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古代人保护区 64.第六十四章

时间:2018-06-17作者:路七酱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防盗章节, 穷是第一生产力,你的支持是路七最大的码字动力~  余初沉默了几秒钟,点头。

    眼神说有多悲愤就有多悲愤。

    “节哀。”小队声音带着笑意,拍了拍余初的肩膀, 将腰侧的电棍卸下来,塞在了她的手里。

    等他视线落在前方,气势徒然一变,语气客气而疏离:“劳烦各位合作一下, 跟我走一趟。”

    对面四人如临大敌。

    为首的青年侧过头说了一句什么, 站在后方右侧的中年男子将身上的背篓卸下, 换到了青年身上。

    连同另外两人,将青年团团围在了中间,他们眼中溢出决然, 摆出对战的姿势。

    这是拒不合作了?

    这买卖不成,被顺走货物在界市也是时有发生的事, 即使真被确认偷了东西, 也没什么。

    或拘留几日,或照价赔偿, 或赔礼道歉……反正古代区也没有案底着一说,这些处罚力度对他们而言都不大。

    怎么对面的架势,像是走错了片场,甚至莫名的让人觉得有些悲壮?

    七个全备武装部的界卫, 对上四个手无寸铁的顾客, 在主场, 结果并不会出现意外。

    让余初意外的是,这四人的反抗力度,比想象中的要强得多。

    四个人中有三个练家子,即使被围在中间的青年底子也不差,出手凌厉,腿脚生风,看见刀也不躲不避,拼死突围。

    界卫被鱼死网破弄的有些蒙,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们大部分都是现役选拔来的,单兵素质更是万里挑一。

    心态稳定后,很快的便控制住了现场。

    直到四人都被制服,准备烤上手铐,背着竹篓青年人用了个巧劲,撞开一名界卫,跌跌撞撞想要逃跑。

    余初掂了掂手上的电棍,对着冲过来的青年迎了上去,两个人刚打上照面,还没等对方挟持自己逃离,她却先将对方先放倒了。

    好好一个翩翩公子,双手被手铐反剪在身后,仍然挣扎着坐了起来,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涨的通红。

    余初若有所思,绕到他面前,半蹲在地上,用手指了指他后背的竹篓:“小哥哥,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

    他眼中一片灰烬,半仰着头:“呸!”

    一口唾沫狠狠啐到了她的脸上。

    有界卫想过来帮忙,被余初伸手制止了。

    她抓着中年男子衣摆,在自己的面具上擦了擦,语气不缓不急:“小哥哥,你听我一句劝,火大伤肝。”

    她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故意说给旁人听。

    外面已经围了一圈路过的顾客,上一秒还因为界卫的翻脸噤若寒蝉,下一秒被她这副样子逗乐了。

    这个穿着中衣到处乱晃的姑娘,被人啐到脸上了,还苦口婆心的打算劝着人呢。

    也不知道是心胸开阔,还是没心没肺。

    僵持的气氛一下子松懈了下来。

    余初假装没有听到身后的笑声,放开擦面具的衣摆,起身站了起来,面向围观群众:“都围着干什么,看戏呢?散了散了。”

    人群散了一大半,还有一群老油条了解界卫的行事风格,知道他们纪律严明,从不轻易迁怒人,见有热闹就不舍得离去。

    有好事者大喊:“小妹妹,你别忙着赶人,哥哥也有个问题要问你。”

    余初抖了抖满是褶皱的袖子:“嗯?”

    “你卖的是什么,哥哥去关顾你的生意呀。”

    顿时,起哄声此起彼伏。

    “我——”余初拉长了声音,突然转过身去,再次面向背着竹篓的青年。

    她抬高一条腿,屈膝重重压在青年的肩膀上,利用全身的重量强迫他侧过头去,双腿“碰!”一声跪坐在了地面上。

    隐隐的,有骨头卡啦啦的声音传来,听的人牙齿发酸。

    一群老油条看的后脊背发凉,你抬头看看路灯,他低头瞅瞅鞋子,不一会儿尽数作鸟兽散状。

    一个不剩。

    背对着众人的余初眼底越发澄明,她伸出手,在竹篓上方顿了顿,果断的挑开了竹篓盖子。

    ——只见一名面黄肌瘦的小男孩儿正坐在竹篓里,面两颊通红,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怀里抱着的正是她丢失的矿泉水。

    受对方不畏死的情绪影响,余初脑补了恐怖袭击的画面和死士刺杀的狗血剧情。

    甚至在打开竹篓前,预设了很多种情况,比如□□,或者剧□□散,再不济,就是毒蛇蝎子……毒人毒死一片,要人半死不活什么的。

    没料到会只是个病怏怏的孩子。

    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

    她眨了眨眼,在自己中衣袖子里掏啊掏,掏了半天。

    ——终于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来。

    剥开糖纸,递上前去:“吃糖。”

    孩子看了看糖果,又看了看余初,再看了看糖果,慢慢张开了嘴。

    也不知道是糖的原因,还是孩子病的有些懵,等他安静吃完糖后,余初很轻易的就把孩子抱了出来了。

    没有哭闹,也没有反抗。

    看着像是五六岁的孩子,却轻飘飘的,抱着没有什么重量。

    他身上都是浓郁的草药味,穿着一件松垮垮的蓝色丝绸衣服,裤子也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时间也判断不出来了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不过——

    她伸出手,覆在孩子的额头上。

    烧成这样,不能再拖下去了。

    ***

    “伤口感染导致的高热”

    李医生低头写着病例,年近四十的他看起来像是三十出头,戴着银边眼镜,依旧是那张没有波动的脸:“要是再晚上一两天,不仅要面临截肢,内脏器官可能也要开始衰竭了。”

    余初低头看着病床上的小孩儿,他刚刚做完手术,右腿和腰上都缠着纱布,即使是在梦里,眉头也是紧皱的。

    也不知道是做了噩梦还是麻药过后疼的。

    她伸手戳了戳孩子的脸颊,瘦巴巴的,手感并不好:“他的腿能保住吗?”

    “手术比想象中的成功,虽然以后可能不能剧烈运动,但是正常生活还是没问题的。”

    李医生说完,抬起头来,把笔放回大褂口袋,“几年没见,你怎么脾气一点没变,捡个人就往我这送。”

    余初也知道自己头些年净给人家添麻烦,然后一消失就是几年不出现,做事儿做的不地道,做人做的也不怎么厚道。

    而且驻地的医院也有规定,收治古代区的人,必须要有相关的书面文件。

    心一虚说话也没什么底气,笑着打哈哈:“这不是您医术精湛吗?整个驻地,要论医术医德,您都是数一数二的……”

    她戴高帽的套路几年没变,嘴里翻来覆去还是那几个词,脸上扬着真诚的笑,眉间因为心虚打成结。

    一如刚来驻地时的样子。

    李医生眼神恍惚了一下,又瞬间清明过来,垂着眼帘敛着表情,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刚听界卫说,你在界市有自己的摊位了。”

    余初早就词穷,见到李医生递台阶,松了一口气:“我现在主要负责卖矿泉水。然后替他跑跑腿,打打杂什么的,需要的话,也会协助安保工作。”

    “封肃那人和旁人合不来,对你倒是一直都不错。”

    余初眼底透出些暖意来:“你别看他脾气看着不好,其实私底下,还是很好相处的。”

    当年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如同骤雨疾风,几乎一夜之间,就将黑白分明的世界搅成一团灰色。

    等她反应过来时候,自己正坐在医院的楼顶上。

    他和封肃虽然都在一线待过,但是彼此并没有真正合作过,说起来,算不上很熟。

    所以她这些年一直在想,她从小到大运气都不好,唯一一次运气,似乎都用在了那天上。

    封肃恰好从医院路过,顺手捡了她,给了她一个容身之处。

    和来时的胆战心惊不同,回去时,同样是蒙着双眼,但是顾文澜手里拽着自家幼弟,心平如水。

    所以,也听到了与来时不一样的风景。

    乘船时,有船破水面,激流拍石,水流荡漾;乘车时有风入长林,树梢震动,鸟虫高鸣。步行时,他们手拽绳索,拾级而上,有人声交谈,或高谈阔论,或喃喃低语……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顾长澜能感觉到队伍的人越来越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队人从队伍里,悄悄的消失。

    最后只剩下他们几个人。

    许是过了半天,又许是过了一天。

    他们再次停了下来,身边有人轻轻的拽了拽他的袖子,声音清透:“到了。”

    顾文澜果然又听到了熟悉的哨音,似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尖锐而急促。

    三长两短,是和摆渡人约定好可以摘掉束带的信号。

    顾文澜半低着头,双手伸到脑后,将系在脑袋上的长带解下。

    眼前是一片山野,小道颠簸,杂草丛生,他们立在一颗百年古树旁,被树荫遮蔽着。

    做少女打扮的女子站在一旁,看着最多只有二十岁,鹅蛋脸,羽玉眉,不施粉黛,皮肤白皙,长发微乱,有一咎发丝落在脸颊上,称的她面容愈发姣好。

    她将文青从竹篓里抱了出来,半蹲着,将孩子放在了地上。

    女子轻轻俯下身,替文青解开系在眼上的长带,侧头靠在他的耳旁,似是轻声说了一句什么,逗得那孩子笑了起来,苍白的脸色也多了几分血色。

    顾长澜眼眶微微发热,侧过头。

    他们又回到了去界市之前等待摆渡人的地方,只不过和之前所想的不一样的是:

    他们一行四人,去而复返,不仅一人未少。

    还多带回了一人。

    ***

    三月的风,还有些凉。

    南方春日来的早,长平城外已经一片绿色。

    余初将滑到腰上的长毯扯了扯,又密不透风的把自己裹上。

    她两颊通红,一脸病容的靠在马车上,身体跟没了骨头似的,随着车厢摇摇摆摆。

    顾文澜手里端着本杂书,一个字没有看下去,他余光扫了几次,见她连直起腰的力气都没有了,终是没有忍住,再次提起:“余姑娘,这长平城里有我顾家的一处别院,等进了城安顿下来,我就遣人去请大夫来给你看看。”

    余初睁开眼睛,觉察到对方的善意,嘶哑着声音回道:“不必劳烦了,我这是水土不服,过几天就好了。”

    “水土不服,也轻视不得。”

    “无碍,无碍——”

    顾文澜还想说什么,余初已经闭上了眼睛,像是沉睡了过去,拒绝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
小说推荐