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241她被攻城略池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方静怡蒸的四喜丸子不是只有肉馅的丸子,是用米饭做外皮包着肉馅的四喜丸子,春卷和这种四喜丸子都是新颖的做法,茉莉村目前还未兴起。

    这些菜系原本方静怡也不太记得的。说来,虽然她做食品生意很久,却并不需要一直创新,一般创造出一种独家菜系,剩下的就全是大众化的菜肴来搭配了,特色并不需要太多,就能让消费者满足了。

    方静怡每次想起一种菜色,都是在外因条件的促使下,蓦然想起来的。

    而今天,看到初锦绣一回来就频频呕吐,却又只是干吐吐不出来,难受的感觉让方静怡的心总是为她悬着。

    问她早饭吃饱了没,她说动不动就厌食,吃不下去,倒是也不怎么饿的。

    这种回答更是让方静怡心疼,初锦绣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宝贝呢,怎么可以饥一顿饱一顿的凑合!

    看着拿回来的新鲜猪肉,方静怡问初锦绣想不想吃肉,初锦绣说,她没怀孕以前爱吃,可是孕期实在是吃不下这个。

    于是方静怡绞尽脑汁,就想起了这两种有肉馅的食物,觉得做出来,说不定初锦绣头一次吃到,会给面子的多吃一些。

    “凌队长,锅里的丸子已经煮熟了,我刚才想要吃一点,静怡说再焖五分钟,说是你就快回来了,等等你一起吃。那么现在,我打开锅盖,咱们三个人都尝一尝。”初锦绣毫无违和感的杜撰道。

    她刚才的确是急着想要尝尝美食的,但方静怡的原意并不是想要等谁,而是她觉得,虽然她已经熄了灶火,但锅里的热气还可以把丸子焖一焖,味道会更鲜美一些。

    但锦绣姐可真是的会说话的,简直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但她说的话,一时半会又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呵……”凌睿至自然知道初锦绣是个喜欢说善意的谎言的人,他忍不住轻笑一声,而后道,“你们先尝着吧,不用等我,我去冲个澡。”

    其实凌睿平时是一天冲一次澡,他每天中午率领同志们一起去洗手洗脸,然后匆匆吃饭,吃完了饭还会小眯一会儿,舒展一下累的僵直了的筋骨。他中午都不会回到自己的小窝,就更是懒得把自己冲干净。

    却是每天晚上在回来休息的时候,他才会洗去一身的汗渍,换一身清爽的衣裳。

    初锦绣自然知道凌睿的习惯。

    如果方静怡不在这里,此刻听到凌睿要去洗澡,初锦绣肯定是会打趣凌睿几句的。

    可现在,她只能够在心里偷笑。果然有心上人在这里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冷清如凌睿者,也学会不动声色的讨好女孩子了。

    凌睿出去了,方静怡抬脚雷声大雨点小的踹了初锦绣一脚,说是踹,只不过是轻轻用脚背碰了一下她的小腿而已。

    “锦绣姐,你胡说八道都不用打草稿……”方静怡嗔怪。

    “没有啊,我一向都是实话实说的……”初锦绣装出一幅惊诧的模样来,“你知道凌睿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你说等一等,不就是在等他吗?”

    “我不知道他这个时间回来好不好!”方静怡仿佛听到一万只乌鸦从她的头顶飞过,和初锦绣辩论,她果然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静怡,别口是心非嘛,我又不会笑话你。”初锦绣呵呵两声。

    “锦绣姐,我好同情顾政委,他跟你相恋七年结婚两年,到底经受了多么苦不堪言的漫长的……”

    方静怡两眼望着天花板,一副看破红尘的沧桑模样,她感慨万千,只是这万千感慨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人的脚步声给打断了。

    方静怡和初锦绣同时往门口看去,就看到顾宸熙犹如一阵春风般地走了进来。

    这人,和煦,阳光,但是淡淡的,笑容浅浅的,浅出若有若无的朦胧。

    他犹如行云流水,他并不像初锦绣这般灿烂,只是温润如玉,就连举止,都能让人读出温水煮青蛙的淡定从容。

    看到顾宸熙潇洒地走进来,方静怡的脑袋却仿若冒了烟儿。因为刚才,她好巧不巧的就提到了顾宸熙,而且她还说,她同情顾宸熙,顾宸熙肯定经历了多么苦不堪言的漫长的……

    咳咳,人在倒霉时,顺口说句话都能惹了祸,早知道,她就该把嘴巴闭得紧紧的……

    而初锦绣其实也并不轻松,她也没想到她家亲爱的老公会在这个时候走进来,还听到了方静怡无心的调侃。

    初锦绣和方静怡两个人都尴尬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顾宸熙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现在我终于有知己了,有人居然能听得懂我这么多年来发自内心的呐喊……”顾宸熙悠悠叹息一声,人就已经来到了初锦绣面前。

    “顾宸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初锦绣立马反应了过来,她娇嗔一句,素手握空拳冲着顾宸熙胸口砸下来,用的力度刚刚好,不会打疼,但也不会像是挠痒痒。

    “哈哈……”方静怡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顾政委居然不只是没怪方静怡胡说八道,还这么幽默的配合着方静怡,把初锦绣给陷进了“不仁不义”的沼泽地。

    “锦绣,能够被你欺负一辈子,我心甘情愿,是不会觉得苦的,我心甜蜜。”顾宸熙顺势抓住初锦绣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一下,他笑得促狭,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如沐春光。

    “是以苦作乐……”方静怡坏坏的歪曲顾宸熙的话。

    “顾宸熙你松手,怎么这么没正经,脸皮真厚……”初锦绣羞的脸都红了,她想拽回手来,却怎么扯都扯不动。

    于是羞涩和恼怒同时涌上了心头,初锦绣又用左手来打顾宸熙。

    “锦绣,你别听静怡给我乱翻译,”顾宸熙却更加的肆无忌惮,他伸手抱住了初锦绣,不顾锦绣的反抗,又在她脸颊落下了一个吻,“你的嫌弃,就是我的动力,我会努力做到更好。”

    “你们不要在我家静怡面前打情骂俏,静怡还小,会被你们给教坏的。”凌睿的声音突然传来了。

    他正带着一身清爽的皂香气息走进来,发际和颈项的水珠儿还未擦干净,把他给衬得犹如水神一般。

    人本就长得好看,如今罩上了一股子如烟似雾的水汽儿,更若谪仙了。

    他的神情不同于平时的严谨,而是透出一股子散漫感觉来。他的领口大开,肌肤释放出诱惑的光泽,让锁骨更加的迷人。

    “凌队长你放心吧,你整天拿着偷拍的照片幻想,静怡的精神世界早就被你给侵蚀了……”初锦绣撇撇嘴,她脱口而出。

    “何止是精神世界,其他的世界恐怕也被攻城略池了……”顾宸熙附和。

    他们夫妻俩可真够污的,却又把污污的话说的这么文雅。

    其实初锦绣说凌睿拿着他偷拍的方静怡的照片幻想的话,深度挖掘一下,她就是在说凌睿拿着照片“意淫”罢了,却非要说的那么婉转那么好听。

    而顾宸熙说,方静怡除了精神世界,其他世界肯定也被凌睿攻城略池了。和精神并列使用的词汇,除了物质,就是肉体了,那就是说方静怡的物质世界和肉体世界,也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