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85章 容易满足的男人①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没用的废物,你他妈给我滚出去!”

    宁氏制药总裁办公室里,荣一航大发雷霆,抬起脚狠狠地踹了向天的膝盖,脸色阴沉的将桌子上的文件全部都扫落在地。

    向天吃痛跪在地上,低垂着头,不敢抬起来。

    “第一次,收买那老女人给温月下药,为了保险起见还让你找人去装她,结果呢?人就进去抢救手术一下出来了!第二次,找一个人去医院把温月给偷出来,结果跑半路就被摩托车撞死,人没找到,反而被警察给盯上了!现在温月出院了,身边还跟着好几个保镖,你还想怎么找机会下手?向天,我从来都不知道你竟然这么蠢!”

    荣一航气急败坏,脸色都气得扭曲起来,向天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能默默地忍受着。

    计划是荣一航想出来的,他只是执行者,谁知道那个叫宁汐的小丫头为什么会三番两次地出来捣乱?!

    他也是越想越生气,说:“荣总,我这几次下手,都被荣七爷的未婚妻给撞上,我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

    “一个小丫头你都处理不了?她出来碍事的时候,荣西臣在她身边了吗?如果在,你以为你还有出手的机会?那臭丫头不过是仗着荣西臣在那里狐假虎威而已,动点脑子行不行?石头挡在你面前,你不会踢开或者拿东西给砸碎吗?”

    荣一航目光阴狠,咬牙切齿地捏着手里的笔筒,直接砸在了墙上挂着的相框上,砰呲一声,相框掉落下来,摔在地板上,直接就碎了一地。

    他极其恼火,宁汐那臭丫头,三番两次地坏他的事情,就跟天生克他的一样!

    如果被他找到机会,一定要先把这死丫头给弄死!

    “叩叩。”

    正想着,秘书便敲门进来,低眉顺眼道:“荣总,老夫人过来了。”

    荣一航一听,眉头一蹙,还没开口,母亲宋媛就缓步从门外走了进来。

    “妈,这个时候你来公司做什么?”

    “做什么?来看看你哪来那么大的火气,一副马上就要把整个公司都砸掉的样子。”

    说着,她挥了挥手,让秘书下去把门关上,又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向天。

    向天见她进来,急忙问好:“好夫人。”

    宋媛点了点头,上前一步,亲自将人从地上扶了起来,凉凉地扫了一眼荣一航,说:“向天执行你给任务,没错,错的就是你自己的这个计划,漏洞百出!一航,妈妈不是经常跟你说过,计划一件事情,要如何做到百密无一疏吗?你到现在都没有学会这一点,怎么能够成功?”

    荣一航本来就火气很大,现在还要被亲娘这样子数落,心头更是烦躁不爽。

    向天很感激地看着宋媛,宋媛对他微微一笑,就道:“我这个儿子就是太沉不住气了,让你多辛苦一些了,向天,时间也不早了,午饭还没吃吧?那就赶紧去吃吧,多吃一些。”

    “谢谢老夫人。”

    向天道谢后就走出办公室了。

    荣一航冷哼一声,说:“不过是个下人,妈你对他那么好做什么?”

    宋媛见他态度如此不屑,步伐优雅地走到沙发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淡声道:“你还记得向天是怎么来的吗?”

    荣一航漫不经心道:“不就是几年前,你遇上的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家伙么?”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他带回来,放在你身边吗?”

    “因为我缺人手。”

    宋媛听到他的话,淡淡道:“谋划一件大事,需要的是耐心和自信心,同时也应该有识人的能力。当初我偶遇向天,他刚从监狱放出来,十年前因为误杀了一个醉汉,被判了刑,出来后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他几乎走投无路,干什么都没人要,是我,把他从这样的困境中解救出来。也是看中了他足够忠诚这一点,才让他跟着你,帮你做事。但是恩情这种东西,是有底线的。你把他当助手,吩咐他做事没问题,但将他当下人奴隶一样看待,让他感觉自己再一次没了尊严,就会让他心生不满。这种不满长久积累下来,对你只会是沉重的打击。”

    向天的性子沉默寡言,做事行动力却很不错,也足够忠心,这些全都是她经过观察,最后才确定这个人可以为己所用。

    “妈,你总是说这些没有什么用的东西。我现在最主要的目标是让温月修改遗嘱!只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到时候拿不到遗嘱,整个宁氏制药就要被公开拍卖,之后拍卖所得的资金就会被全部捐献给慈善机构!那样我们这几年来的谋划就全都付之东流,这样的情况,你让我怎么不着急?”

    荣一航焦躁无比,“不仅如此,之前向天找人去医院偷人的事情,也被发现了,温月报了警,警察那边很有可能已经盯上我们了。”

    “那又如何?”

    宋媛依旧气定神闲的模样,让荣一航很是费解,“难道妈你还有其他的主意吗?”

    “嗯。”

    宋媛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被子,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张照片,放在了荣一航的面前,说:“这个女人是宁岩夫妻之前的秘书,因为偷了一些文件被发现之后,就开除出公司了。”

    荣一航看着照片上长相普通的女人,拧眉疑惑地问:“她能干什么?”

    “她十分熟悉宁岩夫妻的签名,甚至还私自复印了宁岩夫妻的印章,当初就以假印章,从公司财务那边挪用了近百万的公款。”

    荣一航蹙眉,“我记得这件事情,她好像叫乔笑吧?这件事情发生后,不是立即被报警抓走送进监狱里了吗?”

    “嗯,十天后她出狱,我之前已经找人联系过她了,给她足够的钱,她就答应给我们仿制印章。那印章足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到时候找人抓住温月,提前公开记者会,宣布伪造遗嘱由你继承宁氏制药。不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宁氏制药就会到你的名下。”

    荣一航听完她的话,顿时眼睛大亮,满脸兴奋激动!

    “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我们还可以伪造遗嘱啊!”

    宋媛冷声叮嘱道:“伪造遗嘱也是需要条件的,记住了,十天后乔笑出狱,我会让人去接她,至于接洽的事情,你不许出面,我会让别人去谈,省得以后会被人抓住把柄。”

    “好,我知道了。”

    荣一航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由阴转晴。

    本以为再过一个多月,自己就不得不把到嘴边的肉全都送出去搞什么慈善。

    现在也算是峰回路转给他送来一个乔笑,看来连老天爷都在帮他!

    “还有一件事情。”

    宋媛抬眸扫了一眼儿子,沉声问道:“宁茜的事情,你处理过了没有?”

    提起宁茜,荣一航眼底就充满了厌恶,“之前在宴会上喝了不少那种东西,现在成瘾了,戒都戒不掉,整天跟个疯婆子一样,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恶心也得处理,荣一航未婚妻自食恶果染上毒瘾这种消息传出去,你以为会好听?还有那宁茜的父母,也是狗皮膏药两贴。我希望你把这件事情尽快处理了,我前不久认识了一位夫人,想办法找机会让她主动把女儿介绍给你认识。”

    折腾了那么久,因为荣一航正式入了荣家族谱的关系,总算是有人向他们母子投出了橄榄枝。

    联姻,能够帮助荣一航更好地在荣家上位。

    宋媛想了想,本来是打算直接处理掉宁茜那一家的,但现在,似乎还是有些用处的。

    “算了,我怕你想出的主意又给自己抹黑,就让我来告诉你,宁茜那一家子要怎么处理吧。”

    “妈你说。”

    “宁茜不是戒不了毒吗?你把她送进戒毒所里,然后伪造成她从那里逃出来的样子,把人送到盛天娱乐去,她想要鬼混,就让她去混个够,到时候你再去装情深把人给救回来。在大众面前博个好感度,会让你有意外收获的……等宁茜彻底背叛你,废掉之后,你再顺势将她丢弃,到时候也就没人会说你的闲话了。”

    荣一航认真地想了想,才一拍双手,笑看着他母亲,“还是妈比较有主意!”

    宋媛淡淡地勾唇,不言也不语。

    没有主意,我能拉着你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然而,就在母子两人相视一笑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不一会儿,秘书就推门走了进来,说:“荣总,楼下有几位警察同志,说是来找您的。”

    “警察?”

    心情才刚变好的荣一航听到这话瞬间变了脸色,神色不安得看着宋媛,“妈,怎么办?警察肯定是因为温月的事情才来的!”

    “怎么,你没把尾巴处理干净?”

    宋媛也变了脸色,沉声问道。

    “都让向天处理了!”

    “那你怕什么?有妈在,你等一下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宋媛语气沉稳,对秘书道:“把人请到会议室,作为公民,配合警察做一些调查也是我们的义务。”

    秘书:“好的。”

    荣一航看见母亲如此镇定,自己也渐渐地冷静了下来,不一会儿,就调整状态和宋媛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原本以为这些警察过来是调查温月出事的案子,然而让荣一航母子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来意竟然是另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

    ……

    被某个男人直接堵在半道上,宁汐的内心是无比崩溃的。

    以为对方会多放她几天自由,可结果还是她想太多了!

    “我……那个啥,我还有些东西放在家里,先回去拿了之后再出来哈!”

    她打着哈哈,拔腿就要往别墅的方向跑。

    谁料容榕立马就下车追上了她,“夫人,宁太太已经把您的东西都收拾好放在后备箱里了,还有,宁太太给您打电话的时候,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已经紧急赶去机场了,现在家里除了保姆,也没有其他人了。”

    “……”

    妈的,果然是亲爹妈,闪得那么快,是怕她赖着不走吗?

    宁汐绝望地小脸都垮了下来。

    容榕见她这般某样,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提醒道:“夫人,七爷的心情可能不太好,因为您……不听话的缘故,所以您上车还是乖一点比较好,别再惹七爷生气了。”

    听到这话,宁汐就不高兴了,“他以为他试试谁呀?跟老妈子一样管着我,监督我,连门都不让我出,凭什么?”

    “额……夫人,我理解您的心情。七爷就是比较担心你发生意外,这也是他对你的保护。”

    “这哪里是保护?分明就是囚禁!”

    宁汐双手环胸,怒视着车里头的荣西臣,恶狠狠地说道。

    容榕也能是拿她没有办法,捂着脸,似乎已经能想象得到未来他们的日子到底会变得有多凄惨了……

    “您,还是先上车吧。”

    “哦。”

    宁汐冷漠脸,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了车子后头,准备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结果却发现被锁住了!

    使劲拉都拉不开,再看看驾驶座位上的容枫,一副求饶苦逼的模样看着她。

    她就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最后不得不拉开后车座的车门,坐在了荣西臣的旁边。

    大佬的情绪明显很糟糕。

    宁汐都能感受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寒气,哪怕是闭着眼睛,都知道他正在克制着愠怒的情绪。

    虽然这家伙生起气来不至于把她给大卸八块。

    但是折腾的她下不下得了床就不一定了。

    对于这样的大佬,她是绝对认怂的。

    于是,她小心翼翼地瞄了荣西臣一眼,深呼吸一口气后,低声说:“我……最近几天都跟温月在一起。”

    “嗯?”

    他尾音上挑,似是询问。

    宁汐乖乖地解释道:“她身体不太好,我就过去照顾着了。”

    “你跟她很熟悉?”

    “以前觉得很欣赏她,然后就觉得她人不错,交了朋友,去照顾生病的朋友应该不是错吧?”

    宁汐看着他微微睁开眸子时,那双冷然冰寒的黑眸,缓缓地扫了她一眼。

    那一眼看得她有些心虚地撇开了目光,“你……你都不相信我。”

    “宁汐。”

    他声线沉沉地喊着她的名字,命令道:“转过头来看着我。”

    “……”

    宁汐有时候真的很讨厌他的这种霸道,可是又不得不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

    总而言之,就是她怂。

    所以最后,她还是颤颤巍巍地转过了头,抬眸与他幽沉的目光对视。

    “我不限制你的自由,但是你去哪里,必须要让我知道。”

    “嗯?”

    宁汐愣住了。

    不应该对着她就一顿狠狠地训话和警告吗?

    现在怎么……态度变得这么好商量了?

    宁汐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总觉得有更大的坑等着自己去跳一样,心莫名有点儿慌。

    “你是说的真的?”

    “嗯。”

    荣西臣沉吟了一声,淡淡道:“你性子活泼,确实不应该总是束缚着你,也应该有自己的小圈子。”

    “……”

    “温月人品还算不错,可以作为朋友交往,我不会阻拦你。”

    “……”

    这算是同意她和温月的奸情了?

    啊呸呸呸……是友谊往来!

    宁汐觉得万分不敢置信,这么善解人意还是荣西臣吗?

    “但是,有些碰不得的人,你最好也能记住我的话,离远一点。”

    他的语气骤然变冷,凝视着她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刚才上的是谁的车?”

    “啊……谁?”

    宁汐故作一脸茫然,“温月说要去墓园看望一位故友,我就陪她去了,然后就在那边遇到了温月的另一个朋友,好像姓顾。回来的时候,对方说要送我们,我和温月才上了车的。”

    荣西臣微微蹙眉,对容榕道:“告诉她,刚才那辆车是谁的。”

    容榕听到命令,立马就给宁汐解释起来:“夫人,你刚才确实上了一辆很危险的车,送你们回来的那位顾姓男士,应该就是盛天娱乐城顾爷的独子,顾墨寒。”

    “……”

    这个她当然知道。

    但是从容榕嘴巴里听出来,显然危险系数都跟着高了不少。

    “顾爷也是前不久才对外宣布自己有这么一个亲儿子的,并且打算自己退位后将由独子顾墨寒继承名下所有的产业,您知道盛天娱乐城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吗?”

    宁汐知道,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她却只能假装什么都不懂的傻白甜,摇了摇头。

    容榕神色凝重道:“盛天娱乐城,一般正经人都不会去踏足。顾爷私底下经营着各种违法交易,却能够轻松避开管制,做了那么多年这条黑路子的老大,最主要的原因是,上头的允许。因为有些东西,它是越管便越肆意。而顾爷的存在,更像是一种制衡。再通俗一点来说,顾爷的盛天娱乐城,就是b市的黑暗帝国,他的地位甚至还高于现在的荣老爷子。”

    “……”

    这一点她倒是没有比较过,从十六岁那年起,对顾爷的印象就是可怕的大魔头。

    而这个大魔头还时时刻刻想要把自己的儿子抓回去变成新的大魔头!

    “这顾爷做的生意不光彩,自然也就得罪了不少人。所以跟他沾上边的人,都有可能被他的仇家给盯上,更何况他这个独子是近期才回归的,那就更加引人注目了。七爷不让您接触那位顾墨寒先生,也是这个原因。希望夫人能理解体谅……”

    听完容榕的话,宁汐的目光缓缓地看向荣西臣,撇嘴道:“担心我直接说,我能明白的好吗?又不是小孩子,这点道理都不懂。”

    “明白之后你做到了吗?”

    荣西臣声音凉凉地问道,明显对她能说到做到这一点保持质疑。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反正我又不是真傻,谁还不爱惜自己的小命呢?”

    宁汐说的理所当然,并且认真承诺道:“我知道你们是关心我,为我好,心意我领了,建议的收着,以后不管去哪里,做什么,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第一时间把自己的小命给保护好。”

    见她态度这么认真又诚恳。

    荣西臣才没再说话,算是暂时相信她这一套说词了。

    车子开回别墅,荣西臣和容枫上了楼。

    宁汐才有时间拽着容榕问,“不是说要去出差吗?为什么又留下来了?”

    “当然是为了夫人你啊!”

    容榕认真地回答道:“宁夫人接到海外的一个通知后,就马不停蹄给七爷打了电话,让七爷过去一趟,夫人你知道吗?当时七爷已经准备登机了,从机场赶回来的,喏,你看,行李还在我的手里头拿着呢。”

    宁汐低头一看,确实,她手里不仅有自己的行李箱,还有荣西臣的。

    “七爷原计划和谢大哥一起去国一趟的,似乎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却因为宁夫人一个托付你的电话,就取消了行程,让谢大哥一个人赶过去处理了。夫人可能是性子活泼,不喜欢那么多的约束,但是七爷对您的约束,也是保护您的一种方式。他是真心地爱您,才会不顾一切回来照顾您的。夫人,您要不,想个法子哄哄七爷?”

    容榕非常好心地提议道,就怕自己这个神助攻达不到那个效果。

    而宁汐,听到荣西臣是因为自己才取消行程,心里头也很不是滋味,有种又感动又无奈的情绪。

    宁妈妈要出差,为什么先给荣西臣打电话,而不是给她打电话呢?

    哪怕是询问一下也行啊……

    那她一定会说服宁妈妈不要把自己托付给荣西臣的!

    现在这样的情况,反倒是她耽误了荣西臣去处理什么重要的事情,让她莫名有些内疚。

    “怎么哄?我可不擅长做这个。”

    宁汐撇了撇嘴,一下子就瘫倒在沙发上,两眼茫然地望着天花板。

    容榕笑眯眯地蹲下身,在她面前说道:“其实七爷是个很容易满足的男人,只需要夫人你多一点关心,多一点爱就好了。”

    “容易满足?”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听到容榕说荣西臣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男人就忍不住往床上那方面去想……

    真特么是在逗她的吧?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