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239章 女儿的消息①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

    容烈很快就赶过来了。

    看见习蓝沁后什么也没说,径直朝荣怀走去,“少爷。”

    “把她带回实验室交给林教授。”

    “是。”

    容烈也没有问为什么,上前用毛巾塞住了宁汐嘴巴后,就将人扛了起来,越过习蓝沁往阳台外走去……

    刚走到一半的时,荣怀又喊住了他。

    “把001号也带回去处理一下身上的枪伤。”

    “好。”

    容烈点头后,对着习蓝沁一喊,“跟上!”

    之后习蓝沁就尾随他从阳台上跳了出去,这里是二楼,这样的高度并不算什么。

    荣怀眯着眸子扫了一眼三人离去的方向,很快就将宁汐掉在地上的手枪给捡了起来,玩味地放在手心里端详之后,便放入口袋,不急不慢地打开房门向外走去……

    而另一边,宁汐感觉自己都快被颠得吐血了。

    眼瞧着离举办国宴的会堂越来越远,这才开始着急起来。

    就在容烈将她放进车里时,忽然察觉到旁边的树木有异动,立即掏出手枪,目光警惕地扫向四周……

    “到底是谁?出来!”

    风吹树响,话音刚落,一个黑色的身影就从树顶一跃而下,直接站定在了他的面前……

    来人穿着黑色风衣包括着魁梧高大的身形,连脸都遮住了半张,只露出一双宛若死人冰冷的眼睛,看着分外阴森瘆人。

    容烈拿枪对着他,他却像是没有任何知觉一样,步步逼近。

    “你到底是谁?别过来!”

    他厉声警告,迅速扣下扳机,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男人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越过他的身侧,朝后车座而去。

    容烈猛地转身,朝着男人连开数枪。

    然而更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子弹就好像打在铜墙铁壁上,发出一声闷响之后,掉落在了地上!

    “操你妈!”

    容烈第一次爆粗口,对着眼前的一幕目瞪口呆,不信邪地继续连开数枪!

    然而结果依旧,唯一不同的是,那高大的男人转过了身,极其不耐烦地朝容烈走了过去。

    容烈后退两步之后,目光阴郁发狠,抽出匕首就开始和男人肉搏。

    半截身子都钻进车里的习蓝沁见状,也连忙出来帮忙。

    两人与男人缠斗着。

    宁汐找机会挣脱开了绑在自己的手上的缎带,想从车里钻出去逃离,结果一眼看出去,就看见高大的男人一把抓住了容烈的一只手臂,用力往下一扯,伴随着一声惨叫,硬生生地将那条手臂给扯断下来,鲜血喷涌……

    “啊!!!!”

    容烈发出凄厉地惨叫,捂着断臂痛苦地向后倒去。

    习蓝沁宛如死人一样的目光有一瞬间的动容,看着高大的男人,满眼警惕!

    “我不杀人,你们走吧。”

    男人声线沙哑,似是极其厌恶地扔掉了手里的断臂,转身朝车里头的宁汐走去。

    宁汐都被这凶残的一幕给吓懵了,下一秒当然是拼尽全力想要从另一边门钻出去逃跑,然而身后高大的男人一个跨步就将她从车里头拎了出来,扯下的面罩,低声对她说:“是我 。”

    “……”

    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宁汐懵了一下,但下一秒就被公主抱了出来,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黑色宽大的罩袍就将她盖住,紧接着,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半空中飞……

    那种不安全感,吓得她立马抓紧了男人的衣服。

    但在感觉到男人身上传来的冰冷温度时,她又忍不住瑟缩了好几下,相当地无奈又头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停下了脚步,而宁汐也终于重见光明……

    “咦?”

    殷绪居然把她送回到了荣西臣的车旁边!

    “殷绪你……”

    “宁曦小姐,我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你。”

    他的声线沙哑晦涩,极其的磨耳难听,但是从那双眼睛里,宁汐看出了真诚。

    至始至终,哪怕他再血腥暴力,似乎都对她没有半分的恶意。

    “什么……事情?”

    不过也没办法抹去她看到刚才那凶残一幕的心理阴影。

    “我知道你女儿的下落。”

    “什么?”

    宁汐怔住了,以为自己幻听了,“你再说一遍。”

    “我知道你女儿的下落。”

    殷绪就像是复读机,连标点符号都一样地重复了一遍。

    宁汐激动地颤抖,用力的抓住了他的肩膀,“你怎么会知道?她在哪里?”

    “他在一个叫霍凛的人手中……宁曦小姐,想要找回你的女儿,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殷绪也是犹豫了很久,才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宁汐,不仅仅是为了报答她先前救了自己一命的恩情,更是为了……

    “什么意思?那个叫霍凛的到底是什么背景?他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女儿?”

    “宁曦小姐,你看。”

    殷绪转过了头,扒拉开围着后颈的衣服,让宁汐看他的后劲。

    宁汐觉得奇怪,但很快的,她看到了一个符号……

    那个符号很眼熟,又极其的诡异,像是两个跪在地上交叠着的小人儿。

    “这是什么?”

    “霍克实验室的标志,但凡从那里出来的实验品,身上都会有这种印记。”

    “实验……品?”

    宁汐不敢置信地看着殷绪。

    殷绪双眸无波,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对,如你所想,我是实验品。对于霍克实验,宁曦小姐不可能不知道吧?”

    宁汐拧了拧眉,低声说:“听说过一点。”

    以前,父母争吵的时候她听过,当时她疑惑地去搜索,调查过资料,但是寥寥无几。

    得到的内容大概就是,二十年前霍克进行了非人道主义的人体试验,被国家发现后封锁实验室,并且以违背人道主义科学研究的罪名,将霍克处死,似乎在二十年前闹得挺大,但是其余的资料也没其他的了,她查不到,也就不了了之,了解甚少。

    只是她做梦也想不到,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霍克当年的实验品……

    “霍凛,就是霍克实验的人。”

    殷绪的一句话,再次让宁汐震住,“你的意思是,我女儿被他们带走去做实验了?!”

    “不无这个可能。”

    “可是霍克实验室不是在二十年前就被封了吗?而且霍克也已经死了,你作为实验品……抱歉,或许我不应该这么说。你如何确定那个还叫霍凛的把我女儿带走,是要把她当做实验品?”

    “宁曦小姐你或许还不知道,你的父母,也就是宁岩夫妻,他们当年就是霍克实验室里的研究员,后来因为不接触核心实验,才会被默认放出。但是这么多年,他们依旧活在那些人的监控之下。”

    “……”

    宁汐越听越懵。

    为什么现在还扯上了她爸妈?

    霍克实验室里的研究人员?

    为什么她从来都没听爸妈说过?!

    “宁曦小姐,我恐怕不能在这里久留,因为有人一直在追踪我……我和你说的,是我所知道的一切。如果你想救你的女儿,最好是尽快,但凭借你一己之力是不行的,必须找人帮忙。”

    殷绪说着,目光却扫向了四周,他感觉到那些人逐渐逼近的气息了,同时还有一个宁汐的熟人在朝他们靠近,他不能久留。

    “我要走了,或许今天的话是我的遗言。”

    殷绪说着,连忙拉好了身上的衣服遮掩住身体,低沉的话语里不由得带了几分自嘲。

    宁汐愣了一会儿,脑子里还没整理完信息,还想询问他一些问题,抬头一看,人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而不远处容榕快步朝她走来,诧异地问:“夫人,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容榕的声音,宁汐才渐渐回过神来,看着四周已经没有了殷绪的身影,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做梦一样。

    不,不一样,她的衣服上沾了血迹。

    而这些血迹,是殷绪将荣怀手下容烈的手硬生生扯下来的时候,站在他身上的,之后他又抱了她,那些血迹自然就蹭到了她的身上。

    “夫人?你怎么了?你的身上怎么有血?”

    宁汐脑子里不停地思考着刚才殷绪说的话,立马抓住了容榕的手,说:“打电话让荣西臣出来,我们回家。”

    “啊?”

    容榕一头雾水,但看宁汐一脸不对劲的模样也不敢耽误,连忙就给荣西臣打了电话,“七爷,夫人出了点事,你快点出来停车场这边。”

    接到电话的荣西臣脸色一沉,也没犹豫,立马和身边人说暂时先告辞后迅速离开了宴席。

    “怎么了?”

    荣西臣赶到,还没上车就问道了宁汐身上传来淡淡地血腥味,靠近是看到她旗袍上沾着的血渍,脸色越发阴沉了几分。

    宁汐看见他,眼睛也忍不住一红,“你先上车来,我……再跟你细说。”

    “嗯。”

    荣西臣上了车,容枫也很快上了车,将车子迅速开出了停车场,往回家的方向走。

    宁汐这才再也忍不住,紧紧的抓着荣西臣的手,将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跟他说了。

    “殷绪救了我……然后说了一些关于孩子的事情……”

    因为容榕和容枫还在,宁汐没有直接说自己的孩子,但她知道,荣西臣是听得懂的。

    至于殷绪是谁,她又小声地在荣西臣耳边解释了一边。

    “我没想到,他过来告诉我的事情会是这样子的……”

    宁汐越想脑子越乱。

    什么霍克实验。

    什么实验品。

    还有她失踪的女儿也马上要成为实验品。

    她没办法冷静下来,可她到底还是相信殷绪的话。

    她需要帮助,要一个人帮助她把这些头绪全部给理清楚。

    荣西臣也看出了她的不安和慌乱。

    这是他认识她那么久以来,第一次看见这么无措茫然的她。

    就好像走进了一重迷雾,困在里面,无论如何都走不出来。

    他沉了沉眸,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低沉且充满安抚的嗓音在她耳畔低语道:“宁曦,你先冷静一下,别着急。”

    对啊,冷静!

    现在的她最需要的是冷静,而不是像无头苍蝇一样……

    她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荣西臣一直坐在她的身边,十分安静。

    坐在前排的容枫和容榕也感觉到今天宁汐的不对劲,所以也什么都没说。

    直到回到了家里,进了书房,此时的宁汐才彻底地冷静下来,把殷绪对她说过的话,一股脑地告诉了荣西臣。

    “我……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殷绪说的话又没说完整。霍凛带走我的女儿,他人现在在哪里?我要到哪里去找?还有那个什么霍克实验室……”

    霍克实验。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字反复地在她的大脑里出现,渐渐地让她有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不是想多了才有的那种,而是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对关于这四个字的一切,都无比熟悉一样……

    而听到‘霍克实验’的荣西臣,眸色越发深沉黑凝,双拳越握越紧,他没有想到,那个孩子的失踪,跟霍克还有关系……

    “荣西臣,我现在该怎么办?”

    她已经完全没有主意了。

    殷绪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她必须找人帮忙,凭借她的一己之力,是找不回孩子的。

    而荣西臣,是她目前认识的最有能力帮助她的人,她只能请求他帮忙……

    “你冷静一点。”

    他说的每一个字,对于现在的宁汐来说,都有一种奇异的安抚之力。

    很快的,宁汐也随着他愈发平静的神色安静下来了。

    她紧紧地凝视着荣西臣,喉咙微微哽咽道:“你……你能帮帮我吗?”

    “我会帮你的。”

    荣西臣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为她擦掉了脸上的泪痕,看着那双急红了琉璃眸子,他的心底也很不是滋味。

    宁曦不知道,她的女儿,亦是他的女儿。

    他不可能不出手。

    但凡有一点线索,他都会拼尽全力去找!

    听到他的话,宁汐肩膀微微一颤,捂住了自己的脸,低声哽咽着说:“谢谢你,荣西臣。”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