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130兵哥哥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阴历的八月十六日,方静怡的快餐厅要开店了。

    这会子,有了门面房,两个哥哥终于不必风吹日晒的摆摊。

    方静怡把两套住房都租了出去,是先交押金,然后半年交一次租金的。现在的租金收的很便宜,算一算都有些不划算的感脚。

    但是一切要为以后考虑,虽然所有人都觉得方静怡这是花钱买到了麻烦回来,就连赵铭轩那个狡诈的人都觉得方静怡很赔本。

    门面房,方静怡觉得三百平用来开快餐厅太浪费,于是她占用了一百平,剩下二百平米租给了两个外地的生意人,谈好了租金,是年租的。

    方静怡把剪彩仪式搞的很隆重,而剪裁典礼,则是赵铭轩亲自主持的。

    赵铭轩的朋友很多,碰到这样需要捧场的事,自然得把他的狐朋狗友都找来。

    此刻,方静怡正跟赵铭轩你一句我一句的乱侃,她却不知道,在不远处的台阶上,正有两个英姿飒爽的兵哥哥在驻足观望。

    “凌队长,这家店铺是刚刚营业的,有什么问题吗?”班长温小柯正茫然的看着他家队长,队长这英俊刚毅的脸上,尽显不悦之色。

    自家队长是刚刚分配过来的大学毕业生,说是队长,实际上是副队长,也就是新兵连副连长。

    而现在的正连长,是从其他部队平调过来的连长,等到新兵连训练结束,连长就会离开,凌睿就会转正,成为连长。

    所以,现在的连长在给兵蛋子们做介绍的时候,干脆就让人叫凌睿凌队长了。

    凌睿刚来,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对部队的规矩还不是太了解。而连长太忙了,带新兵连的时间不够用,就让小柯这个老班长守在凌睿身边多多提醒。

    快餐厅门口,方静怡正让人把匾额拿了出来,崭新的匾额,金光闪闪的大字,搬移时随着红日的光线流转,漂亮极了。

    快餐厅的名字叫做:“怡然晓歌”,为这个名字,赵铭轩还曾取笑了方静怡好长一段时间。

    “这什么名字,怪里怪气的。”小柯伸长了脑袋,低声嘀咕一句。

    “你仔细看一下女店主,你认识她。”凌睿终于开腔了,他简单的提醒道。

    “认识?”温小柯愣了,再看看那边,他蓦地反应了过来,“哦哦,是那天醉酒的方静怡姑娘……”

    “对,她的名字里有一个‘怡’字,‘晓’和‘歌’也是人名。”没想到凌队长会这么耐心的作出解释。

    “哦……”小柯恍然。甚至还有些受宠若惊。

    他扭头看一眼自家队长,都说队长冷漠无情,不屑于跟人谈天说地,不屑于解决芝麻小事。但只要是涉及到方姑娘的事,他就格外感兴趣。

    温小柯终于找到了讨好自家队长的最佳方式,看来他得找机会好好接近一下未来的队长夫人方静怡了。

    想着,温小柯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趁热打铁的问他家队长:“队长,他们开业在即,咱们要不要去送一份贺礼?”

    “匿名送吧。”凌队长说完,情不自禁的往前走了几步。

    他是真想上前去说几句话,他想知道,方静怡三年都没有见到他,是不是还可以一眼认出他来。

    犹记当年,方静怡不止一次的说过,哪怕人海茫茫,哪怕多年离别,她也肯定会在看到第一眼,就喊出他的名字。

    他叫凌睿,方静怡说,都怪他爸爸妈妈给他起的名字,谐音就是凌锐,又凌厉又锋利,让人不敢靠近。

    她是异类,所以才想着靠近他……

    对,他就是凌睿。

    他为了记住她的样子,为防止五年之约到期时,他跟她擦肩而过都不相识,他每年都要站在离她不远亦不近的角落里看看她,看她有没有什么变化,看她是不是过的很开心。

    只短短三年时间,她就长大了,从豆芽菜长成了妖娆女郎。

    特别是今天,方静怡还特意打扮过。

    她把她的长发烫了卷儿,挑一层束起,其它的自由披散,随着她的一举一动,青色波浪从她背部滑到臂膀,再落到身前,然后看她转身正好面对他,丝丝缕缕的波浪衬着她秀美的脸,恍如从画卷里走出来的一般。

    凌睿又想起,那天她喝醉了酒,凌睿让温小柯想办法把她和一个男生请到了镇派出所。

    凌睿本没想怎么对她,他只想趁她醉酒,告诉她一些他从来不愿意说出口的话。

    结果他说完了,她却泣不成声,她口齿不清的告诉他,她有多在乎他,而他,却伤她至深。

    他很心痛,也很自责,他宁可当做她说的一切全是真的,因为人家都说,酒后吐真言。

    于是,他情不自禁起来。

    肉边菜什么的吃了不少,直到最后,他又觉得这样太不道义,于是及时克制住了自己,而后逃之夭夭了。

    但他没有想到,一次吃过了肉边菜,他居然就失去了自制能力。

    而且,他还犯了失眠症。

    思绪拉回当下。

    凌睿正魂游天外间,方静怡那边,工人已经把匾额悬挂整齐了。音乐声起,围观嘉宾应时应景的以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以示同乐。

    赵铭轩的手有意无意的搭在了方静怡肩膀上,他的笑容分外温暖,眸光闪闪亮,俊脸凑近方静怡,仿佛在小声说着什么。

    “我记得这个男的,这不是那天和方姑娘一起喝醉酒了的校长吗?名叫赵铭轩?看得出来,他好像喜欢方姑娘……”温小柯看着看着,似乎就悟出了其中的微妙来。

    “温小柯?!”凌睿蓦地发飙,他严肃的喊出温小柯的名字来,声音传递出凌厉的萧杀感觉。

    温小柯立马有种风霜突袭的感觉,冻的他瑟瑟发抖却又不敢乱抖,他立正敬礼:“在!队长有何吩咐?!”

    “维护军人形象,任何场合和地点,都不要胡言乱语!”凌睿正了正自己的大檐帽,语速飞快的叱责几句,他如冰雕玉琢般的脸庞上,眉如立剑,不怒亦能自威,更何况,他现在怒了。

    温小柯这才后悔不该燃起自家队长的怒火,他赶紧屏气凝神,尽最大可能让自己站的笔直。他响亮应声:“是!谨遵队长教诲!”

    凌睿在训斥温小柯时,眼睛依然落在赵铭轩和方静怡身上,他真的有种上前宰了赵铭轩的冲动。

    但凌睿却又很纠结,万一他冒冒失失的出现,方静怡却冷清清的说不认识他,他觉得,他肯定会伤心很久。

    他现在虽然当的是副连长,但他自己跟那些新兵一样,正是艰苦训练的阶段,他不想在这几个月还未适应军旅生活时分神。

    虽然在学校时,他已经经受过训练,但真正到了部队,以前的一切,都像是纸上谈兵。他每一天都好累,每一天都疲于应对。

    所以,他才一直强忍着没有打扰方静怡,他本想着,明年再和方静怡相认。

    到时候,他就已经习惯了繁重的训练历程,一切进入正规,哪怕分心,也能应付的游刃有余。

    睿咬咬牙,所谓眼不见心不烦,他还是赶紧离开好了。

    在他还未转身之前,眼睛流连的再瞥了方静怡最后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