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067:气死凌睿,方静怡绝对不心疼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凌睿你可以步行送静怡先走,四里路而已,你们俩权当锻炼身体了。等我开车送陶安然和成子娟回去之后,再去金源饭店接你。”赵铭轩井井有条的来做安排。

    他似乎不知道凌睿已经怒发冲冠了,他展开一抹风轻云淡的笑容,把他的安排也的风轻云淡。

    接着,他把衣裳往方静怡面前一丢,“静怡,接着……”

    方静怡只得硬着头皮接着衣裳,这么大的一块布,不需要多厉害的接功,轻而易举就可以接住。

    凌睿的怒火仿佛烧红了半边天,方静怡吐了吐舌头。把凌睿气个半死很好,方静怡很解气。

    陶安然和成子娟在房间里听到了外边的动静,她们很是吃惊,于是赶紧跑出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张大了嘴巴,看一看凌睿,再看看赵铭轩,谁也不敢多嘴的来问。

    “凌睿,跟你这种人共事,一向都是很耽误时间的。”赵铭轩却没事人一般摆摆手,话里微不可见的多了一丝不耐烦,“要是你怕黑的话就算了,你跟静怡先在屋里等着,一会儿我回来接你们。”

    方静怡听出来了,赵铭轩这是好死不活的又对凌睿使用了激将法。

    在凌睿没生气的时候对他使用激将法都会引起空气爆炸,而现在,凌睿正在盛怒中,所以,方静怡是不是需要给赵铭轩收尸了。

    不料,凌睿却敛了怒意,沉声道:“我送方静怡回去,你自己随意。不用在路上等我们,以防止走岔了路。”

    完,凌睿把方静怡怀里的衣裳拿过来,掸了掸披到身上,然后又来抓起方静怡的手腕。手上稍稍用力,他不由分的拉着方静怡向前走去。

    “那我去金源饭店等你。”赵铭轩居然还可以以对待亲兄弟一般的热情对待凌睿。

    这让方静怡咋舌不已,难道刚才的不愉快都是在做梦?于是方静怡只顾咋舌,她被凌睿给拖着走远了都没想起来该反抗。

    ——

    一路上静静的,没有车辆驶过,于是感觉道路比白天宽敞了许多。

    在主要路段都有路灯,路边的广告牌闪烁着七彩光芒,煞是好看。

    冷风吹的人的衣襟不停飘扬,还从脖领处灌进去,就算方静怡穿上了外套,也还是冻的瑟瑟发抖。

    凌睿瞥一眼方静怡,看这孩子长的黑黑的,筋骨精瘦,还以为会对冷热没有多少感知力,却没有想到会这么畏寒。

    男孩子和女孩子一起走路,照顾一下女孩子是应有的美德,虽然凌睿还在生方静怡的气,是非常严重的气。

    凌睿默默无声的脱下了他的外套,披在了方静怡身上。

    “我不是太冷的,我的外套比较厚一些,倒是你,只穿一件衬衣会感冒。”方静怡阻止了他的动作,并把外套扯了下来,就要还给凌睿。

    既然凌睿愿意摒弃前嫌,她再制造噪音污染的吼人就太不过去了,她得学着大度一些。

    正气沉丹田呢,凌睿却以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道:“我从来都不会感冒,不会像某些人一样弱不禁风。现在保护你是我的职责,我不想失职,所以不能让你生病。”

    “……”方静怡蹙眉。

    她不语了。

    她任由凌睿把她身上的外套好好整理了一下。让凌睿冻死好了,他和冷风才最配。

    “谢谢。”方静怡还是出于礼貌的道了谢。

    礼貌完了,便不再搭理凌睿。

    默默无语的又走了一段路程,看到一家酒店里依然灯火通明,一个酒鬼摇摇晃晃的走出来,横冲直撞的往方静怡这边撞。

    凌睿赶紧一伸手,把方静怡给拖到了他的身边。

    方静怡被醉鬼吓了一跳,直到她落进了凌睿温暖的怀抱,她下意识的抱住了他。

    一双手冰凉的有点刺骨,加之凌睿身上的衣裳太单薄,所以会被这双手给冰透,手抱得很紧,透露出她的紧张之意来。

    凌睿恶狠狠的瞪着醉鬼,最讨厌酗酒的男人。

    醉鬼看到凌睿的脸色阴鸷,便瞪起了牛眼,嘴里骂骂咧咧的来了一句:“臭子,再拿白眼看老子,老子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被他这一挑衅,本来就已经气上心头的凌睿更是怒火四溢,他扶方静怡站稳,道了俩字“别怕,”然后,他倏地来到了醉鬼近前,负手睥睨。

    “你动手试试。”凌睿惜字如金。

    醉鬼本就不是个好惹的,如今喝醉了更是增加了他的不好惹的机率,他一见这个十七八岁的黄毛子居然不只是没有灰溜溜的逃走,还敢跑到他跟前来跟他宣战,他要是不教训他一下,岂不是很没面子?

    于是,他一把抓住了凌睿的衣领。

    “凌睿,别跟这样没素质的人打架,只会拉低了自己的品味……”方静怡已经从惊慌失措中回了神,她赶紧窜了过来,她不敢上前拉架,因为怕拖了凌睿的后腿,她只能焦急的劝道。

    孩子软糯的声音很好听,自从听她唱歌之后,凌睿才关注了她的声音。她的声音太有意思了,偏偏是奶声奶气,却还要故作成熟。

    “喂,我不想拉低我自己的品味,所以请你滚得远一些。”凌睿觉得方静怡的话有道理,就推开酒鬼抓在他领口的爪子,强势的警告酒鬼道。

    “臭子!我呸……”酒鬼粗鲁的吐出一口痰来。

    幸亏凌睿躲开了,不然,真的很恶心,就连旁观者方静怡也觉得这个酒鬼好恶心。

    “人间败类!”凌睿嫌恶的皱了皱眉头。

    “哟呵!我看你子皮痒了想让老子给你松松是不是?”酒鬼火冒三丈,他瞪着牛眼窜到凌睿跟前,再次用他的铁钳大手抓住了凌睿的领口。

    凌睿已经没时间再做无谓交谈了,在酒鬼忽的发力想要把凌睿给拔起来扔出去之时,凌睿猛地伸出右手,抓住了对方抓在他衣领上的手腕,用力往回扯了一下。

    阻止了对方的动作,就该凌睿动手了。

    他迅速的将身躯半转一下,顺势用左胳膊肘压在了对方的胳膊肘,是逆向狠狠的把“拧”和“压”同时进行的。

    他的动作又快又准又狠,这一招式,是靠着制敌卸骨术中的战术以弱制强,避免了和对方直接拼力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