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005多玷污几次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我本来没想去,是邻居非要拉我去。”方静怡这才急了,她赶紧解释道。

    她本想推开他,可她浑身发软,实在是用不上力气。

    “呵……还要跟我找这么拙劣的借口!”凌睿的掌心游移,每移动一次,方静怡就颤栗一次。

    “我真的没有……”方静怡逃无可逃。

    “如果是别人拉你去的,你会准备的那么周全?还要把自己打扮成贵妇,我都为你觉得羞耻!”凌睿终于了狠话,他字字如钉,狠狠的敲在了方静怡本就已经支离破碎的心窝。

    “这与你无关!”方静怡受到了人格侮辱,于是奋起反抗了,她冷冽的回应一句,率性的就要推开面前的人。

    但,她却被凌睿给钳制住了。

    “哼,与我无关?”凌睿愤恨难平,便一连串的质问起来:“为什么你不在我面前打扮?为什么你不来勾引我?你想要找个比陶安然有钱的,找个比刘雪峰强的人结婚,难道我不该是首选吗?”

    “凌睿,求你不要咄咄逼人了……”方静怡没想到凌睿会提起那两个人渣,也隐晦的提起,她是个被抛弃的女人的事实……

    被抛弃的女人走到哪里都有一种自卑感,特别是在看到楼下那群围在一起长道短的大妈时,方静怡曾经清楚的听到过,大妈们笑着议论她,看她的长相,就是那种留不住男人的女人。

    可别人什么也就算了,她不想让凌睿知道那些事的,结果,凌睿不仅知道了,还要剖开她的伤口,这让她情何以堪……

    委屈的泪水涌上方静怡的眼眶,又一滴一滴的落在了胸口。

    “我咄咄逼人?方静怡你给我看清楚,我哪一点不够优秀?”凌睿却依然不依不饶,他今天把他所有的好脾气都给磨尽了。

    “你太优秀了,就因为你太优秀,我不想玷污了你……”方静怡更是泪如泉涌,她掩面悲泣。

    “好,好,你的理由真好,”凌睿拉开方静怡捂在面部的双手,并拧到她的背后用一只大手固定住,他的身躯犹如青云压境,他强势而又绝决,“我就让你多玷污几次!”

    “啊……”不打招呼的袭击让方静怡措手不及。

    趁着方静怡这一喊,凌睿的唇,覆上了方静怡的唇,将她的喊声全部吞没。

    方静怡还是想要大喊大叫,但她只会给凌睿提供了可乘之机。

    她想要逃脱,却又堕落的如仙如醉。

    方静怡不记得什么时候结束的,她只记得,中途,她晕了过去。

    等到凌晨的风路过窗口,徐徐拂了进来,方静怡被冻醒了。

    揉了揉眼睛,茫然的四处看了看。

    一张硬邦邦的大床,大床的另一侧,沉沉的睡着某大帅哥。

    他不打呼噜,但吸气时平静,呼气时,气体是被他给吹出来的,看起来挺好玩。

    他的肩膀裸露出来,肩膀以下,盖着一层薄薄的丝被,丝被轻盈到似是被风一吹就要飘起。

    方静怡则盖着一床厚一些的被褥,被褥把她给裹得紧紧的,结果,她还是被冻醒了。

    看了看空调,静静的没有风气吹出来,原来这里,晚上根本就不需要开空调,打开窗子,居然自带冷气。

    这样炎热的季节,不知道中午呆在房间,会不会依然不必开空调。

    方静怡心翼翼的凑近凌睿,却发现,他的左肩膀处有一块大大的淤青,恐怖极了。

    这休息了一夜,方静怡的酒已经完全醒了,但她清楚的记着昨晚的事,也记得,凌睿昨晚所的话。

    原来,他早就知道她为什么离婚的,也早就知道了她前夫的名字,只是,他故作一无所知罢了。

    而除了这些,凌睿还亲眼看到她去相亲被大腹便便满脑子肮脏思想的老男人给羞辱,一经想起这个,方静怡就想钻到床底下去。

    她在凌睿眼里,是不是已经千疮百孔了,她以后再也不要见到凌睿,她发誓。

    趁着现在,凌睿还没有醒来,她要逃之夭夭。

    她拿起一件凌睿的衬衫,胡乱的裹在了身上。

    幸好衬衫很大,可以当裙子穿,于是,遮住了她的关键部位。

    她蹑手蹑脚的爬了起来,轻步走到凌睿近前,强忍着羞耻心从他的身边迈了过去,下了床。

    但她不知道,在她背对着凌睿往前走的时候,凌睿的眼睛就已经睁开了,眸光随着她一直游转,他若有所思。

    方静怡翻了翻凌睿的衣柜,却没找到一件关于女人的衣裳。

    所以,方静怡放弃寻找了。她把她身上这件衬衫脱下来,找了一条长一些薄一些的白色毛巾当抹胸,然后用别针别上。

    接着,她穿上衬衫,系上扣子,只把底下的两颗扣子留出来没有系,再把两只衣襟拉一拉,系在了前边,系成蝴蝶结。

    她又找了一条七分裤穿在了腿上,只是这样穿着,又肥又大的可要丑死了。

    弄了一根皮带束在腰间,以防止它掉下来。

    一切整蛊的差不多了,方静怡悄悄离开了房间。

    走出房门,才发现这只是一栋二层建筑,连电梯都不需要,直接就可以下楼而去。

    房间里,凌睿已经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华钰蓉,现在开车出门,接应方静怡一下。她已经从我这里下了楼,这才刚刚五点,路上没有出租车,我怕她走路不安全。”凌睿有条不紊的安排道。

    “我表哥,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是特警,不是你的私人保镖!凌晨五点你就打电话把我给吵醒,你老妹我没有上楼去宰了你,已经是你的造化了,我劝你适可而止!”话筒那端传出一个女子的被窝腔来,她的声音越嚷嚷就越是力拔山兮气盖世,到了最后一句,震得人耳膜都疼。

    “你再吵,我会把你的弱点全部告诉给蓝文星,我看你斗得过他。”凌睿把手机拿的远一些,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吃里扒外的死表哥烂表哥!”华钰蓉愤愤然骂道。

    凌睿却直接挂断了电话,于是他这里,就恢复了安静。时间尚早,他要继续睡。

    此刻,他浑身都疼,这全是昨天为了救那个讨厌的女人所留下来的硬伤。

    哼,该死的女人,居然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跑去跟一坨垃圾相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