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210凌睿你脑袋坏掉了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你跑来自投罗网,如果我不做点什么,多对不起你的殷勤啊……”凌睿眯了眯眼睛。

    “如果你做了点什么,多对不起你的身份,对不起祖国,对不起人民啊……”方静怡下意识的和凌睿杠上了。

    “我喜欢你,是一见钟情的喜欢,吴晓灵,你不喜欢我吗?”凌睿不再将斗口进行到底,他的俊脸凑近,手摸上了方静怡的脸颊。

    “凌睿你肯定就是脑袋坏掉了……”方静怡无语,她怀疑她现在见到的到底是不是真凌睿。

    或者,她这又是在做梦?

    凌睿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举动来,简直匪夷所思。

    “我们可以做个实验……”凌睿定定地看着方静怡。

    眸光中闪出一抹粼动,犹如映日秋波,粼动中,还闪出几分期待。

    他的脸一点一点凑近,额头差不多都已经抵在了方静怡的额头。

    “放空思想,认真看着我的眼睛……”凌睿就像是一个魔法师,他用他的粼粼眸光荡漾着方静怡的心海。

    “告诉我,你会不会对我一见钟情?”他的手在方静怡脸上上下游走,他的眸光渐渐的被一层薄雾覆盖,润润的,蛊惑着人的心智。

    方静怡不说话,只呆呆的看着他。

    很奇怪,为什么现在的他,和方静怡在两次醉酒后最深刻的梦里梦到的他如出一辙呢?

    方静怡的目光也变得迷离起来,她对这样的凌睿,一向都没什么抵抗力。

    凌睿低下头,唇触碰到了方静怡的唇,就这样贴着,他要先酝酿酝酿情绪,并等待方静怡找找感觉。

    见方静怡只愣愣的看着他,半天一动不动,他的唇就覆盖的更低了一些。

    接着,他撬开方静怡的唇齿,温柔的将他唇瓣的炽热传递给方静怡。

    情蛊渐渐的将两个人都吞噬,凌睿借着力度越来越深、入了。

    他的那一只手,依然紧紧的抓着方静怡的两只手腕,而另一只手,则覆在方静怡身上,上下,游走起来。

    方静怡还没学会呼吸,所以她总是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有窒息的感觉。

    待到她被窒息的感觉弄的头昏脑涨有种快要死去的感觉,她这才反抗起来。

    凌睿已经熟悉了方静怡所能坚持的时间,所以他挪开他的唇齿,转战方静怡的颈项。

    他就不明白了,他已经教给过方静怡两次了,为什么方静怡这么笨,还没有学会换气。

    方静怡赶紧大口大口的呼吸几次,但呼吸完毕后,她却还是想要挣脱开凌睿的钳制。

    凌睿赶紧压紧一些,手上的力度稍加一些,让侵犯更加的肆无忌惮。

    方静怡反抗无效,就又渐渐的软了下来。

    哪怕今天有风,两个人身上也都被汗水打湿了。

    过了一会儿,突然,“啪……”,正有一只飞鸟落到了树枝上,结果发现树下有人,便又忙不迭的忽闪着翅膀飞走了。

    飞尘和着两颗羽毛落了下来。

    “呃……”方静怡吓得浑身一颤,她立马回神。

    凌睿也吓了一跳,他抬头看看,正好看到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已经飞远的鸟儿。

    方静怡看了看自己身上,衣衫不整,污污的汗渍证明着刚才的污污举止……

    好嘛,她刚才,是中了凌睿的巫蛊之术了吗……

    凌睿一皱眉,这鸟儿,真能坏他的兴致。

    他刚想继续,可是唇齿才停留在方静怡的颈项,方静怡就已经咬牙切齿的警告道:“凌睿,你再胡来,我会喊人的……”

    “那你喊一喊试试,我把前途都放在你身上赌。你只要喊出来,我去坐牢,你在外边等我。”凌睿倒是有些惧怕,但他也不肯服输,所以,他想拿着这么多年的情义为自己赌一局。

    “你……”方静怡语塞。

    别说她喊出来会毁了凌睿的前途,就算只会让凌睿得到关禁闭的惩罚,她都舍不得。

    “如果你不喊的话,我可要继续了,”凌睿阴阳怪气,“你已经威胁过我,我这人最讨厌别人威胁,所以我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说完,凌睿的脸庞又凑近。

    “凌睿你等等……”方静怡赶紧歪了歪脑袋,躲开了凌睿的再次亲吻。

    “等人来救你?”凌睿凑在方静怡耳畔,用暧昧的语气问道。

    他的这种语气,让方静怡又没志气的浑身酥了一下。

    她今天,就是遇到了一个假凌睿,鉴定完毕。

    “你……你的方式不对,所以我才要拒绝的。”方静怡转了转眸子,也用暧昧的口吻说道。

    这意思是,只要方式对了,方静怡就会配合了?凌睿的心一喜,便心猿意马起来。

    方静怡抬头,眸光往上看,看到了凌睿俊美的脸,接着往下挪移,就是凌睿松动的领口处那迷人的锁骨。

    男生的火力太足不怕冷,所以凌睿哪怕只穿了两件套,也要把外衣敞开扣子。

    于是,敞开的运动服让灰色t恤衫尽情的展现在人的眼前,t恤贴在身上,加上被汗水浸湿,凸显了他的身材。

    胸肌和腹肌都被凸显出来,方静怡咽了咽唾沫,其实她是想像凌睿摸她那样揩一揩凌睿的油水的,不然有来不回,她多吃亏。

    想事情的时候,方静怡的眼睛微眯,眯出几分慵懒来,看在凌睿眼里,妩媚极了。

    “那我需要用什么方式,你说来听听。”凌睿尽量压下心头的狂喜。

    以前,他都只能在方静怡醉酒的时候,制造机会偷偷沾她的便宜,还要觉得自己好可耻。

    他连想都不敢想,会有这么一天,他居然又会在方静怡神志非常清醒的状态下,对她吃尽了肉边菜。

    所以说,其实他以前的小心翼翼,都是南辕北辙了,他还不如果断一些,钳制了她,然后为所欲为。

    想着,凌睿的手再次游走起来。

    “你先别动,认真的听我说。”方静怡焦急的道。

    她被弄的奇痒难耐,更恼人的是,越是难耐,反而越会激起她的反应来,这绝对不是一件有面子的事。

    “好。”凌睿只得忍耐着心口的火焰,手有些恋恋不舍的移开。

    “凌睿,你松开我,让我先来。我有很多方式,都可以教给你。”方静怡也学着凌睿的暧昧的语气,婉转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