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166:他们是情敌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大年初二,一大清早就鞭炮齐鸣,今天早上需要送年。

    送年仪式完毕,林逸君就过来了,而他刚刚落脚,赵铭轩正好也过来了。他们都是来做兼职的。

    两个男生这一碰头,把气氛搞的有些微妙。

    樊姐偷偷把方静怡给拉到了没人的地方,手指敲着方静怡的脑瓜,小声指责方静怡道:“静怡啊,你说你是不是傻,你怎么把这两个男孩子给归拢到一起给你做事,非出问题不可!你没见他们看到你时,眼神里都带着柔光,但在他们俩碰头时,眼神却带着霸气,他们俩这纯粹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啊……”

    “樊姐,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没有的事!”方静怡哭笑不得,“林逸君是我的老同学,我跟他虽是三年同窗,却并不了解。而赵铭轩,你不知道他的事情……”

    赵铭轩这个花花公子,哪里懂什么叫做“感情”。再退一步说,就算他真的对方静怡表现出什么情愫来,方静怡也不觉得稀奇。赵铭轩心仪的人太多了,只是心仪不上三五个月而已。

    方静怡自问她的确很喜欢赵铭轩这个好朋友,花心男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的优点,那就是善解人意。他们会说甜言蜜语,会哄人,懂得容忍女孩子的小脾气,懂得欣赏女孩子的美。

    “静怡,我告诉你啊,樊姐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我不是跟你吹,当年我也是村里的一朵金花,追我的男人都排成了火车,所以男人的心思,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樊姐语重心长的说着,并用力按了按方静怡的肩膀。

    “当年?”方静怡眨巴眨巴眼睛,她还不知道樊姐今年多大了,她从来不说她的年龄,只觉得她人很年轻很干练。

    “对啊,我从十八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村民追我啦……”樊姐搔首弄姿,“唉,现在不行啦,都已经老喽,青春不在……”

    樊姐总是会叹息她错过了当年。

    当年村里的人都没见过世面,没见过太多明星,所以审美观是比较低的。当年的男孩子思想很淳朴,对哪个女孩子一见倾心,就觉得她是最美的,就死心塌地的追着这个女孩子,并不懂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的说法。

    可她那时候还不懂恋爱,于是大好年华和大好爱情都被她给耽误了。

    “那我可不可以问问,樊姐你今年芳龄?”方静怡平时都不好意思问樊姐的年纪。

    “我都……唉,我都不好意思说我的年龄,过了这个年,我就二十七岁了……唉……老了……”樊姐长吁短叹。

    “二十七岁啊……好吧……”方静怡扶额,“樊姐,我觉得……你这话应该去对你爸妈说才对……只有他们才知道你有……多老。”

    “静怡你这个死妮子,你这是想让我爸妈毒打我一顿,你也好幸灾乐祸。别以为我不知道!”樊姐戳着方静怡的脑袋瓜儿,一副嗔愤的模样。

    “樊姐,君子动口不动手……”方静怡躲开樊姐的爪子,她嚷嚷,“才二十七岁而已,就说自己老了,你让长辈们情何以堪?”

    樊姐见方静怡跟她插科打诨的就把刚才的话题给转移了,待她一想起重要事儿来,又叹息一声,警告道:“静怡,我可是把话都跟你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明了,你要是再执迷不悟,让两个男孩子闹起了矛盾,打的头破血流,那麻烦可就大了……”

    “不会的,多谢樊姐提醒我。”方静怡赶紧站直身体,忍下了笑意,板起脸来认真做出回应。

    也许樊姐心里没有异性朋友的概念,她只要是看到同龄男孩和女孩交往,就认定人家是谈对象,这样好狭隘。但方静怡没必要和她争论,只要把她应付过去也就是了。

    况且,林逸君和赵铭轩都是有素质的人,都是谦谦君子,怎么可能打架。

    正说着话,却见朱晓朋无精打采的回来了,所以,樊姐就再也没跟方静怡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原来樊姐你今年都二十七岁了,女人这个年龄,早该结婚生子了……”朱晓朋在外面就听到了方静怡和樊姐在说什么,虽然他正在为他自己的事心烦,却也关心了樊姐一下下。

    “朱大哥,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居然不在家里过了元宵节,你妈妈同意你回来吗?”方静怡快步走到朱晓朋面前,帮他卸下背上的行李。

    “静怡,我和张小燕……分手了,她那样对老人不礼貌的女孩子,是我瞎了眼才跟她谈对象!”朱晓朋蓦地冒出一句刻薄话来,惊的方静怡半天没回过神来。

    “呃……”方静怡虽然已经预料到朱晓朋和小燕之间出问题了,却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

    好像小燕为人处事挺有分寸的,平时也没见着对谁不礼貌啊……

    “怎么了?晓朋你们俩闹矛盾了吗?”方豪歌正好从快餐厅出来,就看到方静怡和朱晓朋站在角落里说话,于是他快步走过来,插上了一句。

    樊姐刚才听到朱晓朋说她这个年龄该结婚生子了,便触及到了她的烦心事,于是她不动声色的离开了。

    她是来到了吧台帮刚刚来“打工”的赵铭轩应付客人。她做事一向有主意,所以方静怡是把她当做半个主人的,大事小事都会让她帮忙拿个主意。

    朱晓朋不对方豪歌的问题做出解答,他有些烦闷的说了句:“我去休息一下,有些累了。”

    说完,人径直去了他自己的房间。

    “妹,你说,这会是怎么回事呢?”方豪歌很担心朱晓朋,就拉着方静怡的袖子问道。

    “让他们随缘吧。”方静怡摇头不肯做出评论来。

    说完,方静怡回到了快餐厅,认真的为林逸君和赵铭轩都做了安排。

    中午,等到朱晓朋休息完了出来吃饭时,方豪歌说,他想给朱晓朋放假让他多休息一些日子。但朱晓朋拒绝了。

    其实,方静怡并不怎么担心朱晓朋。朱晓朋太理智太自我了。太理智的人和患得患失的人就算陷入了感情世界里,也喜欢边进边为自己找退路,应该不会受到太大伤害。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三月。

    方豪歌兴高采烈的来跟方静怡说,米雪答应了和他做男女朋友。

    而方静怡想起曲小翠最近看方豪歌的眼神,就觉得很伤感。但她却不能把心里话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说出来,也不能去找曲小翠谈心,她宁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毕竟,曲小翠一直都在苦苦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从未让别人看出什么苗头来。

    感情这东西,说不清也道不明,也许没有谁对谁错,只有阴差阳错的无奈。

    而方静怡自己,也一直都在被感情困扰着。

    她每隔一个周末,就会收到两杯卡布奇诺,而且每次,在卡布奇诺的底下,也会压着一张相思叶。

    展开相思叶,都是千篇一律的内容,只有三个字:“想你了。”而署名,则一直是凌睿。

    方静怡不再审问送卡布奇诺的服务生,也不想把这事说出去,她只是会让方豪歌陪她各自品一杯,两个人默默的不说话,方豪歌也不多问。

    方豪歌没看到纸条上的内容,所以也从来没觉得奇怪,甚至,他是个嘴巴很紧的人,他家妹子的事儿,他觉得没必要跟别人说起。

    方静怡有时心生想要查一查这份礼物究竟是谁送的的意念,但后来想想,查到了又能怎样。

    无视,才是逼出“元凶”的最佳方式。

    周末。仙人湖畔。

    几尾鲤鱼跃出倒春寒的湖面,湖面还要冒出小小荷叶,荷叶上方掠过薄翼蜻蜓,透明的翅膀被红日点缀上了五彩斑斓的色泽。

    柳树已经冒了新芽,任凭天气依然很冷,却阻止不了植物们对着春天的热情。

    这几个月,方静怡在怡然晓歌和攸影之间来回忙碌。

    还有艾总那边的业务,甚至,她还忙着收租……

    啊哈,各处的收入加起来,方静怡在数钱的时候,总会感慨人生太美好了。

    现在,虽说她早就没有了野山菌提供给艾总,但她又在自己村子里弄了很多土特产,所以她和艾总的交易,从来都没有断过。

    方静怡忙的忘记了季节,如果不是今天,她忙里偷闲的出来放风筝……不,真相是,她根本就不想出来,而是赵铭轩生拖硬拽的把她给拖出来的。如果不是这样,她还会一直以为,冬天没有过完。

    现在她惊喜的发现,还是植物要比人更加赶时髦,它们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换上了春装,正频频向方静怡招手。

    还有路边的一些小野花,都已经开放了,花儿们美丽而又招展的笑颜,似乎在嘲笑方静怡太没有时尚细胞,居然还穿着过季的衣裳。

    周末的风景区算得上人山人海,只是到了山上后,人们都已经分散了。一是因为地势宽广,而这里又是属于没多少风景的地方,人们从石阶的那一边直接往风景如画的下一个景点走去了,没有人像赵铭轩这样有闲情逸致,竟拉着方静怡在这里放风筝。

    方静怡这还是生平第一次放风筝,为了让风筝飞得更高飞得更远,她只顾让手中的线圈不停的转动,以松开长长的线。

    只是,起风了。

    风筝被风儿所赠予了力量,又被风儿蛊惑着跟方静怡较上了劲儿,方静怡被拽的摇摇晃晃,好几次都差一点摔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