒了口罩大口地深呼吸了一会儿,眸底划过一抹冷然,才起身,重新戴上了口罩,然后朝方然追去的那个方向跑去。

    她的预言能力有时候真的十分操蛋。

    压根就不分时间地点,也不尊重她的意愿。

    本来她可以马上抓到那个人的,谁想脑子忽然一抽,就给跑掉了!

    又可气又无奈地她跑了一段距离之后,追上了方然,然而眼前发生的那一幕,却让她许久没回过神来……

    试图偷走温月的那个人倒在血泊里,一动不动地,似乎已经没有声息。

    方然推着还在昏迷的温月,看了看她,指着已经没有摩托车踪影的小道道:“被摩托车撞飞了,这只能算是意外事故死亡吧?”

    宁汐深呼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后,连忙走到温月的面前,摘下她的口罩,看了看她的情况。

    方然见状,便道:“被喂了点安眠药,其他没什么大碍,还是先把她送回医院吧。”

    宁汐蹙眉,沉声问道:“能现在让她苏醒过来吗?”

    方然点了点头,从衣兜里拿出了一根针,直接扎在了温月的人中,以及几根手指上,没一会儿温月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温月还处在茫然不解地状态,看了看方然,又看了看宁汐,疑惑地问:“宁小姐,我……怎么在这里?”

    宁汐指着倒在血泊里的那个人说:“我去医院看你的时候,刚好撞见他要把你从医院带走,所以就追了出来。”

    说着,就又介绍了方然,说:“这是我朋友方然,刚才就是他帮忙追你的,那人在逃跑的过程中被一辆摩托车撞飞了,应该是头撞到柱墩子,当场死亡。”

    方然证实道:“恰好这个地方有摄像头,先报警,然后警察就会调取监控。宁汐小姐,还是先送你朋友回医院吧。”

    “好。”

    宁汐看着温月,看到她脸色很难看,便关切地问道:“你还好吧?”

    温月脑子里一团浆糊,大概是药性还没过去的缘故,看了看宁汐,说:“我早上醒来,就喝了一杯护士倒给我的水,再之后就睡过去了,完全不知道发生的一切……”

    宁汐道:“还记得我让你警惕你们家保姆方姨的事情吗?”

    温月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我跟她谈过了,她也承认了这件事情,不过我暂时没有处理,让方姨回家了,也不要她来照顾我……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荣一航胆子竟然这么大,毒害我不成,就让人闯进医院来给我下药,要把我偷走!”

    她越想,就心有余悸。

    看着宁汐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感激,“要不是你和你朋友及时赶到发现,我怕我睁开眼,都不知道自己是在人间还是地狱了。”

    宁汐一而再再而三地救她一命,这样的恩情实在不是一两句谢谢能够还得清的。

    但同时也让她心底疑惑不已,为什么宁汐要这么帮她呢?

    她自问和宁汐总共才见过一次面,而且那一次的对话,似乎还并不是很愉快……

    虽然这么揣测对方的目的有点过不去,但温月还是忍不住要想。

    方然送两个人一起回了病房,并且道:“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警察马上就会赶过去,然后来一趟医院,找我们做笔录。温小姐要不要先喝杯水休息一下,毕竟等一下也要多费点神。”

    “好,谢谢。”

    温月道了谢,就见方然走出了病房。

    宁汐贴心的盖好了被子,看着她捻被角的举动,温月突然愣了一下,错愕地看着她。

    “怎么了?”

    宁汐疑惑地对上了她的目光。

    温月这才连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态,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发现宁小姐也是个很细心体贴的人。”

    宁汐看了看自己捻着被子的手,顿时有些尴尬了,连忙松开说:“我妈咪照顾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是这样子做的,所以我就学习了一下。算不上什么细心体贴。”

    温月看着她的目光顿时温柔了几分,笑道:“那宁小姐的妈妈,肯定是以为很疼爱你的母亲。”

    “嗯。她很爱我。”

    不管是前世的母亲,还是今生的宁妈妈。

    给予她的都是满满的母爱。

    这个话题说完,两人再一次沉默了下来。

    温月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口询问,而宁汐,则是怕自己说得越多,暴露的越多。

    自己本身就是置身于险境之中了,不能再把温月给拖下水。

    当务之急还是要找人保护好温月,揪出荣一航那个畜生才行!

    不一会儿,方然就回来了,同时身后还跟着两位警察,过来给他们做笔录的。

    “我们调取了街头的监控录像,确实如同方先生说的那般,死者推着温小姐过马路的时候被肇事摩托车撞飞,之后我们收敛了死者的尸体,希望温小姐能辨认一下,是否认得死者。”

    说着,警察就拿出了一张照片给温月看。

    温月看完,便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他。”

    “那温小姐记得最近有跟什么人有过过节吗?否则一个陌生人为什么会跑到医院来给你下药,试图把你从医院里带走呢?”

    医院的人来往密集。

    温月这边又没有亲属陪伴,所以那些忙碌的护士也很容易疏忽,以为推走她的人是亲属。

    一般这种情况,一旦病患出事,医院这边也很难断定责任。

    温月仔细想了想,眸色沉沉地看着警察道:“这件事情可以秘密调查吗?”

    两个警察互看了一眼,其中一名男性警察就问:“温小姐是不是另有隐情?”

    温月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所以如果这件事情暴露出去的话,我怕我接下来遇到的不仅仅是被偷走那么简单了。”

    男警察进一步追问:“温小姐是受害人,有权要求我们对案件调查进行秘密处置,对于这件案子,只要温小姐能提供嫌疑人,对外我们会暂时说是意外车祸事故。”

    “嗯。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温月半遮掩地提及自己最近接收的一个案子,是一个涉及大额遗产继承问题,对方是现任宁氏制药的总裁,对于前妻父母遗留下来的财产存在争议,并且曾今威胁恐吓过她,让她修改遗嘱。

    但是因为好友的因素,她就没有妥协,本以为对方会就此放弃,没想到却使出了更多的手段。

    为了取信警察,她还放了自己和方姨对话的那一段录音。

    警察听完之后说这还涉嫌一起绑架案,需要方姨的调查。

    温月也没含糊,直接打电话让方姨过来了。

    “这件事情事关人命,希望警察同志能尽快立案秘密调查。”

    温月神色严肃认真地请求着。

    两个警察也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并且保证一定会秘密调查,嘱托温月如果还有其他的意外发生,一定要立即打电话报警。

    “嗯,谢谢两位了。”

    温月道了谢后,方然就帮忙送警察出去了。

    宁汐有些奇怪,问她:“这件事情你打算交给警察处理?”

    温月轻轻摇了摇头,说:“警察调查、需要取证,很容易打草惊蛇,不过同时,也会加快荣一航露出马脚。他一次两次对我下手失败,肯定会越来越着急的,到时候我们抓住他的小辫子就越简单。我把事情告诉警察,是提前打个预防针,以后我要是再出事,警察就会盯荣一航盯得更紧一些。”

    宁汐听完,脸都沉了下来,冷声道:“你这是在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

    温月看她突然生起气来,就愣了一下,“宁小姐……”

    “去找顾墨寒吧,让他帮你,找几个人贴身保护,这样荣一航就很难有下手的机会了,你也不会再发生像今天这样的事情。”

    宁汐语气沉冷严肃,半点都不是在开玩笑。

    温月是因为她,才会被荣一航母子盯上。

    一而再再而三,先是车祸,再注射不明药剂,最后喂药绑架,她真的很怕下次如果自己赶不及,看到的就是好友一具冰冷的尸体!

    “宁小姐,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是我可以请问你一下……你是怎么认识顾墨寒的吗?你知道他的身份?”

    温月微蹙着眉,疑惑地看着宁汐。

    “……”

    宁汐也是一时情急,没有控制得住,缓了一下脑子后,就冷静地解释道:“盛天娱乐城顾爷的独子,昨天回去的时候,问我先生的。”

    一听到这解释。

    温月就明白过来了。

    荣西臣是什么样的人物,仅凭一个人名,就能查出这个人的身份背景,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只是让她觉得有点意外的是,顾爷从来不对外承认顾墨寒这个亲生儿子,荣西臣已经深不可测到连这么隐秘的事情都能够查到了?

    虽然心底对这一点还是很疑惑,但温月却并没有表露出来。

    她说:“如果让顾墨寒找人来保护我的话,荣一航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岂不是拿不到他的那些证据?那样的话就没办法将他绳之以法了。”

    “你让人贴身保护你一段时间,再看看他有什么动作,这种事情急不来,更何况真的没有必要拿自己的性命去试探。”

    宁汐没有说再坚持两个月,捐赠遗嘱就会正式生效,也怕因为这一点就漏了陷。

    毕竟捐赠遗嘱这件事情,只有荣一航母子以及宁曦和温月知道。

    她现在是宁汐,一个跟宁曦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

    在温月的眼里,也是不应该被牵扯进这件案子里来的。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会请他帮这个忙的。”

    见温月改变了主意,宁汐也是松了一口气,但还是觉得不放心,就对温月说:“反正我最近几天也没什么事情,不如就在这边照顾一下你吧,如果你不嫌弃我笨手笨脚的话。”

    宁汐提出这样的要求,让温月感到很是惊讶,同时也感动不已。

    “这样会不会太麻烦宁小姐了?”

    “不会,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出去打个电话。”

    宁汐说着,转身就拉着刚准备进门来的方然又走了出去。

    方然被她拉得一头雾水,“宁小姐?”

    “你可以回去了。”

    “……”

    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是迫不及待的要赶他走?还有种十分强烈的过河拆桥的感觉。

    宁小姐你这么翻脸无情,荣七爷知道吗?

    方然撇了撇嘴,道:“宁小姐,好歹我今天也算帮了忙,您总不会连一句谢谢都不肯给我吧?”

    “谢了,今天这件事情确实,你有很大的功劳,但是我希望你能不要说出去。”

    宁汐的语气很是严肃认真的看着他。

    方然了然地点了点头,“刚才温小姐跟警察说的话我并不是没有听到。这涉及到温小姐的**,我不会出去外面乱说的。”

    “不仅是这个。”

    宁汐掐住了他的胳膊,目露凶光威胁道:“还有我来医院见温月的事情,你也不能乱说!”

    “您是怕我……告诉七爷?”

    方然吃痛地按住了她的手,说:“这是您的私事,再说,我来这里也是偶然遇见宁汐小姐你的,在七爷面前,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还是清楚的。”

    说着,就做了一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讨好地笑看着宁汐。

    宁汐见他还算听话,才松开了掐住他胳膊的手,冷哼道:“最好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我还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嗯?宁汐小姐你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方然十分上道的态度让宁汐觉得很受用,就压低了声音,问道:“之前你不是说,白方毅将宁曦活下来的女儿给送走了吗?你有没有去调查过白方毅身边的人,是否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亦或者查一查白方毅在那段时间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样的人,不就能查到孩子的下落了吗?”

    方然脸色深沉地注视了宁汐一会儿,似乎在思考什么,旋即一锤掌心,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您说的对,我确实还没往那方面去想,因为我觉得,既然白方毅把孩子送走了,那肯定是会帮孩子安排一个好的生活环境的,这一点没必要担心……而且孩子所有的亲人都不在世界上了,再找到孩子也似乎没什么意思吧?万一被荣一航母子发现孩子还活着呢?”

    “……”

    说的很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就算找到了孩子又能怎么样?她能认回来吗?

    宁汐这样问自己。

    顿时,心脏就如同被针狠狠地刺了一下,疼的她难受至极。

    恐怕没有人能体会她的这种心情。

    极其渴望找到女儿,但是又怕自己会再一次牵连女儿……

    毕竟荣一航母子,她还没有让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

    “宁汐小姐,你……”

    “嗯?干什么?”

    “你好像很关心那个孩子的下落啊……”

    方然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微微一笑。

    宁汐淡定地挑了挑眉,“荣一航和宁茜也是我的死对头。从根本上来说,我和那位宁曦小姐,以及病房里头躺着的温小姐,都有着共同的敌人。所以在对付荣一航这件事情上,我难免会多想一些……那位宁曦小姐的遭遇,你不觉得很令人同情吗?”

    方然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所以宁小姐一而再再而三地帮助温小姐,也是这个理由?”

    “不然呢?我吃饱了撑着?圣母病发作吗?”

    “当然,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宁小姐和温小姐是站在统一战线的,其实可以结个联盟什么的,毕竟温小姐现在也算是势单力薄,有您和七爷的帮助,肯定会好很多。”

    “方然!”

    宁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警告道:“这件事情和他无关,是我和温月两个人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出去乱说,或者故意透露什么给他知道!”

    方然疑惑的看着宁汐,“宁小姐,您这样报仇,不觉得太慢了吗?按照的建议,您应该选择向七爷求助才是最好的办法。以七爷的势力,对付荣一航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您自己何苦在这里瞎折腾受罪呢?”

    “闭嘴!”

    宁汐不悦地瞪了他一眼,“这是我的私事,你要做的就是闭好你的嘴巴,把这些事情全都烂在肚子里!”

    “……”

    方然见她越发凶狠的威胁模样,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明白。”

    然后没一会儿,就被宁汐一脚踹开,催促着滚蛋了。

    进了电梯的方然看着宁汐离去的背影,摇头无奈地一声失笑……

    回到病房的宁汐就看见温月正在打电话——

    “好,我知道了,你让他们直接过来吧,这件事情麻烦你了,回头再请你吃饭。还有,可以跟德叔提一下,贴身保护我的保镖,这段时间的薪酬我会按照给的价格付。”

    “嗯,就这样吧,回头见。”

    温月看见宁汐走了进来,就挂掉了电话。

    宁汐半眯着眸子,还戏谑地笑道:“温小姐跟顾先生不是好朋友吗?连请保镖的那点钱,他都不舍得出?”

    温月笑着摇了摇头,“一码归一码,人到底是他爸的。墨寒自己的处境……算了,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呢?其实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宁小姐。”

    宁汐走到了她的病床前,道:“你问。”

    温月捧着杯子喝了一口水,笑眯眯的看着她,“这几次宁小姐对我的帮助可以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救了我这条命,也算得上是我的救命恩人了,但是我很费解,宁小姐这么做的目的。按道理我们也不过是只有一面之缘吧?”

    宁汐拉开凳子坐下,也没有隐瞒的模样,敞开了话说:“我会注意到你确实是因为一件事情。”

    温月愣了一下,有点惊讶地看着她。

    其实也不过是随口一问,以为宁汐会糊弄过去,没想到她竟然认真了?

    因为这句话,温月也神色变得认真凝重起来,静静地注视着宁汐。

    宁汐道:“我跟荣一航的恩怨,温小姐应该清楚吧?”

    温月想了想,沉吟道:“略有耳闻。”

    “起初我在新闻上得知温小姐出车祸的时候,刚好也在医院,发现温小姐没有亲属赶过来,所以自作主张给你们家保姆方姨打了电话。本来看完你术后情况打算回去的,但是却偶然听到了向天在icu门口打的一个电话……电话内容正和温小姐出车祸这件事情有关系。”

    “当时我并没有多想,后来,就想起和你在电梯里遇到时你说过的话。因为近期在处理宁氏制药的遗产案子,所以就联想到了,你出车祸的事情极有可能是荣一航的策划……之后你家保姆上来,我也就离开了……”

    因为预感不对而折返,发现方姨的异样,这一点宁汐并没有说出来。

    毕竟这也有可能是她那点奇特异能在作祟,还是隐瞒一下比较好。

    “回去后我是越想越不对劲,再加上和荣一航的恩怨,不想让温小姐成为下一个受害者,所以就想到医院来看看你,想跟你谈一谈这件事情,谁知道就先遇上方姨对你动手脚了……”

    宁汐的阐述很有逻辑,连作为律师的温月,听了都很难辨别出话中有什么漏洞。

    这就好像真的是宁汐一时心软,不想让她成为荣一航的下一个受害者,才会做出的一系列帮助以及照顾。

    说实话,温月是很感激感动的,也逐渐相信了宁汐所说的话。

    “那宁小姐决定留下来照顾我呢?也是出于对我的同情?”

    温月看着她的目光都温柔了不少,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宁汐道:“反正也没什么事,再加上我也不是没有目的的。就当是过来刷刷盟友的好感度,好让温小姐尽快想通和我合作。”

    “合作一起收拾荣一航?”

    “嗯,收拾人渣。”

    宁汐抬眸看着她,清澈的眸子熠熠生辉,自信非常。

    温月也是被她这样的勇气和决心给打动了,自从宁曦死了之后,再也没有人会给她这样的感觉了。

    本来和荣一航母子打持久战这件事情,她就想过,为了宁曦,不管荣一航母子使出什么样的手段,她也不会妥协。

    但是,这个过程比她想象中的难了更多。

    荣一航母子能够不择手段,但是她不能。

    她的想法就是用法律的武器将这对母子绳之以法,可是这么几个月过去,都找不到丝毫的证据证明荣一航母子害死了宁曦和孩子。

    再加上荣一航这一次几乎置她于死地的手段,让她心寒后怕的同时,也让她有些动摇。

    不想再等下去,就像顾墨寒说的那样,以暴制暴。

    可是,现在宁汐出现了,她的支持就好像在她走近死胡同的时候,给她凿除了一个通道……

    至少让她清楚,现在并不是一个人和荣一航母子在战斗。

    “那么,宁小姐,希望能和你合作愉快。”

    温月笑着,对宁汐伸出了手。

    宁汐也微笑着握了上去,说:“既然已经达成了盟友关系,那么以后我们就可以互相称呼对方的名字了吧?说实在,天天被你喊宁小姐,有种我们很生疏的感觉。”

    温月有些尴尬地解释道:“因为宁小姐的名字和我那位好友的一样,所以……”

    “你在忌讳,怕喊我的名字总想起逝去的好友,还是怕我不高兴?”

    “我的那位好友,是一个很好的人。每次想到她,以及她遭遇的事情,我就会无比难过,我在想,如果当时我陪在她的身边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了?”

    温月想着,就越发自责难过起来,眼睛也微微泛红,声音哽咽。

    宁曦生产的那天是给她打过电话的,但是当时她正在法庭上,手机调的静音,没有接到这个电话。等从庭上下来,查看手机打电话回去的时候,宁曦的手机已经打不通了。

    再然后,她就从新闻上看到宁曦已经死亡的消息。

    当时她不相信,不顾荣一航母子的阻拦,就要冲进太平间去见宁曦的尸体。

    但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阻挡在门外,直到宁曦出殡的那一天,棺椁合上的那一刻,她才看到了宁曦最后一眼。

    那个这辈子她最好的朋友,就这样了无声息地躺在冰冷的棺材里,香消玉殒。

    看着温月越说,眼睛越红的模样,宁汐自己的心口也堵得难受。

    温月对于她的死,也是充满了内疚和自责。

    而她现在,却不知道要用什么话来安慰。

    好像一切安慰的话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除非她告诉温月,自己没有死,活过来了,还好好的站在她的面前!

    宁汐微微垂眸,从旁边抽了一张纸巾,递给温月,轻声说:“其实你已经尽力了,就算你当时赶过去了又如何呢?荣一航母子心狠手辣,没在那个时候害死宁曦小姐母子,也会想方设法进行第二次谋杀。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即便你时时刻刻呆在宁曦的身边,他们也有得手的一天。”

    “其实,宁曦她自己就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识人不清,错付终身,才让荣一航母子有了可趁之机。”

    宁汐一字一句,目光也越发凌厉冷锐,透着一股浓浓的憎恨和满满的戾气。

    温月被她说的话给安慰到了,抬头的那一刻,也恰好看到了宁汐满脸戾气的模样,那个样子,可真是恨极了荣一航才会有的神色。

    不过她看过荣一航和宁茜欺辱宁汐的视频,所以明白,宁汐憎恶荣一航也是很正常的。

    可奇怪的是,如果从旁人口里说出宁曦的死和她自己有关系,温月听着大抵会很不舒服,但从宁汐的嘴里说出来,反倒是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好像她并不是在说别人,而是在说自己?

    这个想法在脑海里一出现,温月就吓到了。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难道还把宁汐当成了宁曦不成?

    她自嘲地笑了笑,摇了摇头,旋即敛起了脸上的表情,对宁汐说:“宁小姐看得倒是比我透彻。我想如果宁曦还活着,也会赞同你的想法的。”

    能不赞同吗?

    这就是她自己的想法啊!

    宁汐内心腹诽着,叹了一口气,才再次对温月说道:“如果温月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的小汐,我的年纪比你小,这样的话,就应该不会让你总是联想到自己的好友了吧?”

    她善解人意的微笑,让温月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

    但最后还是点头赞同了宁汐的话,叫她一声小汐。

    不过对于宁汐要留下来照顾她的举动,她刚开始也是拒绝的,可是宁汐的态度十分坚持,她也无奈,只能由着了。

    三天后,在宁汐的照顾和陪伴之下,温月办理好了出院手续。

    让宁汐有点奇怪的是,她之前不是打电话给温恒了吗?

    温月出了车祸,温恒就算赶不及过来照顾,起码出院的时候回来接一下吧?

    然而,她看着已经拿着包包上了车的温月,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温月和她哥哥的关系已经变得这么差了吗?

    “小汐,怎么了?”

    温月看宁汐还站在外头发呆,便出声喊了一句。

    宁汐回过神来,问她:“你是要回家去了?那我就不跟你去了吧?”

    温月笑道:“不,回家前我还想要去一个地方,希望你能陪我去一下。”

    宁汐疑惑不解地看着她,随之上了车。

    两个小时后,车子就开上了山顶,徐徐进了b市最有名的泰和墓园。

    走进墓园酒店大堂的时候,白姓经理就笑意冉冉地朝她们走了过来,并对温月道:“温律师,接到你的电话,我就让人准备了一下,带二位一起到墓地那边。”

    “麻烦白经理了。”

    温月道谢后,就带着宁汐跟着这边的工作人员,朝墓地的方向走去。

    宁汐一路走来,看着这墓园的景色,以及那林立的墓碑,在暖阳下,仿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吓人。

    “宁曦小姐的墓地就在这边。”

    工作人员很快就带着她们找到了宁曦的墓碑。

    看着自己的照片被贴在墓碑上,宁汐的心情是无比复杂的。

    几乎能够想象得到,自己的骨灰盒下葬的那一刻,是怎么样的一种场景。

    “麻烦你了。”

    温月向工作人员道了谢,对方就离开了。

    她将手中的一束鲜花放在了宁曦的墓碑前,从口袋里拿出绢帕,擦了擦已经沾了灰尘的照片,感慨道:“好久没来看你了,死里逃生一次,才知道活着到底有多美好。宁曦,如果你还活着,那该有多好?”

    宁汐站在旁边,听着温月对她说的话,喉间忍不住泛起了一丝哽咽酸涩。

    她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紧紧地握着双拳,瞪大了眼睛,只是不想让眼眶里的泪水流出来……

    温月有很多话要和宁曦说。

    一字字一句句。

    每一次开口,都让宁汐忍不住动容,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就告诉温月,‘我就是宁曦’。

    好在温月很快就念叨完了,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站起身,转过头看宁汐,看到对方脸色不大好的模样,便问道:“小汐,你没事吧?是不是听我说了那么多,都听烦了?”

    “不是,就是觉得有点感动,你和宁曦的感情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温月淡淡一笑,“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所以,外人根本就没办法想象,她在知道宁曦死讯时,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我想上个厕所,小汐你要一起去吗?”

    宁汐摇了摇头,“不了,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就好。”

    温月点了点头,就走了。

    宁汐这才向前走了几步,站在自己的墓碑前,看着那张恍如隔世的熟悉容颜。

    第一次用这样的角度和方式看自己的照片,可以说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同时,不可遏制地充满了悲伤。

    她伸出手,用指腹轻轻摸过照片上那双明媚透彻的眼睛,带着粲然的笑意,她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也曾经笑得这么开心过。

    在这一刻,她脑子里有忽然响起了那位老先生说过的话——

    “……我画了五十年的眼睛,从来没有画过这样的……从一个人的眼睛里,看到了另一个人的眼睛,仿佛来自灵魂深处……小姑娘,你灵魂的眼睛就是这双眼睛。”

    “这是我的眼睛。”

    宁汐眸底划过一抹悲伤,嘴角扯起了一抹苦涩的笑。

    然而,正当她平复情绪,要将手收回来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凌厉的呵斥,“你在做什么?”

    她暮然转身,便看到了步伐如风朝这边走过来,一脸阴沉的顾墨寒……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