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032梦中男神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只怪这狗血的重生,让方静怡的记忆出了很多问题。一些不重要的事,她分不清是重生以前发生过的,还是重生后经历过的。她需要时间慢慢梳理。

    村头的游乐场。

    绿树成荫,这里有不少的健身器材,左右两侧,还有一排排长椅,绝对是个消暑散心的好地方。

    虽是周末,但半朝半晌的,人很少。方静怡干脆一人占了两张椅子,悠闲悠闲地窝在那里。

    脑海里,又闪过阿睿那模糊的模样。想着,双颊居然发烧起来,心跳也加速,真是莫名其妙。

    双手掩了脸上的红云,心虚的四处看看,却看到了旁边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警察的背影。

    女警察是搀扶了一个老奶奶走了过来,让老奶奶在方静怡旁边的长椅上坐下。

    “大妈,您在这里歇着,不要到处乱跑,我去给您买饮料喝。”女警察的声音属于中性,听起来有些冷。

    “华钰蓉!”方静怡突然间跳了起来,她下意识的喊。

    “喂,你这孩子,瞎嚷嚷什么?吓了我一跳!”女警茫然的转身看向方静怡,脸上愠怒。

    “哦……对……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方静怡赶紧站起来道歉。

    这个女警,不是华钰蓉。

    哦?华钰蓉?

    旋即,方静怡理顺了。

    她看到这人的背影便想起了华钰蓉,不是胡思乱想出来的结果,而是,这人,跟方静怡前世所见到过的一个女警的身材很像,话的声音也像极了。前世的女警,名叫华钰蓉。

    那是在,方静怡与某男神共赴巫山**过后,她偷偷逃离男神的家,路遇华钰蓉开车经过,就是她载自己回到了家。

    她曾一度对她的出现而感到好奇,明明凌晨时分,路上除了偶尔出现的大货车,再无其他车或者行人经过了。

    虽然这一世,方静怡的出生日期有了改变,但所有人都随着她改变了,于是方静怡还能推算出她曾经认识的人现在都是什么年龄。

    那个名叫华钰蓉的女警那时候二十七岁,比方静怡了五岁,那么也就是,她现在应该才十岁。

    在脑海里把今天遇到过的野蛮嚣张的十岁女孩和前世眼神犀利的女警合并一下,便发现了很多相同之处。

    所以,方静怡断定了,名叫华钰蓉的十岁女孩,就是前世那个二十七岁的女警华钰蓉。

    终于想起了这其中一个,方静怡的头很痛,不能继续想了,她歪在椅背上眯了起来。

    睡梦中,身着军装的凌睿飘飘忽忽的走来,两杠三星在阳光下,格外的耀眼。

    转身之间,凌睿又换成了卡其色夹克衫。中规中矩的发型,冷峻袭人的面庞,锐不可挡的鹰目,这让前世的方静怡在第一眼看到他时,就觉得,此人长了一张偶像面孔,却有着魔鬼般的神秘。

    他站有站像坐有坐相,站时笔直如松,坐时正襟如钟。他的一举一动,都写满了大大的‘酷’字。

    “我都不记得我的手机丢到哪里了,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打电话的,多谢你肯接我的电话,肯把手机还给我。”凌睿话时,彬彬有礼中透出豁达与干练。

    “不用客气,如果是别人捡到了你的手机,应该也会还给你的。”那天,方静怡心情不好,脸上的笑容很淡也很倦。

    如果知道这次的邂逅注定了以后的相识相知,后来的相识相知又鬼使神差的让两个人发生了一次不该发生的关系,方静怡应该会好好收拾一下狼狈的自己吧,因为人家,第一印象决定了一生的念想。

    梦里有了一瞬间的断片,方静怡牵扯了一下嘴角,她转了个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入梦。

    隐隐约约间,男神那**辣的唇攫住了她的唇,久久的狂乱之后,吻印蜿蜒而下。

    她从来不知道,她也可以那般饥渴。

    即便以醉酒做掩饰,她还是会为自己的疯狂而脸红。

    “方静怡,以后不要再相亲了,也不要再想着明码标价把自己给卖出去,尽丢我的脸……”男神的右手不停蹂躏着,嘴巴则狠狠衔起另一边,双管齐下,犹如巨浪翻涌,袭击的人恍若魂魄离体。

    方静怡被制高点给冲突到无力做出回应,她的脑袋混沌,感觉却清醒的很。

    “啊……”在毫无准备下,第三方竟然侵入了。

    狠狠的侵略,并无半点怜香惜玉之情……

    这种感觉,既痛苦又极度震撼,极度快乐,快乐到了巅峰,想要用尽全力逃离,却被禁锢得牢牢的。

    大汗淋漓。

    “静怡,静怡醒醒,你是不是中暑了?”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热气喷在方静怡侧脸,一双手在方静怡肩膀上拍了拍。

    “阿豪,等让静怡去看了地形,如果可以决定下来,今天咱们就休息吧,不做事了。明天早上再开始营业。”另一个声音道。

    方静怡被扶着坐起,接着,一只手绢伸过来,擦去了她额头的汗水。

    另一只手,拿了一张恰似报纸的东西扇着风,微风徐徐拂过方静怡光洁的额头。

    “阿嚏……”豁然间一个喷嚏,方静怡清醒了。

    老哥扇“扇子”的手滞在半空,四目相对,但见老哥的面部表情很微妙。

    “静怡,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能睡着,果然还是个孩子,一点防备心都没有。”朱晓朋也把脑袋凑过来,他撇撇嘴,还以为面前这十五岁的妹妹少年老成呢,看来,也不过如此。

    方静怡用眼睛搜寻了一下四周,蓝蓝的天静谧敞亮,白白的云儿在闲适的游走,知了在榕树上不停的呐喊,刺目的红日让人不敢望向它存在的方向。只凭着感觉,它已经接近正中了。

    一排排长椅上,还零零碎碎的坐着几个人,人们有的看书,有的闭目养神。

    那个酷似前世的华钰蓉的女警察和那个老奶奶都已经离开了。

    更重要的是,方静怡梦中的男神——凌睿,也幻化成空。

    “你们找到合适地方了吗?”方静怡抬头来问老哥,话时,她还带着鼻音。

    “找到了,咱们先去吃点儿午餐吧,吃完以后,我们带你去看。”朱晓朋伸手探了探方静怡的额头,他觉得方静怡有可能是中暑了或者感冒了。

    “成,等看完之后,咱们去跟大姑打个招呼,以防止她找不到咱们。”方静怡。

    这里没有什么亲人,大姑自然就是朱晓朋家的堂姑。

    方静怡也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想起朱堂姑来了。

    而且,她为什么早没想到。

    她隐隐觉得,好像她的浆糊脑袋挺耽误事儿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