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90章 鸿门宴①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呦,这不是咱们盛天娱乐的大少爷吗?哥,那么久不见,怎么觉得你又意气风发了不少?最近睡了不少咱们盛天娱乐的女人吧?滋味怎么样?是不是比你心里头住着的那个小丫头有味道多了?”

    顾泽勾着桃花眼,一脸邪气地笑看着顾墨寒,用手指头狠狠地戳了戳他的胸口,阴阳怪气地嘲弄着。

    顾墨寒紧拧着眉头,冷冷地看着他,神色厌恶,微微侧身后,避开了他的手,冷声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顾泽嗤笑了一声,“哥,你还真是冷漠。听不懂?还是不想听?你要是再这样的态度,那你心里头的那个小甜心,可就有危险咯!”

    “滚开!”

    顾墨寒双眸冰冷阴寒,伸手用力地将他推开,径直向前走开。

    顾泽玩味地眯着眸子,勾唇粲然森冷地低笑道:“真希望你能喜欢我送的礼物,我的大哥。”

    “……”

    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让顾墨寒拉开车门的动作微微一顿,但很快,他便没有再理会,钻进了车子里,不一会儿就让司机开车离开。

    顾泽见他车子开走,还十分嚣张挑衅地吹了口哨!

    顾墨寒透过后视镜看到了他的一举一动,脸色越发阴沉难看。

    “小少爷,时间差不多了,要上楼去给顾爷打报告了吧?”

    顾泽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笑呵呵地提醒道。

    “切,知道了,走吧。”

    他眸底划过浓浓的戾气,嘴角笑起来时都挂着一抹阴狠,冷笑一声后,就转头走进盛天娱乐城。

    “让你派去的人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走进电梯,顾泽一边抽着雪茄吞云吐雾,一边询问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道:“今天找到机会了,不出意外就能给大少把这份礼物给送过去。”

    “啧,这顾墨寒的口味实在是越来越烂了。之前是个女博士,好歹脱了制服能算个女人,现在居然看上了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丫头!真是有趣,听说那个小丫头还是荣西臣的女人对吗?”

    “是的,浩瀚集团的总裁,荣西臣,荣家七爷。”

    “啊……这场戏,真是越来越让人期待了呢。”

    顾泽一双阴目眯起,笑得格外阴森慑人……

    “顾爷,泽少爷过来了。”

    德叔见顾泽等人进门,就在正在打高尔夫球的顾爷耳边低声提醒了一句。

    “嗯。”

    顾爷沉吟一声后,一球杆挥出去,球缓缓向前进,再进洞,嗵的声音,新球又在起始点冒了出来。

    他抖了抖肩膀,将手里的高尔夫球杆递给了德叔,才转头扫了一眼刚走进来的顾泽,道:“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

    “爸,我做事您还不放心吗?保证办的妥妥的,不用半个月,那边的新城就可以开工建设了!”

    顾泽自信地说着,高昂着下巴,显得倨傲又得意。

    而顾爷自然也是不吝啬夸赞地给了一句不错。

    “你做事从来都不会让我失望。”

    顾爷对这个养子的能力还是肯定的,包括一部分处理事情的手段,大多时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年轻、敢拼,只要不过分,其他的都还好说。

    顾泽笑了笑,走到沙发坐在了他的对面,说:“爸,其实我的想法是,咱们的省南据点场地,还能再稍微往外扩展,到时候搞个比那什么破星城会所还要高端的会所,和咱们的新城挨着,肯定要更火爆!”

    顾爷神色沉着地倒着茶,不紧不慢,也不急着回答,就将倒好的茶水放置在了顾泽的面前,“你的想法不错。但是这样很容易越界。政府那边只批给我们一块地,而且还是废了不少的力气谈下来的,现在还上哪里找地扩展去?”

    “附近不是有个旧的村落吗?给一笔钱买那片地不就行了?”

    顾泽理所当然的回道,对于这个计划,早已经势在必得。

    只要新城顺利建成,以后就有可能成为他最主要的根据地,那边,才是真正属于他的地盘。

    “你去了解那个村子没有?”

    顾爷淡声问道。

    顾泽拧眉,愣了一下回道:“这种事情,找手底下的人去谈不就行了?不用人,请他们回来吃干饭的吗?”

    说着,他就冷冷地扫了一眼站在后头的跟班中年男子。

    “哈哈,要是真像你说的那么容易,你以为,我会不想到扩张?”

    顾爷看着顾泽,喝了一口茶后,淡淡的说道:“你想买的那块地,是张村的祖坟,他们村祖宗们,世代都葬在那一片,虽然陆陆续续迁出去了一部分,但有些人,还是比较执着的,想要到这块地,给足够的补偿还是不够的。”

    “这件事情多简单,给钱不肯卖,那就让人去恐吓呗!”

    顾泽这话一说完,就察觉的顾爷的脸色不对,旋即就连忙闭上了嘴。

    顾爷抬眸,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别忘记我们现在是什么身份,胡闹也要有个限度,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个敏感时期风头紧,千万不能有什么大动作负面影响传出去,否则会影响我们新城的计划。那块地皮,政府就可以利用你犯事的理由给收回去!”

    顾泽咬牙切齿,狠声道:“那怎么办?就这样白白浪费这个好机会?”

    “新城的建设暂时就这样,别的你都不要去想。做好自己本分的工作才是最主要的。阿泽,记住我对你说的话。”

    “爸!”

    顾泽不甘心地站起了身。

    顾爷对着他摆了摆手,一脸不想再继续谈下去的样子,“新城具体的事宜你写份报告给我,没其他的事情就先去把饭吃了吧。别饿着了。”

    “……”

    轻描淡写的两句话,让顾泽只能硬生生地把气给憋了回去,紧握双拳,咬着唇瓣,不甘心地低下了头,“我知道了爸,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就转身快步地走出了办公室。

    门被重新关上。

    顾爷对德叔招了招手,“你都在那里站一整天了,还不赶紧过来喝杯茶!”

    德叔微微蹙眉,走过去,接过了顾爷的茶,道了谢后才说道:“泽少爷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顾爷,新城建设这件事情,您真的打算全部交给泽少爷去做?”

    “阿泽是有点本事,但是太过于急功近利了。其实这些年,他对墨寒做的那些事情我都清楚,不过只当是小打小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当年收养阿泽的目的你也是清楚的,就是想给墨寒找一块磨刀石,他的性子太刚太正,不适合这一行,可是我又只有这么一个亲儿子,不让他来继承我的一切,还能有谁呢?”

    说着,顾爷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阿泽对我也是有孝心的,以后我会好好地补偿他。”

    德叔见他这样的言语,就知道他心里有数,亲儿子和养子之间,永远都是亲儿子最好。

    而他在顾爷身边那么久,未来的时间,也是要为顾墨寒服务的……

    ……

    “操!”

    顾泽进了电梯,立马就气急败坏地狠狠锤了电梯壁好几下,目露凶光道:“动不动就跟我谈这儿那儿的影响,盛天娱乐城那么多年了,还不是安然无恙?!”

    中年男人道:“小少爷别生气,至少现在顾爷还是信任您的,都把新城建设交给你去处理安排了。”

    “切,你当我傻?不知道他心里头想的是什么吗?这么多年都不把顾墨寒给找回来,现在才来认亲儿子,要公开,不就是想让我给顾墨寒做嫁衣裳吗?我顾泽是那么好欺负的人?”

    “小少爷还是小声点,这毕竟是盛天娱乐,这话传到顾爷的耳朵里就不好了。”

    “有什么不好的?难道还不允许我抱怨两句了?算了,你也是个怂包,闭上嘴吧!这话听着都让人更加烦躁了!”

    出了电梯,顾泽一脸阴沉,威风凛凛地走出了盛天娱乐的大门。

    中年男人沉着脸,没再说话,快步跟了上去,但在准备上车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电话,让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了起来。

    上车的顾泽见他还在外面站着磨蹭,就很不耐烦地呵斥道:“还傻站在那里做什么?难道要本少爷亲自去请你上车吗?”

    中年男人用力地摇了摇头,颤抖着双手,将手机递给了顾泽,“小少爷……是,是荣西臣那边人的电话。”

    “你说什么?”

    顾泽一脸阴沉,立马就抢过了他手里的电话,紧接着就听到一个冰冷的男声缓缓开口,“顾泽先生,对于您无礼且试图伤害我们家夫人的行为,七爷感到很不高兴。”

    顾泽一听,脸色极其阴沉,捏紧了手机,冷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荣西臣高不高兴关我什么事情?什么伤害你们家夫人,我听不懂!”

    “不懂?没关系,很快您就会懂了。”

    男声冷冷地说完这句话,就挂掉了。

    顾泽气得直接将手机从窗户扔了出去,砸个稀巴烂,怒火滔天地瞪着中年男人,“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居然会让荣西臣知道是我让人去绑架那小丫头的!”

    “小少爷,我……”

    “废物,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你就好好想想,要把左手还是右手给砍掉吧!”

    话音一落,他用力地关上了车门,没一会儿车子就绝尘而去。

    而中年男人只能一脸惨白如霜地蹲下身,去捡那被摔得稀巴烂的手机……

    浩瀚大厦,总裁办公室——

    “七爷,已经给顾泽打过电话了,但他并不承认这件事情是他让人做的。”

    容枫垂首站在荣西臣的身边说道。

    坐在沙发上的宁汐已经竖起耳朵在听了,没想到荣西臣这么干脆利落,问出主谋之后就立即打电话去算账了。

    不过很显然,对方似乎想赖账。

    她静气凝神,就听到荣西臣沉冷的声线道:“打电话约顾爷见一面。”

    “您要去见顾爷?”

    “嗯。”

    说着,荣西臣便站起了身,“立即安排,今晚就要见到他。”

    站在原地的容枫有些傻眼了,要知道,顾爷可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人物,虽然曾经七爷跟顾爷打过几次交道,但对上那个老狐狸,连七爷都说能避则避,现在为了夫人的事情……

    这么想着,他默默把目光移到了正在沙发上吃点心的宁汐身上,顿时觉得有种红颜祸水的感觉!

    宁汐被他看得有点懵,总有种自己闯了什么大祸的感觉,心头有点发虚。

    然后,荣西臣就径直朝她走了过来。

    “怎么了?你工作完成了,要回去了吗?”

    “不是。”

    荣西臣握紧了她的手,说:“带你去见一个人。”

    “啊……”

    见顾爷?

    得了吧,她一点都不想见那个大魔头!

    然而荣西臣的决定没人能更改,不一会儿人就被拉去换衣服了。

    等准备好出来的时候,两人都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衣服。

    容枫站在门口,见两人出来,便上前对荣西臣道:“已经给顾爷那边打电话了,说有空,晚上可以一起吃个晚饭。”

    “嗯。”

    荣西臣整理了一下袖口,就转头看向站在身后的宁汐,便朝她伸出了一只手。

    宁汐愣了一下,裙摆也不拉了,很自然地就握住了他伸过来的手,顺势与他并排走,问道:“真的要去见那位顾爷?”

    “怎么了?”

    进了电梯,荣西臣发现宁汐好像对于顾爷还是有一定认知的,便沉声问道:“你害怕?”

    “听说他杀人不眨眼,动不动就要把人剁手剁脚,要多凶残就有多凶残!”

    荣西臣淡淡挑眉,勾唇问道:“从哪里来的这些听说?”

    “网上查的,盛天娱乐城顾爷,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吧?你这样子过去,不就是去鸿门宴吗?”

    “不去,怎么替你报仇?”

    荣西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伸手撩了一下她鬓角垂落的几根发丝,垂首在她耳边低语道:“有我在。”

    “嗯!”

    宁汐抓紧了他的手,听到这三个字,就觉得很感动,毕竟这个鸿门宴,还是因为她才去闯的。

    可是那也改变不了她怂的事实!

    她也不是没见过顾爷,但是每次的印象都十分糟糕,以至于总能在她心底留下点不可磨灭的阴影。

    哪怕是有荣西臣在身边,也就只能稍微减轻她那一点紧绷感而已。

    很快的,车子就到了和顾爷约定好吃晚饭的酒店门口。

    宁汐紧跟在荣西臣的身边,由服务员的带领下,很快就到了订好的包厢门口。

    凑巧的是,那顾爷也刚好带着人从另一边的电梯里走了出来。

    “荣老七!”

    顾爷中气十足的一喊,带着爽朗的笑声,拄着拐杖不紧不慢地朝荣西臣走了过去。

    荣西臣淡淡一笑,问好道:“顾爷。”

    “难得你有这个心请我吃饭,我怎么能不赏脸过来呢?来,今天非得多灌你几杯酒不可!”

    说着,他就上前拉住了荣西臣的胳膊,也是在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了站在荣西臣身边的小丫头。

    “咦,这位就是你刚讨来的小媳妇儿?长得怪水灵的,是叫那个宁……宁汐对吧?”

    如果你不知道顾爷的身份时,他现在笑呵呵的模样,跟普通的长辈是没什么两样的,但最可怕的是,他那双宛如雄鹰锐利的眼睛微眯,只稍看你一眼,你都会被吓得浑身发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被询问到的宁汐扣紧了荣西臣的手,张了张嘴,就认真恭敬地喊了一句“顾爷好。”。

    “哈哈……这小丫头不错!”

    顾爷抚掌大笑起来,“现在的小姑娘,听到我的名号就怕,连正眼都不敢看我一眼,说什么我长得像修罗,被我多看一眼就性命堪忧……你这小姑娘,似乎并不这么觉得,好像一点也不害怕我。这样的小姑娘,我也就只见过一个,现在就加你一个……只是巧合的是,你们两个的名字都还是一样!”

    “……”

    宁汐有些无语,当年第一次见顾爷,她是无知,所以无所畏惧。

    现在呢,是有荣西臣这个靠山,所以无所畏惧,能一样吗?

    不过这话从顾爷的口里说出来,就十分有意思了。

    “到底是七爷选的妻子,与旁的小姑娘不一样也是正常。”

    一旁的德叔也附和地笑道:“时间也差不多了,顾爷和七爷还是先进包厢入座吧。”

    “顾爷先请。”

    荣西臣作为晚辈,自然是姿态恭敬地让顾爷先走。

    顾爷点了点头,带着笑意就走进了包厢。

    而荣西臣和宁汐尾随其后。

    不一会儿,三人就落了座。

    一把酒拿上来,德叔就开始倒,顾爷笑呵呵地看着荣西臣说:“你这小子,今天可是你主动请我吃饭的,客随主便,是不是应该应我的要求,多陪我喝几杯呢?”

    “如果顾爷想喝,我自然奉陪。”

    荣西臣淡淡地微笑着,接过了德叔递过来的那杯白酒。

    “不过今天请顾爷来,除了吃饭,还有另一外一件事情……”

    顾爷一听,脸色就变了,凉凉地看着荣西臣,冷哼不悦道:“你这个臭小子,我就知道请我吃饭准没好事,说吧,有什么事情能麻烦到让你主动来请我吃饭的?”

    “是关于我太太的事情。”

    “这小丫头?”

    顾爷看向宁汐,更疑惑了,“荣老七,你可别对你叔叔我卖关子,你知道,我年纪大了,脑子都不大好使,有什么话咱们还是来直接一点的比较好。”

    “好。”

    荣西臣点了点头,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扫了一眼容枫后,示意他下去把人带上来。

    不一会儿,中午袭击宁汐的瘾君子就被带了上来,直接推倒在了地上。

    那人看见顾爷,立马就从地上哆嗦地爬起来扑过去,一鼻涕一把泪地苦求着:“顾爷,顾爷这件事情全都是泽少爷让我做的,是他让我去绑架宁汐的,说只要我把这件事情办成了,就给我钱,还帮我找器官移植!真的都不关我的事,您行行好,让七爷放了我吧……我好痛苦,我想要吸……要吸……”

    说着,这人再一次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

    顾爷一脸阴沉,抬脚就对着他的胸口狠狠一踹!

    直接就把人踹出三四米开外,撞到墙上,吐了不少的酸水……

    紧接着,就愤怒地喊了一句阿德,厉声命令道:“立刻给我打电话让顾泽那臭小子滚过来!”

    “是,顾爷。”

    德叔很快就转身出去打电话了。

    顾爷一口吞掉一杯白酒,脸色已经气得涨红,一双阴鸷鹰眼也满是戾气,“这混小子,成天不干好事,就知道给我闯祸!荣老七这事儿你放心,该怎么解决,我今天就在这里都给你解决了!”

    末了,他又对着德叔喊话,“再打个电话让墨寒也过来!”

    听到顾墨寒的名字,宁汐就愣了一下,但很快她就恢复正常了,看着荣西臣气定神闲一点都不着急的模样,她也就不那么紧张了。

    只是没想到,今天的‘鸿门宴’还能让她再见顾墨寒。

    这间酒店离盛天娱乐城不算远,所以顾爷一发话,不管顾泽还是顾墨寒,都不得不放下手头的事情赶过来。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到达酒店的。

    在楼下,遇见顾墨寒的顾泽还忍不住冷嘲热讽对方一番。

    结果一走进包厢,刚叫完人,发现荣西臣也在这里,再想说话时,顾爷那拐杖就狠狠地招呼在了他的膝盖上!

    “逆子!”

    顾爷几乎是气得站起了身,拿着拐杖怒指顾泽。

    顾泽双膝吃痛跪在地上,整个人都懵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顾爷为什么要这样子对他!

    顾墨寒也奇怪着,但很快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宁汐的身上,再看看荣西臣,想到德叔刚才提醒他的几句话,心中才隐隐有了几分猜测。

    这顾泽作天作地,终于踢到一块不得了的铁板了!

    “爸,您这是什么意思?”

    顾泽隐忍着怒意,拔高声音问顾爷。

    顾爷冷笑了一声,用拐杖狠狠地敲打着地面,“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心底里就没一点数吗?阿德,把刚才那人拖过来给他看!”

    德叔听到命令,就立马去抓那个还在原地抽搐的瘾君子。

    一看到瘾君子,再扫了一眼坐在那里不动如山、一脸冰冷的荣西臣,顾泽就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他要坑顾墨寒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