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古代人保护区 58.第五十八章

时间:2018-06-15作者:路七酱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是防盗章节, 穷是第一生产力, 你的支持是路七最大的码字动力~

    第十四章

    大雨倾倒了一夜,第二日还在淅沥沥的下着。

    余初昨夜淋了雨, 赶在了顾家宵禁之前回去,走得是大门。

    当天夜里, 顾文澜就知道了,一大早就送来了郎中, 说要给余初诊诊脉。

    余初正在吃早饭, 听见郎中已经在来路上时,立刻放下筷子, 粥不打算喝了, 包子也不打算啃了。

    而是随意套上件衣服, 拿着雨伞就往外走。

    逃跑还不忘嘱咐丫鬟:“有人问起来,就说我一早就走了。”

    小桃低头:“是。”

    看着她唯唯诺诺的样子, 余初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后来还是放弃了。

    直到她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外之后,小桃才抬起头来,脸色发黄, 眼底都是血丝,像是一夜没睡。

    她呆呆的看着外面的雨幕, 过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 转头跑向了屋子里, 抱起什么又朝着房门外冲去。

    顾家宅院。

    一道青色身影在雨幕里急速奔跑着, 她身量不高,只顾着埋头,脚上绣花鞋踏在水里也浑不在意。

    雨天的路湿滑,她步履踉跄,速度却没有慢下来。

    一路从内宅到外院,终于在大门前追上了余初。

    “小姐。”小桃两颊通红,胸膛剧烈起伏着,将怀里披风递了上去,眼神忐忑中带着讨好,“天凉,您带着。”

    余初看着了一眼全干的披风,目光在半身湿透的小丫鬟身上停住了几秒,移开目光:“不用了,你先回去。”

    这么大的雨,自己又是步行,一路走过去,披风也成雨帘了,带着太碍事儿了。

    小桃脸上一僵,却是不敢再多说一句,抱着披风的手紧了紧:“是。”

    余初对个十七八岁的丫头,跟看着高中生差不多,训过就算了,倒是没有别的心思。

    她打开手中的伞:“晚上备一些饭菜,我今日早些回来。”

    小桃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

    “是。”

    ***

    整个长平城都被雨幕笼罩着,视野受雨水的阻隔,远远看去,哪里都是影影绰绰的一片。

    街上的人影寥寥,为数不多的人,或打着伞,或穿着蓑衣,在街上急色匆匆的走着。

    偶尔遇到一辆疾驰而过的马车,车轮压过的水面,水花四溅,隐隐有惊呼声响起。

    余初走进茶馆时,裙摆已经湿透,刘海半湿的贴在额前,未施粉黛的脸上,还有落雨残留的水珠。

    她抹了一把脸,茶馆内氤氲的茶香和暖意铺面而来,让她周身的寒气似乎都散了大半。

    今日客人少,店里上座率不高,只有稀拉拉几桌人是坐着的。

    说书先生一反常态的没有在说演义传奇,而是改为说俏皮话,引的座下的看客笑着应和,也不知道是说到了哪个段子,惹得台下的人一阵哈哈大笑。

    气氛被烘托的融洽而热烈。

    “姑娘,我刚还念叨着今儿个这么大雨,您还会不会来呢。”小二哥热情的迎了上来,他长着一张圆脸,脸上的笑容热情却不油腻,显得十分讨喜。

    在他们这一行,有这么一句话,心善的是再世佛祖,散财的是活财神爷。

    简称佛爷。

    事儿少有钱打赏大方,余初刚好符合一切条件,所以她刚踏进门,小二哥其实已经战斗力全开。

    余初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收起伞:“雨日无事,闲着也是闲着。”

    小二哥笑着应和:“您说的是,这大雨天的,人多地儿也热闹些——”

    “我昨天的位子……”

    “空着,空着。”小二哥一抖毛巾,往肩上一拍,唱念,“雅座一位,您往里面请。”

    余初也不急,慢悠悠的跟在小二哥身后走着,抬起头,视线落在雕梁上,斑驳的红漆染上的都是岁月的痕迹。

    她看着店里的布置,似是无意间提起:“你们茶馆,开的有些年头了吧?”

    “可不是,从老东家开茶铺算起,到现在的新东家,已经是第四代了。”

    她算了算:“哟,那得有几十年了。”

    “要不说是老子号呢——您小心脚下,开茶铺那会儿,老东家是支着摊在瓦市一个铜板一碗粗茶卖起的,后来生意越做越大,就盘了铺子,开了分号。”

    “那一路也是筚路蓝缕——”

    小二哥只认得几个字,对余初的形容词听不太懂,以为余初爱听这些,就挑了些有趣的:“说起来也是一段趣事,这铺子有一半是对面怡春院的,老东家几次找上门都不愿意卖,后来还是官家作保,才得以买下的……这一晃过去,都二十年过去,没料到怡春院先倒了。”

    没有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小二哥停下来,看向立在原地的余初:“姑娘?”

    余初回过神来,视线从窗外收回来:“这雨,恐怕要下两三天了。”

    小二哥想的却是店里的生意,叹了口气:“可不是么,您小心右边……”

    ……

    余初刚落座,就有女童上了一炉炭火来,摆在余初的桌底,还细心的将她的裙摆整理好,散成容易烤火的弧度。

    三月初春,无论哪家店都不会常备火炉,她能有这待遇,显然这是小二哥看见她湿透的裙摆,做主给上的。

    余初感慨古代服务业从业者素质,扔了一片银叶子给小二:“姑娘我承你的情,赏你的。”

    “谢姑娘。”小二哥大大方方的接了,脸上笑的愈发讨喜,“姑娘今天点壶什么茶?”

    “小二哥有什么推荐?”

    “先来壶姜茶如何?”

    “行,就给我上壶姜茶。”余初点头,“我今儿个还没来得及吃饭,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吗?”

    “隔壁曹记得驴肉火烧和张氏的卤肉面离得近,味道也不错。”

    余初再扔出一片银叶子:“那麻烦小二哥儿遣人替我买一份驴肉火烧和卤肉面,剩下就算小二哥的幸苦费。”

    小二喜笑颜开:“好勒,您等着。”

    两片银叶子,抵得上他几个月的工钱。

    余初给的小费足,小二将布巾往肩上一搭,从后厨提了个食盒,撑着伞一头扎进雨幕之中。

    等他满脸雨水拎着食盒回来的时候,原先坐着那一尊“佛爷”的位置上,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影。

    只有上了没多久的姜茶,还冒着袅袅的热气。

    **

    茶馆后门。

    余初撑着一把单薄的油纸伞,静静的立在一颗大树底下,雨水从一旁屋檐汇聚而下,稀里哗啦的冲刷着地面。

    溅的余初半身裙子都湿透了。

    她之前爬树踩点的时候,顺带着看见了周围几家店的布局,这家茶馆前店后厨,最后方,是储存茶叶的仓库。

    按照汪小武的话,他应该是在这个位置捡到的瓶子,而按照小二哥的话,这个仓库,原先可能属于驻地。

    所以,她原本打算,无论如何,她都要进去探一探,没料到会困在这里。

    大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余初看着眼前这堵高的有些反人类的围墙,心里默算着,即使不下雨,自己恐怕也不一定能够爬上去。

    下这么大雨——

    余初将手中的伞一扔,她先爬爬试试看好了。

    助跑、起跳,两手没有挂上墙头,重重落回地上。

    第一次,失败。

    曲线助跑,踩墙借力,两只手倒是挂住墙头,却被湿漉漉的苔藓打滑了一手,失去摩擦力,整个人不住的下坠落,离空的双脚再次和地面越来越近。

    第二次,失败。

    第三次……

    ……

    五次后,余初坐在后门的台阶上,整个人如同落汤鸡一样,狼狈的她有些怀疑人生。

    雨伞被风掀起,倒翻在雨水里,被噼里啪啦的雨,砸得东倒西歪。

    也幸好这场大雨,后门小巷人影全无,她这么光明正大的在人后门各种蹦跶,闹出的动静,都被雨水给淹没了。

    作为文职方向培养的自由人,余初的体能已经是远超于当初规定的平均值,可即使这样,也不不能和特种体能训练的一线人员相比。

    先不说战斗力超群的鹰者,就是仅仅负责联络和消息收集的鸽者,在初期挑选的时候,单兵体术也是最基本的考校科目。

    只有自由人,是因为体质特殊放水的。

    余初对自己有自知之明,知道这堵墙,如果没有工具加持,今天是无论如何也进不去了。

    她撩起湿漉漉的裙摆,如同拧毛巾一样,拧出一大堆水来,然后往身后的门一靠,单去抓绣花鞋,准备把鞋子里的沙土先倒出来。

    罢了罢了,先回去再说,来日再——

    “战”字还没有在脑子里浮现,余初只觉得后背一空,重心不稳,半仰着身体向后倒了出去。

    突如其来的下坠感,让余初来不及反应过来。

    后脑勺一疼,“碰——”的一声,砸在了身后的泥地里。

    余初整个人躺在泥浆中,看着天上灰蒙蒙的乌云,几秒钟后,侧头吐出口中倒灌的雨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