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93章 黑户①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如果方然是在她和温月联手之前问这个问题,她还真的找不到能圆过去的借口。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和温月接触、关系越好,就说明她了解这些更理所当然。

    “因为宁曦是温月的好朋友,如果温月知道好友的孩子还活着的话,肯定会想要把人找到的。”

    宁汐说着,低头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神色自然地喝了一口。

    方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发现她回答这个问题时并没有一丝犹疑,心底就有点忍不住怀疑自己,难道是他想太多了?

    “难得,宁汐小姐和温月小姐关系已经到这么密切的地步了。关于孩子的事情,就算想知道,确实,应该先找到我哥才对……”

    说着,他又扶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神色认真严肃的说道:“我之前调查我哥失踪前把车子开到了市外一个村庄处,可那边的人跟我说,车子停在那边已经很久了,但却没有任何人见到过车主。”

    他哥失踪,他自然比任何人都着急,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先查车子的行驶记录,很快就发现车子是在他哥失踪的前一天被开往那个村庄的。

    “除此之外,就没其他的线索了?”

    宁汐还是不大相信,好好地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无端失踪,连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找不到。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种亲人失踪的感觉,最是让人煎熬。

    她一定要想办法找到方然哥哥方锐才行!

    “不过,我一直在等一个人开口……”

    “什么意思?”

    宁汐诧异地看着他,连忙追问道。

    “之前我给你和荣七爷他们都说过,白方毅调换死婴是请医院太平间一位好友帮忙的,虽然不能肯定,但或许,白方毅的这位好友知道孩子的下落?”

    知道孩子的下落!

    这句话像是在宁汐的心底炸开,让原本的失望再一次变成了期望。

    她双眸泛光地看着方然,问:“那你那句,等他开口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愿意告诉你?”

    方然点了点头,“他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特别孤僻,之前我去找他的时候,告诉他白方毅死了的事情,他的态度也十分冷漠。当时我就问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白方毅不是他的好朋友吗?他看了我一眼……”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脑海几乎还能浮现那人阴寒彻骨的眼神,十分瘆人。

    “然后对我说,已经见过他的尸体了。”

    “……”

    宁汐越听,越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忍不住就寒毛直竖,摸了摸手臂上浮起来的鸡皮疙瘩……

    “没了?”

    见方然没了下文,她虽然觉得发毛,但还是想要知道结果。

    “之后我又问了他是不是清楚白方毅并不是普通的死亡,结果他又看了我一眼,说知道不知道又怎么样,反正都不关他的事情。”

    方然说着,心底也是憋着一口气的。

    那人性子实在是孤僻古怪,哪怕用钱诱惑想要询问更多的东西,他也不再开口,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人无比头疼!

    宁汐心中一定,立马对方然说道:“你把他的地址电话姓名都给我。”

    方然微微挑眉,笑问:“怎么,你确定要亲自去找那个人?宁汐小姐,作为过来人,我还是不建议你去找他的,我怕你还没跟他说几句话,就会先被吓死!”

    “少说废话!”

    她拿起抱枕就朝方然砸了过去,催促道:“快点用短信发给我,我找不找这个人,就不用你关心了。”

    方然无奈:“宁汐小姐,你这过河拆桥也太狠了吧?七爷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

    男人沉冷的声音冷不丁地从后头响起。

    宁汐猛地转头一看,荣西臣已经从楼上不紧不慢地走下来了。

    方然连忙干笑着解释道:“也没什么,就是给宁汐小姐吃了消食片,她觉得舒服点了,就马上要赶我走,连杯热茶都不舍得给我喝。”

    说着,和宁汐对视了一眼。

    后者凉凉的扫了他一眼后,轻哼一声,也没说话,相当于默认了。

    于是,在荣西臣朝这边走过来之前,方然便道:“宁汐小姐也没有其他的问题了,那七爷,我就先回去了。”

    “嗯。”

    荣西臣点了头,方然自然是走的飞快,不一会儿就出门没了影儿。

    他缓步走到了宁汐的身后,微微俯身,垂首在她耳边低沉问道:“好点了?”

    宁汐拿起了桌子上放着的消食片,递给他后笑眯眯道:“我本来就没什么大问题,倒是你,还是吃点消食片助消化吧。”

    荣西臣接过了她手里的消食片,也很听话地吃了三颗。

    在他吃药片的时候,宁汐就扫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才发现已经临近十二点了,而自己好像还没有跟某人说生日快乐。

    于是,很快就轻咳了几下,算清了清嗓子。

    荣西臣见她咳嗽,还有点担忧地询问:“不是说没事吗?怎么又咳了?”

    宁汐脸色微红,手握拳抵唇,压低了声音说:“我好像还欠你一句生日快乐。”

    说着,便拉住了荣西臣的领结,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地说道:“西臣,生日快乐。”

    那轻如鸿毛的六个字,轻轻拂过他的心头,撩动着那难耐燥热和悸动。

    荣西臣眸色深沉地握住了她的肩膀,凝视着她清澈的眸子,声线沙哑道:“生日快乐说了,但你还欠我一件生日礼物。”

    “……”

    生日礼物?

    宁汐一脸懵逼状,“不是在车上的时候买了生日蛋糕了吗?那就是生日礼物啊!”

    虽然随便了点,但好歹是她亲手去买的好吗?!

    荣西臣眸子微垂,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更想要另一件生日礼物。”

    “……”

    喂喂,大佬,做人要不要这么贪心啊?

    宁汐正想要赏他两个白眼鄙夷一下顺便说不行,但话还没说出口,整个人身体一腾空,就被这男人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喂,你想做什么?!”

    她惊呼了一声,慌忙地拍打着他的胸口!

    然而男人压根不为所动,大阔步就将他抱着往楼梯上走。

    哪怕她想要挣脱出来,也被他控制得死死的。

    “收我想要的生日礼物。”

    男人语气认真严肃,快步之间,已经将房门给打开了。

    当整个人被放到床上的时候,宁汐还有什么不明白?

    他要的生日礼物,真特么是一般人都承受不起啊!

    “换……换一个!”

    再马上就要被扒掉衣服的时候,宁汐哭唧唧的喊了停。

    “不行。”

    然而却被一口残忍的拒绝,欺身压上。

    宁汐崩溃地要把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推开,仰着脖子,最后才憋出了一句,“真的不行!我、我来大姨妈了!”

    “……”

    荣西臣眸底酝酿着浓浓的欲色,自然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放过她,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这肉还吃不吃了?

    他十分冷静沉着,温热的手就直接朝她的小裤裤里探去……

    “你看,我没骗你吧?”

    宁汐眼泪巴巴地看着那马上就要兽性大发的男人,暗自腹诽着:幸好我机智,去买小蛋糕的时候,又到隔壁顺便买了m巾!

    “……”

    荣西臣眸色一沉,脸色都有些黑如锅底,还要继续往下探,却被她用力地抓住了,小狐狸狡黠的目光了透着一丝慌乱着急,像极了怕被揭穿什么一样……

    “再下去你可就要血染双手了,大佬,您歇歇好?”

    她清澈的眸子里满是讨好的神色。

    荣西臣微微勾唇,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旋即作势缓慢退出。

    而发现他要撤离的时候,宁汐的眉眼也像是松一口气一样疏散开来。

    然而下一刻,确是冷不丁被刺激出来的一声惊呼!

    “荣西臣,你!”

    宁汐气急败坏,抬腿就要去踢人。

    可是男人却用力地抓住了她的脚,用力往下一拽,疼的她脸色一变再变。

    男人微微俯身,吻住了她圆润的耳珠,颤抖的酥麻逐渐侵占她的每一根神经,宁汐溃不成军……

    “骗我。”

    他如此冷酷笃定,“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宁汐抓紧了被子,狠得咬牙切齿捶被道:“不知道!说了来大姨妈,你还……”

    这个禽兽真的是一天不发情就会死吗?

    他不肾亏,她都要累虚脱了好吗?

    “没有血腥味。”

    “……”

    短短的五个字,把还想辩解,假借m巾逃避的宁汐给堵得死死地,目瞪口呆,连话都说不出来一个字了。

    还能说什么?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她一个小萝卜头,怎么玩的过荣西臣这个大淫魔?

    最后,就又是一晚不知疲倦的纠缠……

    送了一晚上的生日礼物,宁汐觉得自己已经是条只剩下骨头的鱼了。

    让荣西臣禁欲的计划已经迫在眉睫!

    从而在她的脑子里,都生成了一个能减弱男人某能力的制药配方了!

    然而一想起制药,她就想起昨晚和方然的对话。

    连忙拿手机一看,对方已经把那人的信息都发了过来。

    她眸色深沉地看着短信上面那人的名字——殷绪。

    “夫人,您起来了吗?”

    正看着,门口就想起容榕的声音,宁汐连忙从床上爬起来,翻着衣柜拿睡衣给自己套上之后,才去开的门。

    “夫人?”

    容榕看她脸色还算不错,便笑道:“七爷早上就吩咐吴妈煮点红枣桂圆粥给您补补,您梳洗后吃些吧。”

    “嗯嗯,你先放在那里吧。”

    宁汐点着头,顺手给温月发去了那条信息后,就把手机扔到床上,连忙跑进浴室里了。

    容榕刚把粥放下,那边手机就响了起来,走过去就看到亮着的屏幕上有温月回复的信息——

    殷绪?小汐,你突然给我发这个人的资料做什么?

    这句话引起了她的好奇,于是容榕就打开了手机里的短信部分,很快就看到了关于这个殷绪的资料。

    仁和医院太平间工作人员,殷绪,男,34岁,电话号码137*****1。

    “好端端的,夫人手里怎么会有这个人的信息?”

    容榕疑惑着,很快就把内容记下,然后把手机页面复原,放回了床上。

    也恰好在这个时候,宁汐从浴室里沐浴梳洗完走了出来,闻着那香浓的早餐,就停不住脚步地走了过去。

    “好香啊!”

    “小心烫,那夫人先吃着,吃完再叫我。”

    容榕笑着叮嘱了一句后,就转身走出了房间。

    叮咚。

    手机信息声音一响,宁汐才从美食的诱惑中回过神,就看到温月发来的三四条信息,询问她发那殷绪的资料是什么意思。

    宁汐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下午有空吗?”

    温月疑惑地问她:“怎么了?”

    “我想你陪我去一个地方,顺便告诉你一些事情。”

    听到她这么说,温月就看了下下午安排的行程,没什么大事情,就和她约了个时间。

    “那我下午去浩瀚大厦那边和你会和。”

    “好。”

    挂了电话后,宁汐才大快朵颐地吃起粥来,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心底有数着。

    之前她是怕孩子被荣一航母子发现还活着,但是距离宣布遗嘱的日子越来越近,她必须做另一件打算了!

    吃完饭后,她就换好了衣服下楼,让宁汐送自己去浩瀚大厦。

    容榕一听,满脸笑意,以为宁汐终于开窍了,知道主动去黏着自家七爷了。

    然而等人到了浩瀚大厦门口,就看见宁汐一下车就朝温月直奔而去,两人说笑着就准备上温月的车。

    容榕见状,急忙喊住了宁汐。

    宁汐对她说:“等下你上去的时候跟你家七爷说一声,我和温律师出去玩一下,很快就会回来的。”

    “夫人……”

    容榕有些为难地说:“您知道,七爷不让我离开您身边的。”

    宁汐指了指跟在温月车子后头的几个保镖,说:“你看,温律师的保镖都在,所以你也应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才对。反正你上去就跟他这么说,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不会让他担心。”

    说完,就和温月一起上了车,对容榕挥手再见。

    容榕站在原地,看着两辆车子缓缓开走,揉了揉发疼的额头,抚摸了一下耳朵上的蓝牙耳机,哭丧着说:“哥,夫人又跑了。”

    话音一落,耳机那头便传来了毫无兄妹爱的丧心病狂笑声……

    “笑笑笑,笑个屁,我让你查的那个人怎么样了?”

    容榕气恼不已,差点没把耳机直接摘下来扔掉。

    容枫好一会儿才止住笑声,说:“哥办事,你还不放心?殷绪这个人,好像确实有点古怪。”

    容榕一听,立马就凝神认真了起来,“怎么了?”

    “他是个黑户。”

    “……”

    “嗯,就是没有身份证明的一个人,是仁和医院太平间的收尸工作人员,这个工作一般很少人会接受,毕竟c国人对这死人还是挺忌讳的。据调查,他在这太平间工作也至少有五年的时间,殷绪这个名字,也是他进了医院之后才改的,所以五年前的信息,属于一片空白。”

    容枫漫不经心地说着,最后才问道:“莫名其妙的,你怎么会关注起一个收尸人来?”

    容榕脸色越发沉凝,看了看宁汐温月那车开走的方向,才回应道:“我上去跟你说,这个信息,是我在夫人的手机里看到的……”

    ……

    车上。

    听完宁汐的话,温月震惊地许久没缓过神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你……你是说,宁曦的女儿,还活着?”

    “嗯。”

    “这个消息可靠吗?是谁告诉你的?孩子还活着,那孩子现在在哪里?宁曦知道吗?”

    温月已经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眼睛也红了起来,“不,不对,宁曦生下孩子就没了……就算孩子活着,她也不知道啊……”

    宁汐抱住了她,温声安抚道:“你先冷静点,听我说完。”

    “嗯。”

    温月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眼前这个女孩比她还要小十几岁,可是总能给她一种安全可靠的信任感。

    就像现在,她无比期待着宁汐的解释,仿佛曾经的绝望重新找到了一抹亮光,仅仅一点星火,就能够再次照亮整个夜空。

    这是希望。

    宁汐解释道:“这件事情也算是偶然,是方然,也就是西臣的家庭医生告诉我的。当初给宁曦接生的那位医生白方毅,和这个殷绪是好友,白方毅不忍心杀害小生命,就找殷绪把孩子换掉了。宁曦的女儿还活着,被白方毅送走了。”

    “那我们快点去找这个白方毅啊!”

    温月急的。

    如果孩子还活着的话,那到时候宁氏制药的一切,都可以由孩子继承了。

    但同时这也有一个风险,毕竟宁曦死了,孩子就算活着,抚养权和监护权也都归父亲荣一航所有,到时候他们也可以以监管的名义将这笔财产占为己有……

    这么想着,她就觉得还是不可行,便很快就冷静下来了,也很快明白宁汐会跟自己说殷绪的原因。

    “不找白方毅,找殷绪,难道是这个白方毅……”

    “他死了。暴毙家中,是荣一航母子动的手脚,却没有人敢查,唯一敢查的就是方然的哥哥方锐,但方锐因为查了这件事情,至今也下落不明。唯一关于这个孩子的线索只有殷绪了。”

    “所以你来找我去一个地方,就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车子已经开到了仁和医院门口,一切也就都明了了……

    然而,很快她们就遇到了新问题。

    仁和医院太平间,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够进去的,两人理所当然地被拦在了门外。

    “这个殷绪,难道就不下班回家的吗?到时候我们在门口围堵他不就行了?”

    温月拧着眉,对于被拦截下来的事情,自然是非常不满。

    宁汐摇了摇头,“殷绪一直以来都住在医院,除了太平间,就是医院里头的员工宿舍,而这个两个地方,哪个我们都去不了……”

    所以,她也十分地发愁。

    但很快,她就想到了一个可以帮她忙的人,立马就给那人打了电话……

    方然接到宁汐的电话,并且听闻她就在仁和医院,要去见殷绪的时候才,差点没吓得把注射器扎在自己的大腿上!

    “殷绪不是您想见就能见的,还是别任性了,回去吧。”

    他也算是苦口婆心,本来他上次进去见人后的体验都不是很好。

    现在想象,都觉得有些寒气在背呢!

    “为什么?我只不过是想去问几个问题而已。太平间和员工宿舍都进不去,你上次是怎么进去的?你只需要告诉我们这个就行,其余的都不需要管。”

    “……”

    怎么能不管?

    殷绪那人那么古怪,万一宁汐进去里头出事了,荣西臣一查,那不得剥了他方然的皮?

    这么一想,他就立马放下手里的手术刀和注射器,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换上西装外套,对电话里头的宁汐说:“那您先在那边等等,我现在马上赶过去,带你们去见殷绪。”

    “好,我们等你。”

    挂了电话的宁汐,又转头扫了一眼那太平间三个字,越看,还真是越觉得毛骨悚然……

    不过为了找到女儿,哪怕前方是人间地狱,她要去闯它一闯!

    方然很快就赶到了医院,在门口看到了宁汐和温月。

    “二位姑奶奶,你们可真是够任性的,你以为这医院的太平间想进就能随便进的?”

    “进不去,才找你过来,少说废话,说吧,有什么主意?”

    宁汐抬腿踢了一下他的膝盖,催促问道。

    方然扫了一眼人来人往的医院,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医院一个小侧门上,对两人招了招手,说:“跟我过来。”

    温月和宁汐对视了一眼,便跟上了他的脚步。

    几分钟后,三个几乎把全身都包裹着严实的蓝衣清洁工便新鲜出炉了——

    宁汐有些嫌弃地闻了闻衣服上浓浓的异味,说:“非得扮成这个样子才行?”

    方然点了点头,“只有这个办法了,我上次来运气好点,在这里找到了一套需要换洗的医生白大褂,才成功混进去的。有衣服穿你们还是别挑剔了。”

    温月宁汐看了对方一眼,目光中透着浓浓的相互同情,好在口罩一戴上,有什么味道也都能忍下来了。

    之后,在方然的带领下,他们推着清洁车打开了前往太平间的大门……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