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219你是来炫耀功劳的?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外边突然传来轻微的敲门声。

    “谁?进来!”方静怡起身,她喊了一声。

    正好睡不着,有个人进来陪她说说话也可以。

    门开了,进来的却是林逸君。

    结果,林逸君手里居然还举着那部小灵通……

    “晓……晓灵,凌队长让你接电话……”林逸君结巴的说着。

    方静怡实在是无语了,她都跟林逸君说过了,让他打完电话就挂机,不要过来打扰她,结果,怎么林逸君被凌睿一忽悠,就不知道谁近谁远了呢……

    其实林逸君哪里就是不知道谁近谁远,而是凌睿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有耐心过,帮助完了这个帮助那个,把话说的苦口婆心的。

    林逸君是个感性的孩子,对人家一感激,就会掏心掏肺的。

    凌睿让他轻轻敲敲方静怡的门看看方静怡究竟有没有睡着。他哪里还能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当然,林逸君和凌睿交谈时,已经都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称呼方静怡为吴晓灵了)。

    林逸君想了想,凌睿说的很在理,如果方静怡没睡,他轻敲一下,方静怡就会做出回应来。但如果方静怡已经睡着了,那也就算了,凌睿也不作勉强,他就等明天再跟她说话。

    此刻,林逸君也不知道方静怡看他的眼神为什么这么凶。

    他赶紧把手机放到方静怡床上,然后以最快速度说道:“晓灵,我要回家了,明天见。”说完,他已经高抬兔腿逃之夭夭了。

    方静怡也不好突兀的掐断凌睿的来电,毕竟,凌睿今天帮了她不少忙,她再不开眼,也不能过份到那种程度。

    她接起电话,敷衍的“喂”了一声。

    “吴晓灵,明天中午我就要回军营了,在回去之前,我会去怡然晓歌拜访你一下……”凌睿无波无澜的说道。

    “别,你别过来!”方静怡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虽然方静怡怀疑凌睿已经知道了她的真名字,但怀疑终归只是怀疑,在没有确认以前,方静怡还是想要维系自己的形象的。

    “那我不过去,你明天早晨过来?”凌睿在心里好笑,他当然知道方静怡在害怕什么。

    “难道我过去,是自投罗网的等你调戏我吗?”方静怡不客气的呛道。

    “应该不是,你是要气势恢宏的过来打我……”凌睿接话接的可真是顺溜。

    一句话把方静怡给气笑了,凌睿到底是什么时候变了风格,直接变成了一个无赖。

    难道这么多年,他就是为了改变性格而销声匿迹的?

    “吴晓灵,现在你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让我过去,要么,你过来,”凌睿继续维持着他的无赖风格,“我就要回军营了,必须要见你一面,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你送我一部小灵通,就是为了威胁我去见你?”方静怡完败,她暂时先转开究竟是谁见谁的问题。

    “我只是想要询问你的意见,如果你觉得是威胁,那我也无话可说。”凌睿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烫的态度。

    “凌睿……”方静怡咬牙切齿。

    “先说到这里,有人敲门,我去开门了。”凌睿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其实不是他找借口,这时候,是真的有人在敲他的房门。

    温小柯已经出去了,凌睿就只能自己出来开门。

    但他刚刚把门打开,却又想直接关上,只是,他要关房门的举动被来人阻止了。

    “凌睿,我自问我没有得罪过你。就算你不把我当熟人也没关系,起码,按照礼貌来说,我这个长辈前来拜访你,你不该让我吃闭门羹吧?”门外正站着艾总,在他手里,还提了一箱礼品。

    凌睿有心继续关门又觉得不太妥,可是不关门吧,他是真的不想看到艾总。

    所以他就这样站着,半天不开腔。

    “凌睿,我是有事要来求你的。”艾总已经厚着老脸往里边挤了,他从凌睿和门边的缝隙处,硬生生的挤进了屋子。

    凌睿也不好说出什么难听话来,甚至也不好动手把人往外推,于是乎,他只得暂时让人进来说几句话了。

    艾总也不把自己当外人,他放下礼品,来到桌前拿了茶壶,给他自己倒了一杯茶。

    上等的铁观音,观之,茶色晶莹,品之,齿舌留香,沁人心脾。回味之,余味无穷。

    “艾洛溪,你可以让米雪在你的公司里上班,但是你跟她已经脱离了关系,我不希望你再打扰她。”凌睿走过来,他负手而立,淡淡的说道。

    “她是我的女儿,虽然当初,我跟她的母亲离了婚,可我也一次性交过抚养费,怎么就能说,我跟她脱离了关系呢?”艾总却并不赞成凌睿的说法。

    “呵……”凌睿嗤笑一声,“艾总越来越幽默了,你还好意思说什么一次性抚养费!区区三千块钱,打发了米雪的妈妈也就是了,反正始乱终弃一向都是艾总引以为傲的事。只是可怜了米雪,在她年幼无知的时候,她的丧心病狂的爸爸连一个窝窝头都不肯施舍给她,如今,她长大成人,怎么就会有人不知廉耻的跟她相认……”

    凌睿边说边走过来,在艾总对面坐下。他的口吻并没改变无波无澜的状态,但他的话,就像是一把锐利的刀子,直接刺进了艾总的心脏,让艾总都不敢直视他了。

    “凌睿,八十年代初你才刚刚出生,并不知道那时候的通货概念,三千块钱真的不是个小数了……”艾总皱眉。

    “哦,”凌睿恍然大悟状,然后,“原来艾总您的亲情,都是用通货概念来计算的……”

    “凌睿,当初,都是我误会了米雪的妈妈随云。后来我知道真相后,就想着得到随云的原谅,可是造化弄人,她却生病了。那时候,你可以问问你妈妈,随云治病所需的医疗费,都是我供应的。只是怕随云不肯接受,所以我没让你妈妈说出来……”艾总说着说着,就老泪纵横。

    可凌睿却并不愿意施舍出他的怜悯心来。

    凌睿撇开视线,他挑漏道:“所以说,艾总这是来炫耀您的功劳的?”

    “不是。”艾总揩一把老泪。他这把年纪了,却还要被凌睿这个男孩子像审犯人似的审,他的老脸都没处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