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028嘴巴惹了祸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第二天,方静怡规划了一下,让方豪歌揉面和炸油条,朱晓朋负责捞油条,以及给客人们端饭。

    方静怡则负责**蛋灌饼,三个人分工不同,忙的不亦乐乎。

    桌椅板凳用的都是金源饭店的,方静怡这样租用,就不必投资自己去买了,便可以把自己的吃摊点做的高大上。

    而朱翠英和金老板更是高兴,反正这都是用不坏的东西,很多都是用旧了的,摆在饭店里显得掉价,于是替换了下来。以前都是放在仓库里睡大觉的,现在还能用它们赚点租金回来,实在太划算了。

    早中晚饭点的时候,前来吃饭或者买饭的人确实越来越多。但过了饭点儿,就闲了下来。

    一开始,方静怡和两个年轻男孩子还很高兴的歇着,聊着天儿,时间就过得很快了。

    但过了几天之后,方静怡就觉得有些浑浑噩噩了,他们几个人明明是为了做生意赚钱的,又不是纯粹给别人打工那样的,有活就做没活就没心没肺的去玩。

    所以,方静怡又买了一套比较便宜的烧烤设备,还又做起了烧烤,引得一些年轻人纷纷来买。

    特别是恋人们,约会时总喜欢吃一些零食,而烧烤在茉莉村这里还是新兴行业,做的人少之又少,赚钱还是非常快的。

    周末,在大道的另一边,竟又出现了一对做炸油条生意的中年夫妇。

    他们除了油条,还卖豆腐脑,并有意无意的压低了那么一点点价钱,足足有一半的老主顾都被这中年夫妇给吸引走了。

    朱晓朋是个急脾气的,他都想过去找人家理论去,却被方静怡给拉住了。

    甚至,他也想压低自家油条的价钱,和那对夫妇打一打价格战。但方静怡不想搞的鹬蚌相争,让消费者渔翁得利。

    在这边的人对着那边怒目而视的时候,听到对面摊主老婆故意用不大不的声音跟她老公:“孩他爸,你看看那边的土丫头,跑到咱们城里来混,把自己打扮的妖里妖气,还以为自己就是电视剧里演的那个外来妹呢!也不看看自己那张黑炭脸,丑死了……”

    时下有一部电视剧叫做《外来妹》,收视率相当高。

    其实方静怡并不是故意打扮自己的。

    城里人心气儿高,而她和俩哥哥都是卖食品的,她觉得个人形象问题很重要。

    于是乎,她自制了简易盘发器,把长发给盘的既利落又漂亮。

    这个时代的农民已不似七八十年代那么贫穷了,身上不再穿补丁衣裳,也不会旧的不像样,但却太土气,又肥又大,都能包下两个自己去。

    方静怡是借用马大娘邻居家的脚踩式缝纫机,把自己身上的夏装修整了一下,修的分外合体,加了褶子,再把原本太肥的短袖改成了喇叭袖。

    她本是一身青涩,却又打扮的成熟优雅,流露出自己与众不同的品味来,总是可以吸引到很多人的目光。加上她嘴甜会话,所以顾客都很喜欢她。

    可现在,她的装束被对面摊主老婆给非议了,她的肤色也受到了非议,她怎么可能淡定。

    “嘘……咱们做咱们的生意,不要在这里胡八道的。”好在对面摊主比较有人性,他冷淡的斥了他老婆一句。

    他们本来就是摆摊炸油条的,但以前,没有固定位置,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后来,他家老婆子在观察市场时,发觉方静怡这里的生意很红火,便认为,是这里的地势好,适合做生意。而他以前在国营企业上班时,跟城管部门比较熟悉,所以换地方做生意毫无压力。

    “哼!土包子,年纪就想着勾搭城里人,肖想来到城里过日子?再怎么蹦跶,也改不了农村户口!谁娶了回家谁倒霉,将来生出来的儿子也是遗传性黑炭脸!”摊主老婆无视她家老公的法,她就是越看方静怡越是别扭,她继续嗤之以鼻。

    改革开放后,城乡拉开的距离太大,城里人都是歧视农民的。那种优越感,从牙牙学语的幼儿到年过八旬的老人,都不曾免俗。

    在这个时代,都把户口看的很重。拥有农村户口的人,在城里落脚,委实不怎么容易。有很多想要嫁到城市里来的姑娘,成功者却寥寥无几。

    “农村户口怎么了?黑炭脸怎么了?这是健康色!是你们自己长了一张没血色的病态脸,反而歧视别人!”方静怡还在保持沉默,一旁的朱晓朋却忍无可忍的发飙了,他跟炒蹦豆似的噼里啪啦。

    方静怡虽然对朱晓朋这个惹事精甚觉无奈,但又被他嘴巴里吐出来的辞给逗笑了。

    这些话的底气十足,这真是从淳朴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子嘴里出来的吗?

    “土包子!没教养!”对面婆子啐了一口。

    朱晓朋站直了身躯,更是声如洪钟:“到底是谁没教养?如果没有农民,你们城里人吃什么?还不得喝西北风去?的好像是你们没有脚踩泥巴,而是飘在半空,不需要吃喝拉撒睡似的!”

    方静怡继续大跌眼镜。

    在方静怡神游天外的时候,朱晓朋的一番话,已经由老婆子的嘴巴添油加醋的大声嚷嚷出来,嚷给了前来买早餐的人们或者是路过的人们听闻。

    而这些人,自然都是城里人,于是,便对方静怡这三个年轻人持了嗔念。

    人们将方静怡的摊子围了个水泄不通,一根根手指遥遥的戳着方静怡的脑袋。

    其中,一个嗓门大的年轻女人嚷嚷着:“啧啧,原本觉得土包子到城里来做生意,挺惹人同情,咱们才到这里来买吃的。结果呢,不怪乎鲁迅先生,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咱们就该让这几个瘪三卷铺盖滚蛋!”

    这女人脸上的妆画的五彩斑斓,嘴唇染的血红血红,像是要吃人似的。

    女人身旁,还跟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女孩长着一张圆脸。即便她在不停的吃着香蕉,也要把脸板的周周正正,带着十足的傲娇,她的眼珠儿,正随着五彩斑斓女士的手臂转动。

    方静怡觉得,这女孩似乎有点熟悉,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而女孩居然也要把她胖嘟嘟的手伸向半空,奶声奶气拖腔拉调的附和:“让瘪三卷铺盖滚蛋……”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生在这样的家庭,孩子的教育问题堪忧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