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056男神生气了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凌睿仿似恍然大悟,原来方静怡根本没有想要追他,方静怡并没有自作多情。

    关于方静怡靠近凌睿讨好凌睿,关于她流露出来的痴迷的眼神,都是为了和陶安然一争高下。

    反而是凌睿自作多情了,他居然会毫无违和感的认为,方静怡真的对他一见钟情呢。

    现在,凌睿很是介意的认定,方静怡除了是在跟陶安然澄清之外,还是在暗暗的跟凌睿明,她压根就没有想要追他吧?就像凌睿郑重其事的澄清他和陶安然之间连普通朋友都不是那样。

    也许她是因为刘雪峰,才和陶安然结仇的……

    凌睿不认识刘雪峰,当然不排除,他见过,却没有把这人的名字和容貌记在心上。

    等他回到学校,一定要注意一下,到底哪个是刘雪峰。

    “事实胜于雄辩,陶安然,你敢发誓,你在二十岁之前,保证不追凌睿吗?”方静怡还在和陶安然一争高下。

    “我为什么要发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陶安然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

    “哼,誓言只是试验,又不会真的让你断胳膊少腿,你怕什么?”方静怡步步紧逼。

    “我怕还是不怕都跟你没关系!我没必要听你的安排!”陶安然合计了半天,她决定一直耍横。

    如果她铿锵着,她就是喜欢凌睿了,那又怎么样?其实这样的话,才可以成功的挑衅方静怡,也能为自己提供了一个对凌睿表示爱意的最佳机会。可是,凌睿太冷了,冷入骨髓,陶安然不是个奋不顾身的人,她不敢拿着她的脸面来赌。

    她也想她敢发誓她对凌睿无意,但这样更不行。凌睿本就性子凉薄很难追,只要陶安然当众出这句话来,以后,哪怕凌睿真的对她动了心,也会记着今天的话,然后绝不会和陶安然处男女朋友的。

    所以,谨慎如陶安然者,只有盛气凌人的错开话题,什么都不透露,才是安全的。

    “心虚就你心虚……”方静怡撇撇嘴。

    但是话还没有完,她却被凌睿给推了一下。

    然后,男神还要瞪方静怡一眼,再面无表情的前行,他这是要推着购物车去结账了。

    方静怡这才知道不好,她对陶安然的得理不饶人,把男神给得罪了。不然,这么宽敞的地方,凌睿想要往前走,蛮可以从侧面过去,他干嘛好死不死的非要把方静怡推到一边。

    “赵铭轩,不是请客吗?替着方静怡付钱。”凌睿已经把东西都清了账,他又看向赵铭轩,还有些不耐烦。

    他这是急着离开超市,然后要和这几个人分道扬镳了。

    方静怡本来想自己付上钱,但被凌睿这样单刀直入的出来,她就只能看一看赵铭轩的态度了。

    赵铭轩来到方静怡身边,把方静怡手里的购物袋拿过来,放到收银台上,轻轻往前一推,让购物袋顺着传输带到了收银员的跟前。

    他很大方的付了钱,并收妥了票。

    朱晓朋这才知道超市的规则,原来不是像菜市场那样一对一的算钱,而是把所有东西都买完之后,到固定地点一起付账,这个真有意思。

    他想着,等闲暇时,一定要带方豪歌也过来看看,见识见识世面。

    特别是这个炎热的夏季,在家里呆着都没有风扇,热的无处可逃。就算是不买东西,也可以跑到超市里来呆着的,既有凉风可享用,还可以在闲置的座椅那里躺着休息,实在是惬意的。

    方静怡快步带着众人回到储物箱那里,她记得她使用的是第三行的33号箱子,于是她直奔那个箱子而去。

    看着手里的单据,方静怡伸手刮了刮,刮出密码来,再去找到了储物箱的比较隐蔽的按键,她只扫了单据两眼就把十位数字都输入了进去,再按下确认,看起来又快又准。

    窗口毫无悬念的开启了,方静怡把东西拿了出来。

    朱晓朋高兴的手舞足蹈,他就知道他家邻居妹妹厉害,一出手,什么都能搞定。

    他再次想,他记住了怎么存放东西,怎么输入密码,他要在方豪歌的崇拜的眼神下,亲手试一次。

    陶安然看着方静怡随随便便就完成了所有程序,她心里愤愤不平了起来,没想到方静怡这个乡巴佬这么有见识,居然很像是来过好几回的样子。

    “成子娟,你输了,你今晚请我们一起唱卡拉ok?”赵铭轩在一旁笑的眯起了眼睛,他扶了扶镜框,很有学者风度的开口道,“去ktv太烧钱了,咱们都去你家里唱歌也是可以的。”

    成子娟家里有家庭影院。

    所谓的家庭影院,就是用录像机和音箱组合起来的家用k歌设备。

    彼时的录像机贵重且不提,只录像带,繁琐极了。在每次放完之后,都得用工具把录像带给转回到开头,下次才能接着播放。

    其实市场上已经有了vcd,但很少有人购买。

    录像机和家里珍藏的录像带都是一笔高昂的支出,谁会舍得更新换代就更新换代了。

    而没钱的老百姓之前并没买过录像机,便可以觊觎一下最新流行的vcd了,可是大多数人又买不起。

    “愿赌服输,我哪有那么寒碜,要去就去ktv。”成子娟郁闷了好一会儿了,她回答赵明轩的话时,本来想要笑一笑,但脸上的表情却更僵硬。

    她倒不是为打赌输了而郁闷。

    她是在重新审定她要走的路,她好像没必要防备方静怡。反而是陶安然,这人不得不防。

    亏她这几年还把陶安然当知己看待,也给过她很多金钱上的帮助,结果,陶安然这人表里不一。

    敢情她打着帮成子娟钓金龟婿的旗号,实际上,却都是满足她自己勾搭帅哥的愿望去了。

    而偏偏陶安然却并不知道成子娟正在重新衡定她,此刻,她只顾对着赵铭轩嫣然一笑,眉眼弯弯,笑的妩媚灿烂,优雅高贵。

    笑完了,陶安然以从善如流的口气道:“赵学长可是有名的白马王子,一向只在晚会上聆听过你的歌声。今晚你一定要早点赴约,多唱几首给我们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