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197章 求助③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看着殷绪,宁汐也是有点一个头两个大。

    他受伤了,这一点无疑。

    如果他没有持枪的话,现在把人送医院去也是可以的。

    但他却选择开口向她求助,这就意味着他身上的伤不简单,至少不是能随便让人知道的!

    那么,怎么安置并且为他处理伤口就是一个大问题了。

    左思右想,宁汐最后还是决定打电话给顾墨寒请求帮忙。

    毕竟这个殷绪也是知道她一些秘密的人,要是找荣西臣帮忙的话,他肯定会找人把殷绪家底给扒拉出来的,到时候她的秘密也会曝光。

    “宝贝,你给谁打电话呢?”

    宁妈妈开着车,疑惑地问着宁汐。

    宁汐说:“一个朋友,他可以暂时帮这个忙。”

    ……

    接到宁汐电话的时候,顾墨寒还在会议厅里开会,第一反应是想要拿起手机接电话,但很快他就克制住了自己。

    漆黑如墨的眸子下满是隐忍,脸色也越发沉冷起来。

    台下的人见了,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吓得脸又白了几分。

    德叔也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在状态,就提前结束了会议。

    会议一结束,顾墨寒就起身走开,一边走一边接电话,语气冷淡:“什么事情?”

    宁汐很快就把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跟他讲述了一遍。

    说自己车上躺的是救命恩人,这会儿无处可去,顾墨寒可不可以帮忙提供一个隐蔽的住所,方便救命恩人养伤。

    对于宁曦的请求,顾墨寒自然不会拒绝。

    不过他更关心的是,宁汐到底有没有受伤。

    于是火急火燎的,就打算一个人开车去找她。

    然而却被德叔给拦了下来,“少爷。”

    “德叔?阿曦出事了,我过去帮个忙,很快就回来。”

    “少爷,会议还有十分钟就要继续了。您这样心不在焉的态度,被底下的人看见,这些日子做的努力可就要全都白费了。您要帮荣七夫人,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让人替你去就行了。”

    德叔挡在他的面前,脸色严肃,态度强硬,打定了主意不会让他轻易离开。

    顾墨寒很担心宁汐,但同时他也清楚明白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处境!

    如果今天的会议解决不了,往后他在盛天也会走的很艰难。

    “可是……”

    顾墨寒犹豫地低下了头,攒紧了双拳,对于这样的自己真是恨得要发疯!

    德叔好言相劝:“少爷,您做那么多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吗?以后才拥有强硬的实力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我知道您的意思,可是我真的担心她,没看见她完好无损,我不会放心。”

    这个世界上,除了宁曦,再没有人会让他如此牵肠挂肚。

    看着满脸着急之色的顾墨寒,德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耐心说道:“既然她已经给少爷您打了电话,那说明已经平安无事了。后续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少爷现在还是把心思放在接下去的会议上比较好……”

    “……”

    顾墨寒沉着脸,捏紧了双拳,缓了一会儿,才点了头,对德叔说:“那就麻烦德叔了。”

    德叔笑了笑,这才转身走进了电梯,办事去了。

    很快的,宁妈妈就把车子开到了顾墨寒这边发来的指定地点里。

    而站在门口等待他们的就是德叔。

    车一停下来,德叔就让人上前帮忙把后车座上的殷绪给抬了下来,并对宁汐道:“应夫人的要求,这个地方比较偏僻,人烟稀少,适合养伤。已经请了最好的私人医生在楼上等着,荣夫人不用再担心您救命恩人的安危了。”

    “谢谢德叔。”

    宁汐道了谢,又询问道:“顾墨寒他……”

    德叔笑得温和,“少爷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所以没时间过来了。荣夫人及令堂应该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不如现在别墅里沐浴完之后,再回去?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二位换洗的衣物。”

    这样贴心的安排,不管是宁妈妈还是宁汐,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为了节省时间,宁妈妈就拉着宁汐一起进了浴室,并且询问了她什么时候跟顾墨寒认识的。

    宁汐含糊地解释,说是因为荣西臣的缘故。

    “西臣在生意上还跟盛天娱乐城的顾爷有往来?”

    宁妈妈诧异地问道。

    宁汐只能点了点头,“好像是吧,不过我不是很了解。”

    “那救了我们的那个男人呢?宝贝,你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

    洗个澡就被三堂会审,宁汐的内心也是崩溃的。

    只能想方设法把话给圆了回去。

    给殷绪编了一个见义勇为的人设。

    宁妈妈最后也是将信将疑,“那人看起来确实对我们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宝贝,今天你请顾墨寒帮忙,也算是用西臣的人情救了他一条命。咱们也算是扯平了……”

    “嗯。”

    宁汐漫不经心地应着。

    心想,这事儿顾墨寒应该不会告诉荣西臣才对。

    然而她了解顾墨寒,却不了解德叔!

    见到宁汐之后,德叔就电话联系了荣西臣,把宁汐母女路上的遭遇一字不差地说了。

    但也省略了宁汐打电话给自家少爷求救的那个步骤。

    就说是手底下的人偶然遇上……

    “根据荣夫人的描述,我们的人已经找到了树林里几个男人的尸体,并且尽快做了身份对比。应该很快就能查到幕后主使者。”

    这样的举动,无疑也是示好卖人情。

    而荣西臣闻言,也不动声色地给了他这个人情,淡淡道:“麻烦德叔你了。”

    德叔笑笑:“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又随意说了两句客气的话后,他才挂掉了电话。

    而一旁的容枫有些诧异,“夫人又出事了?”

    “嗯。”

    荣西臣沉吟一声后,就打开了德叔那边发过来的‘证据’

    这个办事效率可以说是相当地快了。

    已经查出,那几个死掉的、意图绑架他的小妻子和岳母的男人,接的是林雨心给出的任务。

    五十万,买他的小妻子和岳母下半辈子不能够自理。

    荣西臣眸子微微一眯,划过一抹浓浓的嗜血杀意,声线沙哑地对站在一旁的容枫沉声道:“处理一下,这样的跳梁小丑,也敢动我的女人?”

    “是。”

    “叩叩!”

    容榕敲了敲门,拿着笔记本站在门口道:“七爷,谢大哥把资料传回来了。”

    荣西臣指尖轻敲了一下桌面,扫了一眼容枫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容枫离开后,容榕就把笔记本放在了他的桌面上,说:“谢大哥说,资料多且数目庞大,现在只传得回来一小部分。这些年zy的核心研究项目都没改变,基因重组改造人,这是部分投入使用的改造人资料。”

    荣西臣沉着脸,翻阅了第一页,就看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名字。

    “猎影?”

    “是的。据可靠消息,他在半年多前接受了核心改造,现在已经属于半改造人了。”

    说着,容榕又快速打开几张图片,说:“先前在游轮上袭击七爷您的那个人,谢大哥说,如果没猜错,就是zy的改造人。”

    “这种改造人只能算是无意识的失败品。经过改造后,只要输入指令,就会按照命令行事,不会像人一样思考。换句话说,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一样的存在。zy的人喜欢叫他们猎杀者。”

    本来基于人道主义精神,人体改造实验是不被允许的。

    但zy这些年只手遮天,为了谋取暴利,专门去调遣一些死囚犯出来做实验。

    随着他们需要实验体的量越来越大,甚至于普通的囚犯都成了他们砧板上的鱼肉。

    冷血、残暴、没有人性。

    就是这个组织最鲜明的形容。

    荣西臣翻看到基因资料时,眉头才微微一拧,对容榕说:“接通容谢的视讯。”

    “好。”

    容榕很快就打开了和容谢的视频。

    之后见荣西臣一脸浓重,似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容谢谈,就十分识趣地走出了办公室。

    而彼时的容谢还在电脑键盘上敲打着什么,看到屏幕里荣西臣的脸时,才连忙问了好,“七爷。”

    “zy的核心资料。”

    “追踪到一部分,其余的恐怕拿不到了。”

    毕竟是zy组织,电脑系统防护相当厉害。

    就连容谢,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入侵一次。

    可谁成想盗出来的资料,却让人有些失望……

    “zy的人一直都知道宁岩夫妻的身份,是霍克实验室里的外编研究人员,并没有参与过核心实验,可是这二十几年来却一直紧盯了这对夫妻不放,对他们的女儿也一直不痛不痒地监控着……”

    这种监控就好像是怕随时会发生令他们措手不及的事故。

    为了不让这些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控,只能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监视着。

    然而容谢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zy为什么会忽然把矛头转向宁汐……

    “取出来的部分资料还有包含夫人的,两个多月前,夫人就被zy那边的人给盯上了。理由不详。”

    “……”

    荣西臣没有说话,而是继续沉着脸翻看着资料。

    容谢继续道:“我想,或许跟七爷您有关系吧。”

    “嗯?”

    荣西臣抬眸扫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容谢道:“您越来越强大的影响力让他们感到忌惮。您和夫人领证结婚的事情能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他们。或许他们也都在好奇,夫人哪来那么大的魅力,竟然能让七爷您坚定地要娶她为妻。”

    “我看上的人,自然是最好的。”

    荣西臣淡淡地回道,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浅淡的弧度。

    末了,嘴角浅笑敛起,沉声对容谢道:“你这一次费尽心思破解他们的防御系统,肯定会被盯上。自己小心一点,尽快回国。”

    “明白。”

    容谢点了点头,又做了份工作报告,才准备关掉电脑。

    然而彼时的荣西臣看着桌面上熟悉的方程式,眸色微微一沉,问道:“容谢,基因改造实验,最高等级是什么?”

    容谢愣了一下,“您是指zy,还是霍克?”

    “有区别?”

    “自然。zy拿了霍克的资料,狗尾续貂,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把基因重组做到完美。但霍克实验不一样。它有独立性和完整性,甚至还具有极强的融合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霍克实验的核心目标任务,就是想方设法让人死而复生!”

    “死而复生?”

    “是的。”

    容谢笃定地点了点头,“因为霍克坚信,只要能永生,他就拥有足够的能力改变整个世界。”

    “……”

    荣西臣疲惫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没什么其他的心情听容谢说下去了。

    然而不知道怎么的,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莫名的划过了宁汐那张清丽的小脸。

    那双清澈如明镜的眸子,仿佛不知不觉与他曾经看到过的一双眼睛渐渐重合……

    他昂着头,像是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地问容谢:“你觉得,霍克的实验成功了吗?他真的有能力让一个人起死回生?”

    容谢浑身一震,紧拧着眉头,微微沉声道:“不知道。毕竟他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了。”

    “……”

    是啊,他都忘记了,那个人早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荣西臣揉着发胀的太阳穴,脸色越发阴沉冰冷下来,低哑道:“尽快把事情处理了,回国。”

    容谢点了点头,“好。”

    看着暗下来的电脑屏幕,荣西臣这才起身,顺手拿起放置在靠椅上的外套,快速穿上后,跨步如流星走出办公室。

    容枫见状,连忙跟上,“七爷准备去哪里?”

    荣西臣冷然道:“备车,去泰和墓园。”

    容枫一愣,泰和墓园?他要是没记错的话,七爷也没有认识的长辈葬在那里啊……

    七爷这是要去给谁扫墓?

    虽然一头雾水,但他还是按照吩咐,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直到到达了泰和墓园,看着荣西臣径直走向一块墓地前,他才知道,七爷今儿个要来见的人,是宁氏制药香消玉殒的大小姐——宁曦。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