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91章 鸿门宴②【玉环加更三千】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还要我告诉你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情吗?”

    顾爷拔高声音,言辞厉声地怒视着跪在地上的顾泽,冷声道:“荣老七的老婆你都敢动,看来是这些年我把你纵容惯了!”

    顾泽脸色苍白,极其不甘心地瞪着坐在那里的荣西臣和宁汐,咬牙切齿、矢口否认:“这个人我不认识,我怎么知道是不是有人利用这件事情来陷害我?”

    说着,他阴狠的目光就转向站在德叔旁边的顾墨寒身上。

    顾墨寒可以说是躺着也中枪了,冷着脸,说:“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大可直说,何必拐弯抹角说我陷害你?我顾墨寒又不是你顾泽,玩不动这些阴私手段。”

    顾泽冷笑一声,连忙跪走到顾爷的面前,抓着他的裤腿说:“爸,我发誓,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半点的关系,我跟荣七爷无冤无仇的,干什么要绑架他的妻子?”

    “你不认?”

    顾爷眯起了眸子,如鹰锐利冰冷的目光紧锁着他。

    顾泽梗着脖子说:“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承认。”

    “好!”

    顾爷大喝一声,对身边的德叔道:“去把他身边的那些手下全都叫过来,一个个的审!”

    听到这话,顾泽就知道老爷子是要动真格的了,顿时吓得脸色一片发白,双拳紧握,极其不甘心地咬着牙齿,额头上也冒了一丝冷汗,绞尽脑汁地想脱罪的办法。

    他本来是想把宁汐绑架来送到顾墨寒的床上,到时候再请一大堆记着拍照发媒体新闻,把这件事情弄得人尽皆知,荣西臣被戴绿帽,肯定不会放过顾墨寒,到时候他就可以不费吹飞之力将顾墨寒给摧毁!

    可是现在反倒成了他被摧毁!

    而这件事情只有两个解决办法,第一,死不承认,就算顾爷查出来下属知道,他也当不知道,说都是手底下人自作主张。可这也需要顾爷的庇护,要是顾爷信了,和荣西臣开了口,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但如果顾爷不信,无论如何,他就只能认罪,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惩罚,也不得而知。

    第二个办法,主动认错,跟荣西臣道歉,但是这样一来,自己为什么要绑架宁汐的目的也会暴露出来。

    平时和顾墨寒小打小闹就算了,现在竟然想要闹这么大,顾爷也不会放过他……

    左思右想,顾泽才猛然发现,在计划失败的那一刻,自己就只有一个后果了!

    “顾爷。”

    德叔打完电话回来,就直接说道:“不需要审,让人去问就问出来了,这件事情,确实是泽少爷让人去做的。”

    “你胡说!”

    顾泽气急败坏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双目赤红地盯着德叔,愤恨道:“你是顾墨寒的人,自然就会帮着他来陷害我!我身边也不知道安插了多少你的人!爸,这件事情我不服!就凭一个烂人几句话的诬陷,也想陷害我,没门!”

    说着,他立即从后腰掏出一把手枪,一脸阴狠地对准躺倒在地上的瘾君子脑袋就是一枪。

    砰的一声,脑浆四溅,浓郁的血腥味散开,弥漫一室,血染一地……

    宁汐几乎被枪声吓得一缩,闭着眼睛靠在荣西臣的胳膊上。

    内心的mmp已经不足以表达她糟糕的心情了。

    她就知道,跟这帮人会面,准没有好事情!

    指不定那枪下一刻就对准了她!

    刚这么想着,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睛,才发现,那枪并没有对准自己和荣西臣,而是对准了顾墨寒!

    她的神经再一次紧绷起来,紧紧地握着双手,看着顾墨寒的目光里透着浓浓的担忧。

    顾泽是个疯子,以前就没少挑衅顾墨寒。

    现在这情况,是打算彻底撕破脸皮,恼羞成怒要拖顾墨寒下水了?!

    被紧靠着的荣西臣很快就感觉到了宁汐身体的身体状态比刚才还要紧绷,再垂眸扫了一下她的脸色,才发现她脸上挂满了担忧,而视线落在了顾墨寒的身上……

    她在担心顾墨寒?

    荣西臣微微蹙眉,眸底划过一抹冰冷。

    继温月之后,就是顾墨寒。

    只有在对着这两个人的时候,宁汐才会露出这种紧张担心的情绪,就好像是本能的反应,在看到两人遇到危险的时候,她会不安。

    到底什么样的关系,才会让她对他们产生这样的情绪?

    朋友?

    亲人?

    还是,爱人?

    荣西臣眸底越发冰冷凝霜,唇抿一线,隐忍压抑着怒意,用力地握紧了宁汐的手腕。

    那种骨头差点被捏碎的痛感,让她几乎痛呼出声,忍下来后,抬头莫名其妙地看着荣西臣这个男人。

    然而他面无表情,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可宁汐还是感觉到了他眼底隐忍的怒意,这点恼怒在她看来有点莫名其妙。

    就算是生这个顾泽的气,也没必要对她这样子动手吧?

    自己手劲有多大,难道心里就没点数吗?

    她气恼地狠狠瞪了荣西臣一眼,带着十分警告,再捏,再捏我就要报仇了!

    大概是这样的表情足够生动,总算是暂时取悦了荣七爷那恼火不悦的心情,抓着她的手才渐渐松了力。

    见他松力,宁汐试图把手给抽回来,可是箍住太紧,怎么抽也抽不出来……

    “放开,你捏疼我了!”

    她凑到他的耳边咬牙切齿地说着。

    可男人依旧不为所动。

    宁汐挣扎着也累,最后泄了一口气,就任由他抓着了。

    目光再转向拿枪指着顾墨寒的顾泽,他双目通红,对着顾爷控诉着:“爸,您不能因为他是您亲儿子您就这样偏袒他!我跟着您这么多年,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都是我自己努力出来的结果!肯定是他为了报复我,在我身边安插了内奸,想用这样卑鄙的方法来陷害我!爸,你不能仅凭他们这些人的一面之词,就给我定罪啊!”

    他说着便哭惨了起来,激动地满脸涨红,握着枪的手倒是一点都不抖。

    顾爷阴沉着脸,伸手握住了他指着顾墨寒的枪,声音冰冷凌厉呵斥道:“顾泽!在我面前你都敢拿枪随便把人给枪毙,看来是真的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你还想狡辩什么?非逼得我用家法是不是!”

    “爸……”

    “死不悔改,你还有脸叫我爸?坐在你面前的你认得清楚是谁吗?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我顾爷的脸面都要被你丢尽了!”

    顾爷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顾泽的脸上,“要么认错道歉,要么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顾爷的儿子!”

    不再是顾爷的儿子?

    听到这句话,连带着刚才那一巴掌,顾泽整个人都懵住了。

    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要是和顾爷解除关系,下场可想而知。

    那些为了盛天娱乐城得罪过的人,肯定会立马来找他算账。

    到时候他的日子可想而知……

    顾泽越想心里越慌,也是在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顾爷养子的身份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就是一把保护伞!

    没了顾爷,在这个圈子里他还能怎么活下去?

    相比之下,家法简直是对他的仁慈了!

    顾泽的手开始颤抖,缓缓将手枪放下,垂下头,带着哭腔道:“爸,我错了……没错,这件事情就是我指使的,但我也没真的想伤害那小丫头,只是想让人把她给活抓回来而已……”

    “畜生,还不快点跟荣老七和那小丫头道歉?!”

    顾爷冷着脸,用拐杖狠狠地砸了他的后背。

    顾泽被砸得一个趔趄,就朝荣西臣和宁汐走了过去。

    到底是被顾爷那句,不认错道歉就别认我这个爸的话给吓到了,虽然很心不甘情不愿,但最后还是低下了头,和荣西臣宁汐道歉。

    “我一时糊涂差点伤了令夫人,荣七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回行吗?”

    “就这样?”

    荣西臣抬眸,深沉的眸子淬着寒冰,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顾泽被这一眼看得浑身发毛,情不自禁地就向后退去,握紧了双拳。

    “不然,荣七爷想要如何?”

    荣西臣连多余的眼神都没再给他,转眸看向顾爷,淡声道:“我和顾爷也有过合作,一直很欣赏顾爷敢作敢为的气节,更是将顾爷当做长辈一样敬重。顾泽是您的养子,不管如何,这件事情我还是希望顾爷能为我做主讨个公道,盛天娱乐城对于顾泽这样的行为,会有什么惩罚?”

    顾爷半眯着眸子,似笑非笑地看着荣西臣,对德叔道:“告诉荣七爷,咱们盛天娱乐城的家法如何。”

    德叔点头,扫了一眼脸色惨白的顾泽,站在荣西臣的面前,沉声道:“没有理由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不管是谁,都得自断一臂作为教训惩戒。”

    自断一臂!

    听到这四个字,宁汐就觉得心里头发毛。

    果然,不应该就这样跟着荣西臣过来的,顾爷的鸿门宴不见血,还能叫鸿门宴吗?

    虽然这次主要的对象并不是她和荣西臣。

    但是这血腥的场面,光想着,就没心情再吃饭了好吗?!

    “爸……”

    顾泽苦苦哀求地看着顾爷,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

    顾爷看了他一眼,旋即深深叹了一口气,对荣西臣说道:“西臣啊,自断一条手臂,我这培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可就真的废了。不如这样,我托大,替他向你求情,小惩大诫,也算是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今后都记着欠你荣老七一个人情怎么样?”

    荣西臣淡淡地扫了一眼顾泽,心底也有了数,对顾爷道:“那顾爷想要怎样小惩大诫?”

    顾爷笑了一声,喊了德叔,扫了一眼顾泽,才冷声说道:“留你一条胳膊,但是规矩还是要守的,不能因为你是我儿子就完全不用承担责任,该你惹出来的祸事,就该你自己负责。德叔,断他两根手指!”

    “是。”

    德叔收到命令,就抓着顾泽的手臂压在桌子上面,拿出匕首,对着他左手的最后两根手指用力地切了下去。

    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以及溅得满桌子的血,宁汐成功地有了一种要反胃的冲动。

    这种感觉和做手术时的那种感觉不一样,是赤裸裸的暴利血腥,凶残地就在她的面前,以赔罪的理由,轻易地断了一个人的手指……

    她浑身紧绷着吞咽了一口唾沫,心底还颤抖地想要转移视线,想只要时间足够,还是能够接回去的!

    “荣老七,这下满意了吧?”

    顾爷蹙眉,一脸厌恶地扫了一眼桌子上放置的断指,对德叔说:“赶紧让人过来收拾收拾,我还要和荣老七吃晚饭呢!”

    德叔笑道:“不如顾爷和荣七爷荣夫人移步另一个包厢里吃饭吧?这边我再让人收拾一下。”

    “好。”

    荣西臣微微点了点头,站起身时,顺便把宁汐给拉了起来,发现她手心里还有一些冷汗,脸色也不大好,八成是被吓到了。

    “爸,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顾墨寒被叫来这边看了一场戏,可以说是非常无聊了,示意,看见顾泽被处置了,自己也就提出要离开了。

    然而顾爷却笑着搂住了他的肩膀,说:“儿子,你急什么?今天叫你过来是一起吃个饭的,这位是荣家老七,年纪和你差不多,可比你有本事多了,你认识一下,以后有什么不懂的事情,也可以跟他请教。”

    说着,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推到了荣西臣面前。

    顾墨寒也是被赶鸭子上架的,对于荣西臣这个男人也跟其他人的了解没什么两样。

    但是看了今天这一出好戏,他还是明白,这个连顾爷都要给面子的男人也是不简单的。

    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他的妻子……

    顾墨寒复杂的目光扫了一眼宁汐,微微蹙眉后,才开了口,对荣西臣伸出了手,淡淡一笑,道:“顾墨寒,今后请荣七爷多多关照。”

    荣西臣目光微冷,自然也就注意到他刚才看宁汐的那一眼,心情自然就是越发不爽起来,沉吟了一声后,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一下,很快就松开了。

    顾爷见状,自然是笑得更开心了,对荣西臣说:“我这个儿子,呆在我身边的时间短,但是能力还是不容小觑的,最近我已经安排他在娱乐城里头慢慢历练了,指不定往后我这个老东西退休了,就要让他来跟你谈合作的事情了。西臣,希望你能把墨寒当兄弟,多给点照顾。”

    荣西臣淡淡地点头,也给足了顾爷面子,“既然顾爷都开了口,那以后也多的是合作的机会。”

    他深沉幽邃的眸子冷冷地凝视着顾墨寒,漠然道:“也希望你不会让我太过失望。”

    “我尽力。”

    顾墨寒镇定回应。

    其实他心里清楚着自己和荣西臣的差距。

    就算是有亲爹顾爷在这里,他撑死也就只是个盛天娱乐城的太子爷而已,而荣西臣不一样,这个男人足够深沉莫测,一手打下了属于自己的江山,是真正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王者。

    “好了,现在大家都认识了,都坐下,准备吃饭吧。德叔,多拿一瓶好酒过来,我今天一定要和西臣一起喝个痛快!”

    “是,顾爷。”

    换一个新的包厢,远离刚才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宁汐的情绪才稍微平复一点,见荣西臣和顾墨寒握手的时候,心里头就有种莫名的怪异感……

    明明是同龄人,被那顾爷那么一说,总觉得荣西臣都大了一个辈分一样。

    今天的这顿饭,吃的最高兴的大概就是这位顾爷了。

    喝酒喝得满脸通红,还一个劲地要拉着荣西臣喝,然而宁汐却偷偷地塞给了他两颗解酒糖,这是容榕给她的,就是防止荣西臣喝醉。

    所以两人喝得差不多的情况下,顾爷就更上脸一点了,而荣西臣也就脸色微红微醺而已。

    “你这小子,酒量倒是越来越不错了,我都有点醉了,你还一脸没事的样子,不错,有进步!”

    顾爷喝大了,一边对荣西臣竖着大拇指,一边给他倒酒。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后头容枫的手机响起来了,看了屏幕显示的来电人员,微一蹙眉,就凑到荣西臣耳边低声说道:“七爷,是老爷子打来的电话。”

    荣西臣举杯的手势微微一顿,停下来看着容枫,眸色沉冷,道:“你去接。”

    “七爷,这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就说我正和顾爷吃晚饭。”

    “明白。”

    容枫见他态度坚决,只得自己拿着手机走出包厢接电话了。

    而坐在对面的顾爷似笑非笑的看着荣西臣,“是荣老爷子打来的电话?看来今天还真是个特别的日子啊!”

    荣西臣沉声道:“恐怕今晚不能再陪顾爷继续喝下去了,希望顾爷能给我个弥补的机会,下次一定陪您喝个痛快。”

    “哈哈哈哈……你这臭小子,今天还不够痛快?再喝下去,我这个老头子都要被你喝去见阎王爷咯!得了吧,你们家荣老爷子那德性我还是知道的,既然他找你,就早点回去吧!”

    “谢谢顾爷体谅。”

    荣西臣站起了身,扫了一眼宁汐,示意她跟上。

    “等下。”

    顾爷又喊住了他,转头对德叔说:“你随荣老七下去,将我准备好放在车里的那瓶酿酒送给他,就当……”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目光灼灼染着笑意看着荣西臣,说:“就当是送给西臣庆贺生日的。”

    听到这话,宁汐就先愣住了。

    容榕不是说,荣西臣今天生日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吗?那为什么顾爷都知道?!

    她一脸疑惑地看了看荣西臣。

    荣西臣面不改色,似乎早就预料到一样,声线沉冷恭敬地道了谢,之后才牵起宁汐的手,离开包厢,走进了电梯。

    宁汐能感觉到他握着自己的大掌那滚烫灼热的温度,同时也从他的眸底看出了一丝隐忍和克制。

    所以,顾爷那句话并不是偶然,甚至还有可能直接戳中了他的心事?

    把进入荣家成为养子的日子当做自己的新生辰,而抛弃原本真正的生日。

    宁汐越想就越觉得另有隐情,回去一定要好好地问问容榕才行!

    包厢内,仅剩顾爷和顾墨寒这对父子。

    顾墨寒早就吃饱了,就坐在那里看着他一杯一杯地喝酒,最后终于忍不住,用手按住了他的手,不让他继续喝。

    “喝那么多,你是想要把自己给喝死吗?”

    顾爷眯着眸子,看了他一眼,“你不早盼望着我死了吗?这会儿要是我喝死了,你不就自由了?”

    “无聊。”

    顾墨寒一脸阴沉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顾爷也不气恼,幽幽地说道:“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看戏?顾泽私底下对我做的那些事情你都清楚,今天叫我来,不就是看他怎么把自己作死吗?”

    “你倒是看得明白。”

    顾爷笑了一声,“顾泽太年轻气盛了,做什么事情都没耐心,沉不住气,但是性子却够狠,敢拼,所以这些年在盛天娱乐,也算是积累了一些威望。而这些东西,恰恰就是对你未来继承盛天娱乐最不利的。”

    听到这话,顾墨寒眉头紧蹙,心思沉了下来。

    “所以你就想用这个办法,找他的错处,压他一压吗?”

    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受了断指教训,顾泽虽然说是罪有应得,但作为养父的顾爷,也是足够可怕。

    顾墨寒几乎不敢相信,如果自己有这么一天,他的这个亲爹,会不会也这样对自己?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些年我不拘着他,也让他越来越放肆。墨寒,你才是我顾三铁的亲生儿子!盛天娱乐城的未来,我都是要留给你的!你认真一点学习,有什么不懂得就问德叔,不然再问我也行!我只想你能快点接手盛天娱乐,往后我到底下去见你妈了,也能告诉她,我们的儿子跟我一样有出息,可棒了!”

    顾爷醉醺醺地,却笑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对着顾墨寒竖起了大拇指。

    说完,他哽咽了一下,捂着脸,像是特别难过一样,呜咽哭泣起来……

    顾墨寒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父亲,坐在那一处,整个人都傻眼了。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去安慰。

    只是第一次让他觉得,好像顾三铁这个父亲,也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

    德叔回来的时候,看见顾爷趴在桌子上嚎哭,而他家少爷则目瞪口呆地看着,顿时也相当地无奈。

    很快就走到了顾爷的身边,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顾爷,您喝醉了,我送您回去吧?”

    “醉、醉什么醉?我高兴呢!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哭一会儿不行吗?出去,你们都出去!”

    他结结巴巴地连一句话都说得断断续续,说没醉,谁信呢?

    德叔很是无奈,安抚道:“您高兴想哭,那也回家哭,万一在这里被人看见了,可是要上新闻头条的,让人看笑话。”

    一听到这话,顾爷立马就把头抬起来了,双颊通红,眯着眼睛挂着泪水狐疑地看着他, “阿德,你可别骗我啊!”

    “顾爷,我什么时候骗过您了?走吧,咱先回家,回家后再继续哭行吗?”

    “嗯嗯……回、回家!”

    顾爷站起身时,踉踉跄跄,好像分分钟都要跌倒在地上,德叔眼疾手快的扶着,转过背就要把人给背起来。

    然而却被顾墨寒给一手挡住了。

    “德叔,您腰不好,让我来吧。”

    顾墨寒沉声说着,就从他的手里将顾爷拉扯过来,转身把人背了起来。

    因为有着这背上沉甸甸的重量,每个步子,他走得格外稳健,眸底的神色也逐渐变得坚定决然起来。

    而顾爷迷迷糊糊地靠在他的肩膀上,用很小的声音嘀咕着:“慧娴啊……我、我不能对不起你,所以一定要把儿子教好……”

    几乎是在那一瞬间,一股酸涩在他的眼眶里泛起,喉咙哽咽。

    顾墨寒第一次感觉到,背上的这个男人,给自己的到底是怎样一份沉甸甸的父爱……

    “少爷,您累了吗?如果累的话,换我来也没关系。”

    刚出电梯,德叔就担忧地询问着。

    顾墨寒摇了摇头,将眼底酸涩的泪水逼了回去,声线沙哑着说:“没事,我年轻,不算什么。”

    “唉……”

    德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顾墨寒背着顾爷的背影,多了几分欣慰。

    很快的,顾爷就被放在了车上,而顾墨寒给他系好安全带后,才走到了副驾驶座位上。

    德叔开车,扫了一眼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的顾墨寒,幽幽道:“顾爷还是第一次在少爷面前这么失态吧?”

    顾墨寒点了点头,“嗯。”

    “其实,顾爷也不是第一次喝醉酒之后这样子了,不过一般只有在亲近的人面前才会露出这样脆弱的一面。自打夫人去世之后,他也是一个人偷偷喝酒喝醉,然后锁在房间里自言自语。”

    “经常这样子?”

    顾墨寒错愕地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

    “可不是嘛?我跟着顾爷几十年了,他的性子我怎么也能了解个七七八八。外头的人都说顾爷手腕狠辣,才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可是又有几个人知道,坐在这个位置上时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呢?顾爷一年比一年急着将名下的产业都抛光,不再做哪些见不得人的买卖。可是这也不是顾爷说不做就真的能不做的……少爷知道zy这个组织吗?”

    “zy?”

    顾墨寒一脸茫然不解地看着他。

    德叔点了点头,“这是个掌握着c国命脉的组织,拥有号称天眼存在的监控系统,但凡被列入监控目标的,都逃不过它的眼。你父亲,顾爷,为了让盛天娱乐城在b市有立足之地,几十年前就答应和他们合作,直到现在,顾爷的一举一动,都还被对方掌控着。很多底下的交易,也算是zy的人给命令进行的。你父亲的存在,就相当于他们可用于不法交易的棋子,一旦你父亲脱离他们掌控,亦或者再没有利用价值,不仅仅是你父亲,你、顾泽,甚至整个盛天娱乐城,都可能面临被覆灭的危险。”

    顾墨寒第一次听到这样深入的可怕的信息。

    一个号称黑暗帝国的盛天娱乐城,竟然只是某个组织监控的随时都有可能被摧毁的棋子?

    “那我爸他……”

    “顾爷近几年都在谋划脱离他们的掌控,但是很难。于是想从你这一辈入手,省南据点的新城其实只是个幌子,真正的新城不在省南据点。为的就是掩人耳目,好偷天换日!而今天顾爷带您来见荣家七爷,也有这个目的,希望您能够努力和荣七爷交好,并且成功合作。”

    顾墨寒蹙眉,不解:“这件事情跟荣西臣又有什么关系?”

    “有……有一件事情,荣西臣拥有摆脱zy监控的能力,这也就是顾爷为什么一直看好他的缘故。你想一想,在几乎所有人都被监控的情况下,唯独他,能满天过来,这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德叔说着,神色也越发严肃起来,“这并不是开玩笑,我跟少爷说那么多,是因为少爷已经长大了,不像小时候那般任性了。我也相信您一定不会让顾爷失望!”

    顾墨寒转头看了一眼在后车座上昏昏欲睡的男人,不由得嗤笑了一声,“我从小就以为,他是个大坏蛋,干着些见不得人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也是这样身不由己……”

    那么这些年来,他是不是厌恶错人了?

    白白地错过了那么多年应该享有的父爱?

    不过……

    他又笑了笑,好像现在也不迟。

    “所以,您的意思是,只有和荣西臣合作,盛天娱乐城,才会有新的未来对吗?”

    “是的。”

    “只要摆脱了zy的监控,往后盛天娱乐城就由我们自己做主?”

    “嗯。这也是顾爷所希望的,他不想自己的心血,到头来还要毁在那些见不得光的人手里。”

    “我明白了。”

    顾墨寒转头看向车窗外,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嗤笑玩味道:“好像,比我想象中的要更有趣许多!”

    ……

    “怎么样,还好吧?”

    宁汐拧了毛巾帮荣西臣擦脸。

    虽然吃了解酒糖,但还是有点醉了,他的脸颊红着,目光看起来很清醒,可是要以这样的状态去见荣老爷子,似乎不太好。

    毕竟荣家庄园里头,还有位事事看他不顺眼的荣老太太在,要是撞见了,少不得要被嘲弄几句。

    荣西臣没有回答她,而是紧紧抓住了她的手,亲吻着她的手背,然后将她的手抵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他不说,宁汐也不知道到底是难受还是不难受。

    想起今天还是他的生日,好像自己也草率地什么都没准备。

    就在准备去荣家庄园的路上,买了个小的生日蛋糕,拿到车上去给荣西臣,想让他吃一点,指不定还能解解酒再缓缓。

    荣西臣看着她傻乎乎地捧着蛋糕的样子,忍不住失笑了一声。

    宁汐被他笑愣了,茫然问:“不喜欢蛋糕?”

    话刚说完,她猛地才想起之前容榕说过的,荣西臣对甜点很挑剔,不是高级西点师做的,一般不会吃……

    所以,她无奈地看了看自己手里捧着的蛋糕,大概今天自己也是有点糊涂了吧!

    “你不吃的话……那我替你吃好了。”

    她自说自话着,就捧着蛋糕,拿起刀叉就开始切,还问开车的容枫吃不吃。

    容枫还没回答,她手里的蛋糕就已经被微醺的荣西臣给抢了过去,微微挑眉沉声道:“谁说我不吃了?”

    “……”

    宁汐拿着叉子的动作尴尬一僵,下一刻,手里的叉子就被男人给抢了过去。

    一口一口的,姿态优雅地,不一会儿,这一份五寸的小蛋糕就被他一口不剩地吃进了肚子里。

    宁汐:“……”

    她几乎是瞠目结舌看着他吃完的。

    明明刚吃完晚饭,还吃了不少酒,这男人竟然还能吃下一份蛋糕?!

    胃这是得多大啊!

    她撇了撇嘴,晃着已经光秃秃的纸盘子,目光幽怨地看了正在擦嘴的男人一眼,“好歹也给我留一口。”

    “那不是我的生日蛋糕吗?”

    “是……是这样的没错,但是生日蛋糕不是应该分享一下吗?”

    “你想吃?”

    荣西臣凑到了她的面前,蛋糕的奶香淡淡地传了出来,引诱着宁汐的味蕾。

    然而她却十分的有骨气,将手里的纸盘子一扔,双手环胸,说:“算了,等我下次想吃,再去买不就成了?”

    “……”

    荣西臣眸色沉沉地凝视着她,旋即,直接凑到她的面前,扣住她的后脑勺,对着她那香软的唇瓣用力地吻了上去。

    浓郁的蛋糕奶香夹杂着醇厚的酒香在唇齿间蔓延,甜甜酥麻的味道很快侵占了她的味蕾,随之而来的是男人温柔细致、浅出深入的吻……

    “唔……”

    宁汐几乎快要被吻窒息了,才从这种诱人沉沦的迷醉深吻中逃脱出来,涨红了脸,双手抵在了他的胸膛上。

    紧接着,就听到他那磁性喑哑的嗓音,充满魅惑地在她耳边沉息低笑道:“这样……不就吃到了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