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88章 嫉妒的男人①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咳咳咳……”

    宁汐是被口里浓郁的苦味药剂呛醒的,还没睁开眼睛就觉得唇瓣软软的,像是被吻住了,而且这个怀抱还特别的熟悉……

    睁开眼睛后,她就看到荣西臣不大好看的冷漠俊脸。

    “宁汐小姐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再转头,就看到了面前站着的方然。

    她就很快明白过来了,自己被救起来了。

    “好多了……就是,有点苦。”

    她砸吧了一下嘴,眉头紧拧,抬头看着荣西臣,问:“你的嘴也是苦的。”

    方然轻咳了两声,从兜里掏出两颗糖递给了宁汐,微笑道:“刚才七爷给你喂药,所以……对了,外头抓回来的那个袭击宁汐小姐的人我还没检查呢,现在出去看一下。”

    他话说到一半,就感受到荣西臣那凌厉的目光,于是不得不拔腿往外跑。

    宁汐也是傻眼了,很快就明白方然话里的意思,荣西臣八成是给她嘴对嘴喂的药!

    想到这里,她的脸也忍不住烧红起来,不敢去看荣西臣,剥着方然给的糖,往自己嘴巴里塞一颗后,讨好地把另一颗剥好送到男人的嘴边,问:“很甜的,吃吗?”

    荣西臣深邃的眸子沉沉地凝视着她。

    宁汐被他看得心虚,忍不住舔了舔发干的唇瓣,小声说:“你不吃,那我吃咯?”

    说着,就要把糖往自己的嘴里放。

    然而下一秒,整个人就被压倒在了床上,带着一丝愠怒惩罚霸道的吻狠狠落下,惹得她忍不住惊呼一声,唇齿里的糖就已经被他的舌头给勾走了。

    浓郁的甜香很快就在口腔里散开,掩盖了药剂的苦涩,为了汲取更多的甜蜜,宁汐也很努力地想要把糖果从他的嘴里给抢回来。

    然而效果甚微,他依旧掌控着节奏,或霸道或温柔地与她纠缠着,直到她呼吸微变,才舍得慢慢放开她。

    他黑沉的眸底划过一抹不虞,隐忍沉息道:“出事了还知道给我打电话?这是给你的奖励。”

    “……”

    一个,吻?

    宁汐有点发懵,呆呆地看着他。

    然而他的手却从她的脸蛋缓缓地向下滑到了锁骨,眸子微微眯起,透着一丝危险,沉冷道:“但是你不听话,没有说一声就从这个房间里跑出去,这个账也一样要算。”

    “我哪里有偷跑出去?你在洗澡,我自己提前离开,这不是很正常吗?而且就是去楼下,又不是真的往外逃……”

    宁汐咬了咬唇,有些不甘心地反驳道。

    “你还想真的跑去哪里?”

    他压低了声音,眸色危险地质问。

    宁汐抓着他的胳膊,撇开脸,说:“哪儿都不去,所以,荣西臣你可不可以起来了,你好重,压得我34d都要变成34a了!”

    “……”

    明明那么严肃地话题,她都能一秒钟变成搞笑转移话题。

    荣西臣揉了揉青筋微突的太阳穴,深呼吸冷静了一会儿,扫了一眼她的34d,最后还是选择暂时放过她。

    “这笔账先欠着,总会让你加倍偿还的。”

    他松开了扣着她腰身的手,很快就下了床。

    宁汐这会儿才有一种解脱释放的快慰,松了一口气后,就从床上爬起来了。

    “袭击我的人呢?我要去问问,到底是谁这么大费周章、不惜代价的找一个瘾君子来绑架我!”

    而且现在细细一想,又总觉得对方用的迷香跟普通的迷香很是不一样。

    拉开门后,她就看到了办公室里四个人围着一个倒在地上不得动弹的男人。

    “小汐,你醒了?”

    温月看见她安然无恙,也是比较开心的。

    宁汐点了点头,“没什么事了,就是刚才迷药吸多了,有点晕。”

    “嗯,没事就好。”

    温月转头指着地上的男人问她,“打算怎么处置?”

    宁汐也不着急回答,而是问容榕和容枫,有没有审问点什么出来。

    两人都摇了摇头。

    方然笑道:“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这家伙有毒瘾,关起来晾个一天,毒瘾一犯,就什么都招了。”

    “这主意倒是不错,很省力气。”

    温月赞同地点了点头。

    容枫道:“既然如此,我就先找个地方把他关起来吧。”

    袭击宁汐的男人此刻已经被全身麻醉,不夸张的说,除了一双眼珠子还能动之外,连舌头都被麻痹了,可想而知宁汐给他打的这一针剂到底有多厉害。

    让容枫把人带下去之前,宁汐又找了个抹布,往男人嘴里一塞,拍手幽幽地说道:“这种亡命之徒,自然也要防止他药效过了之后咬舌自尽!”

    方然听完,立即就对她竖起了大拇指,“不错!”

    容枫调查了监控,发现对方身上携带了总裁专用电梯的卡,才能够顺利进到电梯里的。

    “七爷,您看。”

    他将卡递给了荣西臣。

    荣西臣微微蹙眉,翻看了那张卡后,冷声问:“公司里有多少人持有这张卡?”

    “两个。七爷、宁汐小姐还有我和容榕以及谢大哥,全都是录入指纹系统的。剩下的两张是备用卡,一张在秘书部部长方芳手里,还有另一张在公司安保部部长梁磊那里……”

    “查出来了?”

    “嗯,是梁磊失职,遗失了禁卡。”

    荣西臣脸色阴沉,看着宁汐的背影,直接将手里的禁卡给折断了,冷声道:“尽快处置。”

    “明白。”

    另一边,温月看宁汐已经没什么事情了,就说道:“今天这个意外确实有点吓人,看来我们只能下一次再约个下午茶了。”

    “别啊,我今天还是有时间的,要不现在就去吃下午茶?”

    宁汐好不容易再见到温月,当然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然而温月看了看荣西臣,男人那阴沉的脸色实在是让人恭维不起。

    她只能不好意思地推开宁汐抓着她的手,压低了声音说:“咱们还是有时间再约吧。”

    说着,眼神示意她看看荣西臣。

    宁汐悄咪咪地转头,看到了男人那张黑沉的脸,也就反应过来温月话里的意思了。

    再待下去,恐怕就真的是要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

    她当然不能让温月遭殃,于是只能恋恋不舍地放人离开了。

    然而,就是这一幕仿佛被人强行分开生离死别的依依不舍,落在荣七爷的眼里,却显得分外刺眼,幽沉的眸子危险的眯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退避三舍的低气压,脸上都已经凝上了一层寒霜……

    容枫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方然也有所差距,抱着胳膊赶紧地求自保!

    只有宁汐,把门打开,送温月出去还舍不得想要送到电梯口。

    “回去吧,下次再见。”

    温月推着她往里走,接着连忙小跑进了电梯,那速度,宁汐站在原地不乐意地撇了撇嘴。

    前世好闺蜜,今生当她是狗皮膏药?

    果然是亲闺蜜无疑!

    扎心了。

    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后,她转身回办公室,然而刚进去就觉得不大对劲。

    看了看在那抱臂发抖的方然,又看了看咳嗽的容枫,她疑惑问:“怎么了?一个个好像冻得马上就要感冒的样子……”

    话还没说完,就对上了荣西臣黑沉的俊脸,她咽了咽口唾沫,干笑道:“好像,空调开得太低了,容枫,你调一下。”

    “好的夫人,我马上去!”

    容枫早就巴不得赶紧离开了,宁汐一发话,他自然就溜得比什么都快。

    方然见状,也道:“啊……急急忙忙赶过来,一杯水都还没喝,我去喝点水!”

    说完,也一溜烟地跑出了办公室,还顺手把大门给关上了。

    “……”

    一个个的也太没义气了,居然放她一个人在这里对抗荣**oss!

    “呵呵,我感觉头还是有点晕,想去泡杯咖啡喝,你要吗?我顺便泡一杯给你带进来?”

    “过来。”

    男人声线沉冷地命令。

    宁汐肩膀瑟缩了一下,本来想拔腿就跑,但想到,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辈子,所以就只能坚强地耿直了脖子,朝荣西臣走了过去。

    然而人一走到他的面前,就被他拽着坐在了大腿上,宁汐整个人是懵的。

    紧接着,男人沉冷的声音在她耳边质问道:“为什么对温月那么好?”

    “……”

    因为她是我闺蜜啊!

    宁汐微微蹙眉,默默咽下腹诽,认真地回道:“因为我和她是朋友。”

    “朋友?未免也好过头了。”

    他伸手强行将她的脸转过来与自己对视,幽沉的眸子凝视着她,静看她眼中给出的答案。

    宁汐对温月的态度,好得让他嫉妒。

    “没有啊……跟人做朋友不都是这样子的吗?”

    听到男人不悦地言语,她连忙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对温月的态度以及相处的方式,因为之前在医院的照顾,她是拉近了和温月的距离,虽然还达不到前世闺蜜的状态,但也是还算不错,并没有超出让人觉得怪异的好。

    只能说荣西臣太敏感了。

    又或者是……这家伙在吃醋?

    想到这一点的宁汐看着荣西臣的目光瞬间就呆住了,张了张嘴就问:“你……不会看见我和温月玩的好,所以就吃醋了吧?荣七爷?”

    荣西臣的脸色可以说是相当淡定了,点了点头,沉吟道:“嗯,我嫉妒。”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