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103小人得志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就在方静怡又投入到马不停蹄收集的任务中时,凌睿顺利的接到了方静怡邮寄来的信件。

    看着专属于加快加价的特殊信封,而不是总价两毛钱的信封加邮票,凌睿真的……

    他觉得他真的没感动,他反而很不解风情的认为,方静怡有够浪费。

    学校传达室的大爷也是个高调的,就算是这样的信件不允许给送丢,而普通的信件可以容许意外丢失,就算如此,他也不必在凌睿的宿舍楼下扯着嗓门喊吧……

    人家的行李都还没放好,同学们都还没各就各位,宿舍门口汇集了几个和凌睿要好的同学,甚至还有几个学长,所以这些人都听到了老大爷的如此喊声:“凌睿班长,你有一封十分重要的、加急的信件需要签收,赶紧以最快速度下楼,亲自过来签收哦……”

    书信来往是最常用的联系方式,但重要的、加急的信件可不多,又是凌睿班长的,这怎么可能不引起同学们的好奇心,于是一窝蜂的把凌睿给“逼”下了宿舍楼,让他赶紧签收了信件,又催他赶紧打开看看,最好还能说说这究竟是谁给他邮寄过来的。

    据同学们所知,凌睿的亲人从不给他邮寄信件,如果遇到特殊事情,都是打电话到传达室,让凌睿过去接的……

    凌睿才不会如了那群无事生非的狐朋狗友们所愿,他不可能当众拆开信件,因为他一眼瞥到了,信件是从茉莉村邮寄过来的,那么,寄信的人,十有八九是方静怡。

    她居然真的会寄信过来。

    认识的时间太短,分开的时间太久,凌睿还记得丑小鸭方静怡和校花陶安然总是刻意针尖对麦芒,和方静怡看起来与众不同的超脱。

    还有就是,方静怡长得不够漂亮,但那双眼睛闪闪亮的,特别有精神,皮肤又被晒的黑黑的,挺招人疼。

    凌睿觉得纳闷,为什么他总会不由自主的被方静怡给牵着鼻子走。也许就是因为,他很喜欢那样不屈不挠的性子。

    拆开信件,只有一段像诗一样的文字。文字看似漫无目的,认真品一下,倒是有那么一点专为凌睿量身打造的意境。

    忽略掉字里行间那能酸掉牙的酸气儿,明明是挺通顺流畅挺优美的文字,用的是却是豆芽菜一样难看的字体,让凌睿又为太早辍学的方静怡而惋惜了。

    虽然他并不懂方静怡为什么喜欢他,或者说,也许方静怡只是喜欢和不太有人缘的人交朋友,所以表现出来的就是,她比较执着的追着凌睿不放?

    不管怎样,凌睿都要写回信,他好好组织了一下语言,他想着,尽量劝方静怡返回校园读书。小丫头才这么一丁点,就会写这么浪漫(矫情)(幼稚)的文字,多读点书,还是很有前途的。

    如果方静怡就是不想欠他人情不想用他的钱,那么,算他借给她的总成吧?等她长大了有工作了,可以再还给他呢……

    只是,凌睿的回信还没来得及邮寄出去,就被接下来的一件事给阻止了。

    话说,凌睿身旁有一个他和赵铭轩的共同朋友,也就是他的同桌,名叫贾尘,这是赵铭轩安插在凌睿身边的“眼线”,贾尘看见凌睿手上的信件上的寄信人,地址是茉莉村的,于是,他一溜烟的跑去了大学城,跟赵铭轩“汇报”了情况。

    中午有午睡时间,时间很充裕。

    赵铭轩以给凌睿接风洗尘的名义请凌睿去了校园外的小餐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凌睿一边闲适而又理所当然的点菜,一边数落无事献殷勤的做东的某人,“开学第一天,不赶紧去安排你的行李,却跑到我这里耽误我的时间……”

    “凌睿你的良心到哪里去了?”赵铭轩一惊一乍,“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花钱请你吃饭,你居然说我耽误你的时间?”

    “明知道我不稀罕,何必花钱买罪受呢。”凌睿继续毒舌。

    “凌睿,我知道是谁邮寄给你的信件,是方静怡。”赵铭轩懒得再跟凌睿生气,他干脆直击重点,他对着凌睿左瞅瞅又瞅瞅,似乎是想知道他有没有把信件带在身上。

    “然后呢?你要说什么?”凌睿淡定的斟茶,他就知道赵铭轩是有目的而来,而且,也终究是会不打自招的。

    “你看过信件了没?她是跟你汇报近况还是向你……”赵铭轩说到这里戛然而止。他咽下了“表白”二字,是想起了方静怡的年龄,觉得说出来会有点不妥。

    他倒是知道,现在的初中生比他那时候开放了许多,很多都已经开始谈恋爱写情书了,但赵铭轩还是觉得别扭。

    初中生能懂得什么叫爱,都是带着浓浓的好奇心去尝试的。有的是头脑一热谈着来的快去得快的闪电式恋爱,有的则立誓为爱走天涯,却被父母给抓回来,胖揍到趴在床上魂断天涯。

    “赵铭轩,你的好奇心是不是太强了?”凌睿伸长胳膊把赵铭轩的茶杯拿过来斟茶,因为他懒得起身。

    此刻,他斟了半杯,然后拿起,重重的搁置在了赵铭轩面前。

    “是我跟她已经熟悉了,如果她谈恋爱,我得替她把把关。”赵铭轩说的理所当然。

    “你以为你是谁呢……”凌睿嗤之以鼻。

    “凌睿你说话可不可以委婉一些?你这样对待朋友么?”赵铭轩不高兴了,怎么凌睿总是这么明显的跟他过意不去。

    “我和她的事,你少操心。”

    凌睿从不在乎赵铭轩伤了多少女孩子的心,但方静怡这么早就辍学了,辛辛苦苦的从农村跑来城市里混日子,多不容易。凌睿不希望赵铭轩伤害了方静怡。

    “可她喜欢让我为他操心,”赵铭轩这一时冲动,挑衅的话就脱口而出,“就像……她告诉我她想要读夜校,我立刻帮她弄到了免费读书名额一样。她感激我信得过我,我怎么可能忍心不管她?”

    他才不会告诉凌睿,这都是他设了一个局把方静怡给圈进去了,他只会拿着表面因素来气凌睿。表示方静怡不接受凌睿的帮忙,却接受了他的帮助。

    同样一件事,换一种说法,意义就完全变了。

    赵铭轩自问,他本是想以平和姿态和凌睿相处的,虽然,他从他八岁开始,就因为一个名叫凌彤彤的女孩的死而恨了凌睿。甚至,他的心也早就随着那个小女孩的逝去而凋零。

    这么多年来,别人都说他游戏人间,他玩世不恭,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在他年少的时光,曾那么撕心裂肺的痛过。孩童时期落下的心理阴影是最难消失的,虽然赵铭轩用了整整十几年的时间想要把它驱散,可是每次看到凌睿,他却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想起。

    但此刻,赵铭轩本没想和凌睿对敌,却是在凌睿的咄咄逼人下,他也就不由自主地把话说的阴险了。

    他觉得,这真的不能怪他。

    而听到这些话的凌睿神情一滞,接着,他恍然大悟。

    敢情赵铭轩今天请他吃饭,是特意炫耀来的。

    炫耀他和方静怡的关系有多好,方静怡有重要事的时候不开口拜托凌睿,却拜托赵铭轩,显得她对赵铭轩多另眼相看似的。

    更重要的是,之前,凌睿想要帮助方静怡重返校园却遭到了拒绝。

    虽然当时,凌睿只轻描淡写的问了问方静怡的意见,然后,方静怡淡淡的做了拒绝,看似平淡无奇,实际上,事情有点复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