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200章 她③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他的身体很温暖,给足了她安全感。

    抱着抱着,不知不觉中又闭上了眼睛,安稳地睡了过去。

    “……”

    荣西臣眉头一拧,觉得无奈,却又只能将人抱起来,走回了卧室里。

    可刚把人放下时,又被她拽住了衣袖。

    “不、不许走……”

    听着她那呢喃低语,一颗心差不多也要被融化掉了。

    荣西臣眸色渐深,嘴角渐渐勾起了一抹极浅的弧度。

    下一秒便掀开被子,上床,将这个不省事的小狐狸牢牢地抱入了自己的怀中。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家小狐狸做噩梦是这么有趣的模样。

    或许,这才是她本来该有的样子?

    荣西臣垂眸,看着她陷入睡眠的睡颜,指腹轻轻地摩擦着那娇嫩的唇瓣,柔软的触感,总是让他这么爱不释手……

    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你才愿意相信我,把真心托付于我?

    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

    次日清晨苏醒时,宁汐被刺眼的阳光照射得下意识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可谁想刚抬手,就顶到了某人的胸口。

    结实的触感让她顿时浑身一僵,转头才发现,荣西臣竟然谁在自己的身旁!

    不是昨天晚上在书房里办公吗?

    什么时候又跑到她的床上来了?

    不对……

    这种事情不应该早就习以为常吗?

    为什么她还是会觉得……尴尬?

    明明最亲密的事情都已经做过无数次了……

    宁汐看着他的睡颜,小脸已经涨得粉红,连忙爬起来准备下床。

    却被男人的猿臂一勾,又躺了回去。

    这一次,对上的却是男人那双深邃幽沉的墨眸。

    “呵呵……早,早啊!”

    她干笑着打了招呼,“我肚子好饿,起床吃早餐去!”

    说着就要挣脱男人的手臂。

    然而男人不动如山,牢牢地锁住了她,并且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

    “昨晚的事情,你不觉得应该先解释一下吗?”

    “昨晚?”

    听到满是严肃说出的这句话,宁汐懵逼了,“我昨晚干什么了?”

    果然……

    荣西臣半眯的眸子危险地看着她,淡淡道:“做恶梦了。”

    “……”

    宁汐抽了抽嘴角,脑子一片空白,干巴巴地问:“然后……呢?”

    “死乞白赖地拉着我上床,要我陪着你入睡。”

    “……”

    宁汐的表情顿时崩了,这怎么可能?

    荣先生你到底是怎么做到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

    真以为我昨晚是梦游了吗?

    我只是……

    只是不想承认自己当时确实被噩梦给吓到了而已。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理直气壮地说:“我忘记了。或许是昨晚梦游了吧……毕竟我还小,我妈咪也说过,我小时候就有这样的毛病,受刺激后情绪不稳,晚上可能就会梦游什么的……”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谁不会?

    不过是拼个谁的脸皮厚而已!

    看着小丫头不甘示弱的姿态,荣西臣微微挑了挑眉,淡淡反问:“是吗?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昨天回家睡觉前,又受了什么刺激吗?”

    “……”

    妈的,敢情挖的坑在这里等着她呢!

    宁汐差点没吐血,抬眸看着荣西臣面不改色的样子,只能默默地咽下那口老血,说:“半路遇到车祸现场,交警还没赶过来,我眼睁睁地看着骑摩托的人被汽车撞飞出去,在空中翻转了三百六十五°,然后哐啷一声,掉在另一辆车头上,紧接着,旁边一辆超车冲了出来,吓得被砸车子猛打右转方向盘,车头上的人被甩出去,掉在地上,又被疾驰而来的大货车卷入了车底……”

    “最后……”

    她看着荣西臣那双仿佛带着审视的幽沉目光,忍不住有点怂,吞咽了点唾沫,说:“最后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

    “就这样?故事编完了?”

    “完了。”

    宁汐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套话了,连忙一脸认真严肃地纠正道:“是真的,我没有编。”

    “嗯,我信你。”

    荣西臣松开了箍住她腰身的手,语气温和道:“起床梳洗去吧。”

    “你信我?”

    宁汐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荣七爷跟个跟踪狂一样天天监控她的行踪,出个门都要问去做什么,最难忽悠。

    今天居然就这么放过她了?

    吃错药了?

    “午后带你去见一位长辈。”

    哦哦,原来是等下有事要忙,没空收拾她啊!

    宁汐觉得有些庆幸地松了一口气,连忙屁颠屁颠地爬下床拾掇自己去了。

    只是刚走进浴室,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号码的来电——

    “宁曦小姐。”

    殷绪喑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让宁汐愣了一下,连忙低语问道:“你醒了?身体怎么样?”

    殷绪的声音跟他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如出一撤,没什么温度起伏:“已经恢复。给你添麻烦了,很抱歉。”

    “没,应该是我要谢谢你才对,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和妈妈就遭殃了。”

    虽然他的出场方式有点血腥,但好歹也是救了她们母女一命。

    救命恩情可不是开玩笑的。

    殷绪微微一顿,眼睑微敛,不知道为何竟因为她的这句话,有了几分动容。

    说到底,他们也都是一样的可怜人罢了……

    唯一不同的是,她对此一无所知。

    “殷先生?”

    听着对方好一会儿都没回应,宁汐忍不住出声喊了一句。

    很快的,殷绪给了回复,“宁曦小姐,希望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

    “嗯……”

    宁汐也不知道应该回答什么。

    听到这话,就明白殷绪准备离开了。

    当初在医院太平间见到他时,就觉得他不一般,现在这样的举动,似乎也并不奇怪。

    至于他怎么受伤的问题,她是不会去多管这个闲事的。

    挂掉电话后,她就继续洗漱起来。

    而另一边,殷绪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两个保镖和两个医生,走过去时,顺手在他们的脖子处注入了一点药剂。

    不会要人命,顶多就是让记忆混乱些,忘记给他治疗过这件事情。

    殷绪坐在凳子上,掀开了自己的风衣。

    满是痕迹的腹部就这么暴露在了空气中,昨晚还触目惊心,缝合上去的腹部伤口,此时已经只剩下一条褐色的疤痕。

    他的恢复力惊人到可以说是怪物的程度。

    一旦被外人发现,必然会招来更多的麻烦。

    以及zy的人……

    想到这点,殷绪就不耐烦地拧起了眉头。

    同时,他的手机也震动了起来。

    打开一看,手机屏幕出现一段视频,而视频里穿着骚气的男子,有着与霍凛一模一样的五官,唯一不同的是他的气质,整个人透着妖冶邪佞、以及不怀好意。

    “呦,没想到能看见你这么狼狈的模样,看来我这运气还算不错。怎么样,我的人不错吧?”

    “霍洌,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很简单,你到我身边来,替我工作!我保证能从父亲的手里把你保下来。”

    他肆意自信着,张扬跋扈的模样,实在让人看不下眼。

    殷绪缠绕着手上的绷带,冷冷道:“你的话,我不信。”

    “啧,那你信谁的话?霍凛那死人脸?别异想天开了,他可给不了你保证!现在父亲最信任的人是我,只要你肯主动回来,想要什么都不是问题。”

    “我想要的自由,你给得了我?”

    殷绪的一句话,彻底把霍洌的话给堵死,气得他脸都扭曲了起来。

    “说到底你就是不肯回来,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着瞧,看是我的人追你追得快,还是你跑的快!”

    话音一落,视频就被掐断了。

    殷绪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扔在了地上,用脚碾碎,之后起身,披好风衣,快速从别墅离开……

    要逃,因为他没空陪霍洌玩这种过家家的游戏。

    ***

    差不多十一点左右。

    宁汐已经拾掇完毕,和荣西臣一起上了车,前往他所说的那位长辈的家中。

    那是郊区外一栋独立且别具特色的建筑别墅。

    和普通的现代住宅不一样,这栋别墅是仿古建筑设计。

    大门口就蹲立着两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厚重的漆木门,挂着一块牌匾,凌然写着‘白府’二字。

    出门来迎的人穿着一袭复古棕色唐装,气质敦厚,约莫五十岁,笑着走到了荣西臣和她的面前。

    “我们家先生早早在里头等着二位了。”

    荣西臣微微颔首,牵起了宁汐的手,迈开步子,不急不慢地跟在了中年男人的身后。

    一跨步走进去。

    宁汐就感觉到,门内门外仿佛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兴许是这家主人对c国古典文化实在爱的深沉,这栋建筑,也不仅仅只是外表仿古而已。

    宁汐都注意到了,头顶屋檐的角燕,都是采用的榫卯接合方式。

    打造这样的木质结构,也至少得请来数一数二的大工匠,才能完成这种费时费力的大工程……

    不管是外面打造的流水曲觞小亭园,还是映入眼帘的古典装饰,都昭示着这家主人低调又奢华的生活。

    然而等她走过一条长廊,发现挂在璧上的几幅画时,顿时懵住了。

    “这些画,怎么都是猫?”

    面对她的疑问,管家笑了笑,道:“因为我们家先生喜欢猫,并且最钟爱猫咪们一双双独一无二的眼睛。”

    “……”

    这种人设,怎么越听越耳熟?

    喜欢画眼睛的长者,她之前不也遇到过一个吗?

    该不会那么巧合就是同一个人吧?

    或许真应了那句怕什么来什么。

    等走到客厅,见到了荣西臣口里所说的那位长辈时,宁汐的脚都僵直在原地不想动了……

    特么的……

    世界真小。

    “先生,七爷和七夫人过来了。”

    中年管家也就将他们引到门口,通报了一声,就退了下去。

    宁汐是被荣西臣牵着进厅堂的。

    老先生抬眸,见到宁汐的那一刻,也是微微怔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常色,笑着对荣西臣道:“催了那么多回,总算是把你这藏金窝里头的小娇妻给带出来了。”

    “白老先生,她叫宁汐。”

    “宁曦?这倒是个好名字。”

    白老先生笑着,挥手让两人赶紧坐下。

    彼时,宁汐才发现,这白老先生面前还摆放着一副半成品丹青。

    按照那轮廓,也不难猜出,又是一双别具一格的眼睛……

    “你们来的也刚好,我正愁想画画又找不着模特呢!等吃完午饭,你们小夫妻就贡献一点时间给我这个老头子,让我给你们画一幅吧!”

    “好。”

    宁汐还没反应过来呢,荣西臣却已经先点头答应了。

    于是,当一日模特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管家那边很快就安排了午饭,两人陪着白老先生吃饭完,喝了茶之后,就听白老先生的吩咐,一起来到了院子处,摆好姿势,乖乖地当起了模特。

    只是这姿势才刚刚摆上去呢。

    白老先生就一拍手,激动地说:“像……真像。”

    “嗯?”

    宁汐一头雾水,转头看向荣西臣寻求解答。

    然而后者气定神闲,仿佛一切了然于胸,就是不开口告诉她白老先生说的像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们已经结婚了吧?”

    画到一半,白老先生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得,冷不丁地问了这么一句。

    “是。”

    荣西臣淡淡地点了点头。

    在亲近的长辈面前,这件事情也没必要继续隐瞒。

    只是没想到这话才应,白老先生苍老的双眸顿时一亮,就像是发现了多么新奇有趣的玩意儿,连忙把管家给召唤了过来。

    “去藏品阁,把那两套衣服拿过来。”

    管家听到这话,顿时一愣,“您是说,那两套?”

    “嗯,去,拿过来吧。”

    说着,他又绕着宁汐和荣西臣转了一圈打量道:“我就说怎么那么不得劲,这一身衣服,得换!”

    管家也是拿他没有办法,只能去把衣服取出来了。

    然而等宁汐接过管家塞过来的衣服时,冷不丁地就被衣服的厚重感和款式给吓到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