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92章 鸿门宴③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宁汐羞红了脸,连忙撇开脸,咬着唇瓣,心如鼓捣,低头揪着他的衣领,结结巴巴地说:“那、那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嗯?”

    荣西臣半眯着眸子,微凉的指腹细细的抚摸着她柔软殷红的唇瓣,仿佛那香软的触感还在他齿间回味着。

    宁汐被问得涨红了脸,喉咙梗着,左思右想,才妥协的憋出来一句,“好吧,一样的。”

    虽然没吃到蛋糕,但荣西臣的一个吻,却已经让她尝够了甜头。

    她怕自己再纠缠下去,荣禽兽就要在这车里头兽性大发了!

    为了保住节操,她选择先怂一下!

    也好在荣西臣不过是有几分逗弄她的心思,并没想真的对她做什么,毕竟等一下还是要去见老爷子的。

    见她妥协后又不甘心的小委屈模样,他心情就莫名好了不少。

    旋即,便轻笑着将她拥入了自己的话中,紧紧地抱着。

    宁汐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弄愣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反应,抻着两只手,犹豫了一下后,才缓缓地抱住了他的后背。

    在抱住他的那一刻,她就觉得他勒住自己身体的手臂更紧了几分,紧接着,低沉沙哑的嗓音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你买的蛋糕很不错,但是比起蛋糕,我更喜欢美味可口的你。”

    逼仄的车厢弥漫着令人躁动的暧昧气息,本来想要冷静下来的心,因为这样一句撩动心弦的情话而再次变得燥热悸动起来……

    宁汐感觉自己的脸颊和耳朵都是滚烫的,也能听到他胸腔里那一声声沉稳有力的心跳,仿佛只有她一个人的心是乱地在颤抖的。

    哪怕是在说情话的时候,荣西臣还能保持这样冷静沉着,就好像直接拿一盆冷水从她的头上浇了下来,感觉有点好笑,又很滑稽。

    她的手慢慢从他的后背移动到胸口前那颗跳动的心脏。

    能说出那样动听撩人的情话,却没有和自己一样的悸动,这让她感觉有点不爽……

    荣西臣看到了她蹙眉不悦的样子,再加上她抚摸着自己心脏的动作,就猜测得到她在想些什么了,于是,抓住了她的右手,往下一拉。

    宁汐愣了下,抬眸看着他,对上了那双幽邃深沉却带着淡淡宠溺笑意的目光,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手已经触摸到了冰冷的皮带扣,紧接着向下……

    相反的灼热温度和硬度几乎吓得她想要立即将手给缩回来,然而却被用力地按住了,耳边传来男人一声低沉的闷哼,沙哑道:“也就只有遇到你之后,我才知道自己的自制力原来这么差,宁汐……”

    “啊……”

    她刚出一声,就被低头的他吻住了上嘴唇,细细的吸允啃咬着,微疼的感觉逼得她眼底都染上了一丝雾气。

    “我很开心。”

    他沉息着,温柔细密的吻一点点从柔软的唇瓣转移到了额头上。

    宁汐微闭着眼睛,听到他说这四个字的时候,心底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

    好像让他开心,也能让自己心情更愉悦一点。

    这算什么现象?

    这么想着,连她自己都愣住了。

    然而在她发呆的时候,男人的吻已经再一次落下……

    直到车子缓缓开进荣家庄园,容枫喊了一句到了,某个食髓知味的男人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唇。

    而宁汐,差不多是个被吻缺氧的废人了!

    很快,她就被荣西臣拉着下了车。

    “那个啥,老爷子是喊你进去,我就不去了吧?我和容枫在车上等你就好了。”

    她揉了揉发红滚烫的脸颊,羞红的意还没从脸上退下来,而且她还感觉自己的唇瓣有点发疼,好像是被亲……肿了?

    再加上她对那位是非不分的荣老爷子实在谈不上有什么好印象,所以一点都不想跟荣西臣进去。

    “陪我进去。”

    霸道的四个字,很快就镇压了宁汐的不乐意。

    荣西臣要她陪,她连挣脱的机会都没有,不一会儿就被拽着进了庄园里头。

    好似早就知道他们会过来一样,容管家就站在门口,笑意冉冉地迎接着他们,“七爷,七夫人,二位请进。”

    荣西臣点了点头,就着他侧身让开的路走进了屋里,而宁汐则被他牵着一路向前走。

    荣老爷子端坐在客厅里,正捧着茶,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再抬头,就看见走到了自己面前的荣西臣,以及他身旁牵着的那小丫头。

    “父亲。”

    “嗯,今天是你生辰,我让厨房给你煮了一碗长寿面。”

    他的话音一落,容管家就从厨房那边把面给端了过来,放在了荣西臣的面前。

    “谢谢父亲。”

    荣西臣声线冷然地道着谢,动作优雅从容地将那碗面端了起来。

    宁汐愣了一下,想到他今天已经吃那么多东西了,再把这碗长寿面吃下去,不得撑死吗?

    于是,就想开口阻止他吃面。

    反正她在荣老爷子的面前没什么好印象了,也不怕再糟糕一点。

    她伸手抓住了荣西臣的手腕,声音不高不低地说道:“今天顾爷给你庆生,高兴喝了那么多酒、吃了那么多饭,刚才又吃了蛋糕,这面不要吃太多了……”

    荣西臣眸色深沉地看着她,嘴角微微勾勒起了一抹浅淡笑意,宠溺地点了点头,“好,听你的。”

    本来宁汐就没打算遮遮掩掩的提示,现在两人这样一堆话,自然是全都落在了荣老爷子的耳朵里,顿时脸色便阴沉了下来,不虞地盯着她看。

    旋即,才将目光转向了才把长寿面吃了两口就准备放下的荣西臣身上,冷声凌厉道:“老七!”

    “父亲,今天跟顾爷多喝了几杯,身体有些不适,面就吃到这里,谢谢父亲还记得我的生辰,西臣,先回去了。”

    荣西臣放下碗筷后就站起了身,神色恭敬地对荣老爷子说出了这一番话。

    从未被这样子对待的荣老爷子可以说是怒不可遏了,嚯地站起身,用拐杖狠狠地敲了一下地面,指着桌子上剩下的面说:“从前你都是在这边把面吃完才离开的,我不管你今天是什么理由,老七,面必须吃完!”

    “……”

    宁汐一脸奇怪地看着突然发起火起来就逼人吃面的荣老爷子,可以说是非常地莫名其妙了。

    “荣老爷子,西臣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吧?今天吃的有点多,面恐怕吃不下去了,所以不能再继续吃,如果您介意……”

    她扫了一眼容管家,继续道:“能麻烦管家先生把面打包一下吗?毕竟是老爷子的心意,现在吃不完,带回去,等晚一点就让西臣吃,这样总行了吧?”

    最后一句话她是问荣老爷子的。

    但对方对她吹胡子瞪眼,目光凌厉冰冷,嗤笑嘲讽道:“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臭丫头,谁给你的胆子和我顶嘴的?”

    “老容,不准打包!老七,你要是还当我是你父亲,今天这碗面,就老老实实地给我吃完!”

    “老爷子,您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宁汐拧着眉头,看着荣老爷子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就觉得不喜。

    “不讲道理?”

    荣老爷子怒极反笑,转头对容管家冷笑地指着宁汐说:“你看看,一个小丫头,在我的地盘上还想要我讲道理?!”

    容管家陪笑着,蹙眉,看着宁汐说:“七夫人,这是七爷和先生之间的父子家事,还请您不要插手的好。”

    这话一出,宁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荣老爷子不知道发什么疯,今天就是找理由来折腾荣西臣的!

    可她今天偏偏就是要和这个老头子作对一番!

    于是,她挣开荣西臣拉着的手,很快就将放在桌面上的那碗面给端了起来,然后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头灌、连嚼带吞。

    这一举动,自然是惊住了在场所有人。

    甚至荣西臣的脸色,都渐渐阴沉了下来。

    很快的,一碗面就全都进了宁汐的面子,她将碗放下,拿纸巾擦了擦嘴,看着容管家,说:“管家先生,夫妻本来就是一体的,你说这件事情是西臣和老爷子之间的私事,我就不爱听了。既然西臣他吃不下去,作为妻子的我替他把面给吃完,有问题吗?”

    “这……”

    容管家脸色难看地看向了荣老爷子。

    后者脸色铁青,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在跳动着,大概是真的被宁汐这样放肆的举动给气狠了,手抖地指着荣西臣,怒斥道:“这就是你娶的女人!目无尊长、不懂尊卑!”

    荣西臣沉着脸,对着宁汐冷声喊道:“过来。”

    宁汐被他发冷的语调下了一大跳,愣了一下,捂住嘴防止一个饱嗝被打出来,就老老实实地走到了他的面前。

    看那架势,就好像真的要替荣老爷子教训她一顿一样!

    让她心头忍不住有些发虚。

    看了看荣西臣不大好看的脸色,她以为对方再次开口会把她狠狠地训斥一顿,然而结果却相反。

    荣西臣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身,将她拢入怀中半抱着,之后才眸色沉冷,神色冷然地对荣老爷子说:“父亲,就像您说的,宁汐年纪小,确实有点不懂事。不过这也是我荣西臣惯着的,您要是看不惯,以后我和她都尽量不会再出现在您的面前。今天这碗面,宁汐吃下了,也就等于我吃下了,谢谢父亲那么多年依旧记住我的生日,每一次都让人为我准备这样一碗长寿面。今天陪顾爷喝了不少酒,身体不大舒服,就先告辞了。”

    话一说完,就带着宁汐转身往外走。

    荣老爷子气得一个你字许久才吐出来,最后满脸失望之极的看着荣西臣离去的背影,用力地掐住了容管家的胳膊,气恼不已地说:“你看看老七……他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子对待我这个父亲的,都是那个叫宁汐的小丫头!为了她,老七越来越放肆,越来越不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了!”

    “先生,或许七爷真的身体不是很舒服,您也知道,毕竟今天这个日子……”

    容管家欲言又止,后面的话已经不需要再说下去了。

    荣老爷子气得用拐杖狠狠地敲了好几下地面,最后只能恨恨的说:“红颜祸水,当初我就应该不管用什么代价,都要阻止老七和那小丫头订婚的!”

    “……”

    容管家见状,也不劝他了。

    因为在荣老爷子的心里头,已经认定了荣西臣是因为宁汐才会这样子忤逆他的!

    “爷爷怎么了?是晚饭不好吃吗?怎么看起来这么生气的样子?”

    荣怀从楼下走下来,脸上带着笑意,缓缓走到了荣老爷子的面前,扫了一眼桌子放着的空碗筷。

    “哼,还不都是你那个七叔!”

    荣老爷子冷哼了一声后,就不说话了。

    站在一旁的容管家才继续解释道:“刚才七爷过来了,先生让人给七爷煮了一碗长寿面,七爷没吃。全让七夫人给吃完了。”

    “长寿面?是了,今天似乎是七叔的生日,原来爷爷每年都会让人煮长寿面给七叔吃吗?”

    荣怀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空碗,话里有话地说着。

    荣老爷子沉着脸,说:“当年我在收养老七的时候,主张把他的生日更改为进荣家的日子,为的就是让他别记得那一天发生的事情!他才多大?我也是为了他好……可头年的时候,他就自己偷偷去厨房找吴妈给他做长寿面,我看见了,那时候才明白过来,就算是我想让他忘记,他自己也不能真的不在意,所以每年都会吩咐厨房在这一天煮上一碗长寿面,看着他吃完。”

    “今天七爷没把面吃完,还因为七夫人和先生起了争执,所以先生就发了火气。”

    荣怀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会儿,便对荣老爷子说:“其实爷爷,这件事情也怪不得七叔,毕竟遭遇家庭变故的时候,他才五六岁,正是懵懂的时候,在心底留下些不可磨灭的阴影也正常。或许就是因为记忆太深刻,所以到现在,七叔都想方设法地去寻求当初的真相……”

    最后两个字,他刻意地咬重了几分,目不转睛地看着荣老爷子脸上的神色……

    果不其然,在他把这些话说完之后,老爷子的脸色就渐渐变了。

    “寻找什么真相?”

    他气恼地拍了一下桌面,眸底竟然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便敛了起来,看向荣怀。

    “我听说,七叔之前派容谢去了一趟y国,目的就是去找那些当年被流放的实验室研究人员……以及近期,似乎还让容谢秘密拜访了裴老爷子。”

    “裴老头?好端端的他让人去找裴老头做什么?”

    荣老爷子心头一跳,越想,眉头便皱的越紧,脸色也越来越阴沉。

    荣怀似笑非笑:“或许查出当年实验室案件的真相,已经成为七叔的执念了。”

    “爷爷,孙儿就不跟你多说了,奶奶还在等我过去呢。”

    说着,他便站起了身,很快就上楼梯离开了。

    然而在楼梯口时,也不忘看了一眼荣老爷子那张充满了狐疑的脸色。

    “老容。”

    荣老爷子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拐杖,冷声问道:“你立即让人去查查,是不是像阿怀说的那样,老七在调查当年的事情。”

    “好。”

    容管家应着,很快就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荣老爷子拄着拐杖,阴着脸陷入了沉思,苍老冷锐的目光竟划过一抹忐忑不安,心底更是决然地想:当年的事情绝对不能让老七知道!

    ……

    “容枫,打电话让方然到别墅。”

    荣西臣一出大门就对站在车旁的容枫说了这句话,再加上他微微蹙眉,似乎是在紧张搂着的宁汐模样,让容枫以为真的出了什么要紧的大事,便立马给方然打了电话。

    而宁汐到底还是忍不住,打了个饱嗝。

    听到荣西臣说打电话叫方然,她就拽住了他的手臂,说:“不过多吃了一碗面,最多有点撑而已,没必要让医生过来的。”

    “你就不怕面里真的有毒?”

    荣西臣沉着眸子,目光幽沉地凝视着她,握着她的手更紧了几分。

    “不过一碗长寿面,怎么说也是你养父,还那么疼你,不可能在面里头下毒吧?”

    宁汐狐疑地看着他,“要是真的有毒,那你岂不是吃了二十几年了?”

    “……”

    荣西臣看着她的目光越发无奈,这个丫头明明小心思那么多,对一些事情也相当警惕,可偏偏有时候,心大的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让人放心。

    “为什么这个眼神看我?不会是……真的有毒吧?”

    宁汐不是没脑子,她之所以敢吃那碗面,第一是看不下去那老管家说她和荣西臣关系的话,第二就是单纯想怼那荣老爷子,出一口憋了好久的气!

    荣老爷子疼荣家老七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如果真的想要用一碗面对付荣西臣,也不需要等到这个时候吧?

    只是很显然,因为今天她也在场的缘故,荣老爷子就开始刁难了。

    “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

    宁汐被他这说到一半还不过的话给搞得神经都紧绷起来,下意识地就握紧了他的手,吞咽了一口唾沫,催促道:“你别说话只说一半行吗?想急死谁?”

    荣西臣勾唇淡淡一笑,垂首,凑到了她的耳边,低沉道:“你的胆子倒是比我想象中要大……万一那碗面只是个圈套,你也上赶着吃?”

    他拨弄着她垂落下来的几缕发丝,看着她蹙起眉头,一脸认真地回道:“我又不傻,我会选择把面打翻的。”

    荣西臣失笑,看着她的目光越发温柔宠溺,“嗯,确实不傻。”

    “……”

    宁汐撇了撇嘴,心里很想送他一对白眼的。

    别以为用那样的目光看着她,她就听不出来这话里头那敷衍勉强的意思!

    “好歹是你的养父,我们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

    宁汐想了想,还是有些担心的。

    毕竟现在人人都知道,虽然荣西臣是荣老爷子的养子,但教养得却比亲儿子还亲。

    如果和老爷子闹不愉快的事情传出去,肯定也会产生些不良影响。

    荣西臣淡淡道:“无碍,有我在,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因着这句话,才让宁汐本来提着的小心脏缓缓地放下,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最后,方然还是过来了一趟,听荣西臣的意思,简单地给宁汐的身体做了个检查。

    然后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

    直到荣西臣被容枫叫着走开了一会儿,方然才看着宁汐,默默地说道:“也许,您需要来一点消食片?”

    宁汐摸了摸有些发胀的肚子,忧伤地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方然笑了笑,立马从药箱里拿了一盒消食片出来,调侃道:“七爷可真是疼您,不过是吃撑了,也要叫医生过来看看。”

    宁汐斜睨了他一眼,接过消食片就吃了三片,一边嚼着一边说道:“他吃的比我还多。”

    “……”

    方然彻底无语了。

    很快就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扫了一眼楼梯方向,荣西臣和容枫都没在,他就对宁汐说:“那我就先回去了,麻烦您等一下和七爷说一声就好。”

    “嗯,谢了。”

    宁汐手里翻转着消食片,忽然想到什么,抬头喊住了方然。

    方然停下脚步,转头疑惑地看着她。

    宁汐抿了抿唇,沉声问道:“你哥知道很多白方毅的事情,是不是如果找到你哥,也许还能一起找到那个被送走的,宁曦的……孩子?”

    方然被她这么一问,也是一愣。

    因为这也不是她第一次追问孩子的情况了,一次可能是因为好奇,那第二次呢?第三次呢?会不会太过上心了?

    他微微蹙眉,点头回道:“理论上是这样说,但是我哥现在都下落不明……”

    “难道你自己查了那么久,一点下落都没有?”

    “……”

    方然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眸底划过一抹冷光,静静地注视着宁汐,声线沉冷地问道:“关于线索,我确实有,不过在说出来之前,我有一个问题想先请宁汐小姐为我解答一下。”

    “嗯?”

    宁汐见他神色都认真了起来,不由得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微微点了点头,“你问吧。”

    方然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您和这位宁曦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关心她女儿的下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