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130章 我们见面吧③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房间里再一次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宁汐在他幽沉深邃的目光注视下,不得不坐在了钢琴面前。

    咋整?

    让她弹钢琴?

    那是‘宁汐’才会的技能好吗?!

    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坐下来了,这个逼还是要继续装下去的。

    “你想……听什么?”

    宁汐深呼吸一口气后,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冷静地看着荣西臣问道。

    “你会弾什么?”

    他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宁汐没有说话,而是将手放在了黑白琴键上。

    弹琴是‘宁汐’的身体留下来的本能,尽管她自己连音符符号都认不清,但还是能够随着本能自然而然地将曲子给流畅的弹出来……

    舒缓的旋律缓缓响起,仿佛徜徉在秋天的童话故事里,那样温馨烂漫,让她都情不自禁地跟着轻轻哼唱起来。

    一曲完毕之后,她就将手搭在了两侧,转头看站在那里的男人,笑问:“还想听吗?”

    “……”

    荣西臣沉眸凝视着坐在那里笑得灿烂明媚的小女人,眸底神色掠过几分复杂,但很快便敛起,沉声道:“你想弾什么就弾什么。”

    还弾?

    宁汐真的是搞不懂他到底想做什么。

    没有办法,只能继续选择弾下去。

    从《秋日私语》弹到《绿袖子》,末了又弹了一首《蓝色多瑙河》,她就忍不住停了下来。

    晃着两只有点发酸的手看着荣西臣,“荣先生,还想听吗?我怕再这样弾下去,你没听腻,我的手就要先弾断了。”

    “就先这样吧。”

    他终于松了口,放宁汐离开,“时间不早,让容榕先带你下去吃饭。”

    说完这句话后,他就快步走出了健身房。

    宁汐无趣地弹了几下琴键,才站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容榕就在门口等着她出来,见人出来,就按照自家七爷的吩咐,带去吃饭了。

    而回到办公室的荣西臣,却很快把容枫叫到了面前。

    “打电话给宁政夫妇,让他们把宁汐弹钢琴的录像发给我。”

    容枫见自家七爷那么严肃的模样,也不敢怠慢,连忙去查办这件事情了。

    大约十五分钟后,容枫就端着电脑走了进来,对荣西臣道:“七爷,我刚才找过宁总和宁夫人了,宁夫人很爽快,立马将录像打包发到了我的邮箱里。”

    说着,便将电脑放在了荣西臣的桌面上。

    打开压缩文件包之后,里面放着的录像全都是宁汐独自一人在钢琴房里面弾钢琴的画面。

    一弹就是几个小时,中间基本不停歇的。

    视频里弹琴的宁汐,和他今天所见到的宁汐,仿佛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

    前者像是个机械木偶,弹琴的动作虽然熟练流畅,但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连目光也一样,又呆又无神。

    而后者,就像是在同一个皮囊里装入一个不一样的灵魂。

    她就是鲜活的,一颦一笑,眸子里盛满着的光辉,像只狡黠的小狐狸,只稍你一不注意,就会轻咬你一开口,活泼又顽皮,充满了活力和生机。

    “把健身房的监控录像调出来。”

    容枫听到命令,问:“七爷要的是关于夫人的那一部分视频吗?”

    “嗯。”

    “明白了。”

    容枫出去后,十分钟就走了回来,对荣西臣说道:“已经发到我电脑上的邮箱里了,您可以打开来看一看。”

    荣西臣点开录像,看着视频,眉头也越蹙越深。

    容枫就站在他的身后,见他一眨不眨地看着两份不一样的录像,便有些奇怪地问道:“七爷怎么了?”

    荣西臣指着两个视频里的宁汐,沉声问他:“你觉得有什么区别?”

    容枫看完,说道:“区别很大。没想到自闭症情况下的夫人,就像一具完全没有灵魂和生气的木偶……弹琴就好像是在完成一项工作。而今天夫人弾的曲子,音调上似乎有点稍微跑偏,但是比之前更多了点感情,或许是许久没弹钢琴,有些生疏吧?”

    “嗯。”

    荣西臣淡淡地应了一句,便让他把电脑拿走,不再继续看下去。

    容枫端着电脑准备出去时,又想起来一件事情,转身询问荣西臣:“七爷,白老先生说近期闲的有点无聊,问您有没有空,过去看看他老人家。”

    荣西臣沉吟道:“我知道了,明天就过去一趟,你备好礼物。”

    “是。”

    容枫走出了办公室。

    荣西臣躺在座椅上,揉着太阳穴,脑子里一遍一遍地回想着刚才看到的两个视频……

    幽沉的眸底划过一抹冷光,寒彻入骨。

    ……

    翌日。

    宁汐昨晚回到别墅后早早就睡觉了,起来吃早餐的时候又被容榕温馨提醒,今天荣西臣不会来吃饭的消息。

    她咬了咬筷子,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他在公司里吃吗?”

    容榕道:“好像是要去拜访一位姓白的老前辈。”

    “白老前辈?”

    容榕点了点头,“是今年刚回国的,和荣家老爷子关系比较好的一位长辈,与七爷有缘,经常约七爷过去喝茶,欣赏他的画作和书法。”

    听她这么一说,宁汐自己也是有点印象的。

    昨个儿某只禽兽不就说了吗?

    让她练习书法,练得差不多了就去找那位老先生请教。

    大概说的就是同一个人吧……

    吃完饭后,她就给顾墨寒发了短信,约他两点在海天盛筵的那套公寓里见面。

    之后她就随便找了出门的理由,糊弄了一下容榕放自己离开。

    “夫人,七爷说不让您单独出门,您忘记了?”

    “……”

    怎么能忘?

    宁汐想了想,认真得对她说:“要不你就送我到那个地方下车吧。我逛一会儿就出来,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我就按这个警报器。”

    说着,她就戳了戳戴在胸口上的那枚胸针。

    就是荣西臣怕她再出意外,让容榕找人赶制出来的小警报器,只要一按下按钮,不管人在哪里,容榕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然而即便如此,容榕还是有些为难道:“夫人,是七爷……”

    “算了……你跟着我总行了吧?”

    实在是忽悠不了,宁汐只能选择自我放弃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