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220凌睿从不懂妥协为何物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但艾总也实在没办法,谁叫他年轻时,就是一根墙头草,随风倒,被他妈妈挑唆几句,他就把随云和他的亲生女儿给赶出了家门。

    老人家都重男轻女,当初他家老母亲本就讨厌随云,又见随云只能生那么一个女儿,加上米雪在一周岁时,明显比别人家的孩子笨,于是老母亲连同米雪也一起讨厌了。

    老母亲喜欢艾总前妻为艾总生下的一个男孩子,就是艾墨。

    那时候,艾总的前妻和艾总感情不和而离婚,离婚后,一个去了美国,一个在国内创业,再无任何牵缠。

    后来,艾总娶了家境贫寒的随云。

    艾总那时候总认为是随云太娇气太不懂得孝顺长辈,所以才被他母亲嫌弃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艾总越来越老了,他家那个慈禧太后也逝去了,于是当年的很多事情,艾总家的保姆也敢说上几句真话了,艾总才知道,当初的随云到底受了多少委屈。

    如今,虽然随云已经不在了,可是她的仇恨,都被凌睿给记的清清楚楚,凌睿觉得,他没有把艾总给扫地出门,就已经对他很客气了。

    艾总也知道自己理亏,他可怜巴巴的对凌睿说道:“凌睿,我知道你和你随云阿姨感情好,你妈妈太忙没空照顾你,都是你随云阿姨把你拉扯大的。所以我也很感谢你给了随云和米雪母女两个许多真挚的亲情,我在想着,只要你和米雪肯原谅我,随云在九泉之下,也就会原谅我了……”

    “算了吧,这跟我什么关系……”凌睿却并不买账。

    “凌睿,米雪来茉莉村上班,就是为了认祖归宗的……”艾总继续期期艾艾。

    “你的意思是,我不该阻止你们父女相认?”凌睿似乎捕捉到了一点什么,他抬头,眼神直逼艾总。

    “不是,我是说,米雪是个善良的好孩子……”

    “她很善良,善良到被你欺骗。我很可恶,因为我阻止她继续被你欺骗。”凌睿直击重点。

    “凌睿,你这话是怎么说的……”艾总实在是被凌睿给噎得死死的。

    “我知道你是来做什么的,”凌睿挑挑眉,“你打着请求我原谅的旗号,来跟我要米雪的户口本。你想要把米雪的户口挪移到你那里。”

    艾总沉默了,他知道凌睿很难改变立场,却没有想到会这么难。

    虽然华教授也护着随云和米雪护的很紧,但对待米雪的亲生父亲艾洛溪,华教授也不会明显表示出厌恶之情来。

    在华教授来看,就算做父母的对不起子女,子女也不能真的跟父母脱离关系,毕竟子女的命,是父母赐予的。

    所以,米雪如果想要认下艾洛溪这个父亲,华教授不会掺言。

    但凌睿不行,凌睿从小嫉恶如仇,况且他和随云阿姨的感情更深厚。他小的时候,还是随云阿姨给他的母爱更多些。

    凌睿的母亲过于严厉,从来都不会给予凌睿半点赞赏,只会疾言厉色的呵斥他。

    随云阿姨很温柔,她教育凌睿时,都是以夸奖为主的。

    此刻,凌睿见艾总不说话了,他则依然打蛇随棍上,他道:“艾总,你还是死心吧。米雪永远姓米,在我随云阿姨给米雪改了姓氏之后,米雪就永远和你脱离父女关系了。”

    米雪小时候是叫艾雪儿的,后来,米随云被艾洛溪母子赶出家门后,米随云就把她女儿的名字改成了“米雪。”

    艾总抬头,眼神凄凉的看向凌睿,他依然不知道,他该如何为他自己辩解。

    “你不要以为,你在随云阿姨临终前花了那么几张人民币,就能弥补你的罪恶了,如果你花的很委屈,你可以报一下数字,我替着随云阿姨还给你。”凌睿这是越说越不给艾总面子了。

    “我……凌睿我真不是那个意思,”艾总实在是没耐性三缄其口了,他嗫嚅着,“是米雪跟我说,你拿走了她的户口本。实际上,凌睿你误会了,我没有想要把她的户口转到我家里。而是,我要把她的户口迁移到公司里,也好给她办理住房公积金……”

    住房公积金是九十年代兴起的,像艾总这样的茉莉村第一人,自然很能把握到市场脉搏。

    给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的,除了国营企业之外,在本市区统计一下,目前超不过三家。

    艾总把话都说的这么真诚了,他本以为,凌睿能给通融一下。

    孰料,凌睿见招拆招:“我去给她办理身份证,没有户口本,有了身份证也一样可以交五险一金。我就没听过,户口一定要迁移到公司的。市区和茉莉村很近,工作半点都不妨碍,米雪长大了,她的户口,只留给她自己。”

    谈判就这样告一段落,艾总再也找不出其他理由来说服凌睿,只得起身告辞离开了。

    凌睿在吃晚饭的时候,接到了米雪打来的电话。

    米雪可不像艾总那样转弯抹角,她直接给凌睿下了最后通牒,让凌睿把她的户口本还给她。

    正好这时候,温小柯在跟凌睿一起吃饭,因为饭是他买来的呢。

    于是,凌睿还真够大牌的,他应付了三两句,就把手机递给了温小柯,让温小柯替他处理掉米雪的电话。

    温小柯吓得出了一头冷汗,如果把话说重了,他怕得罪了人家米雪大小姐,但说起户口本那种原则问题,他也不敢替着他家队长答应啊……

    在温小柯接过电话来的时候,米雪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

    “米雪小姐,您是不是说的累了,先歇一会儿,喝杯水。”趁着米雪喘气儿的两秒钟时间,温小柯赶紧插嘴客气的做出提示。

    “你是谁?凌睿去哪里了?他不是刚才还跟我说话的吗?”米雪气势汹汹的问着。

    “凌队长忙去了,他本想挂断电话,可我看你这么着急,就想帮你想个主意。”温小柯卖嘴皮道。

    “那你是谁?”米雪不客气地问。

    “我是凌队长的兵,是他比较信任的人,所以你有什么话,跟我说也是一样的。”温小柯温声道。

    “你帮我劝劝凌睿,让他最好识相点,把我的户口本还给我,”米雪气势不减,“否则的话,周末我会让他妈妈过来收拾他!”

    “其实不需要华教授亲自过来的,还有一个人可以帮你。”温小柯提点道。

    以温小柯的聪明,自然是想着既不得罪米雪,也能找出一个替罪羔羊来。

    “谁?你说的人是谁?”米雪果然焦急了,她追问。

    “方静怡。”温小柯在字字珠玑的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还在一旁吃饭的凌睿突然顿了顿,他不知道温小柯这是要做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