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059虚与委蛇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方静怡正神游天外间,赵铭轩却拽了她一下。

    方静怡则又把视线投到了赵铭轩身上。赵铭轩换了一身灰色的牛仔衣裤,把他给衬的得干净利落又新潮。只是又太过新潮了些,若是在农村,长辈们肯定都会觉得他这是混混的打扮。

    他依然戴着眼镜,偶尔就要扶一扶镜框,每一次动作,都带着十足的儒雅。

    他的肤色比较白皙,站在面色黢黑的方豪歌和朱晓朋旁边,把俩人给对比成了挖煤归来者了。

    “看上我了?”赵铭轩凑到方静怡耳边,没个正经的道。

    他都没想到他只轻轻拽一拽方静怡,方静怡就对着他看了这么长时间。

    方静怡则赏了他一个白眼。

    赵铭轩也不继续耍贫嘴,他为方静怡介绍了一下他的堂弟赵泽凯。

    方静怡这才把思绪拉回到当下,她彬彬有礼的来和赵泽凯打招呼。

    可是,赵泽凯却扬起鼻子爱搭不理的嗯了一声,以表示出他的不屑。

    方静怡觉得有点尴尬,既然人家不愿意搭理自己,那么,她也没必要再寒暄了。

    听到赵铭轩的介绍,金老板和朱堂姑也点头哈腰的问候了赵泽凯一下,赵泽凯依然是一副趾高气扬的德行。

    “泽凯,叫叔叔和婶子。”赵科长倒是个和气的性子,他指着金老板和朱堂姑,示意他家儿子和长辈打招呼。

    赵泽凯又是只嗯了一声,然后漫不经心地对着两位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赵泽凯经常陪着赵科长过来金源饭店蹭饭吃的,但从来都不愿意礼貌的叫一声叔叔阿姨,其实金老板和朱堂姑都已经习以为常。

    赵科长也知道他儿子的性格,但他想要在金老板面前落得个平易近人的美誉,也就每次都例行公事般的让赵泽凯叫人。而赵泽凯每次也都没有叫。

    此刻,赵泽凯已经旁若无人的走到席位上坐下,翘起二郎腿,刁起了一根烟。

    “哈哈,虎父无犬子,赵科长的公子一向都是性情中人,喜欢直来直去,做事干脆利落。”金老板笑呵呵的来跟几个年轻人道,他这是故意把赵泽凯的没礼貌给美化了。

    “也只有你老兄能给泽凯这臭子找个借口。我居然有这么一个丢脸的儿子,实在是无可奈何。”赵科长几分谦虚而又带几分伤感的着,话的空档,金老板已经给赵科长安排了上座。

    方静怡这几个年轻人还没被安排座位,而赵铭轩则是得到了安排,却并不急着入座。

    金老板还在陪着赵科长一些虚与委蛇的话,赵泽凯则眼睛望天的呆着,谁也不理。

    赵铭轩偷偷拉了拉方静怡的袖子,意味不明的看着她笑。

    方静怡选择性忘记了赵铭轩刚才的那句没正经的话,因为在赵泽凯的对比下,赵铭轩既有礼貌又随和,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青年。

    “赵先生,你已经认识朱晓朋了,我再给你介绍一下我哥,名叫方豪歌。”

    赵铭轩还扯着方静怡的袖子,方静怡费力的把袖子解救回来,她为赵铭轩介绍了一下方豪歌。

    介绍完毕,她又把赵铭轩介绍给了方豪歌认识。

    方豪歌憨憨的和赵铭轩握了手,并低姿态的问候了一下。

    “静怡,以后叫我赵哥。”赵铭轩应付了事的跟方豪歌聊了三两句,眼睛便紧盯住了方静怡的脸,表情促狭。

    没想到方静怡一个又黑又丑的女孩子,也能把自己给收拾的这么漂亮。只是琢磨不透她这是如何收拾的。在灯光下,不太能看出她化妆的痕迹,却又艳若桃李。

    方静怡摸了摸脑袋,笑意迷离:“我知道自己特别笨,人长得又寒碜,天生就是乞丐,哪里好意思跟赵先生称兄道弟啊……”

    完,脸上还要露出几分不好意思的神色来,仿佛真的诚惶诚恐。

    “你……”赵铭轩一下子被噎住了,方静怡这是把他在超市里时所打击方静怡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

    赵铭轩重复了半天“你”字,最后总算是缓过了气,嘴里只得郁郁的嘀咕了一句,“真心眼,这么记仇……”

    “不敢跟赵先生比,赵先生可是海纳百川。”这百川,只包括异性。

    “这倒也是,我自己有肚量,却不能勉强所有人都像我这样有肚量呢……”赵铭轩没听明白方静怡的弦外之音,他转了转眸子,然后问了句很正常的话,“静怡,你今年多大啦?”

    “静怡今年虚岁十五岁了,只是还没有过十五岁生日,生日太,所以就显得比同龄人一点。”朱晓朋在一旁替着方静怡做了详细回答。

    “是吗?已经十五岁啦?”赵铭轩眼前一亮,原来方静怡已经不是孩子了。

    赵铭轩又来没话找话的和方静怡聊天,而方静怡则问一句答一句,看起来是一副敷衍的模样。

    后来,赵铭轩发觉出异样来,便不再讨人嫌的多嘴多舌,他只得跟朱晓朋热络的聊了起来。

    朱晓朋问了问赵铭轩学的是什么专业,赵铭轩则问了问朱晓朋现在过得怎么样。

    在听朱晓朋在跟方豪歌和方静怡一起做生意时,赵铭轩又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方静怡。

    服务员先是端上了四道菜,金老板则赶紧把座位都安排好了,然后给赵科长介绍方静怡和朱晓朋,话里话外,都是让赵科长多多照顾一下这几个孩子。

    赵科长瞥了几个不认识的年轻人一眼,然后点点头,他没照顾也没不照顾。

    这一场宴席,都是金老板和朱堂姑在不遗余力的给赵科长灌输恭维话,而年轻人,则并不插嘴,饭也吃的索然无味。

    朱晓朋和方豪歌都是有骨气的穷人,哪怕他们从来没有享用过这样的山珍海味,甚至在心里已经馋的闹心了,却依然四平八稳的坐着,只要主人没招呼他们吃菜,他们就只是静静的听别人话,筷子放在面前动也不动。

    待到了九点时,赵铭轩跟赵科长请示了一下,他们几个年轻人要去一品居唱卡拉ok。

    赵科长爽快的答应下来,并让赵铭轩把赵泽凯也一起叫上,是年轻人要玩的开心一些。

    赵铭轩经常学开赵科长的车,所以已经学会开车了。现在,他跟金老板商量了一下,借用金老板的车把几个年轻人一起载到了一品居。

    人都到齐了,却不见凌睿的影子,方静怡和陶安然都怅然若失。

    “我今天下午特意去了一趟凌睿的舅家,跟凌睿让他晚上过来,怎么的,他居然还敢食言?”赵铭轩有些来气。

    “嗯,食言了……”方静怡看向赵铭轩,期待着赵铭轩可以再去想办法。

    “静怡,走,跟我去把他拖来。”赵铭轩拍案而起,往外便走。

    “好。”方静怡迫不及待的跟上。

    “赵学长,让我陪你去,方静怡连东南西北都不晓得,别让她去。”陶安然在心里暗暗骂了方静怡几百遍了。

    陶安然怎么可能把见凌睿的好机会让给方静怡。

    哼,方静怡明明是又黑又丑的丑八怪,今晚都不知道她脸上涂了几层粉,才弄得白一些了,但整体看起来,怎么都改变不了干巴巴的瘪样,也不自己照照镜子看看。

    “安然,你争什么呢?晚上太冷,你看看你穿的这么单薄,出去走一圈是会感冒的。等凌睿被请过来,你自然也就见到他了,何必急在一时。”赵铭轩转动了一下眸子,找借口道。

    他要阻止一切能够让凌睿对陶安然动心的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