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在地球穿越后 第88章 凤川穹

时间:2018-04-30作者:醉黄粱

    有一种人,生来便是唯一,如那移花宫中的花无缺!

    大兄的名字,叫做凤川穹,是世界上,最后一名凤族之人,天生的使命,便是与凰族一起,镇压天南不死火山。

    是真正的天之南,游离于宇宙之外,汇聚一切凶煞怨气的地方。

    凰族皆为神鸟所化,有男有女,居于不死火山深处,守护着宇宙之初存留下来的一朵涅槃劫火,可长生久视、浴火重生,却也须得消弭凶煞,吞炼怨气。

    而凤族,历代单传,皆为男子,为天南沙海之主,镇压不死火山脉动,有翻天之能,却永世不能踏出天南一步。

    千千万万年来,凤凰二族,繁衍生息,与世无争。

    直到凤川穹的母亲出现,钟神秀,一个艳绝天下的魅族女人,误入天南,很快与凤川穹的父亲坠入爱河,诞下了凤川穹,并约定在天南沙海厮守终身!

    魅族之人,寿有八百,修行有成的话,寿数也能延伸。

    但修行不易,哪怕成就神明,能够掌天控地,却也终有寿尽,无法长生久视、不死不朽。

    凤川穹的父亲为了能够与自己心爱的女人长相厮守,便按照凤凰两族当中的古礼,以凤求凰,在大婚之日,从不死火山深处,请来了两族至宝涅槃劫火,为钟神秀种入凰族血脉。

    不过可惜的是,钟神秀在大婚礼成的最后一刻,有些后悔了。

    魅族女子天生靓丽,却也最是多情,钟神秀爱上了凤川穹的父亲,却也留恋天南之外的那花花世界。

    心不在了,便也留之不得!

    钟神秀带着半凰血脉,取了凤川穹的一根肋骨,就此遁出天南。

    这是大兄凤川穹的身世由来,却也只是其伤情一生的开始。

    钟神秀离开之后,凤川穹的父亲忧思寡欢,却也没有对凤川穹讲过其身世由来,而是在其七岁,有了掌控天南沙海的能力以后,舍了一身命元精魄,魂入异界而去。

    千年、万年,无父无母的凤川穹,便守着亿万里的天南沙海而活。

    再后来,便有了江城看到的那一幕幕,宛若天边云朵一样的小泥儿出现在了天南沙海,口口声声的喊着大兄,一天天的长大,也彻底融化了凤川穹一颗宛若化作了石头的心。

    “大兄,你闻着好香,也生得这般好看,便让我吃上一口怎么样?”

    “大兄,这里太闷了,除了黄沙,就是黑烟,要是能长出些生灵来,哪怕只是一颗树,该有多好!”

    “大兄,这里太安静了,连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我听过一首曲子,阿娘弹得,叫做凤求凰,我唱给你听好不好?”

    日日夜夜,小泥儿出落成了大姑娘,也成了凤川穹生命里的所有。

    凤川穹从不死火山深处求来了一颗鎏火梧桐的种子,种在天南沙海当中。

    等到梧桐长成,凤川穹立于梧桐之上,凤鸣千日不绝,从异界引来了万鸟如林,日日夜夜,不停不歇的奏着不同的曲子。

    然而所有的美好,都是虚妄。

    凤川穹把所有的美好布置完成,小泥儿却停了许久,再不曾来过天南沙海,直到有一天,小泥儿传来消息,说是小泥儿的阿娘病了。

    小泥儿有出入天南沙海之能,其阿娘定也是拥有大神通之辈,又怎会生病。

    凤川穹晓得,这或许是一个局,一个针对自己所设的局!

    凤川穹不知道小泥儿,或者小泥儿的阿娘,所求的是什么,凤川穹却是觉得,哪怕是要自己的命,却也能给了对方,只是没了命,便再也看不到小泥儿的成长了,好生可惜。

    阴谋终是明了!

    小泥儿全名唤作云泥,是凤川穹的母亲钟神秀,用凤川穹的肋骨,和了天边一角白云,蘸着泥土捏制而成。

    原是钟神秀得了半凰血脉,修成了大神通,野心也变得更大了。

    半凰血脉可以让人长生,却不能让人不老,也不能让人不死,修为到了一定境地之后,再难寸进,钟神秀没有自己修成不死不朽的本事,却把主意打到了涅槃劫火的身上。

    钟神秀原定是让云泥长大之后,承了自己一身魅惑天下的本领,然后前往天南沙海诱惑凤川穹,再借大婚之礼,骗走涅槃劫火。

    只是钟神秀没能料到,云泥在得了凤川穹的一根肋骨,更是在很小的时候,意外吞了凤川穹父亲的魂儿,三岁之时,便生出了神通,常往天南沙海跑去偷偷玩耍,更是把凤川穹,当成了自己的大兄。

    云泥成年以后,得知钟神秀的计划,却是不愿!

    骗取不成,钟神秀发了狠,干脆强索,用云泥的性命强索!

    再后来,凤川穹从不死火山深处,盗取了一小撮涅槃劫火,换回了云泥的性命。

    东窗事发,凰祖震怒,便要号令群族,出得天南,追杀云泥和钟神秀二人。

    凤川穹无奈,与凰族一女成了婚,留下血脉之后没多久,便如其父一般,却更加决绝,舍了肉身精魄、舍了魂灵元神,留下遗愿,纵身跃入不死火山,补全了涅槃劫火的缺失。

    一出荡气回肠的大戏,通过凤川穹的虚影缓缓道来,让江城觉得比看了一部地球上的年度伦理爱情狗血大剧来的还要刺激。

    “所以说,这里已经不是白狼原,而是天南沙海,是你把我拉扯过来的?”

    听一段故事,江城虽然心有戚戚焉,但醒过神儿来以后,最最关注的,却还是自己的当前。

    “我以死去多年,何来神通拉你回往天南,更何况,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天南沙海了!”

    硕大的青石之上,凤川穹脸上微笑,笑里却是满满的苦涩。

    “如果不是你做的,那我这是在哪里?为什么我的同伴看不见也听不见我,甚至,我还能从那些大树上穿过去?”

    凤川穹的话,让江城更加疑惑了,眉头皱成了一团,死死的盯着凤川穹。

    “这里是过往,而你的同伴身处当下,时间更迭,自是如此!”

    “你的意思是,我穿越到过去了,而我的同伴没有?”

    “也可以这么理解!”

    “你少唬我,穿越到过去,我还能看见未来?傻子也不是你这么糊弄的,想算计我,没那么容易!”

    “……”

    江城与那硕达青石上的凤川穹四目对视,良久不语。

    “你唤江城是吧?我并非欺你,补全涅槃劫火之时,我便早已飞灰湮灭、魂飞魄散,只不过此地神异,时光重叠,你那凤蝶又有一丝我凤族血脉,故而你方能jin ru过往,得见与我!”

    “我不想见你,你让我走吧!”

    “咳咳,你我相见于此,乃是天意,天意不可违逆,注定了我之遗憾,当由你去填满!”

    “凤兄,你虽然神通广大、血脉高贵,可咱们应该没那么熟吧?”

    “你承我遗憾,我便将我凤族至宝,相传于你,如何?”

    想看好看的,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