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97章 他的孩子②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这件事情都是容枫的主意。”

    容榕很果断地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亲哥的身上,还不忘伸出罪恶之手,推了一把他的后背。

    容枫:“……”

    他能怎么办?

    他也很绝望啊,为什么自己会有一个这么扎心、还喜欢出卖背叛他的亲妹?!

    对上荣西臣黑沉冰冷的审视,容枫感觉身上就好像笼罩一层低气压,狠狠地压着他,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最后只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件事情,其实是这样子的,七爷还记得一年前您发病前发生的事情吗?”

    被他这么一问,荣西臣眉头微微蹙起,自己发病?

    如果不提,他确实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回事。

    “如何?”

    他沉声喑哑地一问。

    容枫也不再隐瞒,就把那个时候怎么找到发病后昏迷过去的荣西臣、以及自己当时看到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当时谢大哥说,这件事情没必要跟您提,所以过后也就忘记了。直到前不久,方然说的那些话,才让我想起来,当初七爷您发病之后,是和那宁氏制药的宁曦小姐在一起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荣西臣的脸色。

    发现自家七爷神色如初地喝着茶,才放心地继续讲下去,“所以我和容榕就怀疑,宁曦小姐的女儿,有可能是您的……孩子。”

    最后两个字,忐忑地从嘴里说出来。

    荣西臣喝着茶的动作一顿,但很快恢复自然,将茶杯放下,抬眸冷冷地昵了两人一眼,“证据呢?”

    容榕道:“还没找到孩子,没办法验dna。七爷,这件事情是我和容枫莽撞了,不应该隐瞒着您,请您责罚!”

    她低垂着头,态度诚恳地认错着。

    容枫见状,也连忙做状请求道:“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请七爷惩罚我就好了。”

    对于发病时做了什么,荣西臣想的头昏脑涨,脑海里也只有一幕仅限于那缠绵的一幕。

    没有灯光的房间,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不清楚,以及对方说了什么,叫了什么名字……

    越想,他的脸色却越发黑沉,手中捏着的杯子一用力,便直接破碎,滚烫的茶水一下子就浇在了他的手上,水渍和茶叶滴落在地,冒着一缕热气。

    容榕见状,连忙去那医药箱要帮他处理烫伤。

    却被荣西臣一脸阴沉的一声呵斥,只能拿着东西站在了原地。

    “你是说,这件事情除了你们两个,容谢也知道?”

    男人低沉的嗓音透着一丝浓浓的不虞和戾气,听得那几分寒意,都让人有点手脚发软,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脸色。

    虽然容枫很不想出卖容谢,但是这件事情似乎没有其他的办法。

    当时确实是容谢一声令下,让他们把这件事情当做不知道忘掉的啊……

    对于容谢来说,这大概也就只是七爷的一生中,最无关紧要的事情。

    可到底还只是他自己的判断而已。

    对于七爷来说,或许意义完全不同。

    容枫低声道:“谢大哥那时候以为跟七爷您……在一起的只是普通的夜总会小姐,也没想到竟然就是那荣一航的未婚妻,宁氏制药的宁曦。所以当时才主张尽快将您带走,其他一律不予理会。”

    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那位宁曦小姐,就算是活着,也不会记得和您发生过的那些事情……”

    话说到这里,荣西臣已经没心情再继续听下去了,缓缓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冷声对二人道:“我知道了,你们都出去吧。”

    “……”

    嗯?

    这算是什么意思?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容榕和容枫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里都看到了一丝不敢置信。

    容枫见自家七爷神色不大好的模样,也不敢继续开口触霉头,只能听话,拉着亲妹很快就走出了书房。

    “七爷……不打算追究了?”

    容榕推了推他的肩膀,“你不觉得七爷这样子的态度,太过于平静了些吗?”

    容枫点了点头,“就好像七爷早就知道了一样……容榕,你说咱们算不算逃过一劫了?果然把谢大哥搬出来,比什么都有用!七爷最信任的人就是谢大哥了。”

    “应该……算是吧?”

    容榕转头看了一眼紧闭着房门的书房,想到七爷烫伤的手,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

    “反正这件事情七爷已经知道了,要如何处置,也都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咱三都逃不掉。”

    容枫已经一脸破罐子破摔的模样,就算心里头发悚,也没有其他可以补救的办法了,除非找到孩子,证明孩子不是七爷的?

    可要不是七爷的,还能是谁的呢?

    “我去找夫人。”

    容榕想了想,就要朝宁汐所在的房间走去。

    容枫连忙拉住她,急问:“你想干什么?告密?这可是会引起夫妻矛盾的!七爷和夫人可还是新婚啊!”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容榕翻了个白眼赏他,解释道:“七爷烫伤了,又不让人接近,我去找夫人给七爷包扎,七爷看见夫人心情应该会好点吧?”

    说完这些话,她就进了宁汐所在的房间。

    然而容枫却无比纳闷地嘀咕道:“七爷不是应该会愧疚么?哪里还能高兴得起来?”

    容榕进屋的时候,宁汐醒了一会儿,刚从浴室里走出来。

    “夫人。”

    一抬头,就看见对方神色有些着急的模样,她便问:“怎么了?”

    “七爷刚才喝茶,不小心烫伤了,您过去看一下吧。”

    “烫伤?”

    宁汐愣了一下,没想到荣西臣竟然是这么容易受伤的人。

    本来因为孩子的事情,自己想不通,对荣西臣的态度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想去看人的。

    但一想到荣西臣那受伤连亲属下都不让近身的尿性,又觉得十分无奈。

    “人在哪里?”

    “书房。”

    “嗯。”

    问了之后,她就开门出去了。

    走到书房门前,她转头还想问容榕去拿医药箱的,谁知道人就不见了,反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楼梯口的容枫提醒了一句,“夫人,医药箱已经在书房里了。”

    “额……”

    她愣了一下,才点了点头,推门走进了书房……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