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010不正常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老爸把脸拉得老长,他劈头盖脸的斥了一句:“阿豪,你妹妹已经十五岁了,平时你得让她学着做饭。如果连饭都不会做,以后嫁出去还不得被人家再给送回来!”

    “爸,静怡她感冒发烧了。”方豪歌则讷讷的回了一句。

    “一个的感冒能死人吗?你问问她还能不能吃饭?有吃饭的力气就有做饭的力气!”方老爸粗声粗气的嚎着。

    这话,太噎人太不遵从人道主义。

    于是,方豪歌被自家老爸的话给噎住了,半天不再做出回应。

    其实老爸对待别人时,心地很善良。

    村里的孩子偷方家的水果被方老爸给看到,他不只是不会疾言厉色的骂人,还会亲自给人家摘一布袋,让人拿回家去吃。

    但方老爸对待自己的孩子,也有可能是因为恨铁不成钢吧,他真的很绝。

    前世,方静怡每次听到老爸话如此不讲理,她都会毫无顾忌的反唇相讥,随即就会招来老爸的或打或骂。接着,她就会恨老爸恨入骨髓。

    但今天,她没有搭腔,只爬了起来,静静的去洗了一把脸,然后吸着鼻子来帮老哥拿筷子。

    方老爸也觉得气氛不太对,怎么自家闺女连回嘴的力气都没了。于是他也就没有继续难听话。

    方豪歌让方静怡上了炕,再来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温度似乎下降了一些,他也就放心了。

    吃饭时,方静怡安安静静的就着窝窝头吃菠菜,还会在不经意间把菜里的肉干夹到哥哥那边。

    肉干就是猪板油炸出来的。板油顾名思义,都是那种白花花的肥肉。这东西比较便宜,买一大片回来,放在锅里干炸,炸着炸着,就把油都炸出来了。然后剩下的,就是肉干。

    油是用来炒菜吃的。

    肉干则代替猪肉放在菜里,每次只放一部分,舍不得多放。

    肉干真的很好吃。

    所以每次,方静怡都会翘着筷子等着,看到菜里哪里有肉干漂浮出来,她就会飞快地用筷子叼走,叼进她的嘴巴里。

    她的这些动作,老爸和老哥早就熟悉了,只是懒得拆穿她而已。

    可今天,她没有用她的水灵灵的眸子盯着肉干找,反而在夹到肉干时,都会夹到哥哥面前。

    她的这个细微的举动惹起了老爸的注意来,于是老爸觉得太蹊跷了。

    “妹,你生病了,得多加一些营养,你怎么把肉干都夹到我这里来了?”方豪歌今天哪怕是纳闷习惯了,却依旧会为方静怡的举止感到纳闷。

    他用他的筷子夹起一块肉干,递到方静怡嘴边,示意她张嘴。他经常会这样喂方静怡的,从到大。

    可方静怡却躲开了他的筷子,不喜不悲的道:“哥,我今天不想吃肉干,你多吃点。”

    本来她看着哥哥就是很开心的,奈何再看看老爸的千年寒冰脸,她就又开心不起来了。

    哥哥则悲悯的瞅一眼方静怡,然后对着老爸哀声道:“爸,你看我妹病的这么重,连她最爱吃的肉干都不能吃了。”

    “吃完饭,你带她去合作医疗看看,扎支针就没事了。”方老爸总算是发了慈悲心,他道。

    “好。”方豪歌立刻喜上眉梢。

    既然老爸同意了让妹妹去扎针,那么,老爸就会出钱,方豪歌就再也不必拿他的私房钱给妹妹看病了。

    其实他的私房钱全部划拉一下,只够买一罐桃罐头的。这是在平时,他去山上抓蝎子换来的钱,整数都上交给老爸,零头就被他给“贪污”了。

    方静怡知道他贪污了那么几个钱钱,前世的方静怡,还经常不懂事的拿着这事威胁老哥呢。

    现在,方静怡没什么胃口,所以吃的饭很少。

    她是第一个放下筷子的,然后往后退了退,退到墙角处打瞌睡去了。

    她今天好奇怪,睡了这么多觉,也还是睡不够。

    待方豪歌吃完了饭,就跟老爸要了钱,然后让方静怡陪他去……诊所里看看,那里的王大叔治病还是很灵的。

    方静怡本来不想出去,但又觉得自己这样一直睡觉也并不好,不如出去走一走,呼吸一下雨后的新鲜空气。

    一同出门,方静怡瑟缩如寒蝉般走在路上,一阵风吹来,方静怡打了个喷嚏。

    方豪歌就把外套脱下来披到方静怡肩膀上。

    一路山花烂漫,河清清,原来这就是记忆里美丽的村庄。

    拥抱着大自然,心情豁然开朗起来。

    方静怡告诉哥哥,自己不需要吃药,走一走被风吹一吹,这就醒脑明目了。

    方豪歌见着方静怡唇边挂着灿烂的笑意,精神要比在家时好多了,于是也就放了心。

    但老爸好不容易给了他三块钱,他可不想再把钱交回去。

    于是稚气未脱的哥哥就提议,要去商店里买火腿肠吃。

    方静怡笑着答应,看着哥哥这孩子气的脸,方静怡就有种哥哥忽然成了弟弟的错觉。

    哥哥去商店里买了两根火腿肠,再买了一兜高粱怡。

    哥哥舍不得吃,都要让方静怡吃,但方静怡明显感觉到哥哥一直都在咽唾沫。

    前世的时候,方静怡就是个自私的,听哥哥他是大人,不吃孩子的零食,她就会真的自己把零食吃掉,很少会让哥哥尝一尝。

    方静怡想着想着,泪花再次泛起。

    两个人坐在河边的石台上,方豪歌闲闲的拿了一块石板沾了水,在另一块石板上磨着。

    这样磨着磨着,再分开两块石板时,上面就会出现一些图案,这是哥哥从玩到大的游戏。

    方静怡低头努力把眼里的泪花隐去,然后剥开一根火腿肠,伸到方豪歌嘴边,拿起他的手,让他自己拿着吃。

    方豪歌的眼睛一亮,但旋即,他把火腿肠往方静怡怀里推,口是心非的道:“老妹,你生病了,就得多吃些好吃的。哥哥不喜欢吃孩子吃的零食。”

    着话,哥哥还要吧嗒一下嘴。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吃,火腿肠香香的味道很不道义的刺激着他的鼻腔,在他眼里,这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品。

    方静怡看着哥哥的表情,便忍不住牵扯了一下嘴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