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95章 黑户③【玉环加更三千】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哥,怎么样,查到没有?”

    浩瀚大厦总裁办公室楼层里某间小办公室内,容榕站在容枫的身后,催促着他快一点。

    “别急……夫人和温小姐他们是去了仁和医院,然后,进了太平间……”

    说到这里的时候,容枫自己也奇怪极了,“好端端的夫人去太平间干什么?不怕沾上点晦气?”

    “你别光看追踪器,得问问你派去的人!”

    容枫点了点头,很快就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让电话那头的人去太平间那边打探消息。

    大概十几分钟后,才有了回复。

    那人说:“太平间里的工作人员说,确实有三个人来找过一个叫殷绪的男人。”

    “然后呢?说了什么?”

    “对方没说,好像是找那殷绪谈事情的。不过呆了半个多小时,三个人就离开了。”

    容枫和容榕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很怪异。

    “你现在去查一查这个殷绪,最好的话,能接近他,问出今天那些人找他的目的。”

    那边应了好,很快就没了声音。

    容榕看着容枫,“之前不是说这个殷绪很有问题吗?查过他的关系网没?”

    “嗯,查过了,确实有一个很有趣的发现。”

    容枫打开电脑,指着屏幕上的图说道:“这个殷绪人很古怪,基本没有什么交际圈子,只有那个叫白方毅的医生。”

    “把女婴调换的医生,就是找殷绪帮的忙。”

    容榕很快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那么夫人和那温小姐去太平间找殷绪,目的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追查女婴的下落。”

    容枫打了个响指,赞同地点了点头,“因为这件事情不能惊动七爷,所以我都是动用其他的关系网去处理的,难免会费点时间。”

    容榕道:“只要人找到那个孩子,验个dna,我们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

    “嗯。好了,别两个人都得呆在这里太久,七爷的身边不能没人,否则可就要挨训了。”

    容枫收拾了电脑之后,就立即站起身要出门去,离开前又叮嘱容榕:“赶紧把夫人接回来,在外头待太久也不好。”

    “我知道。”

    容榕也不闲着,很快就给宁汐打了电话。

    彼时,宁汐也才从车上下来,接到她的电话,连忙回道:“我马上就上来了。”

    挂掉电话后,就和温月道了别,一个人进了浩瀚大厦。

    然而在浩瀚集团专用电梯的前台前,她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裙子,神色看起来有些恍惚的女孩正哭着和保安争论着什么——

    “我求求你了,我好不容易才出来一次,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到西臣……呜呜,小叔叔,我求求你了。”

    女孩面容姣好,身形娇小,一哭起来就梨花带雨柔柔弱弱的模样。

    本来这样的白莲花形象,应该让人格外反感的。

    但奇异的是,宁汐看着她时,居然觉得她有点可怜?!

    大概那位保安大叔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把人拦住的时候,动作还算温柔。

    “姑娘,没有预约真的不能上去,荣总可不是谁都能见的。如果你真的认识荣总,不如给荣总打个电话,或者是给荣总身边的秘书打电话也行,只要他们说让你上去,我立马亲自送你上去怎么样?”

    因为上次荣总夫人在电梯里发生事故的原因,公司立马就在浩瀚集团专属的电梯前开辟了一个前台,几名保安轮流看守,除非浩瀚职员带领,否则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进电梯上楼去。

    眼前的小姑娘白白净净柔柔弱弱的,怎么看就怎么招人疼,也不像是那种坏心眼的人,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否则下一个被炒鱿鱼的就是他了。

    洛纱急哭了,三番两次想要躲过保安跟着职员进电梯,都被拦下来了。

    她好不容易才从家里头逃出来,如果被爸爸抓回去,那就要再一次错失见西臣面的机会了。

    所以不管如何,她今天一定要见到西臣!

    可是,她只知道西臣家里头的电话……

    现在西臣在公司,肯定不会接到电话的。

    洛纱十分挫败,越哭眼泪掉得越多,甚至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保安也很为难,连忙叫了其他女性安保人员过来帮忙。

    宁汐本来也是想假装看不见进电梯去的。

    谁料那保安见到她,就问好了一句,夫人您来了?

    宁汐点了点头,还没开口说话,胳膊就被那哭哭啼啼的小女孩给抱住了。

    “小姐姐,纱纱求求你帮帮忙好不好?我今天真的,必须上去见西臣……否则,我、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宁汐挑眉,看着哭得脸都有点涨红却依旧好看漂亮的女孩,心底莫名有些动容,但同时,又觉得这女孩的声音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见过。

    “哎呀……你这姑娘,怎么话都说不听的呢?赶紧放开夫人,你再不走,我们就要动粗了。”

    那保安见洛纱往宁汐的身上扑,顿时也变了脸色。

    生怕洛纱对宁汐做些什么,就立即上去要把人拉开。

    谁知道一个不小心没控制住力度,女孩的手腕就传来一声脱臼的响声,紧接着哭泣的声音变得尖锐而刺耳起来。

    “好痛……呜呜呜,痛,纱纱要死了……”

    洛纱疼的脸色惨白。

    那保安顿时也变了脸色,没想到这女孩看起来柔弱,身子竟然这么不经碰,还没怎么用力竟然就脱臼了!

    外头也因为这件事情围观了不少人。

    宁汐沉下了脸,当机立断道:“先去请医生,我带她到楼上去。”

    “可是夫人……”

    “没有可是,没看见她都很疼了吗?去吧,有什么事情我担着。”

    保安这才转头走开。

    宁汐扶着那女孩,按了电梯上升的按钮,看着怀里女孩惨白的小脸,都忍不住露出一抹苦笑。

    她总算是想起来这女孩是谁了。

    可不就是当初给荣西臣打电话,那么亲密地叫着他的那个女人吗?

    荣西臣是怎么跟她解释的来着?

    这是友人的妹妹,因为友人的缘故,所以他不得不给些照顾。

    当初她是不信的,可现在看这女孩一副陶瓷娃娃的模样,就什么都明白了。

    把人搁在楼下算怎么回事,难道还嫌外头的人看见了不够笑话?

    只好先把人带到楼上,然后治一治手,让荣西臣自己去处理。

    毕竟这女孩跑出来找的人就是他!

    越想,宁汐是越不舒服的,但是她忍了又忍,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一脸平静。

    很快的,电梯就到达了浩瀚集团的楼层。

    容榕看见宁汐怀里搂着的女孩子时,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连忙放下杯子上前去帮忙。

    “夫人,您……您怎么……”

    宁汐把那女孩直接塞到容榕的怀里,说:“电梯口遇到的,非扒拉着我说要让我带她上来见荣西臣。我可先说好了,她的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概是狗血剧看多了,她可怕等一下荣西臣见到这样可怜兮兮的小姑娘,就以为是她把人欺负得那么惨的,回头就对她摆脸色要道歉什么的。

    想想就觉得烦躁。

    容榕看着已经疼得几乎会晕厥过去的洛纱,她的左手手腕确实脱臼了。

    但是现在等医生上来也来不及时间,只能把人扶到沙发那边,帮她把手腕给接上了……

    当然,接上的那一瞬间,女孩尖锐凄厉的痛叫声整层楼的人都听见了。

    宁汐不例外的蹙眉捂住了耳朵。

    之后,那女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昏过去了一样,脸色煞白地躺在沙发上,一动都不动。

    而容榕像是很有经验似得,拿起电话就打,对电话那头的人说:“洛总,令千金现在就在浩瀚大厦这边,希望您尽快派人过来接回去……出了点小意外,令千金的手腕受伤了,您最好把她的家庭医生也带过来一下。”

    “嗯,好的,我等您。”

    挂掉电话后,容榕拿了个毛毯盖在洛纱的身上,就走到了宁汐的身边,“夫人,您过来浩瀚没见到七爷就离开了,七爷似乎有点不高兴,您要不要给他泡杯咖啡,哄哄?”

    “哄个屁。”

    如果可以,宁汐是不愿意这样爆粗口的。

    只是她越想越不得劲,越想越不舒服。

    这荣西臣确实好艳福,这个小丫头拼了命都要上来见他一面,见不到好像就是生离死别一样……

    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是滋味。

    她对容榕说:“你还是让荣西臣过来一趟,看看他这个好友的好妹妹吧。”

    说完,她就转身走出待客室,泡咖啡,自己喝!

    容榕无奈,只能去敲荣西臣的办公室门了。

    荣西臣正在批阅文件,听到容榕进门的声音,便沉声问:“她回来了?”

    容榕点头应道:“夫人已经回来了,不过……七爷,那位洛纱小姐,也来了。”

    荣西臣手中的笔顿时一停,眉峰蹙起,眸底划过一抹冷色和不耐,冷声问:“谁放进来的?”

    容榕低头应道:“是……是跟着夫人上来的。”

    “……”

    荣西臣放下了手中的笔,站起身,一脸冷然地朝门口走去。

    容榕见状,连忙小心翼翼地跟上。

    本以为他马上就会走去会议室找那洛纱,然而却走到了正从休息饮水室走出来的宁汐面前。

    她正喝了一口咖啡,抬头就对上了荣西臣沉冷的模样,差点没吓得她一口咖啡直接喷出来。

    结果就是只能忍着烫吞咽了下去,烫的她的舌头发疼,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你……你做什么?”

    宁汐放下咖啡,气急败坏地瞪了眼前的男人一眼,“没看见我在喝咖啡吗?这样子忽然冲出来……还有,现在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先去休息室看看你那受伤的‘好妹妹’?”

    这些话,旁人听了都觉得很酸。

    容榕捂着嘴,很快就忍不住想笑出来。

    这不是很明显吗?

    他们家夫人在吃醋。

    “喝咖啡?”

    男人似乎完全没有理会她那后半句话说的是什么。

    步步逼近,直接把人从门口逼回了饮水间。

    就在宁汐还不悦的时候,下一秒整个人就被壁咚住了。

    “哇!”

    饮水间的女同事见状,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宁汐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以怎样的姿势和荣西臣对峙之后,整个人都僵硬住了,后背忍不住就紧贴靠墙,脸色微微发烫。

    荣西臣冷眼扫了一眼饮水间的其他人后,都很识相地乖乖走出去了。

    容榕偷笑了一声后,在宁汐求救的目光下,十分不厚道地把门给关上了。

    “……”

    饮水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她还处于无处可退的状态,这种感觉,真是有点不美妙。

    “烫到了?”

    荣西臣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把嘴巴给张开。

    宁汐傻眼了,耳边就听到他霸道的指令,“舌头伸出来我看看。”

    她乖乖地伸出了舌头一点点。

    荣西臣拧眉,眸色渐深,沉声道:“再伸出来一些。”

    虽然很心不甘情不愿,但她还是乖乖照做了。

    能有什么办法,男人直接把她壁咚住,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势而霸道的侵占式荷尔蒙,命令式的话语让她丧失反抗能力,只能乖乖听话。

    然而,刚把舌头伸出来,就被他给用力吸允住。

    宁汐整个人都懵住,下一秒,他精瘦解释的身躯便紧贴了上来,气息灼热,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烧起来一样。

    明明应该是她觉得生气的。

    可为什么现在反倒是觉得他在不高兴?

    “唔……”

    本来就烫伤的舌头有点隐隐作痛,被他这么一吻,感觉更是连头皮都在发麻发颤,只能抗拒地敲打着他的胸口,试图将这铜墙铁壁般的胸膛给推出去。

    然而很显然,她的反抗,对他来说如同蚍蜉撼树,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

    反而让他的惩罚更加疯狂起来。

    直到有人在敲门,这个吻才渐渐缓和下来。

    宁汐都快感觉不到自己舌头的存在了,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实在是有够可恶的!

    “还疼吗?”

    他声线低沉沙哑的问着,幽沉的目光深深地凝视着那双带着雾气的清澈眸子,心底涌起一丝快意。

    宁汐不想说话。

    因为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舌头以及嘴唇的存在了,像是闹别扭一样撇开了脸不去看他。

    荣西臣抚摸着她微微发红了脸颊,温柔的手掌缓缓滑落,摸着她白皙的脖颈,低头亲吻着她的眉角,低沉的嗓音克制而隐忍地说道:“这是不听话的惩罚。谁允许你把无关紧要的人带上来见我的?”

    “……”

    听完这话,宁汐觉得自己简直是比窦娥还冤,转头怒视着荣西臣,“那姑娘心心念念要见她的西臣,都在楼底下大哭大闹起来了。还抱着我的胳膊不撒手,我能怎么办?站在那里顺便给你荣七爷丢个人,回头指不定明天的新闻头条就是荣七爷妻子爱妒忌又凶残,大庭广众下虐待未成年少女!”

    “谁敢?”

    他神色一厉,两个字顿时就让宁汐把嘴给闭上了。

    紧接着,他便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温声安抚道:“好了,就算她一直在楼下,也很快就会有人来接她的。倒是你,不要让陌生人靠近你,我不想之前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之前的事情,自然就是指在电梯里被袭击那事。

    宁汐被他这么一抱,就有种什么气都消了的感觉。

    好歹这个男人还是关心她的不是吗?

    “反正你知道我也是不想管的就行了。”

    她语气也软和了下来,轻轻推开荣西臣后,说:“出去吧,刚才就有人在敲门了。再在这里呆下去,我都怕你的下属们会多想。”

    荣西臣看着她微红的脸颊,伸手摸了摸后,嘴角带上了一丝笑意,低声在她耳边轻笑道:“不过,我还是很喜欢荣太太刚才为我吃醋的模样。”

    “吃、吃个大头鬼!”

    宁汐羞愤地将他推开了,“我只是怕你们误会把人给欺负了而已!”

    “嗯。我明白。”

    “……”

    这敷衍的回答,别以为她听不出来!

    宁汐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最后强行推开荣西臣,自己先拉开门走出去了。

    刚走出饮水间,就看到电梯门口有位中年大叔脸色匆匆地朝休息室那边快步走去。

    一进门,看见躺在沙发上的洛纱,就开始大嚎:“我的天,纱纱宝贝、我的女儿,你这是怎么了?醒醒,快睁开眼睛看看爸爸。刘医生,快点过来给纱纱看看!”

    跟在他后头提着药箱的家庭医生一听,连忙就走上前去拿出工具将昏睡的洛纱给弄醒了。

    睁开眼睛的洛纱看见满脸担忧的父亲,第一反应就是脸又白了白,惊恐慌乱地看着亲爹,“爸爸……你、你怎么过来了?”

    “你!”

    洛国华极其的生气,真的很想直接破口大骂教训一顿。

    但看到宝贝女儿惊恐的眼神,他整个心就软了下来,恨恨地叹了一口气,软化了语气说:“宝贝,爸爸带你回家。”

    “不,爸爸,我不要回家!”

    洛纱一听到亲爹又要把她抓回去,着急了,就抬起受伤的左手去拽他,谁知道却牵动了疼痛,又忍不住的痛呼了一声。

    洛国华见状,连忙让刘医生过来查看情况。

    刘医生看了看之后,说:“是刚脱臼过,有人用比较专业的手法给接回去了,但是以大小姐忍痛的能力,还需要敷些止痛药和绑住绷带才行。”

    洛国华脸色难看至极,催促道:“那还不快点做?!”

    话音一落,又转身连忙安抚自己的宝贝女儿,“纱纱乖乖,让刘医生帮你看手,疼的话咬爸爸一口就行了。“

    他把自己的手递到了宝贝女儿的嘴边,满眼心疼地看着女儿。

    洛纱摇了摇头,眼泪直往下掉,“爸爸,我要见西臣……我不要回家,我都来到这里了,我就要见西臣一面……你总是骗我,西臣……西臣也不来看我。”

    洛国华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疼了,嘴角抽搐着,可还是要尽力保持温柔地模样轻声细语地哄着她,“好好好,见,你乖乖让刘医生看病,等下爸爸就带你去见七爷行吗?”

    “爸爸说话算数吗?”

    洛纱眨巴着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洛国华狠狠的点了点头,“那必须,我不会骗纱纱的,纱纱听话。”

    千哄万哄,洛纱终于同意先乖乖配合刘医生的治疗了。

    然而这一幕被站在休息室外头的宁汐看在眼里,也是万分复杂。

    第一是感觉这个父亲对女儿实在是太宝贝宠溺了。

    典型的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手里怕化了。

    第二就是,她越想越觉得,这个叫纱纱的小姑娘,兴许是脑子不大正常的。

    对比一下同样十六七岁的荣馨就知道了。

    这纱纱小姑娘,大概连生活都没办法自理吧?

    “洛纱的身体不大好。”

    荣西臣低沉的声音冷不丁地从耳边响起,宁汐转头,疑惑地看着他。

    他继续解释道:“是娘胎带出来的病。她妈妈在生下她不久后就死了。一直都是父亲和哥哥照顾她长大的。洛国华很爱他的妻子,也特别疼爱妻子留下来的一双儿女……几年前洛纱的哥哥因为我的原因没了……”

    “我知道,之后他就把妹妹托付给你,希望你能帮忙照顾。但是这小姑娘似乎有点误会?”

    比如对荣西臣的感情,不仅仅是依赖了。

    荣西臣微微蹙眉,沉声说:“洛国华请专家给洛纱做过心理辅导,得出的结论是,智力发育缓慢,同龄人能理解明白的事情,她都没办法明白。所以跟她相处,需要更多的耐心,就像你看到的这样。洛国华不忍心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她好像特别想见你,你见吗?”

    宁汐看着他,好奇地问道。

    “你希望我见吗?”

    他声线淡淡地反问着,幽沉的目光里,全都是她的倒影。

    宁汐心头一颤,握紧了双手,轻咬了唇瓣,看了一眼休息室里那哭哭啼啼的洛纱,一想到这个宛如儿童的少女等下就要朝荣西臣的身上扑过去,亲昵的叫着西臣的模样,她就浑身不舒服。

    最后她紧紧抓住了他的手,低声说:“不希望。”

    说她自私也好,铁心肠也好,反正她不希望任何对荣西臣有不轨之心的女人,多碰他一下。

    就算是个智力发育不全的少女也不行!

    这个男人是她的!

    没得商量!

    荣西臣看着她那坚定霸道的眼神,充斥着满满的占有欲,将他认定为自己的所有物一般。

    看来,他家小狐狸的占有欲,也是不容小觑的。

    荣西臣幽沉的眸底泛起一丝笑意,伸手搂着宁汐的腰身又紧了几分,不一会儿,就把人往办公室里带。

    然而离开的时候,恰好就被休息室里的洛纱给看见了。

    “西臣!”

    她挣脱正在小心翼翼给她包扎的刘医生,推开亲爹,飞快地从休息室跑了出去,直奔荣西臣而去。

    听到声音的荣西臣自然是停下了脚步。

    然而当看到他怀里搂着宁汐的时候,洛纱整个人都懵住了,傻傻地站在原地。

    “西臣……她、她是谁?”

    荣西臣目光冷漠,声线冰冷地回答:“我的妻子。”

    “什么?”

    洛纱惊叫了一声,不敢置信地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眼泪就像是串珠一样,哗啦啦地往下掉。

    洛国华见状,连忙追了出来,拉住了洛纱,“纱纱,你怎么能这样乱跑?”

    话一说完,他就看见了站在面前的荣西臣,连忙问道:“七爷,许久不见。纱纱不懂事,恐怕又要给您添麻烦了。”

    “嗯。还请洛叔叔尽快将洛纱带回去。”

    因为对方是曾经救命好友的父亲,荣西臣也当做长辈一样给足了恭敬。

    洛国华抱住满脸呆滞近乎崩溃的女儿,连连点头,“应该的。就是纱纱这性子,您也知道,天天叫嚷着要见您一面……”

    说这话,他就察觉到荣西臣那冷若冰霜的眼神,其余的话实在是说不下去了,也不管洛纱还要怎么挣扎,就让身边的人一起带到楼下去先走。

    “打扰了七爷,往后我一定会好好看住纱纱,不让她再出来叨扰您的。”

    说完这句话后,他就转身急匆匆地走进了电梯。

    那个样子,好像荣西臣就是豺狼猛兽,多呆一刻就会被撕碎吞灭一样。

    人离开了,这件事情才算结束。

    办公室里头也逐渐重新寂静下来。

    宁汐就被荣西臣带回了办公室。

    之后容榕进来,她闲着无聊,就问起了这洛国华父子的事情。

    “洛少爷是为了七爷而丧命,所以当初洛总公司出现危机,七爷才出手帮其力挽狂澜,才有今天的洛氏。其实七爷帮洛总和洛小姐已经够多了,都那么多年过去了,否则以洛总的本事和他女儿的性子,怎么能好好地活到今天?那洛总其实也是个明白人,所以一直拘着自己的女儿,不让人出来粘着七爷闹。七爷刚开始因洛少爷的缘故还能忍一忍,可后来就没再理会了。”

    因为七爷除了自家夫人,对谁都没有那怜香惜玉之心,自然就越来越没耐性了。

    “原来如此。”

    宁汐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听八卦,看了看正在打电话谈事情的荣西臣,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也是很man的。

    至少在对待女人的这一点,很纯粹干净。

    怪不得那么多女人都争先恐后想要得到他的青睐喜爱。

    先是习蓝沁,后有洛纱。

    这还仅仅只是她了解的,不了解的呢?

    大概排起队能把整栋浩瀚大厦给堵死吧?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男人这么受欢迎,有一大堆的优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跟她宁汐结婚呢?

    越想,她就觉得越不是滋味,有点难以言喻的烦躁。

    好在容榕很快就找到了另一个话题,帮助她走出了这个糟糕的状态……

    ***

    “洛总,大小姐还是不肯吃饭,哭个不停,怎么劝都没有用。”

    朱蒂将饭菜从楼下端下来,走到了正在烦躁抽烟的洛国华面前。

    洛国华阴沉着脸,扫了一眼她手里的饭菜,冷声问:“那就让刘医生过来,给她打营养针!”

    “大小姐最害怕打针了。”

    “我也怕我唯一的宝贝女儿就这样把自己给折腾死啊!”

    洛国华嚯的站起身,掐掉烟头,丢在地上狠狠地碾压着,阴狠锐利的目光宛如脚底踩的就是他最憎恨的那个人。

    荣西臣荣西臣荣西臣。

    害死他的儿子,又要来祸害他的女儿!

    洛国华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逼疯,不如跟他来个鱼死网破!

    带着女儿下地狱和妻子儿子团聚!

    “洛总……”

    大概是他脸色是在阴郁慑人,朱蒂端着托盘的手都忍不住在发抖。

    洛国华上前接过她的托盘,不耐烦说:“你先下去吧。我上去看看。”

    说完,人就上了楼。

    朱蒂这时候才得以松了一口气,拍着自己的胸口决定道:“一定要重新找一份工作,像这样奇葩可怕的主家实在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省得自己什么时候再变成出气筒都不知道!

    “叩叩。”

    洛国华敲着门,门里头的人没有回应。

    他推门走了进去,就看见女儿蜷缩在床上,不停地抽泣着。

    “不想吃饭?”

    她摇了摇头。

    “那要打针吗?”

    洛国华声音一冷。

    洛纱就变了脸色,结结巴巴地说:“不……不要。”

    “荣西臣已经有妻子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对吗?爸爸最后问你一次,你还要不要他?”

    洛纱埋头在双膝间,呜咽哭泣着,“要……我要。”

    “那就吃饭,只要你从今以后乖乖听爸爸的话,爸爸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等时机成熟,爸爸一定让你成为他的妻子好不好?”

    “爸爸……总是骗我。”

    洛纱不相信地摇了摇头。

    洛国华拿起饭菜,端到她的面前,神色认真笃定地说:“这一次绝对不骗你。只要你听话,爸爸保证你以后可以经常见到荣西臣。”

    “最……最后一次。”

    洛纱对着竖起了一根手指,眼神倔强。

    洛国华用力地点了点头,“嗯,最后一次。”

    他已经有了主意,自然不可能只是哄骗着女儿。

    看见洛纱擦掉眼泪,乖乖地上前来吃饭的模样,他的眸底那抹狠色阴毒,便越发浓郁慑人……

    ……

    第二天,宁汐在荣西臣出门后,就给温月打电话,让她来接自己,同时还叫上了方然。

    三人一起去的在安河村。

    问的就是最有权威的村长。

    “新生儿啊?几位做什么来问这些呀……”

    那徐村长打量着三人的目光,还有几分警惕,“我们这儿可不卖孩子的。”

    这话听得方然几人很是无语,连忙解释道:“我们不是人贩子……就是之前我们家亲属在医院生孩子的时候,刚好遇见了你们村一户一起生孩子的人家,我们亲属当时母乳不够了,那人家就好心帮忙喂了几天,所以现在是过来找人报答一下当时的恩情的。”

    徐村长抽着烟,眯着眼扫了一下三人,穿的确实像模像样,长得也都好看,不像是人贩子,这才放下了些许戒心,慢慢打来了话匣子。

    “三四月份的事情,我可记得不大清楚了,不过村里头都有记录新生儿的档案,你们自己瞧瞧,对着时间找一找吧。”

    说着,他就拿出了一个本子放在三人的面前。

    方然立即上前翻看,自然一眼就在比较后面的页数看到了新添上去不久的新生儿数据。

    就跟他之前调查的一样,一个男婴,四个女婴,其中一个女婴夭折了。

    既然殷绪说了,孩子在这个村子里,那么收养孩子的人家就不可能让孩子成为黑户。

    所以很快的,方然又找村长要了那几个生女婴家庭的住址。

    徐村长见他们也不像是有恶意,自然就爽快地给了。

    拿到地址后,三人又计划分头去三个家庭找人。

    然而问题来了,怎么判定哪户人家的孩子就是宁曦的女儿呢?

    “这个也不是什么难题。”

    说着,方然就从后备箱里拿出了几个红色的大礼盒。

    宁汐打开一看,才发现里面装的是一套送给新生儿的如意银项圈以及手镯脚镯,看那材质就知道高档得不得了,不仅如此,还有一沓真金白银现金钞票红包!

    一看就知道是下了血本的。

    “按照这个村子的地理位置,以及对这边民风的参考,用这样的方式是最简洁快速的。毕竟送上门的钱,谁不要谁傻!”

    方然晃着手里头的礼品盒,十分自信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睛。

    “怎么有五份?”温月问道。

    “做戏自然就要做得真一点,不能太随便了。生了孩子的都有份,才能够圆谎。去敲门的时候就说咱们家夫人跟这些小孩有缘分,刚好在同一间医院里生产,这是给小孩子们送的贺礼。如果对方还不相信,你们就努力再吹嘘的玄乎一点,说夫人相信算命的,那个月份在医院出生的孩子,都帮忙给夫人早产的孩子聚了福气,刚过百天就来送礼。”

    “你这招……可真是高。”

    宁汐十分佩服地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方然翘着嘴角,略显得意地说道:“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是问题,我们走吧,尽快问完,尽快回来集合。”

    “嗯。”

    三人对视一眼后,就选定了几家,拿上礼盒出发了。

    而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停靠在路边,车里的男人正用望远镜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