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031解决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方静怡的神经立即犹如被电了一下。

    但这种感觉一闪即逝。

    因为只留给了方静怡这惊鸿一瞥,阿睿就已经转回头去继续走路了。

    在方静怡看不到的地方,阿睿牵扯了一下嘴角。他不知道是该用市侩来形容方静怡,还是该用狡猾来形容她,年纪就有这么多的心眼,长大了还得了。

    但又不得不,她很有点运筹帷幄的细胞,一点都不像这个年龄段该有的老成。这也正是阿睿刚才顺带着帮她把城管队找来的原因。

    现在,林队长耐心的问了问两边的当事人,便大约梳理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虽然这经过,从朱晓朋和对面婆子的嘴里,给的公公有理婆婆有理的,但大方向没有更改。

    林队长则让方静怡先一下,这事如何解决。

    方静怡想了想,虽然人们已经化解了对朱晓朋的敌意,但这只是在头脑不冷静容易被带动时候的思想。

    以对面婆子的心狠阴损,这次受了气,以后不定会经常过来给方静怡砸一砸买卖之类的,方静怡只想老老实实做买卖,懒得给自己找不自在。

    所以留在这里,会一直有根刺梗在心里。

    还不如换个地方去摆摊,面对一些新的顾客,重新来过。

    如果一些老顾客惦记着方静怡做的鸡蛋灌饼,自然不会在乎多跑二里路,到方静怡的新摊位那里去买。

    想罢,方静怡让林队长把她交的这个月的摊位费还给她,至于对面张大叔要不要继续留在这里,她也就不过问了。

    林队长思量一下,没询问张大叔的意见,而是直接让张大叔给方静怡包月费,这样,张大叔就可以留下来了。

    张家婆子早就对着方静怡这里的地界眼热了,但是这一个月,方静怡都已经摆了七八天摊位了,于是她较真儿的,凭什么要给一个月的摊位税?明明是该二十多天才对。

    “这位大嫂,我你到底会不会算账?没交摊位税就过来跟人家姑娘抢生意是你的杰作,诋毁人家姑娘也是你干的,要不,就让姑娘留在这里继续摆摊,你们补偿人家姑娘损失!你算算,这点摊位费才几个钱?!”林队长火了,事情都被闹成这样了,张家婆子居然还要斤斤计较,真是个不知道分寸的。

    “静怡,既然林队长给解决事情,咱不去上访了。我知道法院在哪里,走,专门起诉对面那两位去。他们这是属于恶意诽谤。”朱晓朋赶紧马后炮的接下林队长的话茬。

    “哈……还起诉?”张家婆子不敢反驳林队长,却敢来讽刺朱晓朋,她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仰天大笑着,笑完,她插腰骂了一句脏话,又道,“你们赶紧去告啊!我倒是要看看,法庭能判我们什么罪?!”

    “哼!诽谤罪也是罪,情节严重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高二毕业的朱晓朋把法律学了个半斤八两,对付起张家婆子这彻头彻尾的法盲,还是游刃有余的,他斩钉截铁,“除了包赔我们损失之外,我还会利用所有有力证据,让你去坐牢!”

    “张大叔,你劝劝我大婶,没交摊位费,来抢别人生意,还挑唆群众恶意攻击人家姑娘,包赔人家点损失算什么。事情要是闹大了……”认识张大叔的那个年轻人赶紧来给张大叔使眼色,他适时的咽下最后一句话。

    张大叔本就是个讲理的人,此刻,他气的呵斥了他老婆几句,他掏出了三十块钱交给林队长,是剩下的二十块,先让林队长帮他垫上,他明天奉还。今天,就及时付给这三个娃儿钱,也好让他们早点包下别的摊位。

    围观者便声声夸赞张大叔是个明理的,做买卖也不能光认钱,人和人之间总得讲点情谊,也不论是陌生人还是熟人。

    林队长慷慨的自掏腰包拿了二十块,这样凑够了五十,一并给了方静怡。

    这里的摊位包月费是五十,而按照流动摊位的每天来算,则是一天两块五毛钱,所以,长久做生意,还是包月划算多了。方静怡当时就是听朱堂姑包月划算,便一下子包了一个月,谁知道今天会出这么倒霉的事。

    林队长给张大叔开了票据,这样一闹腾,张大叔的摆摊时间可就得少了七八天,但张大叔并不计较。只有他老婆一个人在那里愤怒的要死,还在低声咒骂着方静怡。

    方静怡视若无睹,她让两个哥哥把摊位收拾一下,三个人离开了。

    把炊具都拿回了马大娘家里,方静怡提议,去找离着工厂近而又繁华的地方,也好再次支一个摊位安顿下来。

    方豪歌和朱晓朋看看方静怡又累又热的模样,觉得方静怡要是顶着大太阳四处奔波,还不得中暑了,所以,他们让方静怡找个阴凉的地方歇着。其他的事,让他们两个男人去完成。

    朱晓朋临走前,给方静怡买了一根五毛钱的雪糕。

    方豪歌嫌弃雪糕太贵,明明在他们村,买冰棍只要一毛钱就可以了,就算更美味的雪糕,也只是两毛钱而已。

    但茉莉村,根本就没有一两毛钱的冰棍,果然繁华的地方消费也是高的。

    “阿豪,人生在世,赚了钱就是吃吃喝喝,你那么节省做什么?”朱晓朋拍了一下方豪歌的肩膀,语重心长的教育了一句。

    他比方豪歌大一岁,三个人当中,他可就是大哥了。只要方静怡没有很认真的让他闭嘴,他的话就是最多的,仿佛他就没什么不懂的。

    听到他时而吹牛,方静怡都懒得拆穿他,只是默默听着,所以他喜欢着方静怡呢。

    方静怡心不在焉的应付着自家哥哥和邻居哥哥,听着哥哥苦口婆心的嘱咐了几句,却没听明白究竟嘱咐的是什么,方静怡只顾点头嗯嗯啊啊的答应,直到把这二位哥哥送走。

    方静怡边寻找可以乘凉的地方,边绞尽脑汁的想,那个阿睿究竟是谁,她是在哪里见过,而那个华钰蓉又是谁,她什么时候听过这个名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