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古代人保护区 46.第四十六章

时间:2018-05-28作者:路七酱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和之前牙郞所阐述的完全相反, 汪小武的家,不仅不是家徒四壁,还堆满了各种杂物。

    装着米粮的框子,放着猪肉的案板,几个锃亮的坛子, 不成套的家具, 随意扔着的棉被衣物, 还有锅碗瓢盆……各种簇新的半新的物件乱堆一气, 毫无规整。

    几乎无处下脚。

    堂前正中间,摆着一张八仙桌, 围坐着五六个人,初春的季节他们随意裹着件破衣服, 蹬着草鞋,顶着一头油腻

    他们脸色发黄,眼睛里布满血丝,却如同打了兴奋剂, 精神亢奋的有些近乎病态。

    刚好一局结束。

    听见脚步声, 几个赌徒回过头来,视线落在余初身上。

    左边披头散发的瘦高个, 摸了一把自己的下巴,脸上的笑容十分放肆:“哟, 汪小武, 你又领了个小娘子呀, 这个可比你那个小青柳长得好。”

    身边人跟着起哄。

    “你什么眼神, 只是长得好吗,那小蛮腰……”

    “嘿嘿嘿——”

    汪小武挥了挥手:“去去去,我有正事呢。”

    瘦高个嘴皮一翻,笑的猥琐而暧昧:“你能有什么正事,难道青天大白日的,得了个小娇娘,就要往屋里……”

    此时,走在最后的顾文澜,刚好踏进了门,瘦高个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鸡,彻底没声了。

    作为三教九流的下九流,他们最不差的就是眼力

    打头那个姑娘还好,穿的是成衣店最普通的衣裳,头上除了素银簪子,全身上下什么饰品都没有。

    从走姿和直视男人的眼神,一看就是小门小户才会养出来的,随口调笑几句,看个好看的小姑娘怒红着脸的样子,本没有什么。

    但是后面进来的那位公子不一样。

    这位公子周身上下,没有一件事起眼的,但是也没有一件是便宜,哪怕是脚上那双靴子,没有几两银子打不住的。

    更何况那气度——

    汪小武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知道同伴现在怂的恐怕跟脓包似的了,嗤笑一声:“说啊,怎么不说了。”

    那人也是脸皮厚的,一抹脸:“我刚刚说什么了么?我怎么不记得,来来来——愣着做什么,继续继续,押大押小!”

    于是,桌子上又赌成一团。

    汪小武自己走到堂前的角落,给自己拉了把椅子,斜歪歪的坐着,伸出右手抓了抓后背。

    他看了一眼只站在门旁没跟上来的顾文澜,视线落在余初身上:“今天看在那位公子的面儿上,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说吧,想问什么?”

    余初找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站着:“瓶子哪来的?”

    “什么瓶子?”

    “你在西市卖出去的那个瓶子。”

    汪小武掀了掀眼皮,直视着余初,确定了这个小姑娘不是诈他,而是真的知道,买瓶子是自己。

    “这个问题,姑娘你问的就有意思了,那种宝贝,当然是祖传的。”

    “哦?”

    这个祖,传的跨区了。

    汪小武随口胡诌:“你别看我现在这样,我老汪家也是出过大官的,有田有地有商铺,给子孙留点东西应应急,也很正常是吧?”

    余初了解这类人,满嘴跑火车,脑子塞的都是弯弯绕绕,无论怎么问,得到的答案估计差不多。

    她看着汪小武,敛起了表情:“那巧了。”

    “什么?”

    汪小武没有听懂眼前这个姑娘的话,只见那姑娘往前走了几步,直勾勾的看着他,笑的十分诡异:“你家老祖宗,今天可能有话要跟你说。”

    问候祖宗的话,往日若听起来,自然是骂人。

    他跟别人吵架,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也只是个开场,各种脏话能不间断能骂上半个时辰不重复。

    这姑娘这一句,一点力道都没有。

    但是汪小武眼皮突然跳了下,意识到事情可能没有他料想的这么简单:“姑娘,你看我也累了,今天就……”

    话没有说完,余初伸出一只手,覆在他的耳朵上,见下意识他挣扎,另外一只手伸出食指,贴在了她自己的唇上:“嘘——你听。”

    汪小武注意力瞬间被拉了回来。

    他只觉得听到一阵“轰隆隆”的惊雷声,随即,一道暴戾男人声音像是凭空钻入耳朵里:“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不肖子孙——”

    轰!

    寒意像是从天灵盖直冲而下,在汪小武的四肢百骸散开,所有的骨头都被冻结住,后牙槽无意识的打着冷战。

    他全身软成一团,只觉得裤丨裆底下一热,有什么正在从身体里倾泻出去。

    “我……”

    ……

    直到那姑娘离开,汪小武背后的汗毛依旧是倒竖着,牙齿打着冷颤,几乎强撑着才没有晕过去。

    桌子上赌徒原本还想嘲笑一句,等看清他死白的脸色时,吓了一大跳。

    几个人面面相觑,并没有无意再留下去,分了赌资,各自道别。

    赖着最后走的人,见汪小武还蒙着,顺了汪小武的衣服和吃食往破衣服里一裹,才悄悄溜了出去。

    只留下汪小武一个人,跪坐在地上,半天没有缓过来。

    **

    余初走出门外,耳朵上扣着的蓝牙耳机还在重复着自家老爹的话:“我怎么有你这么个不肖子孙,别人孩子都老大了,你连个对象都没有,上次你说的那个封肃,不是说人很好么,怎么不好好把握……”

    蓝牙耳机,指甲盖大小,用于队友之间的相互沟通合作。

    原本,也只用于沟通。

    只是各大驻点的风气,在前些年,都被封肃给带歪了。

    无论是投影仪、平板、录音笔、蓝牙耳机……只要是能出声能出影的,都被肃美人花式拿出去搞封建迷信了。

    古代人碰上不可理解的人声和人影的时候,他们的学识和三观,无法解释这种现象,思维一般只会在神鬼学说上打转。

    利用封建迷信,自己把自己说服了。

    就好像刚刚被吓得尿裤子的汪小武,如果别人问起来,最坦白的回答估计是:我家老祖宗刚刚跟我说话了。

    吃瓜群众:白日见鬼?疯了?

    无论怎么想,对古代区的社会,都没有任何后遗症。

    和以往差不多,利用高科技搞封建迷信这一招很奏效,暴击了对方的心灵后,她简单有效的问出了塑料瓶的来历。

    ——这是他捡的。

    在来之前,余初就猜到塑料瓶是捡的,只不过这捡的地方,让余初有些想不通。

    路口的马车还在候着。

    顾文澜先上了马车,回头的时候,看见余初正在发呆,她表情得体,但是眼神是散的:“余姑娘?”

    余初眼中的焦距从思绪拉扯了回来,眼底倒影着顾文澜的影子:“今日劳烦顾公子陪我走这一趟,不过我还有件事儿要去办,公子你先回去。”

    顾文澜看了一眼天色,乌云越压越低,像是压在城门楼顶:“眼看要下雨了,我送你?”

    余初弯着眉眼:“不必麻烦,我自己去就行了。”

    顾文澜见她笑,就知道她已经打定主意,不再劝说:“余姑娘,稍等——”

    他掀开帘子钻进马车,不一会儿又打着帘子钻了出来,怀里抱着一把伞,递给了余初。

    “把这带上。”

    **

    压了一天的雨,终于落下了。

    豆大的雨点从空中坠下,又密又急砸在街上,一时间行人纷纷躲避,惊呼四散。

    余初打开伞,将头顶一片天空罩了起来。

    雨中步行,比之前多花了一倍的时间,余初拎着食材到达目的地时,天已经黑透了。

    她站在门前的屋檐下,将油纸伞收了起来,抖了抖上面雨水。

    余初并没有忘记,这间屋子的床上,还躺着一个不能动弹的一级保护动物。

    门是虚掩的,余初推开门,看到的是满满一屋子的黑暗。她将伞和食材放到一边,走到桌子旁,找到了自己之前放着的火折子。

    蜡烛的火光在黑夜里摇曳而起,光明充斥满了整个屋子,余初转身关上大门。

    初春的天气不错,她之前在床侧留了药和纸条,详细说了怎么换药怎么吃药。也在屋子里给他留下的水喝食物,按照一个成年男子的食量,正常可以吃上一两天。

    这一天多过去了,她无论从哪方面说,都应该过来看看。

    不能这一级保护动物她救是救活了,回头却把人饿死了。

    虐待一级保护动物——

    什么处罚来着?

    余初边想着,边端着烛台朝着紧闭的房门走去,手刚刚扶上房门,脚步却稍稍一顿。

    她记起来了。

    虐待一级保护动物,拘留七天,学习改造三个月,罚款半年薪资,吃素一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