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94章 黑户②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空荡的走廊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如果放在前世,作为信奉科学的无神主义者,宁汐别说是在这阴森又寒气冲天的太平间溜达一圈了,就算让她往尸体堆里头扎,最多也就担心担心别被某些病原体感染而已,但现在,她真的是怕会撞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毕竟她自己本身,从宁曦变成宁汐,就是一件特别令人匪夷所思的‘神事儿’。

    所以一走进太平间,她几乎是死死地拉住了温月的胳膊,神色紧绷着,让自己保持冷静。

    被搂着的温月见她这般如临大敌,也是很无奈,“你如果实在太害怕,不如在外面等我们?”

    “不行。”

    宁汐立马摇头拒绝这个提议,事关她的女儿,她怎么能就这样轻易退缩?

    深呼吸了几口气后,虽然身体还是觉得有些发冷,但却足够镇定了,抓着温月手臂的手也稍微松了一松,“继续走吧,我们要尽快见到殷绪。要是让人发现我们穿成这个样子混进来,指不定就要进这医院的黑名单了!”

    “嗯。”

    方然赞同地点了点头,走在最前面推着清洁车,熟门熟路地就走到了太平间里头的工作人员办公室。

    在前台坐着的是一位老大爷,正撑着下巴打瞌睡。

    “大爷。”

    方然的这一声大爷,直接就把人给惊着了。

    那双苍老的眼睛瞬间睁开,瞪大,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站着的三个人,打量了一番后,旋即就是破口大骂:“大、大爷什么大爷!你们这些打扫清洁的跑到太平间来做什么?抢工作吗?!”

    宁汐三人汗颜。

    方然连忙从兜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在了大爷的面前,说:“其实我们是工作完后顺便过来找一个人的。小小意思,希望您能通融通融。”

    老大爷过白的眼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之后低头打开信封看了看,脸上才露出一丝勉为其难的神色,瞧着桌面不耐烦地问:“说吧,找谁?”

    “殷绪。”

    宁汐脱口而出。

    大概是女声过于尖锐高调,在这空荡荡的走廊里还产生了一丝回音。

    老大爷的目光扫了她一眼,幽幽地嘀咕着:“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殷绪这小子哪来那么多人找他……不会是背着我们在外头找私活了吧?”

    嘀咕完,他才对三个人说道:“你们等一下,我去把人叫过来。”

    “嗯,麻烦您了。”

    方然客气地道谢着。

    那老大爷很快就离开了前台。

    温月拉着宁汐到一旁想坐一下,但是却被她拒绝了,“能站就站吧。这太平间的东西,哪一样我都不敢碰。”

    温月被她这么一说,也是无语了,就只能一起站着等人。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老大爷离去的方向走来一个穿着白大褂戴口罩,身形高大的男人不紧不慢地朝他们走了过来。

    “你们找我?”

    男人的声音低哑阴寒,像是从冰水里取出来的那种砂砾,晦涩难听。

    目光时扫向方然时,冰冷的眸底划过一丝诧异和不耐,“又是你?”

    方然满脸尴尬道:“这一次不是我找你,是我身边的这两位女士,有点事情想问你。”

    “关于白方毅的,我不知道。”

    殷绪将手里的黑袋子放在了桌子上,神色冷漠地说道。

    “我们今天不是来问白方毅的。”

    宁汐上前一步,对上了殷绪那阴郁的目光,继续说道:“我们想问的是,那个被你和白方毅调换的女婴。”

    “……”

    殷绪微微垂眸,阴沉的目光落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娇小的女人身上。

    他看着那双清澈如明镜的眸子,有一瞬间的恍然,但很快便重新清明冷静下来了。

    紧接着便拧起了眉,声线又冷了几分,“我不知道什么女婴。”

    说完这句话,他就拿起桌子上的黑色塑料袋,往工作人员的办公室里走。

    温静见状,连忙开口说道:“殷绪,你和白方毅是好朋友,他找你做过的事情,你既然做了,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那个孩子母亲的好朋友,孩子母亲已经去世了,如果孩子还活着,我一定要找到她!”

    “我没有朋友,也没有见过什么活着的孩子。”

    殷绪背对着他们,声音依旧冷漠无情,矢口否认。

    温月抓了一把头发,越来越着急,甚至不惜动用法律武器:“殷绪,你知道拐卖婴儿是违法的吧?还有蓄意谋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我想你肯定是个怕麻烦的人,但这些事情一旦报警查起来,你也会被牵连,还有你好朋友白方毅的死因,难道作为朋友你就一点都不想为死的不明不白的他报仇吗?”

    说着已经迫不得已地用上了激将法。

    但那殷绪也只是微微一转头,用极其冰冷慑人的目光扫了三人一眼,旋即瘆人地冷笑,“再说一遍,跟我无关,我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人就将办公室的门给随手关上了。

    把温月给气得脸都煞白着。

    “这殷绪,看起来阴阴的也就算了,没想到脾气还这么古怪、铁石心肠的!”

    温月说着都有些绝望了,看着宁汐和方然,问:“你们有其他的主意吗?行不行用钱让他开口?”

    “没用的。”

    方然摇了摇头,“我上次跟了他差不多一个小时,跟着他进工作室,看着他给太平间的死尸做处理,冻得瑟瑟发抖之后,他才开口回答我那几句话。所以现在你们想要他说些什么,哪有那么简单?”

    听到这话,宁汐和温月都无力了。

    温月刚才用法律都没把人给唬住,说出点什么来,还有什么其他的法子呢?

    宁汐咬着唇瓣,左思右想,最后决定自己去跟殷绪。

    然而方然和温月都否决了她这个想法。

    “宁汐小姐,这可不是开玩笑,太平间这边的温度要比外头的低很多,我进去一个小时,回家后就发了两天的烧,你这小身板,要是出了个什么事情,七爷不得扒了我的皮?”

    他来就是为了阻止宁汐折腾自己的,所以肯定不能同意。

    温月也是同样的想法,“小方说的对,殷绪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才会开口说那些话呢,你自己不也害怕吗?不如先回去,再想想其他办法。或许我们可以混进医院员工宿舍堵他?”

    “不行,我想试试。”

    想要找到她的女儿,殷绪是唯一的机会,她怎么能就这样放过?

    方然和温月都拗不过她,只能在她去找殷绪前,千叮咛万嘱咐:“觉得不舒服了就马上出来,别硬撑着了,再想其他办法就行。”

    宁汐目光坚定地说:“既然来了,我就不打算空手而归,无论如何,都要问出点什么来!”

    说着,她就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温月和方然对视了一眼,“怎么办?”

    “能怎么办?先等着吧,再不然,我们到时候进去把人直接拖出来不就好了?”

    方然是这么想的,宁汐犟他拦不住,但是好歹真发生点什么事情能及时止损!

    只祈求荣七爷千万别拿他出气!

    然而,在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宁汐的想法和温月方然一样,觉得殷绪应该会特别难搞,得想些办法才行。

    看着在那收拾资料的高大男人,她没有出声,就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殷绪收拾东西。

    “殷先生,到底怎么样做,你才肯告诉我们白方毅把孩子送去哪里了?”

    殷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阴郁瘆人的目光凉凉地扫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模样,好像整张脸每一块肌肉神经都已经坏掉了,做不出其他的表情。

    对上那样的目光,宁汐都觉得心头忍不住发毛,但还是坚持了下来。

    “我不知道。”

    他说完这句话,便转头继续整理资料。

    宁汐深呼吸一口气后,耐着性子继续说:“白方毅是你的朋友,这一点你是承认过的,然而你想否认也没有用,因为这些事情,白方毅都写过信,那些信方然的哥哥方锐都看过。”

    “……”

    殷绪没有任何的反应,收拾完资料,就开始拿起放在地上的黑色塑料袋往另一个办公室门口走出去。

    宁汐见状,自然就是立即跟了上去。

    很快的,就看见殷绪走到了一扇重型铁门面前,换上了另一身衣服,紧接着指纹解锁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宁汐在他关门之前也跟着进去了。

    然而才踏进去的那一刻,她就觉得自己好像置身寒冰地狱,那种冷是侵入骨髓的冷,好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感受着这种森冷寒意……

    她搓着双手,不停地哈气,呼出来的那口热气都凝结成了雾。

    真的很难想象,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在这种环境下,每天工作好几个小时?

    她扫了一眼殷绪拉开的冰冻柜,不仅是那里,整个停尸房,十二张床,每张床上都躺着一具尸体,盖着白色的布。

    殷绪走到其中一张床上,掀开白色的布,就从黑色的塑料袋里把一些工具给拿了出来。

    那些工具宁汐也熟悉,无非就是一些修补用的手术刀,她觉得很奇怪,殷绪不是普通的工作人员吗?

    这些尸体,为什么还要他来做修补工作?

    她看着他动作娴熟地将尸体断裂的脖子给缝合修补着,那镇定自若的神色,显然早就习以为常。

    宁汐看了一会儿,咽了一口唾沫后,看着他出声问道:“殷先生,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死而复生吗?”

    殷绪没有理会她,而是继续做着手上的工作。

    宁汐也不气馁,一步步朝他走进,继续说道:“我跟你一样,原本也是不相信的。”

    她站在了他的身边,从那个黑色的塑料袋子里挑出一支自己熟悉的手术刀,用指腹摸了摸刀口,轻笑了一声,说:“但是当我重新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我相信了。”

    听到这里,殷绪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不一样的神色,他眉头微微蹙起,眸子紧凝,继续专注着手中的工作。

    “殷绪先生,我知道你不肯告诉我们的原因,大概是我们缺一个说服你开口的理由。那如果我说,我找那个孩子的目的,是因为那是我的女儿呢?”

    “你的女儿?”

    殷绪终于有了回应,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宁汐。

    宁汐微微一笑,也没有给第二句肯定回答,这就相当于默认了。

    殷绪把她的话重新回味了一遍,看着她的目光也越发幽沉森冷起来,握紧了手中的手术刀,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之后,又缓缓松开……

    “在安河村。”

    低沉沙哑的嗓音沉沉地说:“都是白方毅做的。”

    宁汐愣了愣,“他就告诉你这些?他偷换了孩子之后,就把孩子送到安河村了?”

    “嗯。”

    殷绪应完,接着不管宁汐如何追问,他都不再开口。

    宁汐见状,自然也就明白,或许他真的就只知道这么多而已,于是很快就道别离开了太平间。

    殷绪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脸色越发阴沉,想要放下手里的手术刀,却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

    “该死!”

    他低声咒骂了一句,脸色狰狞的握住了自己的双手,双目赤红,嘴角不受控制地开始上扬,发出桀桀诡异的笑声,“死而复生?呵呵,好一个死而复生……”

    ……

    “小汐?”

    看到宁汐从办公室里面带笑意的走出来,温月和方然都惊讶极了。

    “真的是冷死我了,我们先出去吧,出去再说这件事情。”

    宁汐已经冷的唇瓣都在发抖了,鬼知道她是怎样保持镇定和殷绪说出那些话的。

    现在的她只想找个温暖的地方让自己的身体赶紧回暖一下!

    温月见她这样,连忙上前帮她搓揉着胳膊,三人很快就推着清洁车往回走了。

    离开医院,三人上了车,温月赶忙问宁汐,“你这也太快了吧?我和小方还以为你至少得一个小时,可是跟进去二十分钟都没有就出来了,殷绪都告诉你什么了?”

    宁汐喝了一口水,对上两人满是期待的目光,说:“在安河村。”

    “安河村?”

    温月拧眉,纳了闷,“我记得b市并没有这个村啊?”

    一旁的方然摇了摇头,说:“殷绪说的是‘在安河村’。”

    “……”

    温月愣住了,满脸疑惑,“b市有村庄叫这个名字的?”

    宁汐也好奇,而且还觉得这个村名很耳熟。

    果不其然,很快方然就继续解释道:“之前我哥的车子,就是被抛弃在在安河村和惠安村两村的交接路边的!”

    “那我们现在就去在安河村看看!”

    温月想的是,既然已经知道孩子在那里,自然是越快找到越好了,再晚一点,孩子指不定要多受点苦!

    “现在不行。”

    方然摇了摇头,说:“在安河村虽然不是什么大村庄,但是我们现在没有一点资料,很难准确判断孩子到底在哪一户人家里头。”

    “之前我查我哥车子的时候,我去问过村里头近期几个月诞生的孩子。同个月份的就足足有五个,其中一个男婴,四个女婴……都是在仁和医院生下来的。对了,还有就是,其中一个夭折的女婴,很可能就是被调换的那一个。”

    “那就再去在安河村调查一次。”

    宁汐明白方然的意思,她也想尽快找到孩子,但是着急是没有用的,好不容易拿到线索,接下来的每一步也必须确保万无一失才行。

    这么想着,她的心情也带着一丝难以克制的激动。

    那毕竟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甚至在孩子出生后,她也只来得及匆匆看那一眼。

    没想过会重生,也没想过自己能再见到自己的女儿,仿佛是老天爷在怜悯她,重新给了她一个希望。

    她不想让这个希望破灭。

    于是决然地对方然说:“明天我就要去一趟在安河村,去问村长,哪怕是一家一户地问,把孩子抢去做dna,我也要找出宁曦的孩子!”

    温月和她的想法倒是一样的,握住了她的手,点了点头,“明天我们再来一趟。我也想尽快找到孩子,我已经决定了,只要找到孩子,我就认领孩子,养在自己的身边!”

    听到这话的宁汐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你……”

    温月笑了笑,反问:“怎么,你不信我?”

    “也不是……温月,你不觉得对于未婚的你来说……孩子就是一个负担吗?”

    “负担?不,并不会。”

    温月笑意温柔,低头看着手机,宁汐这才发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自己的照片。

    “小汐,我和宁曦是很好的朋友。她遭遇这样的事情,我没办法救活她。她女儿还活着对我来说就是天大的惊喜!我想要帮她,把孩子养大,等以后我在地底下见到宁曦,都能笑着对她说,你的女儿我给你养了,你不用担心。”

    宁汐静静地看着她,鼻尖酸涩难以言喻。

    她知道,温月是愧疚。

    以为她被荣一航母子谋害,她作为好友没有及时发现也有责任。

    “其实只要找到孩子,不把人接回来,也可以的。”

    宁汐哽咽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之前方然说过,白方毅对于她的死是愧疚的,所以把孩子换走之后,也是给孩子找了个比较好的人家,那就说明,就算不是亲生父母,孩子也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

    她是没有那种让所有人知道孩子还活着,可以继承宁氏制药的想法。

    她现在这样的身份,等孩子长大了,连叫她一声妈妈都不可能,只求孩子能够得到足够的照顾和健康快乐的成长。

    方然听到宁汐的话,也对温月道:“宁汐小姐说的没错,温小姐你确实不用太着急接回孩子什么的。如果真的想要那孩子生活的平安些,那就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宁小姐的孩子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特别是荣一航母子。否则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知道。”

    温月看了看两人,说:“所以我有一个打算,找到孩子的养父母后,就给对方一笔钱,然后让人把孩子送去福利院,我再找朋友帮忙,领养孩子。这样一来,除非殷绪主动开口把这件事情昭告天下,否则谁能猜到宁曦的孩子还活着,并且养在我的身边呢?”

    到底是学法律的,这样一来,确实滴水不漏了。

    但宁汐还在犹豫。

    因为自己的死和宁氏制药遗产的事情,已经让温月遭受到了来自荣一航母子的性命威胁。

    纸包不住火,谁知道那殷绪能不能像现在一样守口如瓶?

    她之所以敢说自己重生的话,也完全建立在殷绪那职业的特殊性。

    如果不是满怀着敬畏之心,怎么可能把收尸的工作做得那么细致。

    手术刀在尸体的身上落下时都是小心翼翼的,就好像是在给活人动手术一样。

    “而且以我现在的经济能力,是完全可以养活一个孩子的,你们觉得呢?”

    温月看着宁汐和方然,询问着两人的意见。

    方然倒是很快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先了解一下情况,把孩子找到了,再做打算吧。你这个主意确实不错,但对你个人来说,确实有很大的影响。”

    他指的自然是以后温月的婚配问题。

    c国男人,除非是真爱,否则谁想娶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

    然而温月却无所谓的笑笑:“我本来就是个不婚主义者,婚姻生活对我来说本来就不大可能,所以领养孩子,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的问题,相反的,不需要承受生育之痛,替好友把孩子养大成人,反而会让我多不少成就感。”

    不管别人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反正她就是这样子决定了。

    宁曦的女儿,既然找到了,放在别人的身边肯定不能放心,就只能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最能安心。

    “小汐,你觉得呢?”

    温月转头看向了宁汐。

    宁汐有点走神,听到温月的问话,她紧了紧手里握着的矿泉水瓶,最终还是选择了点头。

    “我尊重你的选择。”

    算是她再自私一次,如果温月收养了孩子的话,那她也能够经常看见孩子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