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069我是想应明天之约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算了,不管怎样,都和方静怡没有半点关系了,她要退出。随凌睿和陶安然或走到一起或分道扬镳,方静怡都不要再多管闲事了。

    于是,方静怡痛快答应:“我以后离陶安然远一些,不去招惹她了。”也不来招惹你了……

    答应完毕,方静怡闷头就走,她只想快些回到朱堂姑那里歇着,不只是让脚步歇一歇,也让累了的心歇歇。

    “主要并不是你惹她还是不惹她,我的意思是,你别总是把我牵扯进去。”凌睿觉得气氛不对,他没有追上来,他站在原地观察了一会儿方静怡的背影,忍不住解释道。

    方静怡脚下一顿,回头来看凌睿。

    “只要不牵扯到你,我不管怎么对她,你都不会生我的气?”方静怡愕然。

    凌睿的意思是——只要不把他拉进硝烟弥漫中,方静怡和陶安然不论战斗到如何激烈,他都不会关注?

    “对。”凌睿见方静怡已经听明白了,也就不再多做解释,他利落的回答一个字。

    “可是她也借用你的名义重重打击我侮辱我的人格了,只一次,杀伤力都胜过我好几次。”

    这些话,方静怡本来不想的,因为出来就好像她赢得起却输不起似的,但现在是凌睿先提起的。

    凌睿定睛来看方静怡,路灯下,也能看出姑娘的脸颊红润润的。她的嘴巴撅的老高,不知道是气愤,还是委屈。

    “什么时候的事?”凌睿才不会承认的。

    “不记得就算了……”方静怡气的眼睛瞪了瞪,嘴巴撅了撅,然后重重的踩着地面往前走。

    凌睿光记得方静怡难为陶安然的事。方静怡被歧视,在凌睿看来都很正常吧。

    “静怡,等等我……”凌睿赶紧喊一声,然后跑着往前追。

    方静怡隐约听到了凌睿在喊她,可她并不想停下脚步,反而更加快了步伐。

    “静怡,前边路上有一条蛇……”凌睿追人追的有些费力气,于是诈了一句。

    “啊……”果然奏效,方静怡立刻刹住脚步,用目光左右前后都搜索一遍,“蛇在哪里?”

    找了半天没找到,凌睿已经追了上来。

    “静怡,你约我明天在我舅的区门口见面,是有重要话跟我吗?”凌睿拽住了方静怡的手腕。

    他避而不再谈刚才的话题,因为他不是个会向人低头给人道歉的人。他只他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至于别人如何顾虑,他从不愿加以考究。

    “没有蛇,你是故意骗我的?”方静怡不答反问,她这才明白她被涮了,她试图掰开凌睿的爪子,“凌睿你居然骗人?”

    “兵不厌诈。”言简意赅是凌睿的习惯。

    凌睿就算做错了事,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他依然毫不吝啬的张扬着他的气场,他这副模样,就是最气人的。

    “凌睿你放开我。”方静怡掰不开某人铁钳一般的爪子,就低头来咬人。

    本决定嘴下留情,但凌睿皮太厚,手背上的肌肉太硬,不狠一点根本咬不透,所以方静怡干脆用上了啃猪蹄的力气。

    “你告诉我,约我明天见面,究竟是为了跟我什么?”凌睿面不改色,就像是方静怡根本没咬痛他,他执着的问道。

    “我忘记了我要什么。”方静怡松口,她回答了一句。

    她都把凌睿的手背给咬出了血来了,她晕血,于是不咬了。

    不,其实是看到血,她又心软了。

    但她又觉得她这样中规中矩的回答凌睿的问题太给他面子了,于是又改成了强硬的口气,“反正现在已经时过境迁,就算还记得,我也不会再跟你!”

    “今晚想一想你要的是什么,明天告诉我。”凌睿斩钉截铁的丢出这句话来,然后拖着方静怡往前走。

    方静怡把精力放在凌睿手上的伤口,借着路灯的光芒看到,被咬的印记那里还在渗血,挺恐怖的。

    方静怡本想挣开凌睿的拉扯,挣了半天挣不开,她这回不能咬人了,就只得被动的陪着他继续走路。

    凌睿不再话,方静怡也不再话,两个人并排走着,方静怡抬头看看,她自己整整矮了一大截。

    凌睿身上的气息犹如自带磁铁,方静怡保持这么近的距离跟他一路同行,觉得魂不守舍的。但方静怡不停的警告自己,她不要再动心了,永远都不要再动心了……

    回到金源饭店时,赵铭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凌睿目送方静怡走进饭店,方静怡蓦然一回头,正好看到凌睿在看她。凌睿的视线被方静怡给盯了个正着,他再想转移视线就来不及了,于是乎,他急中生智的把探究的眼神变作了冷漠疏离的眼神。

    “老死不相往来……”方静怡咬牙切齿的嘀咕一句。

    回头走了几步,方静怡不甘心的再次回头。便又是同样的情景上演。

    这次,凌睿彻底烦了,他率性的转身,上了赵铭轩的车子。

    翌日。

    从清晨起就已经闷热无比,感觉今天是有雨的样子。

    凌睿跟舅提出告辞的话来,是他要回家写作业了。但舅和舅妈什么都不让他这么早走,特别是他家表妹华钰蓉,更是抱住他不肯撒手,除非他答应留下来再玩几天。

    前几天还想好了固执的要走,本来凌睿要做点什么时,任凭谁也拦不住的。但这回,他却有些迟疑。

    老舅特意给凌睿的妈妈打了个电话,是让凌睿玩几天再回家。

    凌妈妈很痛快的就答应下来。

    凌睿吃完早饭就拿了一本书出了门,在区门口的游乐场找了个地方坐下。

    他昨晚和方静怡的虽然隐晦,但他也觉得,以方静怡的执着,指不定会过来找他。所以,他根本就静不下心来看书,一心直往路口那里瞧。

    只是从早晨等到了中午,也没见着方静怡的影子。

    十二点的时候,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凌睿只得抱着书籍回到老舅家,吃饭都心不在焉的,吃完,他又把自己丢到床上看书了。

    他很不高兴,虽然他没明确答应会和方静怡见面,但他好歹暗示过了,以方静怡的聪明伶俐,还不至于听不明白吧?

    所以,方静怡当时约他,并不是诚心的,只不过伪装的像罢了。

    哼,像方静怡这样有始无终的性格,肯定做什么也会半途而废,好不容易对她有了一个还不错的印象,现在又都清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