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九十年代包租婆 288不怪我趁虚而入

时间:2018-05-02作者:王昱凝

    方静怡想起一句话,有时候,头脑还是不如肌肉管用。她不记得这句话的出处,也不记得原话,反正,她现在很赞同这句话。

    “凌睿,为什么,你总是,用你经过了这么多年努力得来的一切来威胁我,难道不该是我用这些来威胁你吗?”方静怡很恨,所以恨恨的问凌睿道。

    她最弄不明白的就是这个,到底是她自己弄错了位置,还是凌睿弄错了条件交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凌睿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此刻被方静怡说出来,他也想研究一下这是为什么。

    “你这样很过分,你知道吗……”方静怡咬牙切齿,“利用了我心软的优点,总是得寸进尺,我会瞧不起你的。”

    “兵不厌诈,不怪我趁虚而入,”凌睿撇撇嘴,他不以为意,“如果你不在我面前露出心灵的缝隙来,我根本就找不到入口。为什么你要来怪我呢……”

    “你……你……你这样很无耻……”方静怡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凌睿这样的人交谈了,怎么感觉他的脸皮越来越厚,越来越刀枪不入了。

    “是吗?无耻之徒就该众叛亲离,如果你善恶分明,你可以将我打入地狱。”凌睿说的就像是和方静怡同仇敌忾似的。

    所以,他这样,又把方静怡给绕晕了,还以为凌睿真的跟她同仇敌忾。

    但转念再一分析,明明她是在批判凌睿,她不要和他同仇敌忾!

    “凌睿,我给你讲个故事。”讲道理讲不通了,方静怡就想起了一个故事来,要跟凌睿一起分享。

    “嗯。”凌睿很期待方静怡要讲的故事。

    “从前有个少爷,他总是多年如一日的周济一个乞丐,每天都会施舍给他十美元。

    可等到富二代长大后,他给乞丐的钱越来越少了。

    乞丐很不服气,就和富二代理论了。

    他问,少爷,你一开始每天给我十美元,但去年,你居然给我减到了五美元,我也没跟你说什么。可今年,你却只给我一美元!为什么你凭什么给我这么少?

    少爷叹气说:唉,别提了,以前我是单身汉,有多余的钱。可去年我结婚了,要多养一个人,就捉襟见肘了。今年,我有了孩子,又多了负担。现在,我只能节省开支了。

    乞丐听了却非常恼怒,他咆哮道:你、你怎么就可以拿我的钱,去养活你的家人呢!”

    方静怡突然发觉她的语言组织能力还不弱,以前听到这个故事只记得大概,现在她居然可以用她的语言给重新编出来了,她挺厉害的。

    也许是今天听到赵晴菲说她要跟别人合作一起写书,所以也激发了她内心里曾经热爱文学的细胞,所以,是不是她也该写点什么?

    如果要写的话,她可以走网络路线,在网站里边经营一个名字,在未来的几年里,还是很容易闯进网络的那片天地的。况且,多年后流行的什么题材,她都比较熟悉。

    人家都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走也会遛。

    未来的草根文化对文笔之类的要求不是太高,却对故事的新颖化更看重一些。所以,方静怡觉得,她只要利用业余时间,多学一学多练一练,为自己埋下一颗种子,说不定未来,种子生根发芽,她还可以再捞一笔黄金回来。

    黄金这东西,多多益善。

    “静怡,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会走神儿了……”凌睿听完了故事,本来想听听方静怡将这个故事的目的是什么,结果等了半天,都不见方静怡接着往下说。

    他的脑袋凑近,轻轻的咬着方静怡的下唇,他的口气暧昧,暧昧到泛出蛊惑的气息来,让人的灵魂禁不住游离在梦幻的海洋里。

    他的身躯已经贴在了方静怡的前身,都有种严丝合缝的感觉了。

    他身上的衣服太单薄了,乍暖还寒的季节,他平时只穿一件衬衫或者t恤,然后加一个外套。在早晨天寒地冻的时候,哪怕在外边,他的外套都动不动就会被他给脱下来,何况是在家里。

    而他穿的太单薄,衫子在紧紧贴着他的身躯的时候,就跟没穿是一样一样的了。

    现在他又紧紧的贴着方静怡,从他身上透出来的炽热的温度,燃烧着方静怡,让她这怕冷的体质感觉到了一种温暖的好似安全感一样的东西。

    她莫名的很喜欢这种像是安全感的东西,但她告诉自己,她得用理智告诉自己,她不要沉湎在这种假象里边。

    “我是要告诉你,你让我帮忙的事,我都会尽量帮忙。可你不能做那个乞丐,贪得无厌的对我。”方静怡开始侃侃而谈,她不完全是要跟凌睿说,她还要借着这段话,明明白白的告诉给她自己,既然她是对的,为什么她总是被凌睿给牵着鼻子走,为什么在凌睿面前,她就做不回自己了呢?

    凌睿看着方静怡说话时,这副认真的样子,觉得很好玩,于是他郑重其事地点头:“好,我听着,你可以继续说。”

    “现在如果我直接离开这里,或者,如果你继续侵犯我,我喊人来,我都是一种自卫的做法,很符合常理,可你却总是用那个乞丐的角度去看问题,试图让我接受你的歪曲的理念,让我认为,如果我拿起武器来保护自己,就是一种不道义的做法。”方静怡见凌睿还愿意跟她沟通,听她讲道理,她就认为,指不定听进去了,就不来欺负她了。

    她每次都会为凌睿心软,于是尽量给他精神上的安慰。可是后来,她不想给他了,她很有理由全身而退,他却非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她认为,她不依着他,就是她的心太狠太不近人情了。

    这种道德绑架,她表示抗议。

    “静怡,我真的喜欢你,如果你离开我,我会生不如死,”凌睿感觉,方静怡肯定把她要说的话给说完了,那么现在该他说了,刚才的话题不是他感兴趣的,所以他要换话题了,“我没要求你做什么,如果你喜欢看我生不如死,你随意就好了。”

    说完,他不给方静怡恼怒骂人的机会,就用用他的唇齿侵占了方静怡的唇齿,强势、急不可待,辗转、痴迷……

    他的已经空出来的右手在方静怡前身四处游走。

    方静怡身上穿的线衫手感真好,滑滑的,软软的,绒绒的,柔柔的贴在她身上,隔着衫子抚摸起来,像极了直接接触了她的皮肤。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