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214章 拍卖③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你想要拿回宁氏制药?”

    顾墨寒诧异地看着她。

    宁汐点了点头,“那不仅仅是我爸妈的心血,也是我的。你知道的,我是学制药的,从六岁起,实验室里的所有东西我都不陌生,就好像我天生为实验室而生。哪怕是人生重来一次,我也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她的态度如此坚定。

    一双清澈的眸子满满自信和骄傲。

    顾墨寒看得失了神。

    恍然间好像宁汐又变回宁曦了。

    他的心跳越来越快,看着她都挪不开眼睛。

    直到宁汐疑惑地问他怎么了。

    他才冷静下来,找回理智。

    “我现在手里的现金没那么多,但老头儿有。他现在在国外养病,对于娱乐城的事情都很少过问,从德叔的话里也可以听出,他对我最近的表现很满意。他也不是个小气的人,五十亿应该还拿的出来。”

    顾墨寒接着又问她:“是两天后公开拍卖吗?”

    宁汐点了点头。

    顾墨寒道:“好,那我马上打电话问他借钱。”

    宁汐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顾墨寒也不忽悠人,立即给远在m国养病的亲爹打了电话。

    而彼时亲爹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院子里跟人下象棋……

    “唉唉,你个老外,怎么教了那么久还是不会?真是笨死了!”

    大壮汉白人保镖一脸憋屈地低下了头。

    他的职业是保镖,拿枪的,能下棋才奇怪好吗?

    不把棋子给捏碎,就算他克制了。

    看到儿子打来的电话,顾爷的脸色都变了,笑呵呵地接了电话,“要借五十亿?行,没问题,够不够?不够的话我让德叔再给你打!”

    “我的身体?我挺好的……就是下半身还不太好动弹,坐轮椅呢。”

    “唉……那没办法,娱乐城的事情你要继续忙了,别想太多,好好干,反正爸爸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

    “好好好,没事了,你赶紧去忙吧。”

    挂了电话的顾爷,又换了一只腿翘二郎腿,脸上的笑意不减,哪里有电话里头对顾墨寒说的那样‘不能动弹,坐轮椅’的凄惨模样?

    白人保镖听懂了他的话,只道c国人可真是奇怪,明明好好的,却非要把自己往惨兮兮的方面说,博同情吗?

    紧接着,他见顾爷又给德叔打了电话,没其他的事情,就是吩咐对方给顾墨寒的账户转七十亿过去。

    德叔一听,诧异地问了一句,“少爷做什么要那么多钱?”

    顾爷呵呵道:“管他做什么呢!反正老子的钱也是他的钱,给就给了,何必问那么清楚?”

    德叔无奈,只好点了点头,按照吩咐转钱去了。

    顾爷又叮嘱他道:“记得跟墨寒说,我的身体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娱乐城的事情,一定要让他看紧了。”

    “您放心,会的。”

    ……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顾墨寒一杯咖啡还没喝完,就收到了七十个亿的转账,想来老头儿是怕他不够用,才多转的吧?

    拿到了钱,他自然也就能很底气地对宁汐说:“两天后,我陪你一起去拍卖会,一定帮你把宁氏制药给拿下来!”

    “好!”

    宁汐连连点头,十分感激地看着顾墨寒。

    不过很快的,她想了一想,自己恐怕是不能陪顾墨寒出席拍卖会的。

    她无奈的对顾墨寒说:“我现在的身份,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了。和荣西臣捆绑在一起……宁氏制药拍卖会,届时去的肯定都是商业大鳄,我怕传出去也会给你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顾墨寒微微拧眉,桌子底下拳头一紧,低声问:“阿曦,你就不能离开荣西臣吗?”

    “离开他?”

    他的话,让宁汐微微一愣。

    什么时候,她似乎断了这个念头。

    跟荣西臣领证结婚,生活同居到现在。

    即便她还打算将自己的秘密隐瞒下去,她也没有想过要和荣西臣离婚,然后离开他的身边……

    为什么会这样?

    不舍?

    还是不敢想?

    顾墨寒的问题直击她的内心深处,甚至连自己都在害怕的答案。

    她咬了咬唇,沉声说:“我现在一无所有,连经济独立都做不到,怎么离开他?墨寒,以后这样的问题不要再问了好吗?”

    顾墨寒紧紧地盯着她,墨色的眸子已经染上了红血丝,声线沙哑地说:“好,我等你自己想通的那一天。”

    他不甘心。

    很想逼着宁曦做出决定,让她离开荣西臣。

    可是他不能,因为他了解宁曦,越是强硬逼迫,反而适得其反。

    他爱宁曦,却不想真的去伤害她。

    最后,只能选择一忍再忍。

    等到她自己想开的那一天,他的怀抱永远为她敞开!

    因为宁汐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和顾墨寒见了面,所以谈完事情后,就急匆匆地回去了。

    而另一边的容榕,还在假装寻找她的身影。

    看见她从大厦里走出来,连忙迎了上去,“夫人,您怎么又走丢了?”

    “……”

    宁汐尴尬地笑了笑,“里头太大,厕所找起来有点麻烦。我们继续走吧,时候也不早了,不如吃个火锅再回去?”

    “行,您喜欢就好。”

    这些日子,宁汐想去哪里玩,都是容榕陪着的。

    差不多就跟专业陪护一样了。

    一路吃吃喝喝玩玩,也算是玩得不亦乐乎。

    然而回家时,荣西臣却开口提出,让她准备陪同出席一场拍卖会。

    时间刚好和宁氏制药拍卖会差不多……

    原本宁汐还打算偷偷溜出去看宁氏制药拍卖会的,现在被荣西臣这么一提,计划泡汤。

    当然,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荣西臣要带自己去的,也是宁氏制药的拍卖会!

    直到到达了目的地,撞见了同样进场参加拍卖会的顾墨寒,她才恍然大悟!

    只能连忙给顾墨寒发信息,表达自己的歉意和愧疚。

    毕竟她真的是完全不知道,荣西臣也要来拍卖宁氏制药……

    而且又忍不住想,荣西臣真的要拍宁氏制药?

    为什么要拍?

    宁氏制药对他来说,并没有特殊的意义吧?

    如果这位大佬真的出手,顾墨寒那七十亿根本不够看得好吗?

    她得花几倍的价钱才能把宁氏制药买回来啊?

    宁汐的内心在滴血。

    但是脸上却还不得不保持着微笑,陪荣西臣进了场。

    然后又好死不死的,她和顾墨寒的位置就在对面排……

    一个最左边,一个最右边。

    中间隔了八个人……

    连眼神暗示都很困难了。

    发短信提醒?

    荣西臣就坐在她的左侧,而容枫站在她的右侧。

    发短信都是分分钟被抓包的节奏好吗?

    宁汐越想越绝望,只能祈祷荣西臣不抢拍。

    而宁汐脑子一转,决定主动出击,套话荣西臣。

    “今天这个是宁氏制药的拍卖会吧?你想把宁氏制药买下来吗?”

    荣西臣不急不慢地抚摸着袖扣,淡淡道:“看心情。”

    一旁容枫听着,连忙给宁汐解释道:“咱们浩瀚集团是主高科技发展的,除了新型科学技术之外,医学方面的发展也很重要。宁氏制药是在这二十几年内发展成业界翘首,说明本身的底蕴不差,只是现在缺一个新主人而已。只要把宁氏制药买回来,再安排合适的人去管理,未来的发展也是前途一片明亮。”

    “……”

    能说不愧是商业大鳄吗?

    在荣西臣的眼里,宁氏制药不过是浩瀚集团发展的一块垫脚石。

    可是在她的眼底,是父母的心血,是见证了她成长的唯一存在!

    对她来说,具有非凡的意义。

    宁汐微微蹙眉,“你们的能力那么厉害,为什么不早自己开一个制药公司?”

    容枫笑笑,“那也得七爷早出生二十几年,才能打下一个和宁氏制药旗鼓相当的制药公司。”

    毕竟不是专业领域内的人,荣西臣能做出这番成绩,可以说是相当傲人了。

    宁汐也无话可说了。

    在拍卖会开始前,假意起身去上了个厕所。

    而另一边的顾墨寒发现后,也起身跟上。

    容枫见状,低头询问荣西臣的意思。

    荣七爷眸色一寒,冷声道:“跟上。”

    “是。”

    ……

    “阿曦?”

    顾墨寒加快脚步,在宁汐即将进入女厕时追上了她。

    宁汐回头,本来脸上是带着笑意的,但是在看见顾墨寒身后的容枫时,顿时变了脸色,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进了女厕。

    顾墨寒一头雾水,差点追了进去。

    却被其他女性给挡了出来。

    紧接着他的手机就嗡嗡地震动了起来。

    阿曦:别想太多,能拍尽量拍,反正多的都算我的,我给你写欠条,迟早会还给你!

    顾墨寒连忙回了一个好字。

    等转身,才发现容枫就站在自己的身边,吓了一跳,脸也顿时黑沉了下来,“容先生。”

    容枫绅士地微笑:“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顾少,我们七爷先前受顾爷嘱托,万事看顾着点顾少,今天七爷又在拍卖会上看见顾少,所以让我来和顾少问个好,如果顾少娱乐城方面有事情需要帮忙,请尽快提。”

    顾墨寒一脸冷漠,回道:“替我多谢七爷好意了。我没有其他的要求,只希望容先生替我转告七爷一声,宁氏制药对于我来说有特殊的意义,希望七爷能在这件事情上手下留情。”

    “特殊意义?”

    容枫装作什么都不懂得样子,疑惑地看着顾墨寒。

    顾墨寒也不客气,直接说道:“宁氏制药千金宁曦,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们的关系很好,为了她,我一定要把宁氏制药给拍回来,这才算对得起她。”

    “是吗?”

    容枫似笑非笑,“我会将这些话都转达给七爷的,不过,宁氏制药对我们七爷,也有不一样的意义呢。”

    “你什么意思?”

    顾墨寒眸子一紧,冷冷地注视着他。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顾少和宁曦小姐是青梅竹马,但我们七爷和宁曦小姐也有过交集,所以……今晚恐怕只能看谁有这个运气,能抢到宁氏制药了。”

    “宁曦什么时候跟荣七爷有交集,这件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顾墨寒显然不相信容枫的话,一脸狐疑。

    容枫笑道:“那就是属于宁曦小姐和我们家七爷之间两人的秘密了,我也不知道。”

    “……”

    自打宁曦和荣一航结婚之后,他们就很少联系。

    一方面是他对宁曦和荣一航结婚的事情感到不满,另一方面是他当时为了躲避亲爹,只能待在国外。

    期间虽然还是给宁曦发过邮件,但从来没得到宁曦的回复,直到从温月那里得知宁曦被荣一航母子害死……

    他对宁曦,竟然有长达一年之久的空白联系!

    难道宁曦不肯离开荣西臣,还有其他深层的原因?

    顾墨寒越想心就越堵的慌,也没心情跟容枫继续聊下去了,急匆匆地转身就回了拍卖大厅。

    而宁汐却对两人发生的这一段一无所知。

    等她从厕所里出来,就看见容枫站在不远处,好像是在等她的样子。

    “七爷怕您迷路了,所以让我出来等您。”

    “……”

    宁汐没法辩解,就随他去了。

    反正该跟顾墨寒说的话,她都已经说完了。

    坐下不久后,拍卖会就正式开始了。

    因为宁氏制药现在估算的市场值已经跌破三十亿,所以起拍价是二十五亿,拍卖者的手里拿的都是一千万最低价的标牌,当拍卖开始时,顾墨寒就主动喊价到了五十亿。

    本来对宁氏制药有意思的拍卖者,都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标牌,对他们来说,现在的宁氏制药,已经不值五十亿了。

    “五十一个亿。”

    就在这个时候,宁汐听到旁边站着的容枫开口,并高举标牌。

    顿时心一沉,捏紧了手中的裙摆。

    荣西臣不动声色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他的小狐狸,对他的戒心到底有多大。

    什么都不愿意告诉他,却求着顾墨寒帮忙。

    呵,顾墨寒能和他比什么呢?

    “五十三亿!”

    顾墨寒再一次开了口,微凝的目光紧紧地扫了过来,看得却是宁汐。

    荣西臣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没有任何的话语,身侧站着的容枫便开口把价格喊到了一百亿……

    顿时,全场哗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