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84章 那双眼睛②【加更一千】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不知道为何,宁汐是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听到顾墨寒的呵斥质问,就有一种莫名的心虚。

    顾墨寒凌厉冷锐的目光时扫向她,宛如利刃划过她的心头。

    “我……我是陪温月来的,她刚刚去洗手间了。”

    宁汐第一次发现自己在顾墨寒的面前竟然还能紧张成这个样子!

    看着他那锐利的眼神,害怕自己被他看穿,甚至下意识的就撇开目光,不与他对视,本来握紧的小手,也开始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小拇指,心底默数着,这样才能让她尽快地冷静下来。

    可殊不知,自己的这个小动作,却已经落入了顾墨寒的眼底。

    他的瞳孔骤然紧缩,几乎死死地盯着她那个下意识的动作!

    那是宁曦在遇到让她根据压力很大的事情时,紧张情况下才会有的无意识举动,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她的名字叫宁汐,难道连小动作习惯也要模仿宁曦?!

    顾墨寒的心底燃起了一股怒意,盯着宁汐的目光也越发冰冷起来。

    而宁汐被他这样看得浑身不自在,但却很快地冷静了下来,松开小拇指,抬眸对上他冰冷的目光,沉声道:“如果顾先生不相信,可以在这里稍等一下,温月她马上就回来的。”

    “你这个女人,接近温月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步步逼近,严词厉色的模样,还真是让宁汐有点吃不消。

    “顾先生请你不要误会,我之所以会接近温月,是为了和她一起联手对付荣一航、宁茜。”

    她冷静地回答着。

    顾墨寒的眸子却越眯越危险,“找温月联手?呵,你的男人是荣西臣,荣家七爷,荣一航的七叔,对付荣一航,在他面前,不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你直接让他帮你报仇,岂不是更省时省力么?”

    “我先生是荣家人,碍于身份,我不想他牵扯进我和荣一航的恩怨中,否则又要被荣老太婆抓住把柄冷嘲热讽。”

    “所以你就想自己报仇?小丫头,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能耐吗?”

    顾墨寒双手环胸,满脸嘲弄讥讽的看着她,明显对于她的说词十分不相信。

    宁汐也是好声好气,“就是知道自己实力不够,可又想要报仇,才会来找温月合作联手,顾先生不也一样吗?作为宁小姐的好友,你想为她报仇,肯定也有很多无奈吧?”

    老是这样子被言语针对,咄咄逼人。

    就算是好友,宁汐的火气也有点忍不下去了,一开口回击的话,就直戳顾墨寒的心,让他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关你屁事?”

    “确实不关我的事情。但是顾先生想为宁小姐报仇,我想给自己报仇,温小姐和你又是在统一战线上的,你不觉得,现在我们也是属于盟友的关系吗?既然如此,顾先生又何必这样子咄咄逼人,把我当做敌人对待呢?”

    宁汐幽幽叹了一口气,一副好言相劝的模样,说道:“其实我完全理解顾先生的心情,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应该冷静下来思考一下,用什么方法报仇更好,并且学习一下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要这么暴躁,把不满的情绪发泄在别人的身上,你很开心?”

    她念叨起来就没个完。

    因为太过于专注,所以就没看到顾墨寒此刻脸色的变化。

    虽然脸上依旧布满寒霜,但看着宁汐的目光,却多了几分探究和审视。

    这个小丫头,连训人的方式,都和她那么像!

    “顾先生,你干什么这样子看着我?难道我说的不在理?虽然我和顾先生也就见过两次面,并且顾先生你对我的态度还相当恶劣,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和宁小姐同名的原因……但其实,这也是顾先生沉浸在宁小姐离世的真相中走不出来的缘故……”

    说这句话的时候,宁汐心底就渐渐有了主意。

    她了解顾墨寒。

    现在看到顾墨寒这个样子,也明白过来他昨天为什么要主动上德叔的车了。

    以他的性子,八成就是想要从他老子手里要点人过来,然后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弄死荣一航母子给她报仇。

    可如果这样,她宁愿顾墨寒一辈子都不从国外回来,一辈子都不知道他的死讯!

    当年他的离开,虽然有部分是因为她的缘故,但根本原因还是不想再受亲爹的约束,并且被要求继承亲爹的一切产业。

    盛天娱乐城,是一条路走到黑的地方。

    顾爷b市黑暗帝国的主宰,私底下做的那些勾当,其实早就被上头给盯紧了。

    之所以没有出手制约,是因为顾爷有权衡的头脑,

    但他自己也明白,长久下去,必定会有失足的那一天,所以近两年也在努力地由黑转白……

    可这毕竟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再加上顾爷本身就得罪了不少人,什么时候会出事谁也不知道。

    就连他自己,对外都不敢宣布自己有个儿子叫顾墨寒,而是偷偷地认了个养子,过来当这个挡箭牌。

    然而这养子,在宁汐看来,也是个狼子野心的。

    顾墨寒是个很简单的人,他脾气火爆,但三观很正,从小就不喜欢他爸干的那些勾当,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脱离亲爹的影响。

    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放肆反抗,顾爷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笃定了这个亲儿子,以后就要继承自己辛苦打拼下来的江山。

    在顾墨寒十六岁之前的人生,可以说是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了,最多也就只能算是家里有点钱的富二代。

    当时顾爷隐瞒工作做得很好,顾墨寒从小上的就是普通学校,认识的也都是普通人,虽然一年到头见不到亲爹几次,但是也活得很逍遥自在。

    直到十六岁那年,顾爷的对手不知道通过什么法子,查到了他藏的严严实实的儿子,就让人来绑架顾墨寒,威胁顾爷。

    当时宁曦和顾墨寒已经认识了五六年了,是很好的朋友。

    在一起回家的路上,就遇到了这群绑匪,两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正是不谙世事的时候,当时察觉到危险,第一反应就是逃跑。

    可是两人到底比不过这些有备而来的家伙,很快就被抓住了。

    也是从那一刻起,顾墨寒知道了自己的父亲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而宁曦当时也震惊至极。

    毕竟那个时候,盛天娱乐城,就已经是b市人尽皆知的‘黑暗帝国’了,也是那时唯一的一家合法**赌博交易的场所。

    当时宁曦的爸妈还曾经对她说过,盛天娱乐城顾爷心狠手辣、杀人不见血,敢在他的地盘上闹事的,很难有什么好下场。

    有一次宁曦和顾墨寒路过盛天娱乐城时,还亲眼目睹过一桩凶残的剁手案。

    她记得清清楚楚,那次之后,顾墨寒就对她说,十分厌恶盛天娱乐城里的一切,罔顾人命、不择手段!

    所以,当知道自己是盛天娱乐城顾爷的亲生儿子时,顾墨寒近乎崩溃。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想方设法地想要摆脱这样的身份。

    那一段日子,也是他最叛逆黑暗的时光,宁曦不会忘记自己到底是多少次把这个暴躁愤怒地少年从地狱门口拉回来……

    用了多少的办法说服他隐忍、克制。

    可最终,顾墨寒还是回到了他最讨厌的那个人的身边。

    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小丫头劈头一顿又训又怼。

    依照顾他的性子,本应该暴怒后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对上那双清澈明净的眸子,他却有一种……不忍心。

    “你……你懂什么?我和她的感情……”

    顾墨寒浑身一僵,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下,顿时很多想说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他对宁曦的感情……

    他微微垂眸,双拳紧紧握着,已经暴起了丝丝青筋,是羞恼,还是愤怒,连他自己也分不清。

    因为亲爹的缘故,对宁曦的感情,一直被他深深地藏在心底。

    同时身份带来的自卑感,让他不得不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害怕说出来后,宁曦就会讨厌他,甚至连朋友都不愿意和他继续做下去了。

    有时候,他甚至想变成一个卑鄙的人,只为能够偷到宁曦的心……

    “算了,跟你一个小丫头有什么好说的?”

    顾墨寒冷哼一声,唇抿一线,神色看起来极其不悦,但眸底的克制却出卖了他,让宁汐知道,他是在极力地掩饰着情绪的波动。

    到底是她调教出来的小狼犬,一个眼神,一个举动,她自然是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的。

    但正因为了解,所以她才会不去触他的雷点。

    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墓碑后,她沉声对顾墨寒说道:“或许宁小姐也不希望顾先生为了给她报仇,而做出一些没办法原谅自己的事情。”

    “……”

    顾墨寒幽沉冰冷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的侧脸,那种熟悉感,让他忍不住产生了一种疯狂的想法……

    “你,到底是谁?”

    当这一句话从他的口中充满了疑惑和审视问出来时,宁汐心头一颤,尬笑地看着他,“顾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墨寒眸光沉冷地注视着她,“我调查过宁政和沈明兰夫妇,他们确实有一个自闭症女儿,但是在一个月前却莫名其妙地好了起来,没有任何的征兆。”

    “怎么?那是顾先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情况而已。医生说我是受到刺激之后才逐渐恢复的。”

    宁汐笑得漫不经心,转头看向头顶那**辣的太阳,继续幽幽地说道: “也是我运气好,傻了那么多年,还有清醒过来,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机会。”

    “……”

    顾墨寒对于她的自嘲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子不语怪力乱神,更何况现在他站着的地方是墓园,眼前就是宁曦的墓碑……

    而宁汐,也是因为这一点,变得毫不畏惧。

    就算自己有哪一点暴露了,只要不承认,顾墨寒也拿她没有办法。

    两人就僵持地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温月就上完洗手间回来了,看到顾墨寒,吃了一惊,“你怎么过来了?”

    见到温月,宁汐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不着痕迹地后退了几步,和温月并排站在一起。

    顾墨寒很久才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看了看温月,发现她除了头发没了,戴了顶帽子,脸色还算不错之外,心情似乎也很好。

    “过来看看。”

    他淡淡地回道。

    温月笑了笑,“那很巧,我也是,今天出院,就让小汐陪我过来了。”

    “小汐?”

    顾墨寒微微蹙眉,目光再一次落到宁汐的身上。

    宁汐耸了耸肩,给了他一个眼神,表示自己就是没有撒谎,无所畏惧。

    而温月以为顾墨寒是听到自己叫宁汐的名字过于亲密有些不满,就解释道:“最近小汐都在医院给我帮忙照顾我,再加上她救我好几次,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顾墨寒你……”

    “我知道。”

    顾墨寒沉着声,冷冷地扫了一眼宁汐,说:“我对欺负一个小丫头没什么兴趣。只要确定她对你没有恶意,其他也就无所谓了。之前你说的事情,我已经挑选了几个人,恰好今天也跟过来了,等一下就让他们陪你回去。”

    “好。”

    温月点了点头,看了看宁曦的墓碑,不由得自嘲一笑,“不知道宁曦如果知道我们现在站在这里,一起来看她,会不会觉得很开心。”

    宁汐:“……”她也想问问,有没有人看见自己的墓碑时,能够开心起来的。

    微风拂过,暖阳之下,这样的温度让人感觉很是舒服。

    三人无言地站在那里,各怀心事。

    直到宁汐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这点沉默寂静。

    “抱歉,我去接一个电话。”

    说着,她拿起手机就小跑开去接电话。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顾墨寒的目光越发幽沉深邃起来。

    温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怎么?你又凶人家小姑娘了?小汐怎么一副很怕你的样子?”

    “怕我?”

    顾墨寒有点想笑,刚才对着他就是一顿狠怼猛训,哪有半点害怕他的模样?

    “温月。”

    他低声喊着好友的名字,目光悠远,声线沉冷又茫然的问道:“你相信起死回生吗?”

    温月被他问得一愣,看着他脸色认真严肃的样子,似乎一点都没有在开玩笑。

    “你怎么会这么想?受什么刺激了?”

    顾墨寒脑子里闪过宁汐之前的一系列小动作,还有怼他时那种令人熟悉的感觉,眸子越发紧凝,“如果是宁曦的话,我愿意相信……从你告诉我她死讯的那一刻,我就不相信她真的已经死了,我以为,她会用另一种方式活在我们的身边。”

    温月听懵了。

    “顾墨寒,你……清醒一点,宁曦真的已经死了,吊唁那天,我亲眼看见了躺在棺材里的她,她紧闭着眼睛,眼角那颗胭脂痣依旧鲜艳,可她却已经一点声息都没有了。”

    温月摇着头,重复那一日的场景让她倍感痛苦。

    可是她不得不这么做。

    必须告诉顾墨寒真相,否则他总是这样自欺欺人!

    “宁曦死了,我也不敢相信,可是躺在棺材里的确实是她,我也亲眼看见她的棺椁被送进去火化,最后拿出来的只剩下一点骨灰……我知道你很难受,我跟你的心情是一样的。否则我也不会那坚持那么久,和荣一航母子打持久战,坚持不将遗嘱交出去……”

    “不,我们不一样。”

    顾墨寒走到了墓碑前,眸色深沉地凝视着照片上的女人,低声道:“哪怕是你觉得我疯了也无所谓,我就是相信她还活着,总有一天,我会重新找到她的!等到那个时候,不管任何人,都不能将她从我身边夺走。”

    “你……”

    温月大吃一惊,不敢置信的看着顾墨寒,“你对宁曦……”

    “对,就如同你想的那样。从前我不敢承认,就将她错过,让她被一个人渣畜生害死,如果老天能够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守护在她的身边。”

    他的神色如此坚定,认真决然地做出这个诺言。

    温月沉默了。

    她静静地看着近乎疯狂状态的顾墨寒,只觉得他真的有点走火入魔了。

    其实宁曦和顾墨寒两人之间的情分,她了解得并不是很多。

    毕竟她也只是和宁曦交好的更多。

    而顾墨寒,认识那么多年,这个人也依旧是孤傲不羁的。

    她不是宁曦,可没有那种勇气去干涉影响顾墨寒……

    所以只能看着宁曦的墓碑,心中默默叹息。

    ……

    宁汐不知道自己接电话走开后,两人到底又谈了些什么。

    此时此刻,她却有点焦头烂额了。

    因为荣西臣回来了。

    几天前,他把自己送到宁爸爸宁妈妈那处,除了每天会打电话来询问她情况,以及叮嘱她几句之外,也没有其他的过多干涉。

    宁汐也乐得轻松自在。

    之后容榕又给她消息说,荣西臣要出差一段时间,可能最近暂时都没办法去看她。

    这个消息一听到耳朵里,宁汐差点没大叫解放万岁,连忙笑呵呵地让容榕转达自己的话,祝荣西臣一路顺风什么的。

    本以为就此,自己能过上放松愉快的生活,可谁料到一个电话打来,宁妈妈就告诉她,海外经销那边出了点事故,宁妈妈和宁爸爸两个人要一起出差一趟,担心宁汐一个人在家不安全,就给荣西臣打了电话,让他过来把她接回去。

    宁汐一听这话,脸顿时垮了下来,极力争取道:“妈咪,他之前才跟我说要出差的,好几天没办法见我,就算你让他来接我,我过去也是一个人呆在那别墅啊!”

    宁妈妈却笑着说:“西臣跟我说了,他让容枫改了出差的时间,在这边照顾你几天,直到爸爸和妈咪从海外回来!”

    “……”

    还有这种操作?!

    宁汐近乎崩溃地说:“妈咪,我那么大的人了,真的没必要你们轮流看着我啊!”

    “呸呸呸,你这臭丫头,说什么胡话呢?我们也是为了你好,怕你一个人会出什么意外。有西臣照顾你,爸妈才能更好地去出差。宝贝,乖,听妈咪的话,现在赶紧回家,别让西臣等着急了。”

    宁妈妈好声安抚着她。

    宁汐却快气炸了,挂了电话后,满脑子都在想要怎么让重获自由之身。

    这几天她为了取得温月的信任,一直陪在温月的身边,眼见着好感度刷的差不多了,可以准备开始接下来的计划了。

    这个荣西臣就再次冒出来,打断她的计划,能不让她吐血吗?

    气得她现在都想直接把手机给摔掉了!

    因为接完电话,脸色不太好地回到了温月两人的身边,温月问道:“怎么了?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得样子。”

    宁汐蹙眉,撇嘴道:“确实有一件让人感到很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我可能要先回去了。”

    “回家吗?”

    温月问道,“也好,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说着,她就转身向顾墨寒道了别。

    顾墨寒却跨步上前,冷然道:“我送你们。”

    温月本来是想拒绝的,但因为这边确实不好叫车,就点了点头,同意了。

    车子很快就从墓园驶了出去。

    然而另一头,容榕看着手里的平板定位显示,对后车座上的荣西臣道:“七爷,定位上看,夫人似乎在向我们靠近,应该是从泰和墓园出来了。”

    “我们还要继续上山去接夫人吗?”

    “嗯,给她打电话。”

    “好的。”

    容榕应着,就拨通了宁汐的电话。

    宁汐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容榕来电,心头总有种不大美妙的预感,因为即将重新失去自由的烦躁,她干脆地就挂掉了电话,连手机都直接给关机了。

    本来只是任性的一个举动,然而却让容榕大惊失色,“七爷,夫人拒听关机了,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荣西臣眸色一沉,冷声道:“加快速度上山,拦截住她坐的那辆车。”

    “是。”

    容枫一听命令,立马就加踩油门,干劲十足。

    半个小时后,两辆轿车交错而过……

    “哥哥哥哥哥哥!”

    容榕惊呼,死命地拽着容枫的手臂,说:“过了……快调头,夫人在 刚才那辆车子上!”

    “啊?”

    容枫连忙减速刹车,然后调转车头,追上前面那辆黑色的奔驰。

    看见那车牌号码,他就莫名觉得眼熟,嘀咕了一句,“那车牌号,好像在哪里见过。”

    容榕一拍她亲哥的木鱼脑袋,说:“我记得,是盛天娱乐城顾爷的车!”

    “盛天娱乐?”

    容枫惊了,“夫人怎么会在盛天娱乐的车里头?不会是他们绑架了夫人吧?”

    容榕也一脸凝重,转头看向自家七爷,“七爷,怎么办?”

    荣西臣半眯着眸子,冷冷地扫了一眼前面的车子,“跟上去。”

    接到命令的容枫,自然是打起十二分精神跟着。

    而在顾墨寒车里头的宁汐,完全不晓得荣西臣已经追在她的后头了。

    按照回家的路线的话,是温月先到家的,所以进入市内后,温月就下车,带着顾墨寒派给他的保镖离开了,并且叮嘱顾墨寒一定要把宁汐安全地送回家。

    “要是我的救命恩人伤了一分一毫,顾墨寒,我可饶不了你。”

    顾墨寒拧眉,冷哼一声,不耐烦道:“知道了,少啰嗦。”

    温月这才笑笑,和宁汐挥手说再见。

    “你住哪里?”

    顾墨寒微微侧头,冷声问着坐在后车座上咬唇的宁汐。

    宁汐正想得出神,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后,才报了一个地名。

    “到门口停车就好。”

    她怕开进去的话,恰好让宁爸爸他们看见。

    然而她大概怎么也没有想到,荣西臣的车子已经跟了她一路了。

    车子到达门口的时候,宁汐下了车,全程都没跟顾墨寒多说一句话。

    一来好像关系不是很熟,没啥好说。

    二来她今天已经不小心露出点破绽了,多说多错。

    所以在下车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是松了一口气的。

    “喂!”

    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车上的顾墨寒忽然喊住了她。

    宁汐转头,不解地看着他。

    顾墨寒神色复杂地凝视了她许久,薄唇微微动了动,好像想说什么,但最后却全都化成了一句话,沉沉地说:“没什么,你走吧。”

    “……”

    宁汐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又无奈又好笑,有时候真的很想撬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里头装的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这样反复无常?

    顾墨寒关上了车窗,不一会儿就让司机开车离开。

    从后视镜里,他看着那抹纤细娇小的身影,忍不住捂住了额头,按捺着那颗不安跳动的心,他想,他真的是想宁曦想疯了,才会有把别人认成她的错觉……

    然而,往小区内走的宁汐,其实也不是很太平。

    因为她走着走着,荣西臣的车子就开到了她的身边,当她转头看到容榕的脸时,顿时被吓了一大跳。

    “夫人,上车吧。七爷等您好久了。”

    后车门一拉开,她就看见了一脸黑沉、眸光冰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悦气息的尊贵男人……

    抬眸漠然扫她的那一眼,让宁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想哭!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