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109章 会带你走④【玉环加更三千】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温月!”

    温恒冰冷的喊声从身后传来。

    宁汐听了都忍不住要打颤,看看温月,却依旧满脸无所谓的样子,不免为她担心起来。

    车上的荣西臣淡淡地扫了一眼温月,最后将目光落在宁汐的身上,冷声命令道:“上车。”

    “……”

    宁汐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很明显,荣西臣已经拒绝了温月。

    而温月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了他的态度,只能无奈地向后退了一步,对宁汐叹息道:“算了,看来我也是到了人见人烦的地步了。小汐你先跟七爷回去吧,我自己叫个车。”

    “你……”

    宁汐看了看不远处阴沉着脸的温恒,有些担心地说:“你到家给我个信息吧。路上小心点。”

    “嗯,我知道,你上车吧。”

    说着,她就推着宁汐上车,顺手帮其关上了门,看到他们的车子缓缓开走,才自己站到路边去拦车。

    然而温恒却上前拽住了她的手腕,往车子那边拉车着走。

    “温恒,你放手!”

    “温月,我可没那么好的耐性在这里看你耍小性子!”

    “我也没让你看!”

    温月气愤至极地甩开他的手,“温恒,你到什么时候才能改掉那自以为是的臭毛病?我说了不用你多管闲事,你是真聋了还是假装没听见?”

    “你是想跟我就这样闹下去对吗?”

    温恒逼近一步,再一次抓住了她的手臂。

    这次可不同刚才那样不用力,还没等温月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抗到了肩膀上!

    “温恒!”

    温月气急败坏,肚子被颠得酸水都快吐出来了。

    不一会儿又被用力地砸进了后车座,摔得她眼冒金星,爬都爬不起来。

    等起来,想要从车子下去的时候,车门已经全被锁上了,而温恒则面无表情地开着车。

    她只能坐在那里气得心肝脾肺肾一起疼!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她住的小区。

    下车的时候,温月赖在车上不想出去,却又一次被毫无人性地抗在了肩膀上——

    “温恒,你这个疯子,神经病,快放我下来!”

    她的惊呼尖叫声,很快就引起了楼里保安的注意。

    保安连忙上前来询问情况,然而在看到温恒的脸色时,就已经退避三色。

    “温先生,是您回来了啊?”

    “嗯。”

    温恒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就扛着温月进了电梯,按下了抵达的楼层。

    直到拿钥匙,开门,把被颠得呕酸水的温月扔在了沙发上。

    “我……操尼玛、呕……”

    温月捂着嘴,连忙扒拉着垃圾桶就吐了起来。

    心里头早已经把温恒给大卸了无数块!

    吐完之后,刚准备拿纸巾擦嘴,就收到来自上司的短信,回复内容是:辞职信已经收到,理解近期她情绪不好影响工作的问题,希望她到国外之后好好放松休养一段时间,如果想回来,随时欢迎,职位保留。

    “温恒你这个王八蛋!”

    愤怒已经不足以表达她的情绪,一声怒吼,直接将手里的手机砸了个稀巴烂,强忍着继续呕吐的欲望,在桌子上摸索了个烟灰缸,就怒火滔天地朝站在卧室门口的温恒走去……

    “谁允许你替我辞职的?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举起烟灰缸的手,丝毫不犹豫地朝男人的脸砸去。

    然而温恒生得高,一把就抓住了她拿烟灰缸的手腕,快速地夺走了烟灰缸,阴冷地说道:“我说过了,这件事情既然决定了,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温月懵了一下,文说不过他,武斗不过他,难道只能乖乖认命,收拾东西跟他一起滚去异国他乡?

    她做不到!

    “我不要!”

    温月后退了两步,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里涌出来,恼恨地瞪着温恒,“我不会跟你走的,我要帮宁曦打官司,我要帮她把属于她的一切全都拿回来!她是我最好的的朋友……眼睁睁地看着她被荣一航母子害死,我无能为力,为什么现在,你连最后一点补偿的机会都不给我做完?”

    “宁曦已经死了,宁氏制药的归属问题,你没必要再管。”

    温恒看着她痛哭流涕的模样,眉头也深深地拧紧,语气不由得缓和了几分,压低了声音解释道:“宁氏制药的事情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复杂,爸不希望你被卷进去。”

    温月一愣,吸着鼻子看他,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宁氏制药也就一个遗嘱问题,还有什么复杂的?宁曦死了,按照遗嘱,宁氏制药进行拍卖后的所得都将以他们一家三口的名义捐赠给慈善机构。”

    “嗯。”

    温恒沉沉地应了一声,说:“但这只是表面,就算是拍卖了,最终也会落到zy手中。”

    “zy?”

    “那是c国极为神秘的一个组织,势力强大到你我都无法想象,可以说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爸没跟你说过宁岩夫妇是什么来历吧?”

    温月被说的一头雾水,越听越懵。

    温恒不急不慢地解释道:“这两位曾经是十分有名的一个实验室里研究人员。那个团队参加过核心实验的,在实验室事件爆发之后,除了宁岩夫妇这对没有深入核心研究编外研究人员,其余人都被处以极刑,没人逃过那一劫。”

    “怎么会……”

    温月听得浑身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她第一次听说,宁曦的爸妈竟然有这样的经历。

    “当初爸爸决定移民,也是因为发现了这件事情,再加上当时宁岩对爸爸说过的一句话……”

    温月越听,神经崩得越紧,目不转睛地看着温恒,等待着他接下去的话。

    “宁氏制药已经被盯上了,在不久的将来,它就会落到zy的手中。”

    一句话,就像是一条布满冰鳞片的毒蛇,悄然从她后背攀附而上,吐着蛇信,令人胆寒颤栗,浑身僵硬。

    “宁岩对爸爸说出这句话不久后,就出了车祸……温月,当时没跟你提,是因为爸爸也没有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对zy的事情一头雾水。但是这一年多,我们辗转到国外,遇见了一个人,才知道事情到底有多严重……”

    “就算宁曦还活着,宁氏制药也不一定一直能被她握在手中……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只要他们出现,你口中所说,应该属于宁曦的一切,都不再会是她的。”

    “怎么会这样……”

    听完话的温月已经彻底傻眼了。

    她不知道zy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组织,但是听了温恒的话,就足以让她感受到这个组织的可怕……

    连宁叔叔都这么说了,是不是他在出事之前,就已经预料到未来会发生什么了?

    难道宁曦的死,真的跟荣一航没有关系,而是这个zy组织策划的?

    不……

    不可能。

    温月越想越头疼,太多疑点了,让她的脑子变得越来越乱。

    她该怎么办?

    如果宁曦还活着有多好……

    温恒见她神色萎靡失落的靠在沙发上,心底也有些不忍,上前轻抚了她的头,说:“宁曦已经死了,这件事情,以你的能力也查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何必这么费劲呢?”

    “难道你就让我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荣一航母子得意洋洋地坐享其成?”

    “你做了很多,对死去的宁曦来说,已经仁至义尽。”

    “……”

    温月低垂着头坐在那里,依旧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她从来没想过,宁曦的爸妈会是那样特殊的身份,更没想过,她辛辛苦苦想要帮宁曦抢回来的宁氏制药,早就已经是别人的囊中之物……

    她应该放弃吗?

    宁曦死了。

    本来有希望找到她活着的女儿,现在孩子也被不知名的人士带走,茫茫人海,要怎么寻找?

    替死去的宁曦找出真相、报仇,将荣一航母子绳之于法……就这样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温月难过得泣不成声。

    温恒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低声安抚着:“跟我们离开b市,离开c国是为你好,所以,宁氏制药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不要去管荣一航手里拿着的到底是真遗嘱还是假遗嘱,你已经尽力了。就算宁曦知道了,也不会怪你。”

    “可是我过不去我心底的那道坎!”

    温月哽咽着说着,用力地揪住了自己的胸口,只要一想到宁曦难产惨死在荣一航母子手中的模样,她就没办法将这件事情放下!

    她抬眸,目光坚定地说:“就算不能再追查遗嘱的事情,我也要将荣一航母子那张丑恶的嘴脸给扒皮个干净!不然我始终觉得我对不起宁曦,不配做她的好朋友!”

    温恒怎么能不明白她对这件事情的执着。

    站在一旁静静地注视了她一会儿后,沉声说:“荣一航母子背景应该不深,想要对付也不是难事。温月,我可以帮你实现这个目的,将他们母子送进监狱,但是同样的,你必须答应,和我们一起离开。”

    温月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没在跟我开玩笑吧?温大律师,你要帮我将荣一航母子绳之以法?”

    温恒神色沉着,淡定说道:“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有足够的证据。”

    “……”

    温月听到这话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有足够的证据的话,她自己去告荣一航母子不就行了,还需要你温大律师出手帮忙?

    不过……

    有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于是,想通了的温月很快就点头答应了温恒这个要求,并且给出了时间,一个月之内,一定把荣一航母子给搞进监狱吃牢饭!

    而另一边,对于温月回家后和温恒的对话,宁汐是完全不知情的。

    毕竟她现在整个人还笼罩在某男人的低气压之中。

    哪怕是已经老实主动交代了自己出门的目的,都没能让男人脸色缓和,反而越发阴沉冰冷起来。

    听到宁汐是因为去找疑似他女儿的那个孩子才出的事情时,荣西臣的脸色能好看起来才奇怪!

    这几天,本来这件事情让他如鲠在喉,再提,现在就变成了火上浇油。

    “这几天就好好在家里休息,哪里都别去了。”

    “……”

    这是宁汐得到的最后结果。

    跟她料想的一毛一样。

    毫无疑问的,她被男人给囚禁了、限制了自由。

    最后只能灰溜溜的跟容榕回到自己的房间,扑倒在床上,烦躁地滚了个几圈……

    “夫人,您还好吧?”

    容榕见她一脸烦躁、闷闷不乐的模样,忍不住上前关心了两句。

    宁汐抬眸,眯了眯眸子看她,问:“你们家七爷,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我总觉得他管我管得跟老妈子一样……”

    容榕:“……”

    “你说,出个门,遇到个意外什么的很正常吧?毕竟天灾人祸,要来也挡不住不是吗?非得因为一点小事就把我关在别墅里……知道的当我是他的妻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这里养了个见不得光的小情人……”

    “……”

    “要不你替我求求情吧?”

    说了那么多,终于说到了重点。

    容榕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看着她,幽幽地说道:“夫人,七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作为下属的,可什么都说不上。俗话说得好,解铃还须系铃人。七爷怎么生气的,您就怎么哄着,安抚一下,顺从一些不就好了?”

    “顺从……”

    宁汐越听,脸越黑,敢情荣西臣就想要一只乖顺的宠物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