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208章 三千万③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他气死不气死我不知道。但是如果看见他不痛快,夫人心情就会更好一些,对吗?”

    容榕的猜测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宁汐也并没有隐瞒任何人自己对荣一航的厌恶,是以,她笑得愉悦地点了点头,“对。”

    宁茜和荣一航会有今天的下场,只能说报应不爽。

    老天爷是用眼睛看着的。

    欠她的,他们迟早还回来!

    ……

    温家别墅。

    温月见外面的车子开了进来,停下,车上下来的是温恒。

    还不等温恒进门,她就先跑出去,迫不及待地问:“搞定了?”

    温恒看着连拖鞋都不穿的温月,脸色一沉,说:“先把鞋子穿上。”

    “哦哦。”

    温月看着自己赤裸的脚丫子,才想起来,温恒龟毛有洁癖。

    踩脏了的脚再往他的地毯上走,他会气得变脸的。

    为了避免血腥的发生,她还是乖乖照做,把鞋子穿上了。

    “宁茜已经决定对荣一航提起诉讼。控告荣一航的各项罪名,我也和她商谈好了。”

    “我的天,温恒你也太牛了吧?”

    温月一脸崇拜地看着他,“宁茜爱荣一航爱得死去活来,你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说服她作证的?”

    “很简单,让她彻底看清楚,荣一航是怎么样的人。”

    温恒走到了吧台前,给自己倒了一杯香槟,不急不慢地抿了一口,“她是人,还是个女人。一直期望着在荣一航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当荣一航不再将她放在眼底,她明白自己在荣一航面前,可能连蝼蚁都不如的时候,她就清醒了。”

    现在的宁茜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

    她唯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她所知道的事情。

    “清醒之后就拿刀子把人给捅了?”

    “……”

    温恒手中动作一顿,疑惑地看着她。

    温月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对昨晚宁茜所做的事情一无所知。

    很快就把微博上的新闻拿给他看。

    “宁茜疯了,跑去酒吧把人捅了。现在刘山的家属要控告她,除了她之外,荣一航也逃不掉。刘家人认为,宁茜是要去捅荣一航的,是自己儿子替荣一航挡了这一刀。”

    “呵,有趣。”

    温恒微微眯起了眸子,“看来接下去的官司,会很有意思。温月,你想做宁茜的辩护律师吗?”

    “……”

    温月一脸神经病地看着他,“我巴不得她跟荣一航一样,到时候被判个几百年,一辈子关在里头不出来!怎么可能给她当辩护律师?”

    “既然如此,那就先把控告荣一航的案子给办了,再来整宁茜刺伤人的这件事情。”

    “需要我帮忙吗?”

    温月跃跃欲试地看着他。

    温恒微微勾唇,“不需要,你只管坐在那里看戏就好。”

    这场大戏,自然需要多几个观众一起看才有意思。

    ……

    当法院传票寄到荣一航手里的时候,他惊呆了。

    看着上面的信息,仿佛看到了最好笑的笑话。

    宁茜那个女人哪来的胆子,居然敢上法庭控告他。

    “妈,你说宁茜这女人是不是吃饱了撑着?就她那个样子,有什么资格控告我?”

    荣一航找到了新靠山,自然对宁茜所做的一切不以为然。

    宋媛喝了一杯茶水,淡淡说道:“女人心贱,由爱生恨。她也就会折腾点这样的幺蛾子了。你找个律师,尽快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对她来说。

    宁茜也只是跳梁小丑,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有人助宁茜,推动算计着就是要把她的宝贝儿子送进监狱去!

    几天后,法庭上。

    荣一航压根就没把那张传票当做一回事,自然也就没来出场了。

    来的是他的代理律师。

    但那代理律师在看到宁茜的律师是温恒时,吓得当时脸色就白了。

    辩论的时候,压根就没有任何一丝反击的机会,被压得死死的,最后颓败收场。

    作为弱势的一方。

    再加上有金牌律师帮助。

    宁茜这场官司可以说是打得顺风顺水。

    等荣一航收到法院传来强制赔偿宁茜将近三千万的精神损失费时,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立马就打电话约宁茜出来见面,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接电话的并不是宁茜,而是一个男人。

    “荣先生您好,我是宁茜小姐的代理律师,她现在不方便与你私下见面,对于法院判决结果不满意的话,您可以选择上诉。”

    “代理律师?那女人哪来的钱请律师?你到底是谁?是不是你唆使她告我的?”

    荣一航对于宁茜的性子可以说是门儿清了。

    她贱,又一穷二白。

    哪来那么大的胆子去告她,还请了那么牛逼的金牌律师?

    温恒淡淡一笑:“荣先生的耳朵怕是不大好使。我是宁茜小姐的代理律师,从她决定控告荣先生你那一刻起,一切事宜都由我来负责。你想谈什么,直接跟我谈就行了。”

    “是谁让你帮宁茜的?”

    荣一航咬牙质问。

    温恒一笑:“老天爷啊!以为他老人家对荣先生你的所作所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让我来助宁茜小姐一臂之力。不满意审判结果的,荣先生可尽管上诉。”

    说完,他就挂掉了电话。

    荣一航气得直接把办公室的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眦目欲裂地给宋媛打了电话,“妈,法院那边出了审判结果,判我赔宁茜三千万的精神损失费。”

    “……”

    宋媛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幻听了,扯着嘴角,“你再说一遍。”

    荣一航拧着眉,不大耐烦的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说的话。

    宋媛听清楚了,脸色也顿时阴沉了下来。

    “给宁茜做代理律师的是谁?”

    荣一航道:“一个姓温的男人。”

    “温恒?”

    “妈,你怎么知道?”

    荣一航震惊反问。

    宋媛脸色越发难看起来,沉声道:“温恒是温月的哥哥,我怎么不知道?!”

    “妈……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真的要给宁茜那小贱人三千万?”

    宋媛揉着发胀的太阳穴,低声说:“你别吵,让我好好想想。”

    缓了一会儿,她才对荣一航说:“打电话给温胜明,问问他想做什么。自己的儿子女儿都管不住吗?”

    荣一航犹豫了一下,“可是温胜明会听我们的话吗?当初……”

    “会。你尽管按照我说的去做,之后再约他出来面谈这件事情。”

    “好!”

    荣一航按照宋媛说的,打电话给温胜明,狠狠地凶了他一顿,还问他想不想要女儿的那条命了。

    温胜明脸色顿时一沉,问他:“答应你们做的事情我都做了,你们还想要什么?”

    “让你儿子别做宁茜那贱人的代理律师!三天内,要你们温家人离开b市!”

    “……”

    听到这近乎命令的口吻,温胜明有点想笑。

    他之所以强硬地要温月离开b市,远离宁氏制药和荣一航母女之间的是非纷扰,怕的就是温月受伤。

    宋媛是一个很有心机的女人,这一点他承认。

    但是同样也自打。

    她以为他是谁?

    “过不了多久,我们确实都要回去m国。但是为人辩护,给人做代理律师这件事情,是温恒自己的主意,我无权干涉。荣先生不要总拿我女儿的安危来威胁我。否则,到时候就看看谁先遭殃了。”

    语气凌厉冷肃,说完之后没有半点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气得荣一航再一次把手机给砸了个稀巴烂。

    “妈,温胜明拒绝了!”

    宋媛诧异地看着他,“他拒绝了?还说了什么?”

    “说那是他儿子做出的决定,他无权干涉。”

    宋媛面色一冷,这意思是没有再商量的余地了?

    她不死心,说:“我去见见他,最近几天你少出门,别再惹是非了。”

    “好。妈,我等你的好消息。”

    ……

    然而,当宋媛到达了和温胜明约定的地点时,看见的不是温胜明,而是他的儿子,温恒。

    “你爸爸呢?”

    宋媛还没坐下,就开口问人。

    温恒不急不慢地倒着茶水,淡笑道:“宋女士请坐。我知道你想谈什么事情,不需要我爸在场,你直接跟我谈就行了。”

    宋媛眉头一挑,眸色冷沉,沉声道:“既然你知道我的来意,那我们就来仔细谈谈,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不做宁茜的代理律师?”

    “区区三千万,荣总和宁女士都拿不出来?”

    温恒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微微勾唇,言语间带了几分嘲弄。

    宋媛怎么听不出他的意思,顿时脸色一变,“三千万我们有,但是也要看给的值不值!宁茜那女人自甘堕落,纠缠了我儿子那么久,我儿子对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仁至义尽?恐怕是还不够心狠手辣吧?”

    温恒淡淡一笑,将平板放在了她的面前,说:“这上面有不少的证据,以及部分视频和录音,证明你儿子对宁茜到底是有多物尽其用……包括她为什么会染上毒瘾、得性病的原因。”

    宋媛划开照片看了几眼,脸色顿时都铁青了起来,听到部分儿子和别人对话交易让宁茜去陪睡的录音,她更是惊得拍案而起。

    “都是假的!我儿子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温律师,你也是大牌律师,可知道做假证有什么后果!”

    谈判桌上,并不是谁声音大谁就是赢家。

    事实恰好相反,宋媛越大声,就说明她越没底气。

    温恒淡淡道:“是真是假,想必您儿子心中更有数一些。要三千万将这些账一笔勾销,还是继续鱼死网破下去,就看宋女士和荣总怎么选择了。好了,今天就谈到这里,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就不陪宋女士你吃饭了。”

    说完这话,他就起身,拿着包包离开。

    宋媛站在原地,气得脸上的皱纹都多生出几条来。

    回到家后,荣一航连忙跑到她的跟前询问:“妈,怎么样了?温恒说什么了?”

    “三千万。”

    宋媛一脸阴沉地说:“不知道他从哪里拿来那么多证据。这一次你要是不给他钱,等上诉,结果是你会被送进监狱里!”

    荣一航浑身一僵,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妈……我上哪里去找三千万给宁茜?”

    “你什么意思?”

    宋媛转头,目光凌厉地看着他。

    荣一航心虚地低下了头,说:“我的账户里,只剩下二十万了……”

    “什么?!”

    宋媛震惊地看着他,激动地上前抓住了他的肩膀,“你再说一遍!”

    “账户里……只剩下二十万了。”

    “之前存的五千万呢?”

    她辛辛苦苦积攒的积蓄,只剩下二十万?

    宋媛的脸色一片死白。

    “花、花完了……之前可是妈你自己说的,只要得到了宁氏制药,卖出去五十几个亿都没问题,所以谁还在乎那五千万?我就花了……可谁知道,现在宁氏制药压根就没人买!”

    “荣一航!”

    宋媛气得眦目欲裂,抬手对着他就是一个狠狠的巴掌,胸口剧烈起伏着,怒吼:“你给我滚!”

    荣一航被打懵了。

    抬头对上他妈因愤怒而狰狞扭曲的脸,吓得也是一脸惨白,立马转头,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别墅大门。

    那可是整整五千万!

    宋媛顿时瘫软在了沙发上。

    一步错,步步错。

    难道她真的要完了?

    不行!

    宋媛目光再一次坚定起来,她坚持了那么多年,不能被一个小贱人的三千万给打败,这场仗,她一定要赢!

    她阴沉着脸,放下包包拿起电话,熟练地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

    不一会儿,电话那头就响起了粗狂的男声,“谁?”

    宋媛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变,笑得谄媚,娇娇地说道:“龙哥,我是媛媛,是这样的,我有一件事情想要你帮个忙……三千万,我只要三千万,只要你能借我三千万,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好,就这么说定了,一天后在老地方见!龙哥你放心,你要的,我肯定会给你最满意的回复!”

    挂掉电话时,宋媛的额头上都冒出了不少冷汗,眼底的目光却依旧阴狠毒辣,咬牙切齿道:“这是最后一次!”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