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167:赔我的风筝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但方静怡不甘心放弃手中的线,于是死撑着,她仰起头来,冲着风筝叫嚣:“喂!我不松开你都是为你好,你可以向往自由,但不要企图离开生命的轨迹!不然,自由过后,你就会被摔的粉身碎骨,永远拾不起你的骄傲了!”

    “噗……”正在一旁看热闹的赵铭轩一个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他本来是想要缩小他自己的存在感,让方静怡一个人胡闹去。结果这一笑,提醒了方静怡他的存在价值,方静怡赶紧跟赵铭轩发出求救:“老大,快快快,帮忙把风筝拽回来,风刮的太大,我都没力气了……”

    “方静怡你真是个笨蛋,放风筝得根据自己的力气来!感觉拽起来困难了,就不要不停放线!不然风筝飞走了,你也摔个狗啃泥,那还不是鸡飞蛋打……”赵铭轩根本就不着急帮方静怡拉风筝线,他只弦外有音的侃上了。

    “赵铭轩!你再不帮我,风筝要是飞掉了,我会废了你……”方静怡忍不住拖了长腔。

    赵铭轩这才慢吞吞的往这边走,只是,在他刚想要伸手帮方静怡时,方静怡手里的线圈突然一滑,“倏……”线团脱了手,风筝带着线团趾高气昂的飞远了。

    方静怡下意识的往前追了几步,但风太大,风筝飞的太快,方静怡追不上。

    赵铭轩也放弃风度的狠命追了一通,结果累到差点扑倒在地,还是没有把风筝追回来。

    “静怡,为什么你不按照套路来?电视剧里演的都是风筝断了线才会飞走,结果你居然把线团给丢了?”赵铭轩气喘吁吁的调侃。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弄成这样……”方静怡捂着腰眼岔气的位置,也气喘吁吁。

    “可惜了……这是美女老师夏馨雨亲手给我做的风筝……”赵铭轩坐到了被红日晒的暖暖的石台上,望着渐渐飞离视线的风筝,思绪也随之飞远。

    夏馨雨是他的大学同学,当时,两个人同时大学毕业,赵铭轩去考研了,而夏馨雨则在文峰一中任教。

    等到赵铭轩顺利应聘了文峰小学校长的时候,夏馨雨已经有了教学经验了。

    现在,赵铭轩和夏馨雨的班级隔着很近,时常见面。

    今天是农历的三月三,夏馨雨给赵铭轩的风筝,可是用了好几个晚上外加周末整整一天的时间做出来的,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赵铭轩不喜欢放风筝,但想想如果拉着方静怡陪他放风筝的话,说不定方静怡玩的开心了,会多赏给他几个甜甜的笑脸,于是,他就把方静怡给拖出来了。

    “赵铭轩你傻,既然是美女送给你的风筝,你让我玩干嘛?”方静怡痛心疾首起来,也不知道这风筝是不是人家美女给赵铭轩的求爱专属礼物,结果却被方静怡给报销了。

    万一美女不高兴了该怎么办呢?然后由赵铭轩对待礼物的不用心而推算出赵铭轩对待感情也是敷衍态度,人家还不得把赵铭轩给踹掉了咩……

    赵铭轩今年都已经二十四岁了啊,该谈恋爱了呢,再不谈就要浪费了大好青春,方静怡可不想耽误了他的人生大事。

    “这世上的美女谁能比得过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赵铭轩这句话犹如锦玉,如果换做除了方静怡之外的任何女子,怕是都会被他这话给感动到一塌糊涂了。

    但他还有最后一句,“虽然你长的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把话全部听完,才知道原来是他毒舌的毛病犯了,还要先把人捧上天,再把人狠狠摔下来。

    幸亏方静怡知道赵铭轩嘴里大多没什么好话,她就没有陶醉在赵铭轩前一句的糖衣炮弹之下。

    “滚……”方静怡拖着长腔。

    赵铭轩迅捷的从石台上爬起来,明明身上没有沾染灰尘,他也习惯性地拍了拍。

    “你还没有赔我的风筝,我能这么快滚吗……”他就这么赖皮上了。

    他承认他这人是属抽屉的,想要盛东西时拉开,一旦别人要拿东西时,他就赶紧合上。

    方静怡被赵铭轩的不讲理风格给惊到了,半天都如鲠在喉。

    赵铭轩则惬意无比,他抬头望天做出闲适的表情,他赖定了……

    许久,方静怡闷的面红耳赤,才闷出一句话来:“我让你帮我把风筝拽回来,结果你故意拖延时间,凭什么让我赔?”

    “那你也没必要把线团丢了吧?”赵铭轩气的跳脚。

    “我就丢了,你活该,是你延误军情造成的后果,你怪谁?!”方静怡要把不讲理进行到底。

    “这是美女送给我的风筝!说不定我和她好好相处,还可以谈恋爱呢,可是如今,就要鸡飞蛋打了!你难道不得负责吗?”

    “你和陶安然鸡飞蛋打的时候也没见你负责任过。”方静怡恶狠狠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赵铭轩突然作出恍然大悟状,“你是吃醋了,故意丢掉风筝,也好把我的桃花都消灭掉,让我只得退而求其次的多陪陪你……”

    “我……啐……”方静怡不要再跟无赖沟通,她扭头就走。

    “方静怡你站住……”赵铭轩火了,他怒吼一声。

    方静怡吓得身子一颤,还真的站住了。

    “方静怡!”赵铭轩快步走过来,眸子里蓄着满满的怒气,“都这么多年了,我对你如何,你从没有认真想过!我对你的用心程度,还有谁能比得过!你说我花心说我滥情,但那都是多久的事了?!你凭什么总是用我的过去来衡量我的现在?!”

    方静怡吓得颤了一下,赵铭轩今天这是犯什么疯,怎么说发火就发火了……

    不过,好像他说的话有些道理,方静怡总是拿着几年前的有色眼镜来看他,这许多年了,也喜欢讥诮他的花心过去,因为说的习惯了,也互相揭短揭的习惯了,见他嘻嘻哈哈的从未表示过反对,就一直以为他不在乎。

    可是现在,沉默的火山在毫无预兆下爆发了。

    “老大……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现在已经忌讳我说这个,以后……我再也不说了,我跟你道歉……”所谓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方静怡赶紧再回头来面对着赵铭轩,她点头哈腰的道歉,“如果需要我赔你的风筝,我会去想办法的,不会让那个女生因为这个生你的气……”

    也许赵铭轩随着年岁的增长,就对自己的形象格外爱护了。既然这样,以后,她再也不拿着他当年的花心来说事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敢触碰的伤口,也许这些伤口,当初还是引以为傲来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就成了心里过不去的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