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96章 他的孩子①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您好,请问是张福生家吗?”

    走到一个敞开大门的院子门口,宁汐看着里头正抱着孩子哄的老太太,脸上挂满了笑意询问道。

    老太太一听声音,就抬起头来去看那门口站着的年轻姑娘,应了一声,“这里是啊,姑娘你找我们家福生做什么?”

    宁汐把方然教的那套说词给玄乎地说了一遍,之后才将手里的贺礼递上,说:“这就是我们家老总夫人让我们来送的贺礼。”

    老太太也是十分惊喜的,接过了袋子,还诧异问:“这……这位夫人也太好心了吧?”

    “算是给孩子纳福吧。”

    宁汐说着,目光却一直在她怀里抱着的孩子身上。

    女婴长得白白胖胖,穿着喜庆的红色衣服,看着她时,还一边吐泡泡一边笑,然而她却没有那种母子相连的亲近感,顶多觉得娃娃确实挺可爱的。

    老太太翻了一下礼盒,发现了里面信封装着的钱,越看越心惊,总觉得天下没有白掉的馅饼,可是眼前这姑娘说的头头是道,也不像是骗人的样子。

    哪有骗人的人还往人这里送礼的啊!

    她以前就听说这有钱人家信佛的很多,指不定就是有钱太太散财聚福呢!

    “姑娘,按照你说,这贺礼,咱们村里头生了娃娃的都有是不?”

    宁汐点了点头,“是的。能在同一个医院里出生,也是缘分,而且我们家夫人生的也是女孩。”

    老太太确定了送钱给他们家是真的,脸上笑得更加开心了,很快就对她打开了话匣子:“女孩儿好啊!现在这个时代,生儿生女都一个样子!重男轻女真是要不得,否则是要遭报应的。就像老李家,生了五个女儿才生出来一个儿子,结果这个儿子没多久,那传宗接代的玩意儿啊,就病坏了……哎呦,想想,不就是老天爷在惩罚他们吗?还有那老许家,总说自己是上辈子造了孽,这辈子才生不出孩子,老天爷好不容易赏个娃儿,还没出医院了,就夭折了,真是可惜……”

    老太太说着,摇了摇头,满脸遗憾的模样,可很快,她又话锋一转,“不过啊,这老许也是善有善报,亲闺女虽然没了,但却有那福气,捡了一个别人家的闺女回来养,别提有多宝贝了!”

    听到这话的宁汐脸上的表情都微微一僵,立马询问道:“捡了个闺女是什么意思?”

    老太太神神秘秘地凑到她耳边说,“姑娘,我偷偷跟你说,你可不能说出去啊……”

    宁汐笑了笑,“我也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想听听这八卦,大妈您放心,我不会往外说的。”

    老太太这才放心地开口继续说道:“老许今年都五十多了,媳妇四十好几,好不容易怀上了一胎,足月一生,谁知道是个没气的!那老许怕刚生完的媳妇知道这件事情太伤心,就把孩子的尸体送太平间了。当时是咱们家福生遇上了,好心陪他一起送过去的。出来的时候,就在太平间那垃圾桶里,捡到了个女娃娃……老许那个激动地,因为私心就把那娃娃抱回到他媳妇面前,说这就是她生的。可是这来历不明的孩子,医院可不敢给他认。老许也怕被发现,就急忙把媳妇和孩子连夜带走了。”

    “太平间……带走……”

    宁汐越听,一颗心就揪得越紧,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她的女儿,就是被这个老许给带走的!

    “姑娘,你脸色不大好,怎么了吗?你可别吓我这个老太婆啊……你、你们不会是警察吧?”

    老太太见她脸色不对劲,自个儿也胡乱猜想了起来。

    宁汐连忙让自己冷静下了,连忙说道:“不、我们不是警察,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很令人吃惊而已……太平间捡到的小孩,不应该送警察局里吗?”

    老太太嗤笑了一下,“哎呦,小姑娘,一看就知道是没生过孩子的人。你想呀,一个女娃娃,要是父母想养,能往外头扔吗?是被别人抛弃了的、不要的孩子,才会往垃圾堆里人啊!老许这举动,还算是救了一条小生命呢!那娃娃,也算是福大命大了。”

    不!

    宁汐的内心在呐喊着,反驳着。

    她不相信是这样子的,方然说了,白方毅是把孩子交给别人抚养的,怎么可能往垃圾堆里头扔?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老许对孩子的来历做了虚假的解释!而这位老太太的儿子张福生,还是帮凶!

    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冷静地问老太太:“那您知道这老许带着他的老婆孩子,都搬到哪里去了吗?”

    老太太很快就摇了摇头,“白捡一个娃娃,他也是怕被人说什么或者被自己媳妇儿发现吧,所以老早就搬走了,没人知道搬到哪里去了。”

    “难道他们家,在这个村子里一个亲戚都没有?”

    “亲戚吗?倒还有一个,不过也是常年在外头的,是那老许的亲弟弟,他应该知道老许一家三口往哪里搬了吧。”

    老太太说着,又疑惑地看着宁汐,“姑娘,你真的不是警察?”

    宁汐心里头心心念念的都是怎么找到那老许的亲弟弟,继而找到老许,听到老太太的话,便笑了笑,反问:“警察会给您送贺礼吗?不知道您能不能帮忙给这位老许弟弟的联系方式,我想找一下他。”

    “真的不是?都查到人弟弟身上去了。”

    老太太看着她的目光越发狐疑。

    宁汐也快没了性子,说:“不是。按照我们夫人说的,老许家的那份贺礼,我也是要送过去的,找不到老许,就把东西给他弟弟呗。”

    老太太扫了一眼的手里提着的礼品盒,将信将疑,“我们家刚好有老许兄弟的电话,你等着,我去抄给你。”

    “好的,谢谢您了。”

    宁汐站在原地,看着老太太抱着孩子拿着礼盒回了屋里头,没一会儿,手里就拿着一张纸递给了她,“只有这个电话号码,听我们家福生说,老许弟弟就在市里头一家汽车店里打工呢!地址我就不晓得了。”

    “嗯,足够了,麻烦您了,那我就不继续打扰了,祝您一家生活愉快。”

    说完,宁汐就拿着电话急匆匆地走出了院子。

    老太太看着她匆忙的背影,啧啧称奇,“有钱人家的心思果然不一般,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听说同一家医院生娃,还要纳福送厚礼……”

    ……

    很快的,送完贺礼打探完消息的三人就回到车上回合了。

    唯独宁汐,神色最是凝重。

    “你们有什么线索吗?”

    方然问两人。

    温月摇了摇头,说没有。

    宁汐便将那老太太给的纸条拿了出来,并且将自己听老太太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方然和温月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那孩子就是被这个姓许的人家给抱走了?那还等什么?赶紧打电话问那姓许的人家住在哪里啊!”

    温月已经很迫不及待了。

    找了那么久,终于找到孩子在哪里的线索,离他们计划的最后一步,就是把孩子抱回来!

    方然的想法和她是一样的,第一时间就打出了这个电话。

    然而令人失望之极的是,电话没有人接听。

    “兴许有事在忙吧,没人接听。”

    他脸上的喜悦渐渐消散,尴尬地看着一脸期盼的温月,以及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宁汐。

    “怎么这样?”

    温月语气也掩不住有些失落。

    方然看了看纸张上还写着许强两个字的名字,安抚两人道:“电话打不通也没关系,只要有这个名字,把人找到也是迟早的事情,今天也耽误了不少时间,都还没吃饭,那咱们就先回去吃午饭,再谈谈其他的事情。”

    温月闻言,点了点头,“确实,只要有名字,再按照户籍去查找,找警局的朋友帮个忙,人很快就能找到。”

    她这话一说,方然就眼前一亮,一拍手说:“是的,请警局里的人帮忙找就行了。事不宜迟,我们就去警局一趟。”

    “好。”

    车子开离了在安河村。

    但车里头坐着的宁汐,还是垂眸闭眼,眉头紧蹙,一副正在深思着、没什么心情的模样。

    温月问她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宁汐摇了摇头,低声说:“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明明已经掌握那么多的线索了,马上就要见到从出生到现在都没见过女儿,她的心情不应该是激动欣喜的吗?

    可是现在,却发现自己在惶恐不安着。

    这种强烈的不大好的预感,让她有些焦躁又茫然。

    甚至产生一种,害怕见到孩子的情绪……

    可是不见到孩子,她也同样不安,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养父母对她怎么样……

    错过了孩子几个月的成长,已经成为一种没办法弥补的遗憾。

    如果能把孩子找回来并且顺利让温月领养,那她就能以另一种方式参与女儿的成长……

    三人在警局附近吃过午饭之后,方然就去找了林立。

    “林队啊?林队好像请了几天假吧,现在也不在这里,你们找他有什么事情吗?”

    出来接待的是林立的一个下属,说了林立请假的事情。

    “那他什么时候会回来上班?”

    “大概明天或者后天吧。”

    “等他来了,能麻烦小哥告诉他一声,让他给我打个电话行吗?”

    “好。对了,你不会是要跟他说关于你哥失踪案的线索吧?”

    “不是,是其他的事情。”

    “好吧。”

    跟警局的小哥道别后,方然就走了出去,回到车上,跟两人说了林立不在的事情,“打过电话了,一直占线,应该在忙吧。局里又说林哥请了假,大概明后天才会回来,等林哥回来给我打电话,我就马上把这件事情跟他说,让他帮忙在局里的系统找人,也就是多等一两天的工夫。”

    “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宁汐问。

    “这是最快的办法了。毕竟你也听那老太太说了,这个许强也是常年在外打工的,村里基本上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如果请人调查的话,都得费个三五天时间,让林哥帮忙是最省时省力且不打草惊蛇的办法了。”

    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除了等待,再急也没有用。

    温月点头赞同了方然的主意,也让宁汐在家里好好地休息两天,之后就因为律师所的事情提前离开了。

    而宁汐离开前,却叮嘱了方然,如果林立查出这个许强的地址,第一时间就要告诉她。

    方然说了好,她才独自一人叫了车准备回别墅。

    ……

    宁汐离开别墅去找温月的事情容榕是知道的。

    只是看见回来的夫人一脸没精打采、失魂落魄的模样就有些担忧地上前多问了几句。

    “我没事,就是出去有点累了,先回房休息一下。”

    “夫人,您吃饭了吗?要不要让吴妈……”

    “不用,我已经吃过了,你去忙你的吧。”

    说完,她就上了楼。

    容榕见状,立马给容枫打了电话,“哥,你的人跟出什么情况来了?夫人已经回别墅了,但是看起来精神不太好……”

    容枫道:“应该是无功而返吧。我的人跟了他们一早上,也知道了点东西,现在还在进一步追查收养孩子的人家。”

    “那行吧,我等下上去看看夫人,其他的事情咱们回头见面聊。”

    挂掉电话之后,容榕就去厨房把吴妈煮好的糖水给端了出来,送到了宁汐的房间。

    敲了敲门后,就听到里头传来请进的回应。

    打开门时,见宁汐在桌子前拿笔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夫人,听说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喝糖水会缓解一点,这是吴妈刚煮好的,您喝一点吧。”

    “谢谢。”

    她道谢着,顺手就将手里写着的几张纸用一本书给盖上了,然后端起那糖水,神色平静地坐在沙发上喝了起来。

    然而她越是这样的状态,容榕看着就越觉得不对劲,站在旁边盯了人好一会儿,才有了反应。

    “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宁汐发了一会儿呆,糖水喝完了看见容榕还站在自己的面前,便询问了一句。

    容榕笑了笑,说:“如果夫人还有什么觉得不开心的事情,可以跟我说一说,虽然我可能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但也可以为夫人分解一点不愉快的情绪,只要说出来就行了,憋着可是会憋坏的。”

    “……”

    宁汐听着她的话,当然知道她对着自己是过于关心的,但这样的体贴,也让人有点哭笑不得。

    “没事,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也没有不开心,只是想专注地思考一些事情而已。”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容榕虽然担心她,却也没再厚脸皮地在房间里待下去。

    叮嘱宁汐有什么事情就叫她,便走出了房间。

    门关上的那一刻,宁汐才放松自己,躺在了沙发上,重新拿起了自己写的那几张纸,是几个比较适合作为女孩子名字的字。

    可是她挑来挑去,也没有觉得哪个最适合,结果只能作罢。

    与其现在想那么多,不如等把孩子找到,和温月一起给她娶一个最适合最好听的名字!

    这么一想,她的心就放松了不少,脑子里也开始在想象孩子的长相……

    想着想着,人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睡就睡到夜幕降临。

    荣西臣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那娇小的身子蜷缩在沙发上熟睡着,一半的刘海垂落遮住了她的脸颊,睡颜看起来精致又美好,那殷红如绛珠的唇瓣,更是让人忍不住就想要亲吻上去……

    他走到她的身边,微微俯身,将身上的西装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旋即容枫在门口叫了一声,才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目光幽沉不舍地转身离开。

    宁汐在关门的那一刻,就已经苏醒了,摸了摸仿佛还有他唇瓣余温的额头,脸颊微烫。

    日久生情大概是这种感觉。

    好像她已经越来越习惯荣西臣对自己的这些亲密举动了。

    他们也越来越像正常夫妻。

    可是,秘密总会有暴露的一天……

    宁汐越想,心里头就像是被一块石头给重重地压着,有些喘不过气来。

    孩子,是她唯一的软肋。

    同样的,重生的秘密,也是她最不能让人知道的。

    荣西臣,她到底应该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

    她甚至没办法想象,当秘密被揭穿,这个现在仿佛已经爱上自己,并且誓言要保护自己的男人,会不会一如既往地对她,只当她是自己的妻子……

    越想越心绪便越乱。

    最后也就不敢继续再想下去了,宁汐掀开被子,就去给自己冲了个痛快的热水澡,就是想把这些杂念统统地冲洗掉!

    ……

    “嘘嘘……”

    容榕站在楼梯口,对着刚从书房走出来的容枫勾了勾手指头。

    容枫连忙走了过去,压低了声音问:“你用得着这么着急吗?”

    容榕赏了他一个白眼,嗤了一声说:“你又没看见今天夫人是怎样的一个状态,我能不着急吗?快说说你的调查结果。”

    “你猜。”

    容枫故意买了个关子。

    把容榕气得抬脚就是一踹,“废话少说!”

    “……”

    差点被踹得从楼梯上滚下去的容枫一脸悲愤地瞪着亲妹,“我发现自从夫人来了之后,你的性子是越来越暴躁沉不住气了。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你可别忘记了,咱们的正经主子是七爷!”

    “夫人是七爷的妻子,七爷这辈子都要保护的爱人,怎么就不是正经主子了?容枫你再敢说这样的话,信不信我告诉七爷去?!”

    “得得得,拗不过你,我不说总行了吧?”

    容枫对这个亲妹妹实在是没有办法,就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纸给她,说:“这就是你想要的,收养了宁曦孩子的那户人家现在的住址。”

    “那还等什么,赶紧让人去找啊!”

    “看你这着急的态度,我真是想不通了。你不是一直都站夫人的吗?万一孩子真的是七爷的,你要怎么跟七爷解释?怎么让夫人接受?你想要夫人知道这件事情后,怎么自处?”

    “这个问题我们之前讨论过。虽然夫人才是七爷正经的妻子,但是七爷之前发生的事情,造成的结果,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继续隐瞒下去,否则这件事情不仅仅是对不起七爷还有宁小姐和那个孩子……”

    “从人道主义理论上来说,确实应该如此。反正那位宁小姐已经死了,七爷也不需要对那位宁小姐负责,但孩子却不能不管。要是孩子接回来的话,你觉得夫人能接受自己的丈夫有个私生子?”

    容榕犹豫地想了想,“所以这件事情,还是得先找到孩子验好dna找七爷拿主意。”

    “对,只能这样。毕竟孩子就是七爷的,活着的话,就只能由七爷负责!”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孩子?”

    两人正站在楼梯口讨论,冷不丁的沉冷嗓音在身后响起,一转头,两人就看到了自家七爷那冰冷锐利的目光,顿时就僵硬住了。

    “七、七爷……”

    容榕颤抖着肩膀,十分怂地向后退了几步,躲在了容枫的身后。

    容枫:“……”只能说果然是亲妹,关键时候卖的一手好哥!

    “嗯?”

    荣西臣眸子一凝,如利刃的目光扫了他一眼。

    容枫紧了紧双拳,抬眸,神色认真严肃地开了口,“七爷……有一件事情,我们想跟你说一下。”

    荣西臣眉头微蹙,冷冷道:“两个,书房说。”

    话音一落,就负手回了书房。

    容榕和容枫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挣扎和同情。

    “七爷可不是好糊弄的人,还是都招了吧。”

    “嗯,你说的对,哥,这事儿可是你先说要查的,等一下我一定会和七爷说的,你的功劳最大!”

    容榕笑着对他竖起了大拇指,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连忙快步朝书房走去。

    容枫僵硬在原地,回过神来后,亲妹已经先跑去恶人先告状了!

    气得他差点没两眼一翻从楼梯上滚下去,只能忍着跟着进了书房。

    荣西臣坐在沙发上,姿态优雅从容地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才凉凉地扫了一眼站在面前的两人,声线冰冷地说:“怎么,还要我开口问是怎么回事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