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108她是针对谁的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关于房市在几天前出现了一次分水岭。

    1998年,也就是今年,前几天的7月3号,是个关系到房地产未来走向的重要日子,这一天,政府颁发了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核心内容是从下半年开始,要停止住房实物分配了!要实行货币化!

    也就是说,城镇居民和乡村居民都可以公平竞争的买房子了。

    方静怡这三年边攒钱边等,就为等这一天,现在,终于等来了。

    1998年到2000年是买房子的最佳时节,这三年,房价一直维持不动。

    当然,这也和东南亚金融危机有点关系。

    在这三年,就算想要买房子的居民也犹豫了。大部分的人,都认定此时的房价乃是出现了“泡沫”化,等到泡沫破碎,房价就得大幅度下跌。

    直到三年后到二零零四年,房价下跌情况不只是没有出现,还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一纵千万里的上涨了。那些对买房持观望态度的人们才懊悔的捶胸顿足。

    方静怡决定抓住这三年的大好机遇,紧跟新政策的步伐,放手买房子,为自己未来当包租婆的愿望打下坚实基础。

    特别是在还未进入正规的茉莉村,只要十一万块钱,就可以在仙人湖风景区那里买一栋地势好的房子了。

    但方静怡不想全款买一套房子,她要贷款多买两套。

    在景区房和学区房之间,她以鱼和熊掌比量的姿态,决定选择学区房。因为这里目前属于偏僻地方,可以节省不少人民币。而未来的未来,学区房也并不比景区房便宜,不比景区房租金少。

    只要方静怡耐心的等待两年,这里也会成了闹市。

    最后,房子是赵铭轩帮忙筛选的。

    赵铭轩锁定了三处房子。

    一处住房八十平,还有一处是九十平,有额外赠送的面积,所以九十平那套,加起来差不多一百平了。

    这两套房子,人家都已经简单装修过。

    其中一套是二楼,另一套是三楼,还没有电梯。两套的价钱一样,都是九万块。

    而门面房,相比之下自然是贵的。赵铭轩锁定的门面房,最便宜的一幢,是二手的,面积相当可观,是三百平米。这是因为上家东家做生意亏了本从而低价卖给了房介公司,如今在用这栋搞促销活动,所以才廉价卖到十二万块钱。

    对比一下,十八九年后的门面房,那才叫真正的天价,只说七八十平,最差的也得一百五十万块钱,稍微好一点的就是二三百万呢。就算通货膨胀,也没有如此膨胀的。

    还有人不买房子,和等待房价下跌没什么关系,那些城镇居民,就是没有买房子的意识。

    城里人一般有住房,当初的大杂院拆迁后,分到了房子。大多数人家婆媳两代人都挤到一起住着,吵的鸡飞狗跳都是常有的事。

    而农村人……农村人到了城市不容易找工作,这个时代的国营企业没有学历进不去,而私营企业,又少得可怜。况且,农村人家里都是有庄稼的,不能丢弃,每年都得上交公粮和提留。

    方静怡这趟回家,除了想要说服老爸摘果袋之外,还想着找人帮忙贷款。

    房贷部门不买私企的账,是得国企员工才能以工作做担保从而申请贷款。

    虽然如今,赵铭轩有了一个婚庆总店,方静怡是店长,蛮可以用店面做抵押,但牵扯到这么多钱的事,方静怡不想让赵铭轩帮她。

    方静怡边绞尽脑汁的打算着,边用筷子戳着面前的米饭。休息不好实在是不想吃饭。

    她有心搁下碗筷不吃了,但方豪歌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吃,生怕她饿了肚子,有人盯着的感觉挺不爽的……

    其实,方静怡不知道,还有人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陪她食不下咽呢。

    好歹昨晚,方静怡还睡了那么几小时觉,但这个人,却真的彻夜无眠,他,是凌睿。

    说起三年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方静怡在给凌睿的回信里,毅然决然的要和凌睿一刀两断,凌睿当时觉得,方静怡那纯粹又是莫名其妙没事找事。

    他还是很珍惜他和方静怡的友谊的,再没有哪个女孩子,会像方静怡这样像变魔术般的给他带来许多欢乐。所以他看完了信件,就忍气吞声的收了起来,虽说做了回复,也没有跟方静怡一般见识,只是简单的提醒了一句。

    他以为方静怡以后消了气就好了,可谁知道,方静怡再没有给他写信。

    凌睿每一年都会来茉莉村他小舅家做客,也每一年都会在方静怡经过的地方远远看一看她。

    她的变化,凌睿看在眼里,他想装作不期而遇的上前跟她说句话,但他们之间已经冷战的如此尴尬,他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时间就这样在指尖中溜走,他们俩都在一天天成长。

    他也曾把他和方静怡相处的那段时光拿出来仔细揣摩过。

    特别是赵铭轩在跟凌睿说起,方静怡让赵铭轩帮忙为她找夜校,而赵铭轩不只是找了,还费心费力的找了一处免费夜校的事,当时惹起了凌睿的最大心火。

    任凭赵铭轩神通广大,想要申请免费名额,也不是随便弄就能弄到的,那需要很多手续和证明,还需要跑腿需要点头哈腰的求人。这些的这些,赵铭轩都放低身价的去做了,全是因为方静怡。

    按照方静怡的处事态度,明明她是不可能愿意接受一个非亲非故的人的如此丰厚接济的,可她接受了,高高兴兴接受了。

    也许赵铭轩有句话说对了,那根本就不是方静怡的处事风格使然,而是,她信不过凌睿,却信得过暖心的赵铭轩。

    但,方静怡却曾毫不避讳的把她对凌睿的另眼相看写在脸上,别人看得到,赵铭轩这只花花公子,更是看得到。

    凌睿还是抱有一丝幻想的,他觉得,方静怡不会忘了他。

    所以,任凭他还在生方静怡的气,任凭破坏了对她的好印象,却又是在被方静怡给毫无理智的痛骂一通之后,惊醒了他一丝害怕失去的恐惧感。

    接着,迎来了方静怡一日又一日的静默,一年复一年的不理不睬的冷暴力,于是凌睿焦急了,就只得放弃对方静怡的蔑视,改为了牵肠挂肚。

    话题拉回当下。昨晚,凌睿失眠了,是彻夜无眠。

    因为,赵铭轩的庆祝宴会上,他又被惹到了。

    话说晚上,在人都聚齐了之后,赵铭轩殷勤的安排了半天座位,却迟迟不见方静怡的影子。

    于是他下意识的问成子娟道:“成子娟,不是说好了,让你把方静怡给请来吗?”

    如果别人缺席了,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但方静怡,是他想要特邀的“嘉宾”。

    凌睿一听赵铭轩还请了方静怡,于是他停止了喝茶,静静地等待着成子娟的回答。

    “方静怡?难道是三年前那个丑丫头方静怡?”陶安然却在一边好奇的插嘴,她自然记得三年前那个不遗余力打击她的方静怡。

    “丑丫头也会变成白天鹅,方静怡现在已经变成白天鹅了。比起某位长相一般,却非要把自己当成仙女的人漂亮多了。”成子娟这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开口说话,她的语气,要多酸有多酸。

    成子娟如今对陶安然厌恶到了极点。

    越是曾形影不离的两个人,在恩断义绝后,就越是相看两厌相互憎恨。

    “吹牛的话谁不会说……”陶安然先是气的差点丢了手中的杯子,但抑制了自己的冲动之后,她把杯子搁到桌子上,反唇相讥,“如果真是这样,何必吓得连来都不敢来,难为赵学长还惦记着她来不来,而她呢,却成了缩头乌龟。”

    哼,一颗黑黑的豆芽菜,怎么长也长不开,以前还经常看到她打扮自己,打扮出来,也没见得能惹人注意些。

    “她也许不是针对我的吧?”赵铭轩见缝插针,不,是插嘴,他这样说着,眼睛别有深意的望向他旁边的凌睿。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