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古代人保护区 51.第五十一章

时间:2018-06-04作者:路七酱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第十章

    余初紧了紧腰带, 确定对方挣脱不开后, 顺手还打了个蝴蝶结。

    抗生素的注射需要先做皮下过敏测试, 只是小哥连同这身衣服一同被绑在了椅子上, 袖子部分被腰带紧紧勒着。

    余初在屋子里翻箱倒柜, 从抽屉里翻出一把生锈的剪刀,对着小哥的胳膊比划着,顺着他的胳膊剪了一个不小不大的口子。

    做完皮下测试注射, 她一不做二不休, 半蹲下来, 掀起小哥的袍子, 手在小哥的右腿处碰了碰,确定了伤口的位置,直接将他半截裤腿直接裁了下来。

    伤口被草药和布带包裹着, 余初看不到伤口,眉头皱了起来。

    这个样子, 需要先清洗再说。

    破旧屋内烛火摇曳, 火光在跳跃中哔啵作响。

    小哥一言不发, 只是垂着眼帘,一脸的汗水,胸膛因为疼痛剧烈的起伏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余初在脑子里提前设想过无数场景。

    比如当一级保护反抗剧烈时,自己应该怎么应对, 什么情况以理服人, 什么情况恐吓威慑。

    再比如当他大声呼救时, 什么程度去找布条将他的嘴堵上,什么程度直接将人敲晕。

    诸如此类。

    只不过,她从未想到,对方会如此的安静。

    余初诡异生出了些许愧疚感,她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那个——”

    小哥抬起头来 ,眼神意外的冷静,他眼底清晰的倒映出余初的影子,仿佛自己并不是被一个陌生的女人五花大绑剪破衣裤,而是端坐在茶室,倾听着旁人说话。

    “厨房在哪?”她不知道为什么,声音也越来越小,“你的伤口,要先清洗一遍,我需要热水。”

    小哥张了张嘴,声音疲惫而嘶哑:“右方。”

    余初下意识往右侧看了一眼,才明白过来,对方是在说厨房在右边。

    “你先在这等等,如果觉得哪里不舒服就喊我,我去烧锅热水。”

    古代区条件有限,没有保温壶,热水都是需要现烧的。

    余初打起帘子,走到厨房,目光扫了一圈,这厨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柴火,炉灶,烟囱,厨具都有,就是没有食物。

    小哥同志,应该不怎么下厨。

    余初撸起袖子,将衣摆别在了腰带上,熟练的劈开一节松明,用火折子先引燃,然后再点燃柴火。

    不一会儿,灶炉里的火就熊熊燃烧了起来。

    余初将水桶的冷水倒进锅中,把脸盆架子上得毛巾、自己带的小刀一同扔了进去,自己则坐到了灶前,看火顺便添柴。

    当年她借住在宋家,宋家家主宋天觅是从三品的刑部侍郎,清廉是真,但是穷也真,一家七口靠着宋侍郎的俸禄过日子。

    宋家一共三个仆人,一个小厮,一个老管家,一个厨娘,平日里厨娘还算忙的过来,遇到节日或者请客的时候,宋夫人都可能会穿上粗布衣去厨房。

    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厨娘忙不过来的时候,就会去厨房帮帮忙,多半是洗菜、装盘、烧火这样的杂事,时间一长,也就熟练了。

    这些事,她已经几年没有接触过,今日一上手,身体的记忆还在。

    柴火燃起来后,水热的很快,等开水滚过几分钟后,余初撤掉一半的柴火,起身将锅内的刀捞出来,放在一旁备用。

    然后连同毛巾和热水,一同盛入脸盆里,端出厨房。

    摊主小哥依旧维持着那个姿势,半垂着头闭目养神,听到她的脚步声看了过来,眼底都是血丝。

    余初将脸盆放在地上,从袖子中掏出一个一次性口罩,戴在脸上,半蹲着解开小哥缠着的布带。

    拧干毛巾,将腿上的草药和凝固的血渍一点点的擦掉,露出里面的伤口时,她心里咯噔的跳了下。

    伤口有两指宽,一掌长,一看就知道是刀伤。

    伤处已经隐隐发黑,黑褐色和灰白色的皮肉纠缠着胡乱混在一起,周遭的皮肤肿的发亮,显然早就化脓了。

    她抬起头看向坐着的人,对上小哥下巴好看的弧度,这么严重的伤口,照理连行走都很困难,他这段日子是怎么撑着在外面行动的?

    余初急救知识全源自对自己的实践,可以说对个中滋味深有体会,她握着小刀,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带麻药。

    只能将自己的帕子拿出来,卷成一团,递到他的嘴边,干巴巴的解释:“会很疼……”

    摊主小哥低头看着他,眼底的复杂一闪即逝,张开了嘴,咬住帕子。

    余初稳了稳心神,不再犹豫,握紧了手中刀,将对方伤口的腐肉一一剔除,将脓液尽数挤出。

    她的手很稳,半垂着头,专心致志,初时还能听到小哥隐忍的闷哼和沉重的喘气声,到后来似乎慢慢安静了下来。

    等敷上磺胺,缠上纱布,彻底处理完伤口后,才发现小哥已经疼晕了过去,一直到注射完抗生素也没有醒过来。

    也难为他了——

    余初解开小哥身上的腰带,将小哥背了起来。

    小哥瘦的只剩下一副骨架了,近一米八的个子,感觉只有一百来斤,余初一边将人往屋子里背,一边还有心思想。

    他家看着也没有什么能吃的,原本自己打算留作夜宵的卤肉和烧鸭,就留给小哥好了。

    **

    余初折腾了一夜,第二天中午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小桃这次倒是不哭了,而是跪在床前,一言不发,也不知道跪了多久了。

    她抓了外套给自己穿上:“怎么跪着了?先起来。”

    “小姐答应奴婢一件事,奴婢再起来。”

    “嗯?”

    “小姐以后出门,能否早些回来,要是再深夜不归,小桃就一直跪着……”

    余初没有搭腔

    她自己穿好衣服,梳好头发,洗漱完毕后朝着房门走去,径直路过小桃。

    她在古代区生活也不止一两年了,要是小丫鬟只是没事对着她哭哭,那问题也不大。

    但是这一副做派——

    她揉了揉自己的脸,可能最近自己活得有些傻白甜了。

    顾家的丫鬟,余初没有调丨教的意思,置之不理后,去后厨顺了顿午饭。

    昨日去茶馆听了一肚子八卦,大抵了解了现今的一些局势。

    她将手中的馒头从中间掰开,一分为二。

    目前陵朝的局势可以说是两方对立,余初看向右边的馒头,一方是以皇族和贵族门阀为代表的皇权。

    她把目光转向了左边的馒头,另一方则是驻地百年来造神造出来的国师,和他门下的寒门所代表的神权+士族。

    双方表面上平静,但是利益相悖,自然势同水火,目前国师和新帝还没有撕破脸,但是情形已经不太乐观。

    就拿这一代来说,

    小国师刚上任的时候,驻地为了造神,将准备两年多的人工降雨用上了,直接将他推上了神坛,吸引了一大波脑残粉。

    民间将他视为神明,民意有多高涨,新帝就有多视他为眼中钉。

    不过反过来说,只要小国师的脑残粉依旧坚丨挺,新帝就不敢冒着动摇皇位的危险,跟小国师明着撕破脸。

    余初将手中右手的馒头塞进嘴里,一口咬掉大半。

    也不知道她那些同事,是被殃及的池鱼,还是灭神的开端。

    不过她这次来只负责收集消息,分析和解决问题就是驻地和指挥部的事情了。

    余初饭量一般,被厨下的师傅塞了两个热气腾腾的大馒头,配上一碟子酱牛肉,吃的扶墙而出。

    她还没走上多远,就被顾文澜在后院堵住了。

    “顾公子?”

    “余小姐。”顾文澜今天穿着一身宝蓝色的长衫,通身都是世家养出的气度,他看了一眼余初来时的方向,“下次想吃什么,可以差人去厨房提前打招呼。”

    只字不提昨日余初彻夜未归。

    “不必这么麻烦,厨房吃的东西更多些,我也更自在些。”余初实话实说,“你特意找我,有事儿?”

    “是文青找你。”

    余初看了看天色:“这会儿可能不行,我要出门了。”

    “文青有东西想给余姑娘看,不会耽误多长时间,最多一炷香。”顾文澜叹了口气,脸上全是纵容,“他昨晚一直在等你,怎么劝都劝不住,等到三更天实在撑不住,才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今日一大早就爬了起来,那时姑娘你还在休息,他只能眼巴巴的等了一上午。”

    眼巴巴这个词,顾文澜用的很准确。

    余初刚走到东院的时候,就见一个小豆丁坐在台阶上,脑袋伸的长长的,瞪大了眼巴巴的看向这边。

    见到来人,他“啊——”了一声,立刻转身,迈着两小短腿,跟炮弹似的往屋子里冲去。

    等余初刚走到房门前,顾文青又跟炮弹似的往门外冲来,直直的撞在了她的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